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大江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致使大人宝体受损,万请大人不记小人过,让草民有机会能将功赎过。

  ……

  眼见自己一番口舌没得到回应,雷殊抬起头,“大人?大人?”

  这才听得女人断断续续的的回应,“眼睛,眼睛。”

  “哦、哦。”雷殊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似的忙不迭的回应两声。

  一边用两只膝盖砰砰撞地,像一只公牛犁向脆弱不堪的木制地板。

  跪到黑衣女子近前,雷殊才愈发现,女子的狼狈可怜之相。

  “大人,我先把你额前的血渍擦一下,你别动啊。”

  “嗯。”女子声若蚊蝇地轻应了一声。

  听着雷殊心里,那叫一个愧疚感爆棚。

  不作多想,说着雷殊提起袖子就轻轻在女子的额前一抚而过。

  确定暂时不会有血迹流下后。

  雷殊再次提醒道,“大人,接下来,我要往你的眼睛中点滴治好你眼睛的药水,你要谨记,药水进入眼睛后,忍着疼痛,也要多转动几圈,记住了没?”

  “嗯。”

  “大人。”

  “嗯。”

  “大人,你能把眼睛睁开么?”

  “疼。”

  “那怎么办?”

  “你想办法。”

  “哦……大人,要不这样,我给你扒开眼皮,再滴药水,你莫要打我。”

  “嗯。”

  “大人,我扶你起来,你背靠着墙,这样眼睛里面的石灰才能流出来。”

  “嗯。”

  “大人,你怎么靠我怀里了。”

  “我找不到墙。”

  “哦,大人你的手能别抓我的大腿么?”

  “我怕疼。”

  “那你抓我干嘛?”

  “抓你我不疼。”

  “哦,大人聪慧。”

  “嗯。”

  “大人,我要开始了,你忍着点。”

  “嗯。”

  说完,雷殊一边轻轻扒开黑衣女子的一只眼睛,一边将瓷瓶里秘制的快速分离石灰粉的药水,滴了四五滴进去。

  药水辅一进入女子的眼睛,女子抓着雷殊大腿的手就用力抓紧一分。

  疼的他只抽冷气,奈何也只能强忍着嘶嘶说道,“大人,转眼睛,转眼睛。”

  这一说倒好,女子抓他的手更加不遗余力了。

  一时间,女子的嘤嘤呻吟声,抓捏撕扯声,男人咬牙切齿的嘶嘶声,骨节攥得咯嘣作响声,交织在一起,声声不觉余耳。

  等到两人皆是一头汗水哆哆嗦嗦着瘫在地上,呼呼喘气时。

  雷殊这才猛然惊觉,一个拿着两根木梆的打更老人,须发半白,提着一个挡风的油灯,正一脸呆滞地望着两人。

  那老人许是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等到雷殊隔着油灯的一双眼睛,在黑暗中射出闪动的凶光时,老人这才回神,身体一个激灵,正欲转身走人。

  “站住。”身后传来雷殊故作冷淡的声音,听到老人耳朵里,却像是魔音一般将他定在当场,一刚刚踏出的一只脚,也不自觉地收回了原地。

  “你过来。”雷殊紧盯着他继续说道。

  哪料他这一句意欲不明的话,吓的老汉一个扑通倒地,点头如捣蒜,嘴里还不停喊着,“大侠饶命,大侠饶命,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无由来地,雷殊突然笑了,这一幕,何其似曾相识啊!

  不再吓唬这老头,雷殊缓和了些语气,将黑衣女子的腰牌丢向老人。

  咣当一声,吓得老人一个激灵。

  紧接着雷殊的话就传到了他的耳中,“捡起来看看。”

  “大人,这是?”

  雷殊心里腹诽一句,没文化,真可怕。

  嘴上却淡淡地说道,“六扇门办案,你知道规矩。”

  说到最后两个字,他一改之前温和的语调,格外将音节拉长了许多。

  “啊?六扇门。老奴知道规矩,老奴什么也没看见……”

  “嗯。”

  ……

  老头在如祭拜神灵般磕个不停中,顺带着发了若干个毒誓之后,才一步三回头地在一个街角处撒腿不见了踪影。

  这些雷殊自然看不见。

  此时,他看着怀里应该是已经疼晕过去的女子。

  起身先换了一身衣服,略微清洗了下脸跟手。

  之后将目光再次放到女子身上。

  嗯,这个角度看,远近高低各不同。

  想了想,还是将她抱到了床上,然后再舀了半盆水,放到床头。

  本意想摇醒昏迷的女子,手至半空,却突然收手。

  转了个弯儿,照着女子的挺翘的屁股就重重拍了两巴掌,哎呀,就两个字,紧俏。

  ……

  黑衣女子幽幽转醒,迎面就是雷殊那一张堆成菊花脸的面容。

      一时间,满腔的怒气竟也不知怎地,散去了大半。

  “大人,您醒了,要不要先清洗一下,特别是您的眼睛,草民已将清水打好了。”

  “嗯。”

  “大人,怎么还不洗?”

  “你转过去。”

  “哦。”

  一阵淅淅索索后。

  “大人,可梳洗好了?”雷殊试探着询问。

  “嗯,你家……”

  “大人是说擦脸的面巾吧,给您。”

  说着雷殊把早已准备好的桑麻手巾伸手递了过去。

  ……

  一顿收拾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了去往城内六扇门的方向。

     从头到尾,黑衣女子也只在门前转头驻足说了一句,“别说出去。”

  雷殊自默不作声,当时脑袋也有点没怎么转过弯来。

  他得承认,在女子转头的那零点零一秒钟,他好似看见了那如白莲花般最是那一低头的风情。

  泛红的美眸,闪动的涟漪,都将是雷殊一时难以忘怀的风景。

  一路无话,当两人来到独孤元集的面前时,雷殊甚至都忘了行跪礼。

  直到他的膝盖中了一脚。

  孤独元集也看起来并没有在意黑衣女子的小动作。

  接下来由黑衣女子编排的故事,两人与采花大盗“烟云客”如何斗智斗勇,最终还是让他逃走的子虚乌有的事情。

  雷殊基本没怎么在意,整个过程中,他只捕捉到三个字,呼延萝,黑衣女子的名字,真好听。

  等到黑衣女子诉职完毕,独孤元集开口,雷殊才收回些心神。

  “赵二,你可知为何要深夜将你带来我这里?”

  “草民不知。”

  “你虽协助我击杀采花大盗黄氓,功劳不小,但奈何你无甚功名在身,我废了不少劲,才给你寻了一份门中暗卫的差事,你看——”

  “草民——”

  “嗯?”

  “卑职,但为大人为大宋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好!”独孤元集哈哈一笑,接着说道,“呼延萝,你带赵二兄弟办理下交接手续。”

  “是,大人!”黑衣女子也就是呼延萝躬身抱拳。

  转而独孤元集又看向雷殊,“暂时你就跟着她了,好好干!”

  “是,卑职定时刻谨记大人的教诲。”

  “嗯,下去吧!”

   “卑职告退”、“属下告退”,两人不约而同地出声,互相看了一眼后,躬身后退,合门相随。

  屋内独孤元集,望着关上的房门,轻声说道,“血蜂。”

  一个女子从里屋的围帘后面,侧出半个身子,褪落半边肩角的黑色制服上,露出一道黑色的流火服文。

三魔相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