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壳笔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节 最后的晚餐

  一场轰轰烈烈闹得满城风雨的大事件,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被父母老师和心理医生抚慰很久的孙萍,还是回来调整情绪继续备战高考。

  在各方的压力之下,吴宇杰被蕲水县一中正式开除学籍,他父亲将他的学籍转入其他学校来参加高考。

  至于林轩,他陪着父母在学校门口一个小餐馆吃了个饭,便劝慰亲自赶过来参加他的审判的父母安心回家,保证以后回归好孩子的队伍,不会再出现这种让他们担心的事情。

  在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燕雪柔突然过来了,打了林轩一个措手不及。

  看着儿子支支吾吾半天,林轩母亲张瑛便笑着将燕雪柔牵到身边来坐着,问着她喜欢吃什么菜,让老板赶紧做了送上来。

  林轩的父亲林平没有妻子心思细腻,只当是来了一个儿子的同学,笑着打了声招呼,不善言辞的他就没有多说话。

  桌子上只能听见张瑛和燕雪柔聊得兴起,倒是林轩一直在闷着头吃菜,只有当她们俩聊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不得不干巴巴地回应两声

  潜意识里,林轩还是认为早恋不太好。虽然在学校里面基本上都公开化了,但到了父母跟前,他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听话的好孩子。

  送走了父母后,一直有些呆呆的林轩立即变得高兴了起来,在车站就抱着燕雪柔在她俏脸上亲了一下。

  这下子反倒是燕雪柔有些害羞了,假装推了他一下,红着脸道:“刚刚怎么没见你这么大胆,你爸妈不在,你就原形毕露了。”

  林轩嘿嘿地傻笑。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马路缓缓往回走,也不管今天这有些反常的炎热和路上行人各种各样的眼神,直到在教学楼底下迎头遇上了训导主任刘军和主管副校长孙荣。

  眼看着两人礼貌地问好,彼此牵着的手却还没有松开的意思,刘军哼了一声,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了。

  一切给高考让路,纪律也不例外。

  反倒是孙荣笑呵呵地问两位优秀的学生吃饭了没有,对他们牵着的手视而不见。

  走到二楼处即将分离时,燕雪柔忽然偏着头问道:“你没发现我今天有点不一样吗?”

  林轩一愣:“什么?”

  女孩瘪了瘪嘴,嗔骂了一句呆子,就返身回了教室。

  当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林轩回到自己班的时候,发现班长兼土豪周瑞买了一堆冰镇西瓜,正放在投影仪外面的铁壳子上面切着。

  遇见这种情况,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句话当然是见者有份,都不用喊,直接上手就行。

  在周瑞的笑骂声中,林轩咬了一口红润的瓜肉,还不到盛季当然不是很甜,但在这突然升到快三十度的炎热天气下,吃一口冰镇西瓜还是很舒服的。

  没咬两口,林轩跟正拿着水果刀切瓜的周瑞打了声招呼,让他多准备点,便下去二楼喊燕雪柔。

  再次见到从卫生间出来的燕雪柔时,林轩忽然发现哪里好像有点不同。

  拍了拍脑袋,他终于想起来,刚刚回来之前雪柔还是穿着一条米黄色连衣裙的,而现在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穿的则是一条牛仔裤。

  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刚刚她那一句话的意思。

  一个从没注意过的念头忽然升起,相识这么久,好像还是第一次见雪柔穿裙子。

  当燕雪柔提着一个小包问他有什么事的时候,刚刚升起的念头和疑问瞬间抛之脑后,高兴地拉着她准备上去吃冰镇西瓜。

  燕雪柔自然不会拒绝,这种情况都很平常了,一堆嫂子弟妹的称呼早就挂在了她的身上。

  在她准备将小包送回抽屉的时候,林轩突然脑子清醒了点,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若无其事地道:“你能不能把这个包连同里面的东西送给我?”

  燕雪柔走到他身前,盯着他的眼睛,直到心怀不轨的林轩坚持不住避开了去,才笑道:“下一次,我再穿上这条裙子的时候,就送给你。”

  望着林轩奸计得逞的神情,燕雪柔心中一痛:“我会把一切都给你的。”

  等着燕雪柔放好包后,他便兴冲冲地拉着她上楼梯,“去慢了可就抢不到好瓜了,那群牲口都会挑着最好的拿,跟他们打的招呼估计不管用。”

  燕雪柔很享受这种感觉,任由他拉着来到十四班教室,班上的同学也都照例开着玩笑,一片其乐融融的样子。

  不得不说,十四班的班级氛围确实很好,抛开成绩不谈,这种大部分人笑谈无忌的欢乐情绪很能感染人。

  十八班就从来没有这种气氛,始终是安静一片,仿佛所有人都在沉迷于学习,但根据成绩表的汇总分析来看,喧闹的十四班反倒是高三年级中总体成绩进步最大的。

  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十八班对集体建设并不看重,除了在考试后比较成绩的时候,班主任会提醒他们是一个班的同学以外,其他时候同学之间很少彼此交流,最多是一个个小圈子私下各玩各的。

  就燕雪柔本身而言,她也在一个由五个女生组成的小团体里面,平时玩乐笑谈都是跟这几个朋友闺蜜一起,对其他女生都不熟。而男生中的大部分她都连名字都不知道,反倒是在十四班混迹大半年,对十四班一半以上的男生都比较了解。

  说话间,林轩便仔细搜寻找到颜色相对最红的一块西瓜,递给了燕雪柔。

  班上同学顿时鼓噪着喊叫起来,什么重色轻友、见色忘义之类的全部都出来了,林轩一瞬间就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

  同学们鼓噪是有目的的,演变到最后就是十几二十人齐声喊着:“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林轩很无奈,这群同学真是的,总是这样强人所难,他瞅着燕雪柔因为西瓜汁而衬得更加红颜的唇瓣,给了她一个不得已的眼神,便吻了上去。

  “哦~哦~”

  顿时响起一片狼嚎。

  ******

  天色灰蒙蒙的,雨云笼罩在高空,却不知是酝酿着大雨还是等待着风将她吹到其他地方。

  不冷不热,却是散步的好时候。

  韶光易逝,少年当珍惜。

  林轩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距离高考也不到十天了,他的意志也逐渐坚定起来,觉得目前应该最后再温习一下知识体系,对厚厚的错题本也可以再蹂躏一遍,儿女情长暂时还是应该适当地放下。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当燕雪柔在窗户外面对他招手示意的时候,他还是不自觉地就屁颠屁颠跑出来了。

  燕雪柔没有说话,林轩也就不问,两人相伴着走到空旷的篮球场附近,随即坐在了旁边的大台阶上。

  林轩还是习惯性地用手掌替她抚了抚有着灰尘的地面,燕雪柔照例安心地享受着他的体贴。

  “轩,我要走了。”

  倚靠在林轩怀里的燕雪柔忽然开口,林轩搂着她的手不禁一颤,却没有说话。

  “轩,你还记得吗?你说过你的精神偶像是则天大帝武瞾,因为她完成了旷古绝今的千古壮举--以女子之身登临九五,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男权社会,这是完全不可想象的。她达成了这个不可能达到的目标,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世上无难事,什么叫挑战不可能。

  “我说过,很巧,我的偶像也是武则天。不过我更感兴趣的是她九五至尊的无上地位,上承贞观下启开元的杰出治政才略,以及立下无字碑的博大胸襟。

  “你读《平凡的世界》是为少平的不甘现状和不懈努力而感动,我却是在为田福军在晦暗不明的政治环境下改天换地而喝彩,除了同样的为兄弟俩不幸的爱情唏嘘外,我们的的读后感天差地别。

  “你喜欢朴树,我们一起静坐聆听过很多次。但我对他的歌并没有什么感觉,跟其他歌曲一样,都只是放松心情安静地听而已。之所以让你误以为我也喜欢,只是因为和你靠坐在一起,做任何事我都很开心,与歌曲无关。

  “我们是不一样的,从头到尾、从内到外都不一样。轩,相处这么久,你应该也感受到了。”

  “我可以改。”林轩声音都有些发颤。

  “不要,轩。”燕雪柔抱紧他,“永远不要为任何人而作非必要的改变,这会让你痛苦不堪,也不会让我开心。我爱你,爱的就是从过去到现在的你,一旦你强行改变自己,我不知道会不会爱未来的你。而且,想要改变也是很难的,甚至不可能的,你要挑战未来,不要将精力和心血花费在这种无谓的改变上。”

  “你想要报考明霖学院的理论幻虚物理学专业,而我的目标是丰国,靖云大学管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在我手上了。”

  虽然处于压抑之中,但林轩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丰国是蓝星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军事经济教育文化几乎各个方面都是一骑绝尘,将其余各国甩的远远的,综合国力足以碾压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

  身为江国人的林轩,虽然嘴里面总是不服,但心中还是明白自己国家在丰国面前还是没有多少抗衡能力的。

  靖云大学,是蓝星知名的高等学府,不管是从各种排名还是从名声上来说,比江国的三大校都要强不少。

  而管理专业,则是靖云大学的王牌专业。

  在蕲水县一中的考试中,林轩总是遥遥领先地霸占着榜首,而燕雪柔,则总是在二三四名之间不断徘徊。

  但高中考试的成绩最终都是为考大学服务的,如今燕雪柔已经确定将要进入更好的靖云大学,而林轩的明霖学院还是一个梦想。

  淡淡的失落感逐渐蔓延,有点大男子主义的林轩还是希望能比自己的女孩强一点的,虽然以后这个女孩不再是自己的了。

  “轩,我们俩的人生目标完全是相反的。你想潜入学海之底埋头钻研幻虚物理的基础理论,而我则是要在另一个世界翻江倒海,叱咤风云。

  我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哥哥,他家里拥有一个商业小王国,他父亲老来得子,拼搏了几十年,早就想退休了。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答应几年之后会从他父亲手里接管集团,然后全权交给我。”

  林轩没想到这种狗血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想想也是,一个穷小子突然受到美丽善良又聪明的公主的垂青,这本身就很狗血,后面发生再狗血的剧情也不为过,怎么能贪心地想就此中断呢?

  他本以为自己会很愤怒激动的,但事实上连身体都没抖一下,只是言语不由得有些尖锐:“青梅竹马吗?那么你需要付出什么呢?”

  “毕业之后,我会嫁给他。”

  林轩将燕雪柔的身体扶正,双手略紧地抓着她的双臂,盯着她的眼睛,缓缓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在商场叱咤风云,我可以为你打造这个帝国的。告诉我,他家的小王国市值多少,给我二十年时间,我还你一个十倍于他的帝国。”

  燕雪柔抬起手臂轻轻抚过林轩的眉眼,轻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相信我?还是不够?那就十年,百倍,如何?”

  “轩,我从不怀疑你说的话,就算你说今晚会去将月亮摘下来送给我,我也会坐在这里等着你给我的惊喜。”燕雪柔轻声道,“但是你忘了我刚跟你说过的,不要随意地改变理想,这会让你痛苦一辈子,我也绝不会因此而开心。

  “而且,我希望你不要轻易地许下诺言。他家的商业集团市值不低于五亿美元,你的这一句承诺意味着你要在十年之间,打拼下五百亿美元的帝国。

  “我不怀疑你能办到,只是会心疼你。你说叶老爷子带你领略过极致的繁华,听你的描述我相信他带你见到的那些人当中,不乏百亿资产的大老板,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收敛心思,见过不等于自己拥有。

  “轩,做好你自己,就是我最爱的样子。”

  林轩低着头,良久之后,才缓缓道:“也就是说,一切都已成定数,我无力挽回,是这样吗?”

  燕雪柔将男孩搂入自己怀里,“轩,我们的爱情平淡如水,越到后来越是聚少离多,不像别人那样整天黏在一起,但这种状态却依然让我非常地开心满足。可是我不希望我的婚姻如此,完全不相合的两个人结婚,会是一种灾难。我只希望我们甜蜜的爱情戛然而止,而不是消磨在无尽的痛苦之中。”

  林轩沉默良久,泪水不知不觉地浸湿了燕雪柔的衣衫。

  “雪柔,你说的我不懂。明明相爱,为什么一定要分开呢?我真的觉得狗屁的幻虚物理的理想没有我们的爱情重要啊,求求你,别离开我,好吗?”

  燕雪柔强忍的泪水终究还是掉了下来,她将怀中哭成一团小声哀求的林轩扶起来,咬咬牙,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没出息,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对女人这么低声下气的哀求。好男儿岂能放弃理想?又怎是所谓的爱情所能比拟的?轩,看着我。”燕雪柔将林轩低垂的脑袋抬起来,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答应我,永远不要再说放弃理想的话,也永远不要对一个女人放弃尊严低声下气地讨好,更不要对离你而去的女人卑微地挽留。答应我,好吗?”

  林轩想别过头去,却始终会被燕雪柔掰过来,僵持了好久之后,看着眼前女孩同样哭红的双眼,终于点了点头。

  燕雪柔用擦了擦眼泪,看着林轩同样满脸的泪水,笑着用衣袖替他擦了擦,低声骂了句没出息,便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晚饭少吃点,下了晚自习后,我带你回我家,亲自给你做一顿大餐。”

  林轩很意外,却没有多少喜悦。

  最后的晚餐,就算是挚爱的女孩亲手做的美味,也很难让人真正开心起来。

  回到教室的林轩,心中还是苦涩无比,却又无比期待着晚上的大餐。矛盾的心情让他很是纠结,食堂的晚餐干脆就一口没吃。

  晚上九点半的铃声响起,林轩的心突然就提了起来,他有种做贼的感觉,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夜不归宿。

  当林轩问起她家距离学校多远,考虑着该怎么过去的时候,燕雪柔笑了笑不说话。

  偷偷摸摸地出了校门,林轩才发现,外面居然有一辆小车在等着他们。

  燕雪柔拉着林轩坐到了后排,喊了声张姨,车子便发动了。

  被喊作张姨的司机从内后视镜看了一眼林轩,让他感到有些紧张。

  燕雪柔拉着他的手,对他笑了笑,便不再说话,但林轩分明感觉到她的手上居然渗出了汗水,握着自己很紧。

  难道雪柔在自己家车上也会紧张吗?还是因为带着自己出现在她家司机面前?

  因为紧张的缘故,林轩甚至都不知道车跑了多久,只是最后停车下来,才看到一栋漂亮的别墅。

  林轩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只是当小车远去,两人一起相伴着走向大门的时候,他顿时紧张起来。

  “雪柔,你家里人都在吗?”

  燕雪柔拍了拍他的手,笑道:“放心吧,我爸妈都不在家,他们只是一个月回来几天陪我,其余时间都在外面忙。家里只有一个奶奶,不过前两天被我姑姑接过去住了,所以今晚只有我招待你了。”

  林轩松了口气,但内心又有些隐隐的失落。

  大厅之中装饰很有古典韵味,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靠墙摆放的一大排书架。

  受燕雪柔的影响,林轩现在也很喜欢有空就抱着书看,各种小说和一些经典不一而足。

  就像这上面的摆放的几本“三言二拍”,都是林轩曾经从学校的小图书馆里面挖出来看得津津有味的。

  不过有一次为了在女孩面前表现自己的“高品位”,特意挑了那部《国富论》,看得他头都大了,但读书笔记还是要写的,没办法,这让林轩很是吃了点苦头。谁知道他后来巧不巧地又挑了一部《资本论》,没办法,自己手欠,再难受也得埋头咽下去。

  《论语》和《道德经》这种百家经典倒是可以翻翻,不过《圣经》就算了,以后什么时候闲得没事再领略这西方的宗教经典。

  《明朝那些事儿》看完有段时间了,这个可以再重新读一遍当时最感兴趣的几段时期和人物。

  燕雪柔看着林轩对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兴致勃勃的样子,很是开心,道:“你先看看书,旁边有水自己倒着喝,我去给你做饭。”

  林轩回过头来,“我也去给你帮忙。”

  燕雪柔拉着他坐到沙发上,帮他把手里的书打开放在膝盖上,笑道:“你都说过你没下过厨房,能帮我什么忙?别过来捣乱就行,好好看书,等着吃大餐。”

  林轩想想自己确实啥都不会,看雪柔坚持不让自己去,也就大大咧咧的看书去了。

  一旦陷入书中,时间就会悄无声息地流逝。

  世间已无张居正!

  林轩半掩着书,难受得很,鼻子酸酸的,内心仿佛有一股气要冲天而起,却又只想蜷缩在小房子里。

  十年改革路,行路何其难,张公千古!

  “轩,轩,你怎么了?”燕雪柔喊了几遍,才将林轩惊醒。

  “哦,没事,看入迷了。”林轩揉了揉眼角,“饭已经好了吗?我闻到香味了。”

  “是吗?我都摆上来好久了,也不见你看过来一眼,还以为是我做的菜对你没有吸引力呢。”燕雪柔也打趣道。

  林轩走过来,轻轻将她环抱住,温柔地道:“菜还没尝,还不知道吸引力怎么样,但是你对我的吸引力已经足够了。”

  燕雪柔突然满脸通红,轻轻挣脱了林轩的怀抱,将他拉到饭桌上,“估计你也饿得差不多了,赶紧吃吧。”

  “你不吃吗?”看着燕雪柔没有坐下来的意思,林轩很惊讶,“你不是也没吃晚饭吗?”

  燕雪柔拿了一瓶红酒过来,柔柔地笑道:“我不饿,陪你喝点红酒就好。”

  “额。”林轩挠了挠后脑勺,“我没喝过红酒,不会喝。”

  “没喝过怎么知道不会喝?”燕雪柔很强硬地给他倒了一点,“你就当做是喝啤酒了,干杯。”

  女孩都端着高酒杯都举了起来,林轩自然不会拒绝,轻轻抿了一口,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他皱了皱眉,但还是一股脑地倒进了嘴里。

  喝啤酒嘛,就这样一口干最好。

  燕雪柔笑而不语,在旁边殷勤地给他夹菜。

  四小盘菜,都是林轩爱吃的,他也就只管大口吃就行,然后再将女孩给他添的红酒当啤酒灌进嘴里。

  林轩几乎没什么酒量可言,一瓶八度的啤酒就可以让他微醺,两瓶就能让他睡一下午。这红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后都有点晕乎乎的了,却并没有醉倒,只是脸上肯定红透了。

  燕雪柔将桌子收拾了一下,就带着林轩走上了二楼。

  看着装饰精美的房间,林轩有些感叹,精致的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按照你的尺码定做的衣服,你去洗个澡换着试试,看看喜不喜欢。”燕雪柔脸蛋也有点红晕,毕竟也是喝了一些酒的。

  “额。”看着连内裤都备好了,林轩有些惊愕,然后四处望望,“我去哪儿洗?”

  “喏,卫生间在那里。”燕雪柔向房间角落的门指了指。

  林轩很想说自己早就发现了卫生间的位置,但是这不是她的闺房吗?自己进来也就进来了,思想还没那么保守,不过进去女孩子闺房里面私人卫生间洗澡,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他感觉有点别扭,但肯定不会表达出来,人家雪柔都主动这样说了,自己再说什么就显得矫情了。

  等到林轩出来的时候,燕雪柔看着他穿着自己定做的衣服很满意,让他坐在书桌前玩会电脑,因为她要进去洗澡了。

  林轩很少接触电脑,只知道鼠标双击桌面图标就能进去,以前有时候也会想要玩电脑,但真正摸到了,他却不知道要玩什么。

  只能点开QQ音乐,随便点开一首歌听听。

  听着听着,林轩忽然想到雪柔正在里面洗澡。

  思绪一旦飘到了这里,就再也移不开了,他感觉身体有些发热,脸上都滚烫了起来。

  当燕雪柔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他顿时眼前一亮。

  雪柔穿的正是上次见他父母时候穿的那一条米黄色连衣裙,肩上搭着一条乳白色的披肩,湿润的长发披散在身后。

  林轩第一次感受到书中描述的那种情景,仙子从画中现身,一步步向你走来。

  美艳不可方物。

  林轩认为自己不应该亵渎这种美,但还是不自觉地喉咙动了一下。

  “轩,你很热吗?要不要把空调打开?”

  林轩不想让女孩看到自己有些失态的样子,便假装去找遥控器。

  燕雪柔看他躁动不安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小窃喜,笑道:“我房间的这个空调是智能语音控制的,原装的遥控器我都不知道弄哪儿去了。小轩,小轩,我是雪儿。”

  “雪儿你好,小轩已收到,待命中。”机械而讨喜的声音传来,让林轩目瞪口呆,这个称呼怎么有点熟悉的样子。

  “小轩,开启空调,制冷23度。”

  “是,小轩正在执行命令,请稍等片刻。”

  燕雪柔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着,拿起吹风机,对有些不知所措的林轩,道:“轩,你帮我吹吹头发吧。”

  林轩走过来,抚着女孩柔软的长发,清香阵阵传来,心中伤感无限。

  第一次见到雪柔长发披肩的样子,却注定是最后一次,喜悦也被苦涩冲淡。

  燕雪柔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默默地享受着此刻的温馨。

  并不太厚的长发很快就吹干了,林轩却并不想停止,轻抚着女孩的长发,让他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只想时间永远凝滞在这一刻。

  燕雪柔拍了拍林轩的手,凝神看他半晌,然后在QQ音乐上点开了他很喜欢的一首歌。

  单曲循环。

  “也不知在黑暗中究竟沉睡了多久

  也不知要有多难才能睁开双眼

  ......”

  燕雪柔拉着林轩的手,两人一起坐在了床沿。

  “轩......”燕雪柔俏脸满是红晕,柔情似水地看着林轩,轻声呢喃,“我说过,我会把一切都给你的。今晚,我是你的了。”

  林轩感觉一股火猛地从胸中燃烧起来,如此地激烈澎湃,让他几乎不能自抑。

  挚爱的女孩如花般盛开,除了与她一起燃烧,如何回报美人重恩?

  “......

  我是这耀眼的瞬间

  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

  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

  林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猛地站了起来。

  “不要。”林轩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怒吼道,“我不要这样,你就要跟别人在一起了,保留着纯洁,对你以后的生活有益无害。万一你丈夫也有处子情结怎么办?新婚之时,你如何交代?以后的幸福随时会因此引爆,我不要你这样!”

  燕雪柔欲言又止,有些事还是不要跟他说明了,让他从此忘掉自己,重新追寻新的幸福吧。自己已经很自私了,不能再让他为自己而蹉跎年华。

  虽然有些痛恨男孩的不解风情,但还是为他对自己的情意所感动。

  燕雪柔不准备跟他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千言万语都不一定能让他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但行动一定能。

  燕雪柔很自信。

  她缓缓褪掉衣裙,放在了林轩手里。

  “我说过,下次再穿它的时候,就会送给你。”

  林轩紧紧地攥住手里的连衣裙,然后猛地扔到了床上。

  同样被扔过去的,还有世间最美丽的身影。

  “......

  如夏花一样绚烂

  ......”

程晓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