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剑飞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练刀

  试炼已经过去三天……

  夜里,风雪总算彻底停了,就连云层也慢慢散开。从谷底向上望去,透过峡谷的缝口,可以看到一条由满天繁星汇成的星河。

  谷底的某处山洞里,少年与少女相对而坐,中间燃烧着温暖的火堆。橘红色的火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老长,映在洞穴的墙壁上。

  只是少女洁白的脖子上,紫红一片,看着有几分狼狈。

  至于那少年,可就更加不堪了,被五花大绑地捆在一块岩石上。

  “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了?”

  少年摇了摇头。

  少女仍不死心,指着自己脖子上的勒痕,继续说道:

  “这个便是拜你所赐,不记得了?”

  “……”

  少年有些惊讶,但还是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少女到底想问什么,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只记得少女携漫天刀影攻向他,自己却突然昏厥过去,再睁开眼,就是当下这种情形了。

  少女死死盯着他,对方的反应出乎她的意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眼前这少年,冷静得可怕,当他醒来的时候,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大喊大叫。只是试着挣脱了一下绳子,发现过不是徒劳,便不再浪费力气,安静得像他背后的石头。

  静默的空气中只有火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

  最后还是由少年打破了沉默:

  “你为什么不杀我?”

  “为什么?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理由够不够?还有,我叫苏冷珊,你叫什么名字?”

  “吴逆。”

  苏冷珊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对这场试炼了解多少,反正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尤其是最后一天,在到达终点前,我们一定会遭遇其他试炼者,能坚持到这的人,没有弱者……”

  吴逆若有所思,接过苏冷珊的话:“而且他们大都会两两组队是吗?”

  “聪明,这次试炼的规则,本来就是鼓励组队的。因为影盟的杀手从来都是两人一组,影盟的人是想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挑选自己的搭档,要么一起通过试炼,要么一起死在这落鹰谷里。”

  少女的意思很明显,要自己跟她组队,吴逆没有立刻回应,而是问道:

  “听起来,你很了解影盟?”

  “不,应该说,是你对影盟了解太少了。我猜你是被那个黑衣人半路带过来的,不然你不会连一点武功也没有。”

  这回,吴逆点了点头。

  “我们这二十几个人,大多在一年前就接触影盟了,被那几个黑衣人从乾国各地带到这里来,接受特训,学习武功,就为了此次的试炼。我原本的搭档……”

  说到这,苏冷珊微微停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说道:

  “他已经死了,我别无选择,而你,同样别无选择。”

  吴逆听到这,心里暗忖,那个叫夜鸦的家伙果然没那么好心,居然让自己跟这样一群家伙参加试炼,这些人远比他更疯狂,更危险。

  “可我信不过你。”,吴逆冷冷说道,开什么玩笑,这女的差点要了他的命,到现在还把他绑得死死的。

  “我说过,你别无选择。”

  苏冷珊不再废话,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如今的她正值豆蔻年华,少女的身段总是青涩而美好。

  脖颈修长纤细,漂亮的锁骨呈一字型,白布包裹着的胸脯微微凸起,随着苏冷珊的呼吸一起一伏。

  少女洁白的肌肤,在火光的映衬下,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吴逆呆呆地看着,却不是因为那旖旎的风景。而是少女胸口上,露出的半截虫形图案。那图案简直惟妙惟肖,更诡异的是,它像拥有生命一般,缓慢蠕动着。

  而这个做出大胆举动的少女,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她的脸早就羞得通红。

  只是那幽暗的夜色,橘红的火光,把她的窘态掩饰得很好。

  苏冷珊稍微平复了下情绪,右手掐诀,口中念起复杂的咒语。

  虫形图案随之发生变化,发出淡红色的光辉,那虫子像是受到某种刺激,快速扭动着身体。

  “嘶!”

  声音却是吴逆发出来的,当苏冷珊念起咒语时,他顿时觉得胸口穿来剧痛,用眼角的余光往下一瞟,赫然发现自己衣领下,也有淡红色的光芒传递出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们身上都种了蛊-阴阳绝命蛊。蛊虫是一对噬冰蚕,一雄一雌,相依相存,其中任何一只死去,则另外一只也必死。现在这两只蛊虫连着你我的命脉,我死就等于你死,反之亦然。”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信你?”

  “信不信由你。”

  苏冷珊已经重新穿好衣服,来到吴逆跟前,拔出匕首,将吴逆身上的绳子割断。

  之前捆住他,是害怕吴逆醒来,不听自己解释,暴起跟她拼命。如今既然已经说清楚了,怎么选择就看吴逆自己了,她相信吴逆不傻,起码看起来是这样。

  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吴逆的身份,这少年到底是人是妖?

  苏冷珊现在也说不准了,他身上确实有妖的特征,但现在又和常人无异,身上的气息,与那个浑身鳞片的妖族完全不同。

  而吴逆则惊讶于少女的手段与果敢,尽管他还是没办法完全相信苏冷珊的话,可正如她所说的,如今他俩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简单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吴逆没有选择离开,而是原地坐下。

  少年和少女,又隔着火堆,相对而坐,这回的气氛总算没那么紧张了。

  吴逆掀开自己衣服,胸口处果然有着一模一样的虫形图案。

  “这个阴阳什么蛊的,也是你跟影盟的人学的?”

  “是,影盟存在的意义就是杀人,取人性命的手段自然是极多的。带我过来的那个黑衣人,代号玄鹰,擅长的便是御使异兽,驱蛊用毒。”

  苏冷珊一边说,一边撩拨着火堆里的柴火,像是勾起了过往的回忆。

  “你放心,如果我们能活着离开这里,我自然会帮你解开这虫蛊。在此之前,我们彼此的性命都在对方手上,对你也算公平,不是吗?”

  吴逆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苏冷珊轻“哼”一声,这吴逆也太过谨慎多疑了,气得少女腮帮微鼓,抓起一根树枝狠狠地丢进火堆里。

  吴逆没有理会苏冷珊的小动作,从怀里取出一块肉干,放在火堆边熏烤。不一会儿,肉香开始在山洞里弥漫开来。

  苏冷珊眼巴巴地看着,她的干粮早已经耗尽,出于少女最后的自尊,又不好意思开口找吴逆讨要,只能默默地用双手捂住肚子。

  吴逆看在眼里,轻轻叹了口气,将烤好的肉干抛给苏冷珊。

  苏冷珊连忙用手接住,她怎么也没想到吴逆会如此好心,居然愿意同她分享食物。

  “别误会,我可不想跟一个饿肚子的人并肩作战。”

  吴逆漫不经心地解释着,然后又取出一块肉干,重新熏烤起来。

  苏冷珊轻轻一哼,也懒得理会吴逆,拿起肉干大口的咀嚼,全然不顾少女的形象。吃完之后,还不忘将十根手指舔净。

  解决了腹中的饥饿,苏冷珊再次看向吴逆时,总算觉得这个少年不那么讨厌了。

  静静地看着吴逆将肉干吃完,看着他捡起地上的刀,横在膝盖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刀身,吴逆似乎很喜欢这个动作。

  苏冷珊没有阻止他,也不怕他会突然跟自己拼命,当下这种情形,他们只能选择信任彼此。

  苏冷珊突然眼前一亮,冲着吴逆说道:“无功不受禄,我吃了你的肉干,今天就教你一招。”

  吴逆听完,猛地抬头,脸上终于多出一些神采,可随即又暗了下去。

  “都这个时候了,教我又有何用?”

  “若是拿平常武学教你,不练个三年五载确实难起作用,可你别忘了,影盟传授的都是真正的杀人技,用的是最朴实有效的招式。你只用学好一招就行,一晚上的时间倒也足够了。”

  “那还等什么?”

  吴逆激动地站起身来,说完便径直朝着洞外走去。

  苏冷珊小声嘀咕了一句,“倒也不是真的呆……”,随即拍拍屁股,快步跟了上去。

  外面的积雪还是很深,洁白的雪地反射着微弱的星光,勉强可以视物。

  苏冷珊站在一棵雪松树下,将钢刀反握在手,缓缓说道:

  “此招名曰‘葬步刀’。之所以反手握刀,是因为在贴身搏杀的时候,反手刀的变化更加诡秘莫测,让敌人难以察觉。”

  此时的苏冷珊,身体像陀螺一样,轻盈地旋转着,却又迅捷地贴近雪松树干。右臂与钢刀更是融为一体,分不清她挥动的到底是手,还是刀。

  只听得一声脆响,钢刀在树干上留下一道长达两尺的深痕,碎木四散飞溅。这一刀若是砍在一个人的身上,足以将其拦腰斩断。

  吴逆脑海里反复地回放着刚才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捕捉到这一刀的神韵之后,才将眼睛徐徐睁开。

  吴逆走到苏冷珊跟前,说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一个人炼就行了。”

  苏冷珊听完,秀眉微皱,有些不满:“你真以为自己是天才不成?看一遍就自以为会了?”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之前既然受过伤,腰上还有暗疾,就不要逞能了,先回山洞好好休息吧,多恢复一分是一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苏冷珊惊讶地看着吴逆。

  吴逆学着苏冷珊的动作,将钢刀反握在手上,比划着“葬步刀”的招式,嘴里说道:

  “其实白天跟你打斗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在挥刀的时候,斜劈比竖砍的力度差了许多,应该是伤了腰部,所以很难通过腰来借力。”

  吴逆一口气说了许多,这让他自己都有些意外。

  而他的每一个字,都正中苏冷珊的下怀,她下意识地捂住住了自己的腰肢。

  苏冷珊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少年,没想吴逆的观察如此细微,她又回想起吴逆妖孽般的战斗本能,以及匪夷所思的反应速度。

  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被夜鸦看重,并亲自带来参加试炼的原因吧。

  苏冷珊不再多言,转身朝着洞穴走去。

  也许,自己这次真的赌对了……

  吴逆看着苏冷珊离去背影,渐渐消失在这片夜色之中。从决定与苏冷珊组队起,一直到现在,他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戒备。之前在洞穴里,他抚摸刀身的动作,其实就是在戒备着苏冷珊。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苏冷珊,这个初见就拔刀相向的人,虽然也会耍手段,但也意外的坦诚。

  她也会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武功,哪怕冒着伤势加重的风险,这招“葬步刀”,明显是要靠腰来发力的。

  吴逆伸出手,放在刚刚苏冷珊留下的刀痕上,手掌顺着刀痕的走向,缓缓移动。

  星光下,这个瘦弱的少年,对着一棵雪松,一遍又一遍地挥刀,不知疲倦一般,将树上的积雪惊落了一片又一片。

  翌日,清晨。

  苏冷珊难得睡了个好觉,舒展完懒腰,才发现山洞里只有她一人。慌忙地跑出洞外,此时的天空已经完全放晴,阳光穿过峡谷,带着一丝暖意照射在人身上。

  不过少女显然无暇顾及这些,一路小跑,来到教吴逆炼刀的地方。

  只见吴逆还在树下,而那棵巨大的雪松,已经被吴逆砍出一道深深的沟壑,那是将无数刀都砍在同一个地方,才会呈现的效果。

  少年再一次动了起来,强大的蹬力带飞了大片的积雪。快如闪电,势若雷霆。而后身形旋转,劈出一道银白的刀芒,正是“葬步刀”!

  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这棵参天的雪松终于倒下。

  远处的苏冷珊不可思议地望着吴逆,刚刚那一刀的神韵,她只在影盟顶尖刺客的身上见到过。

  “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左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