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浊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三 路上的别扭

  “徐酒桐快点去叫清吟下来吃早餐。”莫玉兰边乘好粥边训斥趴在桌子上的徐酒桐。

  徐酒桐拖着口气“是~~”“看看人家清吟……”

  “又来了,又来了,我快受不了了!”徐酒桐连忙捂着耳朵心里呐喊。

  “我去,我马上去叫。”徐酒桐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自从昨晚林清吟来到她家里后,老爸和老妈一见林清吟就好像一见如故的样子,没有任何时隔多年的陌生感。

  反而上去就是一阵温和的问候,仿佛是在等着自已的亲生儿子回来。

  徐酒桐直接被晾在一边……

  还时不时说她几句。

  徐酒桐之前还紧张极了,怕林清吟突然上门不好和他们相处,现在看来是她要替自己紧张了。

  不想了,不想了。

  甩甩头,早点回学校,还要上课呢。

  站在临时给林清吟的房门,敲了敲门没好气的说“林清吟快起床吃早餐,我还有课要听。”

  话音刚落,“咔”门开了,穿着浴袍头发微湿的林清吟映入她的眼中,她不禁有些……

  林清吟弯下腰看着徐酒桐,将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知道了,你怎么了。”徐酒桐的样子不禁让他莞尔一笑。

  徐酒桐立马恢复刚才的失态,脸色的泛红急俱攀廷,“你穿这干什么,大早上的。”

  林清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浴袍,

  “早上起来有点热,于是就洗了个澡。”

  林清吟的手很自然摸着她的头,“我马上下去,等我换套衣服。”

  徐酒桐连忙摆拖他的手,朝他做了个鬼脸,下楼去了。

  林清吟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管了,先换回衣服吧。

  林清吟下来后,一顿早餐就和昨晚那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老爸早早就去上班了,辛苦他了。

  终于结束了早餐上的老妈舌谈,又是什么路上要小心,看车辆什么的,重要的是对着林清吟说的。

  “……”

  “我还有你的亲生女儿吗。”内心一阵苦诉。

  林清吟可不觉得什么,悄悄的靠在她的耳边“我保护你。”

  徐酒桐瘁不及防的听到这句后,短暂的发呆,随即脸又不知不觉的泛红起来。

  “林清吟你坏蛋。”

  走在通往学校的路上,林清吟跟在徐酒桐身后,林清吟想跟上她,可是她走太快了,问她她又不搭理。

  “该不会是伯母对我太热情了吧,唉,这笨蛋。”(内心独白)

  让她想想吧,这笨蛋。

  “学姐,早上好呀。”

  徐酒桐淡淡应了一声“早上好。”继续低看头走她的路。

  “看呐,学姐身后帅哥耶。”

  “想不到我们学校门口也会路过帅哥。”

  “真的吗?”

  林清吟愣了一下,才发现这旁边有所高中学校,可能是昨晚回去,他们早就下课关门了。

  再加上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徐酒桐身上,所以没注意到。

  看着返校的学生都顺着刚才的几句话这看来,他不禁有些尴尬,先溜了再说。

  这时一个比较大胆的女孩走了出来问林清吟“你是学姐的男朋友吗。”

  林清吟想了想,微笑的说“现在还不是,不过很快就是了。”瞥了眼已经走远的徐酒桐“先不说了,好好学习。拜拜。”

  说完,林清吟急忙跟上走远的徐酒桐。

  “如果我也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

  而站在原地女孩眼中充满了憧憬,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呢。

  先别想这些,专心高考。

  林清吟跑了一会,终于赶上徐酒桐后。

  徐酒桐看着林清吟的样子,有些不忍,可是一想到老妈那件事,就有些气。

  徐酒桐从书包里拿出纸巾丢给林清吟,

  林清吟接过,看向徐酒桐“哼”

  “……”

  好,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

  就这样,一进学校,他们两个就很有默契的分道扬镳。

  跆拳道社

  “呜呜呜,林清吟这混蛋不理我了。”徐酒桐大哭,沐尚枫连忙上去安慰。

  “打一,你们快去买饮料零食。本少我跟徐学妹谈谈心。”身后的小跟班们应了一声,怱怱离去。

  “昨天晚上我也成人之美了,怎么今天就这样了。”沐尚枫暗想“难道上天都不愿意让我做单身狗?”顿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二虎直接一巴掌拍过去大叫“社长还在发白日梦,三猴快叫人把他拉出去。”

  “是!”社员连忙拉着沐尚枫向门外走去“造反了你们!反了,打一你们还不来护驾!?”

  扛着饮料零食的跟班们,让沐尚枫眼中露出了希望。

  二虎眼睛一瞪,捏了捏拳头“饮料零食放下,然后你们懂得。”

  跟班们放下饮料零食,舒展了下自己的手脚。

  沐尚枫眼睛一亮,不愧是老爸前出来的跟班。

  可是下一刻

  “哎呀,少爷,我们回去搬救兵,你在这里等一下,你们要是敢动我家少爷一根……”

  “嗯?!”

  “撤!”我还没说完,直接溜了。

  沐尚枫苦笑不禁想起了,想想想,想你个星星,下一年看来还是个单身狗,唉。

  二货不说,直接扔了出去。

  二虎坐在徐酒桐的身旁,安慰的说“不要哭啦,不值得,都不会哄女孩子,就让他搁在那后悔去吧。”

  旁边的社员们

  “……”

  “你不能总是被动,你要有主动权,那些臭男人都是一个鬼样。”

  旁边的社员们

  “……”

  “要我说啊,你不能那么着急,你要等他跟你复合,这样子以后你才有主动权。”

  旁边社员们

  “……”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过十年书。

  徐酒桐听的虽然有些怪怪的。但仔细想想还是有道理的。

  擦了擦眼泪,哼,林清吟你不来哄我我就不理你。看你怎么办。

  微笑的说“你说的真对,二虎。”

  二虎洋洋自得的说“那是,咱们是好姐妹,帮你分忧。”

  徐酒桐和旁边的社员们

  “……”

  “哎哎,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来来来,吃零食喝饮料,今天社长请客。”

  同样林清吟坐在教室里正在忧愁的思绪今天早上的事情。

  这时“怎么了,小学弟?”夏芯红从他身后蹦了出来,坐在他身旁。

  自从林清吟拒绝的那件事之后,夏芯红只要有他的课,他都会来这里坐上一节课,他问过她,理由是太闲了。

  还对别人说她是他的大姐,要罩着他。

  林清吟叹了口气“谢谢你说酒桐不理我了怎么办?”

  “简单,你要哄她,你是男人。”夏芯红很自然的说。

  林清吟又问“我都没哄过女孩子,我怎么知道怎么哄?”

  夏芯红想了想,随即脸一红。

  “怎么了,学姐你怎么脸红了。”林清吟有些不明白,学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不用理会这些,我有个好主意,就看你愿不愿意。”

  “什么”

  夏芯红小声的对着林清吟说“……”

  林清吟立马拒绝

  “不行!坚决不行!”

凉粉好吃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