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魔渊 第二章 天罗

  热闹的岚星城,夜景也是极其美妙的。除了在各街道巡逻的大量官兵外。许多街道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四大城区中,城北主要是帝国的官方人物居住。城东和城南则较为复杂些许,风月之地,各大宝楼,每天的经济流动巨大,这两处城区只有少许街道是居所。

  与其他三处相比,岚星城的城西就恰恰相反,城西大都是人们的居处,除了酒楼,客栈,铁匠铺等,最多的就是屋舍,甚至许多在其他城区上工的人都在城西居住。

  韩旭走在回屋的路上,脚步看似慢悠悠。实则若有人细看,便会发现他的速度是极快的。只不过走路慢是一种表面的假象而已。

  刚和酒楼的新工友们吃完饭,身上还略带酒气。可实则他喝的酒很少,一直保持着脑袋的清醒,不敢也不会让自己迷糊。

  他正走着的这片居住区,在城西的南角。算是比较靠近城南区上工的西府酒楼了。不过这些房舍的位置还是略显偏僻,各家不算富丽的装修也表示出此处的居住者身份并不高。

  走到自己昨天才被某人安排的房院门口,他顿了顿。看似脑袋没有转动,实际眼睛已经把四周打量了一周。随即快速的开门,轻声而入。然后反手关门,快步走向卧房。

  卧房黑漆漆的,寂静的好像一个苍蝇也没有。进了卧房,将扣着灯口的罩子拿开,灯自己亮了起来。炙焱帝国的火玄石制作的灯已经各帝国各家普及了,罩子一扣,火玄石自己熄灭。

  火光瞬间充斥整个卧房,可墙上除了韩旭的影子,还有另外两个人影子。居然除了韩旭还有两人一直在屋内,这二人一直安静的似不存在。

  二人一坐一站,坐着的人身穿黄色大衣,眼神略显慵懒,却又有一种霸道的气场外漏而出,他就那么坐着,眼睛盯着韩旭,嘴角挂着一丝的若有若无的浅笑。

  另一人站在他身后,身上从头到尾一身夜行衣。脸上戴着一个面具,面具上除了黑色,只有一朵黄色的杜鹃花。或许除此之外,唯一的特点就是面具的眼角竟然有一道皱纹。

  韩旭对于这两人的出现显得丝毫不惊讶。上前两步后,半鞠躬式行礼道。“属下参见天罗大人,判官大人。”

  黄衣男子笑了笑问道。“办妥了?”

  韩旭点头道。“他已经同意我上工,明天就正式开始了。”

  “他没有仔细检查你修为吧?”黄衣男子又问道。

  “没有”韩旭回答。“属下只给他释放了人玄二阶的玄气,他感觉属实后也就信了,没有细究这事。”

  “这个孙掌柜生意上白右一直对他有过帮衬,他这是给面子没有自己检查。不过他肯定想不到,你不是初入二阶,而是已经二阶后期突破到第六脉了。”黄衣男子接着说道。“其实都一样,人玄二阶,多两脉,他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毕竟孙掌柜他自己可就是人玄四阶的。”

  韩旭点头称是。

  “从今天起,你的任务就是打听情报和监视那片区域的人群异常,酒楼的人员流动快,情报量大。你在酒楼收集重要消息,每四天一报。”说到这,黄衣男子指了指身后的黑衣男子。

  “黑左会过来拿,你情况安全的话就每到第四天晚上关门的时候,在左边门的上头夹一条短点的黑布。黑左就会进来取情报。”

  “还有,如果特殊情况需要紧急联系我的话,你就去醉仙阁,白右就在那里,你也见过他。”

  “遵命”韩旭点头应道。“一有特殊情况,我会及时去找见白大人上报。”

  “就这样,有任务会派人通知你。你自己也要多加修炼,注意安全。”黄衣男子说完,便起身出了卧房,黑左一直静静跟随。二人一出卧房,眨眼间就已经不见了身影。

  二人离开后,韩旭这才坐在床边,想了想接下来的计划。过了会时间,卧房内的灯光才熄灭。

  城南,离韩旭家较远的一处地方。半晌前还在城西韩旭家的黄衣男子和黑左,此时正站在一棵极高的树上,附近行人稀稀疏疏。

  黄衣男子沉默许久后,说道。“我一个天罗级别,安排一个组织新培养的森罗级别暗探,很正常的事情,以前修罗大人可从没有过问来着。为什么昨天修罗大人亲自来问一嘴,而且我看修罗大人似乎对这小子也不熟呀。”

  黄衣男子口中的修罗是他的直属上司级别的称谓,组织安排每个天罗统管几座城池的暗探,而高一级的修罗负责统管一片地区的天罗。

  而森罗,并不是一种级别,而是一种称呼。组织的名气大,想傍上这棵大树的人不在少数,所以组织有许多合作关系的外部人员。而森罗,是组织对组织自己从小培养的内部人员的一种称呼。

  黑左静静地站着,看了看他道。“这小子背后应该有什么隐情。如果修罗大人也是被派来的,那么这小子牵扯的就是……更上面的大人们?”

  “我也这么想。”黄衣男子眯着眼。“不管他,没人说我们就不知道这事,该派的任务也肯定要派,平常你稍微盯着点就行。”

  “是,属下明白。”

  第二天。

  还未日出,韩旭已经坐了起来修炼。组织给他的功法能够让修炼到人玄三阶第九脉,这功法在人阶下品也是堪称上等,玄气运行速度着实不慢的。

  昨晚王大胖等人说的功法问题,人阶中品功法他倒不是很愁,只要立功,就可以向组织申请功法,玄技,资源。至少渠道比别人强很多,质量也肯定是上等。

  实力就是道理。这是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懂得一句话。实力强,就能活成人上人,无论在哪都这样。像他们这些暗探从小被教授各种技能:侦查,暗杀,气象,天文等,最终用这些所学出去执行任务。

  现在他们都是森罗,为组织完成着任务,也算是在同一起跑线。可若是不好好修炼,以后就只能永远是一个没人知道的小暗探,没有机会去争做天罗,修罗甚至十殿阎罗!也就永远不能去掌控别人,甚至自己的生死!

  为了生存,只能更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不觉天破晓。韩旭停止了修炼,穿好衣服便准备出门前往酒楼。毕竟是第一天上工,迟到总归是不好的。

  正在关门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你就是昨天新来的邻居吧?”

  韩旭寻声望去,隔壁家的门口也站着一身穿蓝色长袍的青年,眉目清秀。年纪似乎比自己略大几分。

  蓝袍青年笑着说道。“我叫李赫湘,就住在你隔壁。”

  “在下韩旭,见过李兄。”韩旭见这人彬彬有礼,也是赶忙还礼。“我便是这家的新住户了,正是昨天才搬进来。有什么打扰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不会不会”李赫湘忙道。“以后便是邻居了,韩兄弟还请多指教。”

  “不敢不敢,是我向李兄请教才是。”韩旭道。“这,李兄,我这还有事情要忙得先走,要不晚上我再带酒上你家赔罪可好?”

  李赫湘立刻说道。“韩兄弟请便,是我唐突了,晚上你尽管来,为兄做些饭菜,我们邻里之间走动走动。”

  二人又一番客气,告别这个热情的邻居。韩旭赶紧匆匆去往酒楼。

  从城西快步走到城南,还好离得不是特别远。到了酒楼门口,韩旭急忙进去,看到小二们还在收拾,暗松一口气。

  一个伙计看到韩旭来了,急忙过来道。“管事,您来了。大家伙那就准备开张了,后厨的几个人也已经到了。”

  “好,那就开张。”韩旭点头道。说完走入柜台取出笔墨,又从自己怀中取出昨晚带回家的账本,开始忙活起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旭的第一天上工也步入正轨。其实除了饭点,酒楼里的人是特别少的,活还是较为轻松。

  只不过,酒楼里的伙计们慢慢就乐了,这韩管事不让伙计把铜玄币拿到柜台,而是喜欢自己去人家桌上收账,在酒楼里跑的是不亦乐乎。

  听到伙计们偶尔打趣的调侃,韩旭脸上腼腆一笑,内心确实郁闷。“你们以为我愿意呀,在柜台又听不清楚他们说话,能打探到锤子消息。”

  正在酒楼里转悠着,突然,一个伙计急忙过来道。“管事的,有人要订饭,您过去收一下账。”

  “订饭?”韩旭奇怪道。

  “就是附近的人,给我们付定金,我们到点给人家把饭送过去。”伙计忙解释道。“经常有这种情况的。”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柜台。只见柜台处,有着一个清秀女子,身穿翠绿衣服,看打扮像个丫鬟,身后跟着一个家丁似的男人。

  “你就是这的管事?”绿衣女子看伙计跟着韩旭回来了,便开口问道。

  “在下姓韩,正是酒楼管事。”韩旭双手抱拳道。

  绿衣女子打量了一下韩旭,淡笑道。“小管事还挺年轻的嘛。以前的那个老头呢?”

  “李管事身体抱恙回家,在下是掌柜新招的管事。”韩旭回道。

  绿衣女子点了点头道。“我是街那头百器楼的人,你们中午给我们铺子送点饭过去。就按你们酒楼的三号宴套餐送两份就行。”

  “这没问题。”韩旭立刻便应下。“你们吃完派个人过来捎个话,我们伙计过去取一下碗筷。”

  绿衣女子点了点头道。“行,再过一个时辰就饭点了,你们现在就做,做好就送过去,我们今天吃早一点。也就不用耽搁你们饭点的营业了。饭点人多,你们还要送过来也着实会忙些。”

  韩旭点头称是道。“姑娘真是好心肠,我们这就做。”

  绿衣女子给了韩旭一个小白眼。“你喊我小翠就成。姑娘姑娘的我听着不习惯。”

  “诺”说话间,小翠取出三枚银玄币。“饭钱加送饭的工费。多了几铜就当给送饭伙计的小费了,你可别贪啊,可不是给你的。”

  韩旭尴尬的笑了笑道。“小翠姑娘说笑了,我一定把钱给他们。饭菜也一定尽快给您送过去。”

  小翠点了点头,随即带着身后的下人出了酒楼。韩旭算了算账目,将银玄币放入脚下戴着锁的钱柜,又在账本上进行了登记。

  写了一份菜号单,在下边写了钱数目,又打了对勾表示已付。做完后对着旁边的伙计说道。“去给后厨说一声有菜要做,他们待会做好了,你再记得找个人一起去送。送完回来我再把那姑娘多出的小费给你们。”

  “好嘞。”听到这活给自己,这伙计顿时高兴了,屁颠屁颠就往后厨跑。心里甚至想抱着这小管事亲一下。这赚小费的工作,二话不说就给自己,这小管事仗义!

  伙计急忙去后厨给厨子们送菜单,等到伙计刚从后厨出来,韩旭叫了一声让他过来。

  “管事,有什么事情吗?尽管吩咐,我霍保绝对给你办妥。”这伙计因为刚才的事,正心里乐呵着,看到小管事叫自己,脚底抹油就过来了。

  韩旭听到这名字一愣,心里想着。“我这名字偶尔被人听成含蓄倒没啥,这丫的名字整天被人听成活宝可还行?”

  心里那么想,嘴上肯定不是那么说。“霍老哥,这百器楼是什么铺子?我这也不是很了解。”

  霍保想了想,似乎在组织语言,片刻后道。“百器楼嘛,就是卖兵器和玄器的铺子,你也知道,你们人玄境界的玄修体内是玄气,不能太过离体,量也不够你们像地玄强者一样释放。”

  “所以人玄境界的争斗都是有武器相助的,人玄境界的玄技也多是通过玄气施展更强劲的拳脚功夫或者玄器技法嘛。”霍保说着,看韩旭听的津津有味,便又多说了些。“当然,像地玄强者,体内玄气凝液,又多打通那么多经脉,玄技也就多以外放之法和驾驭法宝居多。”

  韩旭听这霍保说的头头是道,突然问道。“你一个没有玄气的伙计,咋知道的这么清楚?”

  霍保憨厚一笑道。“酒楼里人来人往,听也听了不少新鲜事了。虽然我十四岁的时候,丹田没有形成丹珠导致不能修炼,但这不影响我对强者的了解和憧憬嘛,你说是吧,管事?”

  听到这话,韩旭不禁多看了两眼这伙计。思绪万千,却一时又不知如何言语。对着他点头笑了笑,拍了拍肩膀。

雾中无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