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大江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多情总似把刀 刀切心头无名处

  一片丛草及大腿处的荒野之中,草长莺飞,五个身姿摇曳的粗布妇人,跟着一个锦衣玉扇的男人,时不时趔趄几步提裙蹙眉。

  此行六人,正是从醉花楼出城后的雷殊一行人。

  小路崎岖,路上多杂草,一路上让几位娇女也是有些怨声载道的意思。

  雷殊暗中观察过,只有那黄衣琴姬和赤姬没有表露出一点怨愤。

  细说来又有不同,前者眼圈泛红,是那种强忍着不哭出来的泫然欲泣还假装坚强之态。

  后者则完全看不出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融元散”的副作用,连带着脸部肌肉也僵硬了。

  在这片前路不明的杂草从中行走,终于有人先忍不住开口了。

  “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往何处?”

  说话的是黄鹂,即使她极力掩饰,言语中还是透露出一股害怕担忧的情绪。

  闻言雷殊也没回头,边走边说道,“一个先将你们藏起来的好去处。”

  “啊,藏起来?”

  “是啊,金屋藏娇么。”

  说着,雷殊还特意回头瞄了一眼她并不伟岸的小胸脯。

  女子天生的直觉让她下意识地感觉羞恼,但徐四娘的教育还是深刻烙印在她的心中,使她只是眼神流转了一下,便展示出了眉眼欢笑的神情,抿唇不再言语。

  一直暗中观察两人对话的雪梨欲言又止,终究是没说出一句话。

  眼看快要到达目的地,雷殊突然心生歪念,定身停下,让五女排成一排,就在五女有些不解之时。

  雷殊慢慢走到最旁边的赤姬面前,开口笑嘻嘻地问道,“你喜欢野战么?”

  没有应答,有些无趣的雷殊也没特意为难她,直接跳过依次把这个问题问了一遍。

  绿蚁与黄鹂皆表达出了否定的意思,雪梨则试探着询问了一句,雷殊似笑非笑地盯着它看了一会也便没了下文。

  唯有那个眼圈早已泛红的清秀琴姬哭着抽泣道喜欢。

  却逗笑了无良的雷某人,哈哈大笑中抹了一把她脸上的泪水,让她愣神间抽停泣止。

  ……

  当一行人,来到看起来荒废许 久的一口水井旁边站定,雷殊让五人往里面跳时,无人吱声。

  绿蚁眼神中罕见的闪过一丝哀凉,雪梨眸光流转,赤姬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琴姬刚刚止住有些泛红的眼睛。

  唯有黄鹂,巧笑倩兮,像是即将见到黎明的花朵。

  这种情形并没持续多久,在雷殊口头承诺会给第一个跳的一个不太过分的要求后,赤姬毫不犹豫地地第一个跳了下去。

  然后,水井之中传来了挣扎扑腾的划水声。

  见状,雷殊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着井里面喊道,“喂,试着摸索一下周围的井壁,摁下上面一个凸起的石头……”。

  这情形听得站在他身后的众女,个中滋味,难以言表。

  没过一会,雷殊就听到了井中传上来的那股熟悉的螺旋升天魔音。

  嘀咕了声运气不错,又特别吩咐了几女下水需要注意的事项,很快井边只剩下了他和琴姬。

  在琴姬畏畏缩缩地将要视死如归地闭眼往下跳时,雷殊伸手挽住了她的小蛮腰,嗯,真软,然后一起跳了下去。

  再次来到他那个已经死得其所的师傅的老窝,看着浑身湿漉漉的众女,小心翼翼地站在一起,还有正趴在水池旁呕水的赤姬。

  雷殊径直走向存放衣柜的木箱,边换衣服边说道,箱子里有衣服,你们先把衣服换上,到时候要是着凉了,自己难受别赖我。

  换好衣物和四女颠倒了个位置,一屁股蹲到赤姬的旁边,听着身后淅淅索索的置衣声,心不在焉地说道,想好要提的条件了没。

  依旧没有回应,但心她可能是呛水的原因没听清楚后,某人在问了第三遍后,改变了策略,在时间上限制了过期不候后。

  赤姬提出了她的条件,恢复她的武功。

  对比,雷殊直接回了她一个看白痴似的眼神。

  ……

  从来没想到一个游戏中可以做到韦小宝式生活的雷殊,感受着身周萦绕不去的胭脂味与女子玉体散发出特有的幽香混合在一起沁人心脾的香气,雷殊有点醉了。

  睁开眼,收回放在几具凹凸有致软腻弹滑上的魔爪,一扭头,看着依旧面无表情的赤姬,雷殊突然就一阵气闷。

  再扭过头,看着虽然主动把手攀上他腰背的绿蚁,眼睛却紧紧闭着,睫毛颤动。

  雷殊胸口一阵说不出的感觉。

  猛然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看着最边上瑟瑟发抖的琴姬,紧揪衣角眸光闪烁不定的雪梨,跟一汪秋水眸子中突然失去不少光亮的黄鹂。

  一阵意兴阑珊的感觉涌上他的全身,。

  顿觉索然无味后的雷殊,抹了一把脸,在五女的神色各异的不解中,蹭下床,迅速穿好了衣服。

  临走之际,将一个带瓷花的蓝白相间的小药瓶,精准无误地扔在了赤姬弹嫩如藕的臂弯间。

  说了句“止血的”后,便一头扎进了水池之中。

  其余四女一头雾水,赤姬也不解释,只有她不知不觉间将药瓶握住的掌心中,沥出丝丝红线。

  ……

  平安城,六扇门,五品正上督察使独孤元集,朱雀服肩上绣银色流火,也就是玩家口中的银章捕快。

  此时正在堂卧之内,背倚黄花梨木交椅,轮流翻折着手中的三份密信。

  上面的字迹各不相同,一份写着,禀:

  平民赵二,无可疑踪迹,家住东城中巷。

  信尾没有落款,字迹较之三份也最为潦倒。

  再看第二份,就有意思了,上写,禀:

  捕卫李快守,卫警与赵二回入家中,离去之时,面带喜色。

  同样没有落款。

  唯一有落款的信上,笔迹也最为工整,上书,禀:

  平民赵二,平安城生人,10岁时父母死于“天劫”,后混迹于陋巷乱市,三月前,行踪不定。

  今日巳时(09:00——10:59)末,进入龙虎堂两刻钟,后进入醉花楼,至今未出。

  落款:黑蚕。

  对这份落款黑蚕的密信,独孤元集看得最久。

  凝思片刻后,把三份信纸的边角对着旁边桌上,置于铜盏中的一根蜡烛上方,尘埃落烬,闭上眼,对着门外轻声呼喝道,“呼延萝。”

  房门推开,婷婷袅袅处腰陷双刀,飒爽英姿。

三魔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