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不自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出狱

  “致儒啊,你说你是不是傻,明知道回来得进牢房,你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乔诚嘴里衔着一根稻草,边咬边看致儒。他长的瘦骨嶙峋,脸上最突出的是脑门和鼻子,额头高高的突出来,而鼻子大的像啄木鸟的嘴巴。鼻子上还架着个眼镜,不过这眼镜似乎分散了别人对他鼻子的注意力。

  “怎么,才一顿没吃就改吃草了。”致儒把稻草从乔诚嘴里拽出来,扔在地上,其他两个人都看着乔诚笑起来。乔诚仰身躺在稻草上,对着黑漆漆的墙顶叫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可惜我现在没啥可抛的。”

  “你不是还有条贱命吗!”“就是!”其他两个人附和着。“这命我还得留着报效祖国和人民呢!”乔诚来了精神,一下子仰起身,“哎!你说这李玉英也忒不地道了,得到消息也不先通知咱们,而是直接跑去找你这小子,重色轻友啊!”乔诚又仰身躺下了。

  “什么?你说出事的时候,李玉英不在学校?”致儒一脸疑惑。

  “是啊!她不是直接去找你了吗!”乔诚侧过身看着致儒。

  致儒点了一下头,便不在讲话,其他三个人也陷入沉默。

  睡着的时候,似乎再黑寂的夜也容易过去。

  玉英这边一直在想办法救他们。

  “好了,好了,我舅舅说只有动机没有行动,只要罚点钱就可以了,交了钱就把他们放出来。”玉英满脸兴奋的说。

  “那我们去家里要钱!”致邦赶紧站起来说。“不用,我已经给他们交上了,明天就可以放出来。”玉英一脸绯红。“你交的,你哪来那么多钱!”致翔一脸震惊。“你,怎么交的啊?”清墨疑惑道。“我让我们校长以学校的名义交的。”玉英轻快的说。“那明天我们一起去接大哥吧?!”清墨急切的拉住玉英的手。“哦,我不去了。”玉英迟疑道,“我不能去,要不然——,你们千万不要说钱是我交的啊!”“好的,我们知道!我们带大哥谢谢你!”清墨郑重的握住玉英的手。

  几天没见阳光了,站在巡捕房的大门外,乔诚不觉用手遮住了眼睛。致儒似乎更瘦了,而眼睛更加有神,下巴上的青须也冒了出来。清墨和致邦、致翔看到大哥站在那里,便飞快的跑来。清墨抓着致儒的胳膊,仰着头看着致儒急切的说:“大哥,你没事吧?”“大哥,他们有没有打你!”致邦和致翔也围上来。

  “哎!几位,不要眼中只有这位瘦高个!”乔诚走上来拨开致邦致翔,站在致儒前面,正对着清墨。“哦!这位是我的同学,大名鼎鼎的乔诚”致儒笑着说。

  “失敬、失敬!”乔诚俏皮的向清墨三人抱拳。

  “这两位是于阳和牧九洲”致儒指着身后的两人介绍道,两人向清墨三人点点头。“这是我的弟弟致邦,这个是致翔,这个呢是我的妹妹清墨”致儒一一向众人介绍。“好了,好了,都饿死了!哎!你老盯着我干嘛?”乔诚看着清墨说。

  “我想,你把眼镜摘下来会是什么样?”清墨盯着乔诚的大鼻子。“哈哈哈”于阳和牧九洲都大笑起来,连致儒都是强忍着没笑出声,急忙拉着乔诚说:“走走走,去吃饭。”

  “哥,你要谢谢玉英姐啊,我们一直住在她家。”青墨小声说说。

  “好的,这个是自然的。”致儒向清墨、致邦、致翔的碗里一一夹了爱吃的菜。

  ”李玉英。”乔诚油腔滑调的念着这个名字。清墨瞥了他一眼,乔诚立马把头低下扒饭。

  “哥,李玉英家是什么来头啊?!”致翔放下筷子认真的看着致儒。

  “噢!”致儒笑笑,也放下了筷子。

  “什么来头?他爸爸是国民政府的高官,舅舅是安庆巡捕房的老大,叔叔是军界的要员,他们一家人就可以组成安庆的权力机构了。”乔诚推着眼镜说的眉飞色舞。“对,尤其是她那个表哥,简直无恶不作!可人家怎么了,像我们这样的倒进了监狱。”牧九洲愤愤不平。清墨看看乔诚,再看看牧九洲,又看看致儒,撇撇嘴,欲言又止。

  致儒看看清墨,说:“好了,都吃饭吧!”几个人都不在讲话,各自吃着饭,唯独清墨和致翔想着各自的心事。

  青墨很想问问大哥是否喜欢李玉英,毕竟她知道玉英姐是真的很着急哥哥的。如果大哥也喜欢李玉英,他们还真是不错的一对。可是刚又听到玉英姐家权势很大,爷爷说过,越是有权势的人家,越讲究门当户对。所以,他就有点为大哥担心了,万一人家父母看不上哥哥怎么办?!可是转念又一想,我们陈家也不错啊,世代行商,钱是有的,就是没权。不过,致儒哥哥是谁啊,那可是我们整个西街最出色的人物,就算没有家世,只这人物就足以匹配李玉英了。

  她如此辗转想着,竟未吃多少东西。致儒不禁有点担心,连声问青墨,是不是受到惊吓了。

  “怎么可能?要是这点事情就受到惊吓,这还是我们的陈青墨吗?”致翔大张旗鼓的说。

  “好了,你们明天就回去,这边也不太平了,还是家里好点。”致儒严肃的说。

  “现在哪里还有太平的地方,南京已经快沦陷了,我爹前两天来信说,让我准备好去上海,他在上海法租界有房子,说那里安全些。”乔诚一本正经的说。他平常幽默调笑惯了,如今这样一本正经,大家都还有点不适应。

  “对,租界区确实安全点,在自己的国家,却发现安全的确是租界区,奇耻大辱啊。”牧九洲愤愤不平。

  “租界本身就是奇耻大辱。”乔诚摇摇头说,“我等青年,志在报国,岂能苟且偷生。什么租界,我想去参军了,这书是读不下去了。”

  “乔诚哥,你想去当兵啊,我也想去,你说是去哪个军队好啊?”致翔激动不已。

  “哪个军队打鬼子,哪个军队就好。”乔诚认真的说。

  “你们明天就回家了,不要凑热闹了,就算是当兵,你也得让爷爷和二叔同意。”致儒盯着致翔,好像他现在就要去扛枪打仗一样。

  这顿饭,大家吃了好久,最后气氛很是沉闷。不久之后,他们才知道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吃个饭,已是求之不得的日子

  第二天,致儒便送青墨几人回家,可惜青墨一直没有机会问问大哥和玉英的事情。致儒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乔诚,发现他不戴眼镜,不觉一愣,刚想开口打趣几句,就听乔诚说:“我又不近视眼,带什么眼镜,鼻子大有福气嘛!”

  和乔诚比较要好的人都知道,乔诚并不近视眼,只是鼻子太大,想用眼镜遮一下,没想到却让清墨一语道破。

白残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