世界重启之时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 魔新报社

  翌日,江南山让姬策和那匹马在院子中等他。

  江南山看了看姬策,“首先要证实一下你的能力。”

  江南山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了一句话,“让这匹马在院子里以不同的方向转两圈。”

  姬策和这匹马对话,这匹马在听到姬策的话之后,它绕着院子以顺时针和逆时针的方向转了两圈。

  “好吧!我真的信了。”

  “兽类有兽类专用的语言吗?”

  姬策想了想,“似乎没大有!只有表达简单意思的发音,更复杂的语言我还没听到过。”

  江南山想了想,他拍了拍姬策的肩膀,“姬策,你先自己活动吧,争取早日破译兽语。”

  姬策直勾勾地盯着院子中的那匹黑马,江南山看到这一幕。

  “这匹马你养着吧!”

  姬策有些兴奋,他漏齿而笑,又深吸了一口气。

  “我走了,我还有点事。”

  江南山要去一趟基地市。

  “再见。”姬策招了招手。

  基地市商业街,有一个新店开业了,店名叫:地龙观法器。

  江南山走进了店中,店内陈设和江南山的店差不多,货架桌子都是木质。

  店内的人流很多,货架上目前只卖符纸和线香。

  上面摆着的商品吸引了江南山的目光,“土符文,火符文和水符文。”

  “卖三种符文了吗?”

  江南山略微思索,“是时候扩大规模了。”

  ......

  三天后,江南山的大劫宗扩招了50名法师。

  大劫宗也要增加魔卡的制作的种类了。

  和地龙观一样,水火土的符文和魔卡纷纷上市,除此之外,进阶版的功法也开始了售卖。

  江南山买下了一整栋写字楼,这就是大劫宗的第一个办公大楼。

  当天,一个卫兵在商业街附近巡逻,在街道旁边的下水道中。

  一个巨大的老鼠咬断了刚刚修补好的铁网,卫兵见到这只即将要从下水道中钻出来的老鼠。

  刚刚成为学徒级的他掏出了一张符纸,他因为紧张微微喘着粗气,脖子微微发红。

  一股法力将手中的符纸激活,这张符纸是地龙观的货,一团巨大的火球砸到了地面上。

  老鼠被烤成焦炭,可铁网却被烧得变形了不少,微微向下凹陷。

  下水道四周的一片地面被烧得发黑,“威力有点大了!果然只用魔卡就能解决啊。”

  地龙观的符纸的确很受欢迎,但是产量并不多。

  江南山试过,制造一张符纸的时间够制造4到5张魔卡了,所以大劫宗抛弃了制作符纸的想法。

  地龙观的符纸每张卖3个银币,比江南山的魔卡贵了三倍,威力是魔卡的两倍。

  江南山并不在意,他还要去一趟超凡协会。

  三天前,江南山购买了4台活字印刷机,他的报社也要开起来了。

  当天,在江南山赶去超凡协会的时候。

  在江南山买好的写字楼内,一楼103室中。

  吴通按照江南山的要求,将四台活字印刷机和几张桌子摆在了房间中。

  然后就是打扫卫生等工作,干完这一切后已经到了中午。

  吴通有些累了,他微微喘着粗气,额头微微见汗。

  他用袖子擦了擦汗,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张报纸。

  这是南方周报,上面第一条新闻让吴通想到了他的老板。

  “经过超凡协会和民间高手讨论,修炼境界已经被命名。”

  “人类:学徒、施法者、大施法者。”

  “兽类:小妖、妖怪、大妖。”

  “后续境界还在研究中。”

  “......”

  超凡协会,江南山和李岳相对而坐。

  李岳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发出一声呲溜的喝水声。

  江南山正在埋头看合同,“你们可想好了!”

  “我的空间符文也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你们可买不断空间符文,早晚所有符文都要大白于天下的!”

  李岳呼出一口热气,“我们赶时间!”

  “好!”江南山拍了一下桌子,“啪!”

  然后他低头把名字签下,李岳也按流程签下。

  工作人员递来一张羊皮纸。

  江南山手中法力运转,五枚符文出现在了这张羊皮纸上。

  “你来试试。”

  李岳摆了摆手,“不用,我信你!”

  “其实我们还有一个需求,你送给我们的那把剑比普通的钢剑硬。”

  江南山露出笑容,“我告诉你们开光的方法,你们用什么换?”

  “土地,技术,金钱,看你需要什么了。”

  江南山摇头,“这个方法并不珍贵,我要什么没想好,就先把开光的方法给你吧!”

  “条件以后再说。”

  江南山也喝了口茶,“给我纸笔。”

  几分钟后,江南山把开光的流程写到了纸上。

  他的手微微一抖,这张纸滑到了李岳面前的桌子上。

  李岳挠头,他讪讪一笑,“我觉得没想好的条件才是最昂贵的,我出1万金币,你也不用想了,你看怎么样?”

  江南山见李岳并没有看纸上内容,他也笑了笑,“那好吧!一万金币就一万金币。”

  开光的方法值一万金币吗?当然不值!在江南山看来,也就1000金币!佛教道教都掌握有不同的开光方法。

  超凡协会只是还没意识到这就是开光的作用而已。

  两人又聊了一会关于妖兽的话题,十几分钟后,江南山又拿到了1万金币。

  江南山从座位上站起,他顺手接过一万金币,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微微上扬。

  “我先走了,业务繁忙,改天再聚!”

  江南山很难搬得动1万金币,他只能使用空间符文离开。

  几分钟后,江南山来到了自己刚买好不久的写字楼,这座楼已经成为了大劫宗的商业总部。

  大楼一共6层,坐落于燕东中心广场和商业街之间。

  江南山带着金币走进大楼,他见到了吴通和已经摆完设备的新闻社办公室。

  他把一万金币从门口提到了新闻社的门前,然后把金币放在了楼内的走廊里。

  江南山感觉自己的手要断了,站在原地微微有些气喘,“妈的!杂鱼体力!”

  “我是不是应该研究一下肉身的修炼方法?”

  屋内的吴通出门迎接,“宗主!”

  江南山发现,新闻社并没有办公室的门牌。

  “吴通,给办公室安个门牌,对了你想好新闻社的名字了吗?”

  吴通挠了挠头,他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名字可能有点土,叫:魔新报社。”

  江南山想到了前世的一个新闻公司,他们叫财新。

  江南山两手拍在一起发出啪的一声,“好,就叫魔新报社吧,挺好的!”

  “第一期的稿子写出来了吧?”

  吴通紧张得有些想上厕所,他拿起桌子上的一小摞纸。

  他像是把作业交给老师一样,弯腰递给江南山,“前面三篇是我写的,后边6篇是刚招的几个新人写的,我全都改了改。”

  江南山接过,开始仔细地观看了起来。

草亡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