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雪剑飞花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狭路相逢

  越靠近落鹰谷的尽头,峡谷就越来越窄,两侧的崖壁曲折陡峭,沟壑纵横。

  大雪虽然停了,可天气却愈发寒冷,化雪天自然是冷过下雪天的。

  冬日的暖阳也难驱散这刺骨的寒意,阳光照进峡谷里,照在浅蓝的冰河上,照在一棵棵冰晶雕成的雪松上,到处都闪着晶莹的光芒,如梦似幻,令人沉醉。

  可惜苏冷珊没有兴致来欣赏这美景,她看着前面这个少年的背影,那样纤细,倒更像是个女孩子。

  但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却展现出令她也艳羡的天赋,过目不忘的能力,恐怖的悟性,只看了一遍,就能将“葬步刀”施展到精深的程度。

  果然还是妖孽,苏冷珊悻悻地想。

  正当她胡思乱想之际,前面的吴逆却突然停了下来,苏冷珊一不留神就撞了上去。

  “咦,怎么停下来了?”

  吴逆没有回答,背对着她,默默地拔出刀来,那种熟悉的嗜血和疯狂,又慢慢从这个纤细的背影传递过来。

  苏冷珊这才看到,在他们的正前方,两道人影,从一处岩石后面走了出来,一脸不善地盯着他们。

  对方也是一男一女,那女孩一头长发,瀑布一样的撒将下来,小巧的圆脸藏在青丝后面,一双狐媚眼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吴逆二人。

  “小安哥哥,遇上故人了呢。”

  她旁边的少年点了点头,将手中长剑耍了个剑花,笑道:

  “灵儿,你之前不是一直看不惯苏冷珊吗?不若趁此机会,将她永远留在谷里,至于那小子,也留下来永远陪她好了。”

  薛灵眉眼含笑,只是这笑意怎么看都有些瘆人。

  “好极,好极,还是小安哥哥想得周到。”

  苏冷珊看着这两个熟悉又可恨的身影,冷冷道:

  “孙安,薛灵,这里景色好得很,你俩留下来做对神仙眷侣,岂不更好?”

  吴逆用余光扫了眼身后的苏冷珊,才发现这少女的杀意盛到了极点。

  “你认得他们?”

  苏冷珊只是淡淡地答道:

  “一对狗男女罢了。”

  作为同一批影盟的苗子,苏冷珊自然认得他们,不过这里却不同于其他门派,相互之间的竞争厮杀屡见不鲜,并没有所谓的同门之谊。

  况且,这二人处处透着邪性。在过去一年里,薛灵凭着这副讨喜的模样,引得不少人为她争风吃醋,毕竟都是十二三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只是这些人中,除了孙安,大都莫名奇妙的死尽了。

  薛灵听得苏冷珊的讥讽,不怒反笑:“苏妹妹还是这般的伶牙俐齿,就是不知道……如若把你的牙全部拔下来,是否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灵儿,别跟她废话,早点把他们解决,等那姓徐的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才好坐收渔利。”

  薛灵点头会意,从腰间抽出一根长鞭,随手一抖,只听“啪”的一声,光洁如镜的冰面上瞬间多了一道鞭痕。

  两人一前一后地冲了过来,转瞬之间四人就战成一团。

  孙安使的是一柄长剑,剑招狠辣,只攻不守,只见他手腕一抖,剑尖一颤,闪电般递出三剑,刺向苏冷珊的双肩和小腹。

  此招名为“万柳飘风”,剑之所指,如万千柳条随风飘荡,轨迹飘忽,防不胜防。

  苏冷珊还一招“阴阳倒乱”,身体往后一倾,将手中兵刃舞圆,刀光化盾。

  刀剑相撞,火星迸发,“叮叮”之声不绝于耳。

  苏冷珊堪堪挡下攻势,中门却漏出破绽,孙安抓准时机,又递出一剑,直刺苏冷珊的“巨阙穴”。

  剑招未至,一柄钢刀横在二人中间,砍向孙安面门,正是吴逆悍然出手。

  吴逆自知武功低微,是以进攻都由苏冷珊为主导,他在旁边伺机而动。

  且十分的幸运,自从上次昏厥过后,当他再次施展起血煞来,却没有了之前那种失控的感觉。

  吴逆这朴实无华的一刀,拿捏得恰到好处,并不是为了封住孙安剑招,而是直取他面门,如若孙安执意不肯收手,必然会被吴逆砍去半个脑袋。

  孙安冷“哼”一声,果然收了剑招,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

  可紧接着就传来苏冷珊的惊呼:

  “吴逆小心!”

  “咻!”的一声,鞭影破空而来,恰似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

  此时的吴逆,一刀砍空,余力还没有完全卸去,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啪!”

  这狠狠地一鞭,结结实实地抽在吴逆身上,直接将他打飞出去,棉袄被抽开了花,然后又被鲜血染红,一道长长的血痕印在吴逆胸膛上。

  “嘻嘻,可别忘了还有奴家呢。”

  薛灵言笑晏晏,眉眼中满是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风情,话里则是森然的煞气。

  孙安此刻也攻了过来,这一男一女配合极为默契,长剑只攻不守,而薛灵始终在他身后半丈的位置,鞭影绰绰,弥补孙安剑招中的破绽。

  二人的攻势如同潮水一般,排山倒海的压了过来,苏冷珊又失去了吴逆的助阵,渐渐显出疲态,身上多了数道伤痕。

  苏冷珊神色焦急,一边苦苦支撑,一边问向吴逆,“你没事吧?”

  吴逆此刻已经重新站了起来,用手背拭干嘴角的血迹。

  “没事,死不了。”

  随后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小爷好不容易有件体面的衣裳,就被你个小娘皮给毁了,看老子不把你剥个精光。”

  从小就在乞丐堆里长大,吴逆骂起人来,自然是轻车熟路,嘴下毫不留情。

  饶是薛灵脾气再好,此刻也被气得不轻,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吴逆结结实实地挨了自己一鞭,居然还能站得起来。

  孙安也被吴逆彻底激怒,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调侃薛灵,这无疑是在打他孙安的脸。

  “臭小子,命倒挺硬,看是你硬还是我的剑硬,死!”

  吴逆刚加入战局,一道耀眼的剑光就径直杀了过来,快到极致的一剑,像是将空气也能戳穿,刺耳的剑鸣炫耀着此剑的威力。

  孙安是动了真火,一出手便是压箱底的杀招--

  “长河落日!”

  前所未有的危机,笼罩着吴逆,这一剑给他的压迫感,甚至比之前面对“疾雨”的时候,还要强烈。

  好在这回吴逆没有陷入昏厥,血煞将他的能力提升到了极致。

  吴逆眼中,仿佛出现了一条看不见的线,将剑的运行轨迹,勾勒地清清楚楚。

  “等的就是你。”

  只见吴逆突然将刀掷出,好巧不巧,刚好与孙安的剑尖碰到一起。

  “叮”

  一声脆响,孙安手中的长剑被飞刀一撞,居然偏离了原先的轨迹。

  更让孙安震惊的是,他看到吴逆在将刀掷出的瞬间,屈腿一蹬,整个人拔地而起,恐怖的弹跳力,让吴逆看着像一只奋起的鹰。

  吴逆再次落下的时候,脚尖刚好点到孙安的剑身上,仿佛一切都是他事先计算好的。

  借助这一剑的威势,吴逆再次起跳,一个空翻,越过了孙安的头顶,向着薛灵扑去。

  是的,从吴逆重新站起来开始,他就一直在算计,如何能破掉这攻防一体的组合。

  他最终把目标锁定在薛灵身上,长鞭虽然有不俗的攻击范围,却最怕近身,只要自己能突近薛灵三尺之内,他就有信心做到一击必杀。

  所以他故意激怒孙安,迫使他不顾一切地进攻自己,让薛灵脱离他的保护范围。

  而现在,他成功做到了。

  薛灵被这疯狂的举动惊呆了,不过她毕竟是试炼者中的一员,很快回过神来,一鞭逼退了苏冷珊,又反手一鞭,抽向半空中的吴逆。

  吴逆早有准备,左手一抓,竟然将鞭子给紧紧握住,这就是血煞的强悍之处,此时的吴逆拥有强于常人数倍的感知与反应。

  吴逆手持鞭梢,用力一拉,使薛灵瞬间失去平衡,将她扯向自己。

  “苏冷珊,还等什么,刀来!”

  苏冷珊会意,将手中的钢刀抛向半空,钢刀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被吴逆稳稳握住。

  说是迟,那是快,吴逆至上而下的一刀,势大力沉,薛灵已经没有任何角度可以避开。

  她看到一道寒光,从天而降,这是她此生所见的最后光景。

  触目惊心的血痕从她的眉心一直延伸到下颌。

  染血的长发盖住她娇小的身体,鲜血一路流淌到吴逆的脚边。

  “灵儿!”

  身后的孙安,痛苦地喊着。

  “你给我去死。”

  还是‘长河落日’,只是这一剑的威力还要更胜之前,浓郁到极致的恨意,让孙安的剑招突破了本身的桎梏。

  吴逆刚转过身来,眼帘中,只剩那耀眼的剑芒。

  避无可避。

左旭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