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我不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昏暗的监牢里,女子睁开双眼,白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三年前,她因为杀害皇室宗亲被FBI的那群老家伙绑了回来,没有被判刑,只是好好的招待着。

  虽说被抓回来时丢人了些,但至少FBI有好吃好喝的供着,比她以前被海瑟薇家族赶出来那段时间好过不少。

  她叫德熙娅·海瑟薇,是H国皇室海瑟薇家族最杰出的天才人物,当然那是以前,在她还没有被海瑟薇家族逼疯的时候。

  监狱里能有什么好环境,空气潮湿而阴冷。

  德熙娅坐在小床上,淡蓝色的头发长至腰际,属于十七岁的精致脸蛋,隐隐有几丝妩媚风流。长期的精神疾病,导致她身材消瘦,身体情况不好,但也不算差,以她那死去的父亲的话来说:再出去杀几个喽啰也不在话下。

  这会儿她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就像是死了一样。

  牢门外响起声音,她低下了头,牢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FBI刑侦部部长罗杰

  “你今天就可以出去了”他是特意过来通知她的。三年前,她刚刚入狱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上面的人有意保她,所以这些年来对德熙娅的态度一直不错。

  “是吗?”德熙娅没有抬头,其实在罗杰刚刚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是送饭的来着。

  “你不想出去?”罗杰有些意外她的态度,进到FBI的人哪一个是不想要自由的。

  “还好,这里有饭吃”德熙娅摇了摇头,这是她这几年里除了起床伸懒腰洗漱吃饭以外做的最多的动作。

  罗杰听到她的答复,沉默了片刻“你有钱吗?”

  德熙娅点点头“有很多,哥哥也有很多”

  通过上面的对话,罗杰发现他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同他每周聊几回天的少女。

  “你有哥哥?”他搬了个椅子,坐在了德熙娅的窗边。

  德熙娅点点头“嗯,一个少将,至少在我进来之前是”

  罗杰一下子就想到了C国的中将姜裕,但想想又不可能,海瑟薇家族怎么可能允许儿子去他国效力。

  德熙娅突然抬起头看着罗杰“我今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罗杰看着德熙娅漂亮的眼睛,愣愣的点了点头“是的”

  “那我能把我以前的东西拿回来吗?包括我的车,当然我保证,不包括炸药”

  如果她记得没错,FBI的犯人出狱前是可以提几个小要求的,而且她的车是一辆法拉利,虽然她不在乎多少钱,可是车是她哥哥送的

  “好”罗杰欣然同意,毕竟即将出狱的人可以提几个合理的要求,这本来就在规定里。

  当天晚上,德熙娅就出狱了,当然了,没有炸药。

  三年时间,H国的变化很大,她已经不记得她的家在怎么走了。

  好在当初地理学的不错,最后自己摸索着回到了她的别墅。

  这栋建于城郊的别墅是她奶奶送给她的。整个海瑟薇家族里就只有奶奶对她好,这也是为什么她当年杀了那么多海瑟薇的人却被她一句话喊停的原因。

  三年了,别墅里没有落下一丝灰尘,她估计奶奶应该经常派人来打扫。

  回到房间,随意看了看,基本上没怎么变,还是那么的……没有人气。

  打开衣柜,琳琅满目,看来奶奶是真的经常派人来。

  随意拿了长裙,她就走进洗手间关上了门。

  哗啦啦的水声从里面传来。德熙娅坐在四方形的浴缸里,水渐渐没过身体。

  德熙娅随之发生了变化。

  耳朵变成了鳍状,双腿变成了长长的绿色鲛尾,手指连接处长出浅肉色薄膜,上身和脸上一样散布着蓝色的鳞片。

  是的,德熙娅是鲛人,不同于人鱼,鲛人下半身只有一条尾鳍,腰间和臂弯处都有两条飘带似得薄膜,长长的拖着。

  德熙娅的母亲是来自深海的鲛人姜媛,被人类捕捉,经过生物学家的实验,变异拥有了双腿后逃跑成功,与休尔斯·海瑟薇也就是德熙娅的父亲相爱,准确的说是休尔斯看上了姜媛,让姜媛做了情妇。

  后来姜媛生下了姜裕和德熙娅没几年就离开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说不定是会海里了,或者又被抓起来了。

  这些德熙娅都不在乎。整个世界上,她只在乎对自己好的奶奶,可里克表哥,姜裕她的哥哥,她的一群朋友还有组织的那些人。

  当年她参加试炼,最后一道命令就是杀了朋友卢恩斯,为了保住卢恩斯,她不得不对海瑟薇家族大下杀手,她杀了休尔斯她的父亲和那些个平时对她一点都不好的人,基本上就是全部人了,只留下了几个。

  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三种人,对她好的,对她不好的和陌生人。

  等德熙娅洗好澡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她看着全身镜子里的自己,神色冰冷。

  她越来越像姜媛了,她不喜欢姜媛,那个女人抛弃了她和哥哥,还在她两岁的时候,抽了德熙娅基本上半身的血,不知道做了什么,要不是鲛人恢复能力强悍异常,她非得失血过多,早早夭折不可。

  因为坐牢的原因,皮肤被养的很白。接近于病态的白皙和淡蓝色的长发让她看着更乍眼了,瘦弱的像个排骨一样的身体,殷桃色的嘴巴,再加上身上一条欧式睡裙,衬得她整个人有点像吸血鬼。

  她双手握紧,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又放开。

  她坐在柔软的床上再次出神。

  这个床真的好软,应该很容易陷进梦里去,好讨厌,还不如FBI监狱里的那个,至少是硬的。

  思绪至此,再次回神,看着墙上的钟,她决定给姜裕打个电话。

  她没有手机,但她记得家里有座机。

  走下楼,用座机拨打了记忆里的那个号码,虽然心里没指望能打通。

  通了——

  “喂,您好,我是姜裕,你是哪位?”是记忆里的声音,但不似以前干净了。

  “老哥”德熙娅的声音很轻很小,恍惚间,她都觉得自己没有说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

  约莫七八秒“熙,熙娅?”

秋棠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