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浊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六 即将开始的大赛

  林清吟和徐酒桐经历了一个小插曲,最后幸好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她)们也松了口气。

  林清吟和徐酒桐的恋情也出面亲自公认了(这得多亏林宝组织呀),有多少人伤心,有多少人替他们开心呢……

  当然,也有不少人会因为林清吟和徐酒桐刚入学,发展太快了,以后她们可能还有机会。

  她们(林清吟的仰慕人士吧)虽然不清楚徐酒桐是那个道上的几号人物,但人家林清吟都说了,也不好说什么了。

  虽然有不少系的人总归是不怎么支持徐酒桐突然就……

  但金融系的几千号学姐长们和学弟妹们直接顶力支持。

  “娘的,我就说酒桐有出息,你们都给老娘听着,虽然泡到的不是国大代表,起码也是个大一代表,想想以前其他系,一直说我们是数钱的料子,其他没啥用,确实,我们其他真的也不行,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咱们要反击,现在仅仅是开始,绝对不能让别人看我们系的笑话。现在大学也提倡泡妞撩林清吟汉,现在酒桐直接就泡到了一个大一代表。已经带领我们走出第一步。果然不出我所料,已经有人不服了。所以咱们这些老几届的人也要出来帮她撑撑腰了,免得说我们糸没人!听到没!”

  “听到!”

  某个学姐的激动讲话的一慕已经录了下来发到了金融系的各群。

  徐酒桐当时看了也有些惊讶,想不到她们系以前还有这样的黑历史。现在更多的还是温暖。

  再加上徐酒桐长得也好看呀,于是又有不少人跳出来辨解。

  时间缓缓的逝去,一周即一周,就在林清吟和徐酒桐回归过着幸福小日子的时候。

  此时学校的一件大事正在酝酿着。

  十月多了,秋风也变成了些许冷彻之风。

  学校的天台

  “转眼,来这里快半个学期了呢。”徐酒桐坐在石椅上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感慨说。

  林清吟点了点头“嗯……”靠近徐酒桐双手忽然抱住她“有点冷,别着凉了。”

  徐酒桐背躺在林清吟的怀里,露出笑容和许些微红,心里满满的暖意“有你在就不冷了。”

  “真希望就这样维持下去呢。”

  然而此时的男生宿舍

  “对王”

  “对A~唉!”

  “不打了,清吟又不在,打个屁斗地主!”

  吕昭阳颓然的坐床上“唉!我已经不行~”

  舍言诉失神的看着贴在墙美女海报“我想要女朋友了。是个女的都行…”

  谢铭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那样子明显强撑着画画。

  自从林清吟和徐酒桐确认关系后,一有时间就出门,常常“夜出晚归”,傻笑着回来。

  曾经他们多好,有时间就打打扑克,吹吹水,玩游戏。

  现在呢,完全把他们晾在一边,仿佛没了林清吟,就好像不是一个整体的。

  “我们好想你呀!林清吟!”

  到底是徐酒桐抢走了林清吟,还是他们舍不得林清吟,或者又有可能是自己单身太久了感到寂寞了?

  吕昭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一扫颓然,掏出手机“哎!第七周了!哈哈。”

  舍言诉失神的说“然后呢?”

  “听说学校过几天就要举行那个什么一年一度的女子格斗大赛。”吕昭阳亮晶晶的说。

  “女子?格斗?什么鬼?没听说过,”舍言诉回头疑惑的看着吕昭阳。“女孩子打架有什么好看的。哪像咱们男生打架?”

  吕昭阳也是这样认为“不知道为什么还规定大三以上的女生才能参加。”

  舍言诉也有些不解“好像其他大学也没有这样的传统啊。”

  “管他呢。我们到时候去看看就行,找个机会碰碰桃花运。嘿嘿”吕昭阳奸笑的样子让谢铭摇了摇头,“没救了”

  其实吕昭阳是在想着杨思理什么时候能出宿舍……

  上课又没有什么语言沟通,一下课就走人……他根本找不到机会搭话呀。

  女生宿舍

  杨思理托着下巴无聊的望着窗外。

  自从那一次传话之后,她就没有再和吕昭阳说过话了。

  尽管吕昭阳经常在女生宿舍经过,她都注意到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就是想来见她?

  杨思理不是她不想跟吕昭阳说话只是找不到说话的机会(吕昭阳吐槽:一下课,我找你的时候你早就走了)。

  “哎,酒桐自从有了林代表,咱们宿舍变得好冷清啊!”

  洛依纤边修着指甲边叹气。

  柳楠点头

  “对了,那个女子格斗大赛听说对学校的意义很大诶。”洛依纤说随即又叹了口气。

  咱们女孩子打架有什么好的?

  “大三以上的学姐才能参加,学校没出名之前好像就是以这个为主的。简单来说算是个体育学校吧。”柳楠也是听别人说的。

  大二以上的学姐她们都没见过几面。

  学校都把不同届的分开了。大一有大一的教学区宿舍区。大二以上的也是。

  通常学姐长们都不会来大一新生这里,也就只有夏芯红等一些人,喜欢到处乱逛。

  “到时候去凑凑热闹便知道了。”杨思理也是怀着吕邵阳的心思。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而已。

  某处训练场

  “芯红,你状态似乎不怎么好啊。”夏芯红坐在地上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看着场上的切磋。

  一位中年长着大胡子男人有些担心的看着夏芯红。

  夏芯红不说话摇了摇头。

  大胡子叹了口气,作为夏芯红教练,但实际上他能教夏芯红的并没有多少。

  夏芯红可以说是最有可能夺冠人数之一,也是夏芯红让学校近年来不是因为出了名而忘记本身。

  打出了国外的名声。可是现在他最怕的就是,夏芯红状态没有调好。

  以前夏芯红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为什么现在……

  只好转身离开。

  夏芯红沉思,虽然他表面不在意林清吟,可是心里总是忍不住想他。

  特别是自从他和徐酒桐宣布的了……恋人关系后,她的心里一直闷闷的。

  她不知道跟谁说好。又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她终于知道了,单相思有多难受,以前她还嗤之以鼻,可是如今……她怎么也笑不出来。

  “假的吧,林清吟,姐我快要比赛了,我真希望你能……来跟我说……加油呢。”

  夏芯红心里怎么想,现实就怎么都不如她愿。

  夏芯红黯然,淡然一笑

  “真好呢!”

凉粉好吃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