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之衡阳公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人间有星月,长安满春花。韶华易逝,春秋苦短,姑娘大好年华何故自寻短见?”齐成翰望着淑瑶缀满星月的双眸淡淡地安慰道。

  “谢公子救命之恩。淑瑶并不是要寻短见,只是无意招惹了个泼皮无赖被其逼追才无奈出此下策。星华月澄丽,原是君来故。淑瑶再次谢过公子救命之恩。”淑瑶理了理衣襟,一双俊眉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但触及眼眸却能看出她溢于言表流露出的真诚的感激之情。

  齐成翰本以为眼前的姑娘仅是个大家闺秀,但细看其衣着华丽却不招摇,顾盼神飞,文采照人,谈吐不凡,气韵更非普通官宦之家女子所能及。尤其是她竟对上了自己无意说出口的诗,既在无形中夸赞了自己又无逾矩之意,他对眼前姑娘的敬慕之心油然而生。

  两随从紧跟淑瑶其后,眼见就要得手却见一男子忽然出现,且后有贴身侍女穷追不舍,故此作罢离去。

  巧儿见二人离去也顾不得去追,直奔自家公主而去,看见眼前气宇轩昂文雅俊朗的翩翩公子,心中便明白那两人离去的缘故。

  “公......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仍旧喘着大气的巧儿意识到自己差点在外人面前泄露了身份,于是立马改口叫小姐。

  “我没事,多亏了这位公子搭救及时。”

  “谢谢公子搭救我家小姐,巧儿在此谢过。”巧儿一边行着礼一边感激地说道。

  “啊,小姐,对不起,我把灯笼摔坏了。”巧儿提着摔断了一角且沾满污迹的灯笼说道。

  “罢了,罢了。许是这灯笼与我无缘罢。”淑瑶一边安慰着巧儿一边安慰着自己。

  齐成翰倒是觉得这灯笼甚是眼熟,一看上面的字迹顿时惊住了。没想到眼前的姑娘竟与自己这么有缘。齐成翰嘴角微扬地说道。

  “我可以给姑娘做一个一模一样的。”

  “公子,我们家小姐在意的不是这灯笼本身,而是灯身上的题诗。若是说做一个一模一样的,这天下巧夺天工的工匠多了去了,不是难事。只是这字迹和题诗却独一无二的,恐怕连公子也寻不到是何人所作。”巧儿替自家公主解释道。

  “雨打灯难灭,风吹色更明。若非天上去,定作月边星。这灯谜是萤火虫,正是在下所作。”

  “天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巧儿惊讶地自言自语道。

  “这灯笼上的诗当真是公子所作?”淑瑶也不可置信地问道。

  “千真万确!”

  “那公子如何证明呢?”

  话音未落,只见齐成翰折了枝垂柳,轻轻在水面上一掠,便在青石板上飞快地写了那首即兴而作的灯谜。

  齐成翰还未写完,淑瑶见青石板上那行恣意潇洒的字高兴地说道:“是他,真的是他!”,眼眸流泻着惊欢异常的欣喜。

  “没想到,天下竟有如此巧的的事情!”淑瑶轻声说道,仍沉浸在喜悦中的她语气中也带着许多活泼。

  “成翰也未想到。于千万人中能得以与小姐相识是成翰的幸运!......对了,刚刚忘了自见,在下姓齐,名成翰,不知姑娘芳名是何?”

  “小女子李淑瑶,恰逢今日上元佳节,故此来长街一睹繁华。”

  “时辰不早了,恐那俩泼贼离去不远仍有折回来的可能,若小姐方便成翰愿护送小姐回府!”齐成翰才觉天色已晚,眸中倾泻出几丝担忧。

  “恐要麻烦公子了,淑瑶再次谢过公子。”淑瑶缓缓低下身行过谢礼。

  恐身份暴露,淑瑶只说自己近日入宫探望姐姐故此住在宫中,今日却贪恋长街繁华偷偷溜出来玩耍,却不想遇见此麻烦,但未曾禀明姐姐,怕其担忧,且若传出去丢尽颜面,故此还是回宫为好。

  听了淑瑶的一番解释,齐成翰在心里感叹道,原来如此,姐姐入宫为妃,想必其父母的教导善诱有方,方能出落成如此慧智兰心的模样。

  他们在途中相谈甚欢,低眉处,微风吹过她脂若桃花的脸颊。巧儿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看着月影下交叠在一起的长长的影子。

  “到了,公子也早些回去罢。今日之恩,淑瑶定铭记在心。”

  她转身离去,莲步款款。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踏入深邃的宫门却不舍离开。

  后来,后来她回去后事情还是被母妃知道了,自然是被母妃一通责问教导,不过她只瞒着母妃说自己遇到的只是两个毛贼,一来她不想让母妃过于担心,二来若照实禀明恐日后再出宫更加艰难。

  再后来,她却常常在睡梦中梦见他。

  晨昏暮鼓,从黎明破晓到暮霭沉沉,她澄澈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期待的失落。

  巧儿一边研墨一边看着自家公主提着画笔在案上精描细画。落笔画初成,却看见一袍蓝衣男子跃然纸上,留白处亦有四行题诗:“人间有星月,长安满春花。星华月澄丽,原是君来故。”看见此画此诗,巧儿心中已有了公主近来神情恍惚的眉目。

  “小姐,我们去放纸鸢吧,巧儿好久都没有放过纸鸢了。外面桃花灼灼,艳阳高照,去放纸鸢再适合不过了。”看着闷闷不乐的公主,巧儿无能为力,只能想尽办法给公主找乐子。

  见自家公主仍旧抑郁地看着画作,巧儿灵机一动说道:“公主,民间有一种说法:将你的愿望写在纸鸢上,然后努力地放高,这样天上的神明就可以看见了,说不定你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而且别人都看不到。”

  见淑瑶的双眸中似有浮光闪动,巧儿继续说道:“公主我们可以把那首灯谜写上去,上天肯定就知道了公主的心愿。”

  “巧儿,你瞎说什么呢?”

  “是是是,公主才没有在想那日遇见的公子,公主画里的人也不是那位公子。”巧儿一脸调皮地戏谑道。

  “巧儿,看来我得好好管教你了。”

  纸鹞在灿烂的阳光下翱翔,展翅长空。

  希望他能够看到吧,希望还能有缘遇见他。淑瑶一手拉着在风中摇荡的线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回廊下行走的齐成翰看着宫墙外高高飞着的蝴蝶,想着可能是哪个向往自由的宫女在这宫墙里放飞纸鸢以寄托心之所向,顿时心里感概良多,于是不禁多看了两眼。

  “这蝴蝶多半是十四公主放的,十四公主最喜欢在春暖花开之际和宫人在玉棠宫里比着谁的纸鸢放得高放得远。这十四公主在自己宫里的时候可调皮了,有一次老奴给十四公主送衣物,却不想被公主撞了个四脚朝天,宫人们笑了老奴半晌。”在一旁引路的李德福看着宫墙上飘荡的蝴蝶不禁想到往日的趣事,竟对着齐成翰自言自语说了许多。不过更多的是想缓解这一路沉默的尴尬,找点话题聊也能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似有攀附之意。

  “这么听来十四公主确实调皮,肯定是得先帝垂爱的缘故吧,才生得如此天真烂漫。”齐成翰倒对这个十四公主萌生了些许好奇心。

  “恰恰相反,十四公主一点都不得先帝垂爱,就连现今的圣人也......”

  还未说完,只见那蝴蝶在在长空里颇有无力抵抗之感,起风了,狂风呼呼地吹,那只纸鸢竟急转直下,直直地向他们栽了下来。

  他拾起折了半翼的风鸢,却瞥见那几行娟秀小诗,正是他那日即兴所作的灯谜。并无旁人知道此诗,莫不是那日的小姐?

  齐成翰正想着,一抬头便看见迎面奔来的翩跹倩影,她笑着说:“李力士,可否看见本公主的纸鹞,刚刚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坠了下来。”,巧目中似有几丝急切。

  “老奴参见十四公主。”李德福见是十四公主立马低头行空首礼。

  四目相对,她巧笑盈盈,灼灼桃花不及她嫣然一笑。他面如冠玉,皎皎星辰不及他眸里闪烁的光。

  “十四公主竟是她,缘分弯弯绕绕竟如此巧妙,想不到我多日寻她竟在此相遇。”齐成翰思忖着。

  “公主,公主,这不是那日的齐公子吗?”跟在淑瑶身后的巧儿抑制不住的开心说道。

  “公主和齐进士莫非认识?”李德福见二人见面不似初见生涩,于是好奇问道。

  “李力士,齐公子就是上元节那日救我的恩人,是齐公子帮我追回了母妃留给我的玉簪,且赶走了歹贼。”淑瑶怕齐成翰先开口解释败露了之前的谎言,故此抢着解释了。

  齐成翰大概猜中了淑瑶的小心思,所以也就没有多言,只是微微颔首默认。

  寒暄了几句后,李德福提醒着齐成翰:“齐公子,快走吧,圣上还在等着呢!”

  二人遂分别,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她感概他的满腹才学,他感慨她的命途飘摇。

  纵使旧忆繁花似锦,但也不过是眼前的满目死灰,就如她脚下的流沙一样,大风一扬,谁还会记得这里曾有过的脚印。

  但是他仍却在努力浇灌着这触目可及的死灰,期许它们会萌出一抹新绿。

  她就那样看着熹微日光下同风而驰的他,自认识他这么些年来,他越发地健硕了,曾经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也日发老成持重了,他脸上的刻满的坚韧沧桑都是在塞外为她受的风霜,他本不该如此。进士及第,他本该有大好前程,可他偏偏遇见了她,还为她搭进了一生幸福。

  她早知他们并无多大可能,可奈何情深,她早该果决弃了他,也不会搭了他进来白白等了这许久最后仍旧一场空,是她束缚了他。

  那日他们告别后,她悄悄在回廊的偏僻处等他。

  “齐公子。”

  听见身后有人呼唤,齐成翰转过身叉手掩于胸前向前道:“微臣参见公主。”

  “不必多礼。本公主在此等候是有一事相求。”

  “不知公主所为何事?”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上次那个八角玲珑灯本公主甚是喜爱,不知齐公子可否为淑瑶再寻一盏,若是寻不到一样的那就罢了?”

  “幸而微臣闲来无事跟着家里小厮学过一些榫卯之术,微臣可以为公主做一盏一模一样的。”

  “真的吗?”

  “千真万确。只是不知道适时做好要怎样转交与公主呢?”

  “惊蛰那日在我们初次相遇的城墙下相见如何,一月有余,齐公子应该可以完成吧?”

  “绰绰有余,那微臣就适时在城墙下等公主。”

  “有劳齐公子。”

  “是微臣的荣幸。”

  惊蛰那日他早早便立在墙头下守候佳人,烟花三月,柳槐早已抽了新芽,脆嫩的细叶仿佛偷偷抹了暗红胭脂在春风里欢快荡漾。

  惊蛰那日淑瑶好不容易得母妃准许带着巧儿去给陈国公的千金贺岁,一出宫她便支开身后的人朝着运河旁的城墙走去。她看着他亲手做的八角玲珑灯比那日的更为精巧,不仅有一模一样的题诗还有她的小像,画中的她颔首微笑,手中提着一只残破的灯笼,只是那灯笼不细看是看不出来隐隐而现的缺角。

  自那日以后,他们渐渐熟稔起来。二人虽未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心中都已心照不宣,更无逾矩出格之事。

  他喜欢作诗弄画,她就常常在一旁看着他泼墨潇洒。他的诗作在长安城内传开,引得许多闺阁女子芳心春动,这也引得圣上对他格外重视。

白草咎 · 作家说

人间有星月,长安满春花。星华月澄丽,原是君来故。

哈哈,这首是我原创的诗。本来那个灯谜也是想自己写一首的,奈何看了李白写的那首,简直是妙极了,不仅读起来清丽活泼,立意也清新脱俗,自己是写不出李白那样才华横溢的佳句,所以就引用了李白的那首。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