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不自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少年不识愁滋味

  时间真是个怪东西,你始终跟不上它的节奏,有时候慢的让人嗓子发干、喘不过气,有时候就是那么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

  “我的清墨妹妹,求求你了,爷爷和大伯他们最疼你,你说你要去不就行了。致邦、致翔跟在清墨身后,不住的念叨。

  “看戏在家不能看,非得跑到省城去啊!”清墨转过身瞥了两个哥哥一眼。她身形瘦小,齐耳的短发,衬出一张清丽的小脸。长而密的睫毛掩不住一弯细长灵动的湖水,那雕刻般的鼻子下面唇角微扬。她穿着一件白底的丝质衫子,衫子的领口和袖口都有黑色的镶边,上面疏疏朗朗的印着几朵淡蓝色的百合花,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裙子,露出一段细细的脚踝。她就这样轻轻袅袅的立着,立在这刚被雨水洗过的天地间。那时正是四月末,五月初,清墨十五岁,年少正轻狂。

  “就想去省城听!”致邦睁大眼睛,不耐烦的说。他长的非常英武,浓眉大眼,脸上每一处都很满,恰如一尊佛。

  “还骗我,你们不告诉我,我是不会去说的。”清墨扬起眉毛。

  “好,想去省城看看大哥,可以了吧,”致邦瞪着眼睛。

  “哼!”清墨扭头就走。

  “哎!等等!去看大哥的女朋友。”致翔上前拉住清墨,满脸坏笑。致翔鼻梁高挺,眼睛不大,却很犀利,而眉毛却长的分外柔和,眉峰高高的到眉尾处又缓缓的向下,恰如一抹浓淡相宜的远山。他的嘴巴有点大,微微抿着,准备随时给你一抹飞扬的笑。清墨听了,歪歪头,一撇嘴轻快的说:“好,吃饭的时候,我就说。”

  刚下过雨,路两边梧桐的新叶还在啪啪的滴着水,那叶子被水洗过,绿的发亮。清墨在路上顺便买了几个竹根雕的笔筒,钱自然是哥哥们付的。

  “爷爷”一回到家,清墨就急急的跑到爷爷房里。

  “小墨儿回来了。”陈老爷已经七十多岁了,依然健朗。

  “爷爷,我在街上,买了几个笔筒,您挑一个,然后我在给大伯、二伯送去。”清墨歪着头,看着陈老爷。

  “嗯,好的.”陈老爷点着头,细细挑了一个绘有松鹤图的笔筒。

  “墨儿,出去什么的,要记着和哥哥们一起。”陈老爷叫住跑出去的清墨嘱咐道。

  “嗯,知道了,爷爷。”

  “大伯,我想大哥了。”清墨立在梓渊的书桌边。

  “你大哥暑假就回来了。”梓渊拿着清墨送的笔筒不知摆哪里好。

  “我想去省城,我还没去过呢。”清墨摆弄着梓渊桌上的镇纸石。

  “哦----”梓渊看着清墨,扬起笔筒说:“那这个是贿赂大伯的了。”

  “是的。”清墨脆生生的笑起来。

  “大伯,爷爷哪里也不让我去。”

  “爷爷是担心你”梓渊语重心长的看着清墨

  “我知道,可是我总应该出去看看吧,你们不可能跟着我一辈子的。”

  “你说的对,好,大伯会跟爷爷说的。”梓渊眉头锁着。

  “谢谢大伯,待会该吃饭了。”清墨咯咯的笑着跑出去。

  客厅里佣人已经开始摆饭了,致翔跑到院子里,把清墨从葡萄架下拉出来:“好了,早着呢,才开花呢!”“哎呀!我知道,我看看吗!”清墨狠狠的挣脱致翔的手。“你可想好了,晓晴怎么办呢,她肯定是要跟着的?”清墨郑重的说,“这就难办了!”致翔皱皱眉,“她不能去!”又斩钉截铁的加了一句。“她肯定要跟着的。”“放心,我去给我娘讲,你只要说服爷爷就好了。”说完,致翔从葡萄架下钻出来。

  客厅中靠里的一桌依次坐着陈老太爷、梓渊、梓含,还有梓渊的妻子奚新梅、梓含的妻子李玉旋、管家六宝和秋莲。陈家对一些年长和有功的佣人都是极为尊重的,所以秋妈和六宝自然坐了上桌。另一桌依次是致邦、致翔、清墨、还有晓晴。

  青墨夹了一片碧绿的青瓜放到晓晴的碗里,“晓晴吃这个,很脆的。”“嗯!”晓晴乖乖的点头。她的脸圆圆的,齐眉的刘海下面是一双大大的眼睛,嘴巴很小,嘴唇有点厚,总是用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睛看着你,让人不觉生出怜惜之情。

  “清墨,吃这个。”致翔夹了块黑糊糊的豆干在清墨眼前晃。清墨抬起头,致邦、致翔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

  “哥哥,姐姐不喜欢吃这个,我来吃。”晓晴愣愣的看着致翔。“晓晴,让他自己吃。”清墨摸着晓晴的肩头,柔柔的说。“嗯!”晓晴又点了点头。

  “自己吃了。”清墨恶狠狠的低声说。“好,我吃!”致翔咧咧嘴。

  “大伯,我的笔筒你摆哪了,不是没地方摆吗?”清墨侧身看着里面那桌。

  “啊!”梓渊愕然的抬起头。“大哥,我那里有地方,放两个还放得开。”梓含的大眼睛里汪着笑,他已经开始发胖了,也开始谢顶了。不过倒更有点像布袋和尚了。“吃你的饭吧”媳妇捣了他一下。

  “哦!我放在你大哥房里了。”梓渊向清墨点点头,清墨不语闷头吃饭。

  “爸,前几天致儒来信说:想让致邦、致翔带清墨到省城玩玩。”“省城,清墨还没离开过西街呢,他们俩个也没去过吧。”陈老爷若有所思的说。清墨抬起头想说什么,可是张张嘴没说出来。“姐姐,你要去大哥那吗?我也要跟你去。”晓晴呆呆的望着清墨,她的个子很高,虽然比清墨小三岁,却比清墨高半个头。清墨笑笑又给她夹了块青瓜。“你看,这怎么行呢!”陈老爷放下筷子看着两个孙女。

  西街的人都说陈老爷疼孙女,这话不假。他有三个儿子,梓渊、梓含、梓阳,一个比一个生得好,就一直想要个女儿,终究没有如愿。如今终于有两个孙女,可都是有缺憾的。清墨从小没了爹娘,陈老爷子总觉得愧对这个孙女,所以对她百般宠爱。清墨也生的乖巧伶俐。而晓晴更是让他担心,本来一个生的多好看的女孩子,论长相比清墨要好,可就是有点痴傻。甚至,老二家里背地里说,就这么两个女孩,这脑子都长到清墨头上了。这两个孙女是陈老爷子往后几年最挂心的事了。

  陈老爷是个很有算计的人,他知道虽然这几年身体还硬朗,可是人到了这个年龄不知哪一天说不行就不行了。所以,这两年他一直在西街物色人选。虽然清墨还小,可是,他要及早准备。只不过挑来捡去就是觉得没有配的上他孙女的。而当梓渊猛然向他提起让清墨去省城的事情时,他忽然觉得这几年的心都白操了。就清墨以往的见识,她怎么可能听任他的安排呢。

  陈老爷一阵心酸,看着梓渊说:“既然要去就让她去吧,清墨你要去吗?”“嗯,我要去!”清墨急急的回答。看到孙女欣喜的样子,陈老爷更是难过。“我也要去,爷爷。”晓晴站起来,呆呆的看着爷爷。陈老爷起身,走向晓晴这边,其他人也都跟着站起来。

  陈老爷摸摸晓晴的头爱怜的说:“晴儿不是一直想跟爷爷去听戏吗?爷爷带你去戏楼好吗?而且爷爷要给你找个画画的老师。”“好,可是我也想跟着姐姐。”晓晴睁大两眼说。“乖!晓晴,哥回来给你带好多礼物啊!”致翔头伸着,眨巴着眼睛。“你们不要得意,要守规矩,不要闹出什么事情。”陈老爷一脸严肃的看着致翔。“是!爷爷!”致翔把身子站的笔直。

  清墨向大伯撇撇小嘴,却注意到二伯母一脸的不高兴,可她也说不出来什么。爷爷是疼晓晴的,不让她去是为她好。清墨心里知道二伯母还是不错的,只是万事太要强,偏偏二伯又不争气,整天悠哉游哉的,什么事也不管,家里的一切都有大伯家掌管,她自然是不舒服的了。而且大伯家两个儿子,致儒和致邦,致儒就不必说了,整个西街谁不知道,要样貌有样貌,要人才有人才。致邦也不错,忠厚老实,街坊邻居都很喜欢。而相反的,致翔则生的跳脱点,对人爱答不理的,一句话能怼死一群人。

  后来,二伯母又有了晓晴,好好的一个女孩,却有点弱智。所以,这几年二伯母的脾气更坏了,动不动就和二伯吵架,只这一件事不知道又要怄气多久呢。清墨扫一眼二伯母,心想:“如果她要像大伯母那样,也许会过得舒坦点。”

白残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