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不自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佛塔梵音

  今日,致儒带着青墨三人去万佛塔,路上的风景很好,远远的会看到万佛塔玲珑的塔尖。“今天天气很好,正好有点风。”致儒极目远眺。

  “有风怎么了?”致翔看着大哥,满脸疑惑。“凉快呗!”致邦言简意赅。“这个天,你热啊!”致翔反问道。“好了,你们别争了,让清墨回答。”致儒转向落在后面的清墨。“因为,要听声音。”清墨歪着头看着致翔和致邦。“听什么声音啊?”致邦、致翔睁大四只眼睛。“哎!马上就听到了。”致儒快步向前。

  “大哥,我听到了。”清墨急急的向前塔的方向跑。“叮-铃铃---叮-铃铃--”清脆悦耳的声音隐隐传来。“大哥,这是什么声音?”镇翔不解的问。“是,铜铃,那塔的八角飞檐上悬有铜铃”清墨欢快的答道,“所以它又叫振风塔。”

  “听大哥偷偷告诉你的吧,又来让她说给我们听。”致翔不屑的看看清墨。

  “自己不读书,还赖到别人头上。”致儒责备的说,眼中却含着笑。

  “我来之前看的书,我还知道它建于明穆宗隆庆四年,塔高——”

  “好了,好了,听声音。”致翔不耐烦的回答。

  “这是梵音。”致儒仰起脸,闭上眼睛,一脸肃穆。清墨看着大哥,忽然觉得有点寒意。

  “大哥,我们上去吧!”致邦叫着。

  “好!上去更漂亮,一切尽收眼底。”

  “致儒,等等!”一个声音远远传来。“是那个李玉英”清墨淡淡的说。

  李玉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怎么了?”致儒扶住她。“你快跑吧,警察局去我们学校了,把我们的标语都搜出来了。”“那乔诚他们呢?”“抓起来了,你快走吧。”“致翔、致邦你们尽快带着清墨回去。”“你呢,大哥?我们不走!”清墨静静的说。“是的,大哥,我们不能走。”致邦和致翔站在一起。“听话!”致儒眼里一片寒光。清墨三人都不敢再讲话。“致儒,现在走也来不及了,先住我家吧?你也知道我家是最安全的,关键是你要赶紧躲起来。”李玉英抬头望着致儒,眼里满是着急热烈的光。致儒想了想便点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了,我必须要回学校。”

  李玉英的家也许是清墨今生的第一次惊叹。这个房子完全是用石头建造的,雕花的石拱门,玉白色大理石窗户,清冷,高贵。它的色调也不是自己家里的黑、白、红,而是黄色、橙色、乳白色,让人感觉温暖、明亮。

  房子里的陈设也和家里很不一样,金黄色的琉璃台灯,旋转着上去的楼梯,在墙上竟然还有一个壁炉。这些清墨都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如今第一次看到还真是有些惊喜,致邦和致翔也禁不住四下打量。

  “好了,你们两个别看了,走,你们两个去那个房间。”玉英带着他们三人上了楼梯,“清墨就和我一起吧,今天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你们不要拘束。”玉英边走边说。

  晚上,清墨坐在窗前,她前面有一架钢琴,她伸出一个指头在那黑白键上不停的按来按去。

  “你是致儒的妹妹?”玉英斜倚在床上,看着清墨。“是的”清墨顿了一下,回头向玉英浅浅一笑,“那种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玉英听了,赶紧扭过头,撩起耳边的鬓发。清墨走过来坐在玉英旁边,轻轻的说:“玉英姐,你喜欢我哥哥吧。”“你小孩子瞎说什么?”玉英又把头扭过去,眼中却满含着笑。“我知道的,可是我哥现在怎么样呢?你一定可以救他的吧?!”清墨盯着玉英。其实,清墨心里很清楚,凭他对大哥的了解,没有十分把握他是不会把她们交给李玉英的,可见李家是有一定背景的,那李玉英一定有能力救出大哥。

  “救他不是不可以。”李玉英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窗子外面是一片假山,靠着院墙砌起来,从里面看恰好把外面的砖墙遮住。而在此时的月夜中它们却是黑糊糊的一片,状如鬼魅。

  “你和我哥很熟吧?”清墨不经意的问。“是的。”玉英向清墨笑笑,又紧接上一句:“同学嘛。”

  “那不一样的,否则我大哥不会让我们来你家的。”清墨睁大眼睛,满眼无邪的光。“是吗?”玉英一脸期盼。“是的。”清墨重重的点头。玉英垂下头,觉得脸微微发烫。

  “你喜欢我大哥吧?”清墨把头探在玉英肩上,扬起小巧的下巴,看着玉英红红的耳根。

  “你还瞎说!小丫头!”玉英把头偏过去,一脸羞容。“呦!连口气都和我大哥一样了。”清墨扬起嘴角,满眼狡黠的光。李玉英缓缓走到窗前,自言自语的说:“可是只致儒一个人他是不会出来的。”“是的,我哥肯定不会一个人出来,要救就得一起。”清墨站在玉英身后,也出神的望着窗外。

  忽然,她抓住玉英的手,焦急的说:“他们不会打我哥吧?!我哥肯定会吃苦头的。”玉英愣了一下,猛地转过身,砰砰的跑下楼,清墨紧跟着她跑下去。致邦、致翔也出来了,只见玉英抓起电话大嚷道:“舅舅,你千万不能打致儒他们。嗯,好!我明天去你家里。舅舅你要答应我不能打他们。好,好,舅舅再见!”玉英如释重负的放下电话,看着眼前三个人又是担心,又是期盼的神情,不禁有点心酸。

  她没有兄弟姐妹,从来没有感受过手足之情。有一个表哥吧,还不务正业,整日里卧柳眠花,没干过一件正事。在学校又因为身份的问题,大多数的同学多不与她亲近,尤其是女生!而如今看到致儒有这么多兄妹担心他,不禁又高兴,又羡慕,眼圈一红,竟然滴下泪来,低低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他们出来的。”。

  清墨看着不觉呆了一下,上前为玉英拭去泪水,轻轻的说:“谢谢你!”此时,清墨真觉得自己小人之心,不该百般试探玉英。看她的样子,对大哥还真是痴情,清墨心里对她不禁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好了,都去睡吧!我明天就去我舅舅那里。”“那我们要不要告诉家里?”致翔看着玉英,俨然把她当成了主心骨。“先不要说了,免得干着急。”

  窗外月亮盈盈的上了枝头,探着身打量着窗里的一切,在这样的夜里有多少人不成眠,有多少人正酣然入睡,还有多少人是它照不到的。

白残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