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浊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八 番外篇(一)

  “诶,林同学好巧……”林清吟侧目一看。

  “江浩?”看着似乎因为林清吟的出现欣喜的向他招手。

  板寸头长得耐看给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这是自认识己来给出的感觉。

  半个学期的时间,他也多多少少和同班同学熟悉了起来。

  林清吟感觉还不错,还有比较好的。

  比如江浩,虽然不同教室……但也妨碍不了他对林清吟的热情。

  林清吟无语江浩的问题,上前“不巧了,快上课了。”

  “不怕,不怕,还有时间。”江浩根本没有时间概念,还一脸笑容。

  林清吟也是服了他。

  “江浩!还不快进教室在这杵着干啥!”不用说也知道是江浩的班长余悦。

  江浩满脸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听这来势汹汹的声音,脚一哆嗦跟林清吟“我得先走了,咱班的班长太难了。”

  江浩甩腿就跑,林清吟能做的只好祈祷他了,毕竟也没少见这场面了。

  随即一想,永安逸临走前对他说的话又浮现了起来,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林清吟正在思索时,却不知“林同学,下午好……”

  迟了几秒,林清吟才回过神,急忙的歉意说“下午好,余悦同学。”

  “嗯!我先进教室了。”余悦并没有因为林清吟回复的太迟而生气。

  只是温和的说,便转身离开了。

  林清吟用双手拍拍脸“先认真上课,等下课了再想。”

  引得仰慕林清吟的人眼睛直冒精光。

  下午时间,伴着下课铃声转逝即过。

  班上的同学们陆续跟林清吟道别,林清吟微笑的一一回应。

  见人陆续走光,当然也还有些人在教室想借着剩下的时间多看林清吟几眼。

  林清吟长舒口气,终于下课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嘿,林同学!”林清吟一看又是江浩笑嘻嘻的趴在窗户上。

  林清吟拿起书本走到他跟前“怎么了?”还看到了江浩身后的余悦“你班长也来啦?”有些诧异的看着两人。

  江浩连忙解释“不是的,是班长硬要跟着来帮我补习的,顺便来看看你。”

  林清吟哭笑不已。

  “江浩还走不走?!”余悦双眼一眼,“马上,马上,林同学我先走了。”江浩无奈的跟林清吟说。

  余悦一把揪起江浩的衣服,朝林清吟点点头往外走了。

  林清吟微笑示意,现在也只能祈祷江浩了,不过他有些八卦起来了,看着往外拽的俩人,怎么感觉挺般配的呢。

  “嗯,我也该去找酒桐了。”

  跆拳道社

  沐尚枫还是一脸享受的坐在他的专属椅子上“伟静,你是女的吗?”

  “你猜。”秋伟静仿佛对沐尚枫的问题已经习之以常了,直接的回应。

  “切,就算是女的也没有酒桐好看。”沐尚枫小声嘀咕,他还不乐意了,每次都是这种回答。

  “你家,你看,台上的酒桐那优美的身姿,和你比,切!”沐尚枫又手指着台上的徐酒桐和秋伟静对比的说。

  沐尚枫不说还好一说,秋伟静不禁有些气“哎呦好痛,秋伟静你干啥!”秋伟静不知道帮他按摩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大力了。

  见沐尚枫痛苦的大叫,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我……我不知……道”

  沐尚枫一把推开秋伟静帮他按摩的手,缓缓的揉着肩膀继续语气有些怒气说“自己什么样不知道,还不服,较劲!人家确实比你好,还上去争,最后被打伤了吧,住医院了吧!还要我送你去医院!现在也是!还不让人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我……我”沐尚枫一番话直接狠狠戳进了他的心头。

  “我什么我还不会走!我都不想看见你!”沐尚枫嚷嚷的说。

  秋伟静强忍着泪水流出的样子,捂着嘴跑了出去。

  正巧林清吟也到了,疑惑的看了看跑出去的身影,又看了看里面的人。

  徐酒桐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副社长被沐尚枫骂了。

  停下了手中的练习,众人一致寻问的目光看二虎,二虎自然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用手推了推他想出来的眼镜。定晴着火气正盛的沐尚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示意他们坐下。徐酒桐也意识到林清吟的到来,欣喜的向他挥挥手,林清吟瞥了眼沐尚枫,走向徐酒桐。

  “怎么了吗?”

  “我也不知道。”

  二虎不理会两人的讲话开口“社长和副社长看来发生了不小的矛盾。”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徐酒桐问。众人询问的目光又看向二虎。

  “我不知道。”二虎一副高人的样子,淡淡的说。

  “切!”此时众人只能默默地看着沐尚枫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此时的沐尚枫心里有些烦躁。主要是他早就想说出来了,自从徐酒桐加入社团了以后。

  他就感受到秋伟静对徐酒桐的敌意,他还以为她们可以和平相处,结果好像不太乐观。

  后来林清吟的出现,她似乎巴不得徐酒桐有男朋友,他又回到了单身狗的行列。

  如果有人说秋伟静可能喜欢他,他只能说“开什么玩笑。”你见过喜欢的人会这样,他认真的问过秋伟静那么久,然而得到的却是敷衍的回了句“平常的话。”

  还有一男的怎么可能有爱情可言?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把秋伟静当做女生来看,那又怎样?

  还有,明明是女生,为什么要瞒了他三年?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今天他就想好好的跟秋伟静说的,结果还是和平常一样,这让他心里的平衡逐渐打破。

  虽然他的话说的是有点难听,但是不说不行。他总感觉秋伟静有什么事情瞒着他,这样他很生气。

  再加上他也不喜欢飞机场。

  “唉!问世间情是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二虎忽然深情的吟起诗来。

  “啪”三猴一个巴掌呼了下去。“整天唧唧歪歪,正经事又不说,跟社长那一德性,嚷嚷什么呢?”

  二虎委屈的捂着脸,瘫坐在地上“猴儿!”“啪啪啪!!”

  “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心情,我先把他拖下去了。”三猴面无表情的拖着被巴掌扇晕的二虎。

  徐酒桐叹了口气“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这样了呢。”

  林清吟牵上徐酒桐的手柔声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徐酒桐抬起头深情的看着林清吟点了点头“嗯!”

  “艹,当众撒狗粮还让我们活吗?!”众人心中呐喊。

  “对了,永安逸今天下午有找你什么麻烦吗?”

  “没有,只是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哼!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嗯嗯!”

  其实林清吟忘记了徐酒桐可是跆拳道黑带…………

凉粉好吃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