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浊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三十三 番外篇(六)

  “身体怎么样”微微凉风护起帘布,缕缕阳光洒落在沐尚枫白皙的脸上。

  面对知道了实情,坐在身旁的沐尚枫,并没有意想到的愤怒。

  反而还很淡定。

  “没什么事了。”秋伟静心里的紧张也有些放松了下来。

  她内心忐忑紧张的时候,同时也奇怪沐尚枫为什么会这样。

  平时遇到什么事就很冲动的沭尚枫,现在却异常的安静淡定。

  这样她……

  就在她正在想沐尚枫事情的时候。

  沐尚枫又问“……”问的都是一些家常,闲聊什么的。

  因为这几天都闷在房里,现在能和沐尚枫聊天,她的心情不禁愉悦许多。

  正当她想着沐尚枫那么早就来看她,不禁有些喜悦。

  “那正事说完了,来说说我们的事吧。”沐尚枫淡淡的看向秋伟静。

  “诶?”沐尚枫平静的声音让秋伟静一怔,脸上微笑的表情也渐渐收起,双手不禁捏紧了被子一些。

  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凉风一逝而过,托起的帘布也缓缓落下并掩住了阳光……

  “为什么?”微暗的亮光使得沐尚枫白皙的脸上看不清楚任何的表情,还有一些让她从未在沐尚枫身上见过的冷漠。

  平静的看着秋伟静。

  “你都知道了吗?”秋伟静没有直视沐尚枫低下头,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微微咬着嘴唇回应。

  “我只知道外面的那个老人叫你小姐!恐怕还有很多事情你都瞒着我吧。”

  沐尚枫话里说不出愤怒也说不出淡定,可到了秋伟静的耳朵里,却很难受。

  “没有,我是有原因的……”

  秋伟静内心已经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只是她善于掩饰住自己的表情并没有让沐尚枫看到她紧张。

  也正是因为秋伟静的那种不会让人察觉的态度,而让沐尚枫真正气愤起来。

  “原因吗?有什么事情可以瞒着我三年多?!”沐尚枫有些怒气的质问坐在床上的秋伟静。

  沐尚枫质问的话语让秋伟静教的嘴唇更深了一点。“我也不想的,可是我……”

  依旧是这种不知道事情严重的语气。

  “够了!秋伟静!”沐尚枫站起身,一手抓起秋伟静的左手,愤怒的注视着惊愕的秋伟静。

  秋伟静恍然被扯起来的同时,看到沐尚枫愤怒的脸色和沐尚枫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腕更让她惊愕不已。

  原来沐尚枫也会因为她而生气……

  双眼不禁有些热乎的,一会儿眼泪破闸而出,仿佛止不住般落下。

  沐尚枫一见到秋伟静,突然看到他就哭了。

  一下子,沐尚枫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收敛起脸上愤怒的表情。

  轻轻松开秋伟静的手,淡淡的说了句“抱歉,打扰了,我走了。”

  转身

  一团柔软从他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我错了我错了……别走!别走!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真的……”

  秋伟静紧紧的抱住沐尚枫将头埋在沐尚枫的后背里,哭腔的嗓子不断重复着说的这几句话。

  沐尚枫原本想跟秋伟静好好的做个了结的决心,终究还是抵不过秋伟静的心软。

  沐尚枫反手抱住秋伟静向床倾下,两人清清楚楚的看着彼此的模样。

  秋伟静熟悉的香味,扑在脸上,原本早已习惯的沐尚枫,与以往的不同,因为秋伟静真的是,是女的!

  只属于沐尚枫独特的男生气味,使秋伟静可以光明正大的扑进他怀里。因为她以女孩的身份和他在一起。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躺在床上,秋伟静布满泪痕的眼中,映着因为注视着她而喘着微微粗气的沐尚枫。

  沐尚枫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起身。

  秋伟静也面部涨红的捂着脸,沐尚枫起身的同时,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从她身上离开,使她居然有几分留恋。

  沐尚枫站起身,背对着她。

  沐尚枫没有说话,秋伟静也不说话。

  “……”

  “诶!秋伟静跟我说清楚,到底你瞒了我多少?!”

  “嗯……其实也没多少……”

  却不知站在门口的郭叔听得一清二楚。

  此时的郭叔满意的点了点头。沭尚集团的大少爷来当女婿还不错。

  其实沐尚枫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秋伟静,只是他并没有戳穿而已,他挺好奇秋伟静的。

  因为秋伟静在班上虽然人气很高,但是总感觉秋伟静和别人总是合不来。

  再加上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上课期间睡觉什么的,秋伟静都会朝他方向瞄去。

  刚开始以为是错觉,可是时间久了他就不得不注意起这个叫秋伟静的男生。

  他第一就想象成该不会是想成为那种关系吧。

  可能是因为那天晚上她出手帮秋伟静解决掉那些出手拦截他的人。

  后来每天晚上送秋伟静出校门,因为闲嘛,再加上又是他新刚创办的跆拳道副社长。

  秋伟静为什么不愿意住宿校呢,这样他之前也有些疑惑,如果后来想了想,他的性格好像住宿不怎么好。

  他和秋伟静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安心的感觉,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像秋伟静那样温柔体贴懂得照顾人。

  当然也就只有他和秋伟静这种关系才有的待遇,虽然其中也有他本来就有的那种从小就有的私心。

  时间久了,渐渐地他就好奇起秋伟静明明是男生,为什么感觉有些怪怪的,像女生。

  所以他就想尽办法,去套秋伟静的话。

  可是结果每次都是敷衍告终,他也没办法呀,再有就是秋伟静的胸部好像没什么感觉呀,女生的胸部怎么可能那么平。

  所以心里的那种女生的想法再次被打击掉。

  但每次时间久了,还是有那种错觉,可能是在家里被那些女仆照顾多了。

  他没有放弃,那种感觉可能是错了,但是他还是很好奇,或许秋伟静真的瞒着他什么事呢?

  他一定要让秋伟静说出来瞒着他的事。

  就这样他便有了时常,跟秋伟静恶作剧的想法。

  直到徐酒桐的出现。

  说真的,那次刚开学比试的时候,秋伟静罕见的认真还有许些倔强的盯着徐酒桐。

  他很清楚,虽然秋伟静表面是男生,长得很修长,但是他自然清楚秋伟静一点功底都没有。

  他想去阻止,但是社员们已经高涨到压不下去,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胡闹。

  虽然最后他还是输了甚至受伤,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更多的还是暗骂?为什么秋伟静那么傻?

  这是他第一次为别人不值得。

凉粉好吃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