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墨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卷 魔渊 第十七章 枯墨诀

  韩旭坐回卧房内,捧着功法石,像捧着黑暗中唯一的一盏明灯一般。

  “又是枯墨诀?”韩旭惊讶的说道。

  对于这枯墨诀韩旭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他前边三阶的所修功法就是枯墨诀,而当时的那个枯墨诀是老师给自己的,根本没让自己选,今天居然给自己四五阶的功法依旧是枯墨诀。

  “难道这枯墨诀还是个很高级的功法不成?”韩旭不禁美美的想到。

  功法在这个世界太难找了,就像孙掌柜那样一听到有机会就去的,便是为了得到功法!而在外界所售卖的功法中,人玄五阶已经差不多是最高的了,很难再找到更高阶的功法,只有偶尔才会在拍卖场才有机会出现一次,每一次都被人高价买走。

  而像那孙掌柜,前四阶功法和第五阶功法不是一本功法,这样修炼会造成些许的玄脉损伤,而且修炼的玄气属性和也不会是从一而终的那种极致。

  每一本功法都有自己的冲脉方法,以及自己的玄气运用习惯,转修功法还是有很多的不便以及注意事项的,并不是直接拿到就可以学。

  而如果像韩旭这般能够一直学习一个功法,那么在以后地玄境界是有好处的,具体的好处是什么,那老师也没说过,但韩旭心里还是默默高兴了不少。

  “就是不知道这个枯墨诀是个什么阶位和品级的功法。如果是人阶中品的,那应该就没有后续功法了,我就只能转修其他功法了。组织应该不会对我们太无情吧?”韩旭心里默默祈祷这枯墨大法一定不要太过于低阶,不然这功法只能修炼到五阶的话,自己后边又只能重修其他功法了。

  摇了摇头,收拢心神,韩旭还是赶紧催动玄气注入功法石,并将功法石贴在额头上。

  不一会儿,随着玄气将里面的东西注入韩旭的脑中,功法石慢慢变得黯淡无光了,直到最后一丝光彩进去了韩旭的脑中,功法石直接碎裂,成了真正的碎石头。

  这一切并不能影响到韩旭,他立刻扔掉所有石头然后盘膝而坐,依旧专心将功法石传进自己脑中的功法进行温存并且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过后,他才收功睁眼。

  “终于有后续功法了,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卡在人玄三阶了!”韩旭忍不住自己内心欢喜的激动了一会,然后撑不住困惑倒头就睡,这使用功法石将功法记入脑中确实费精力和脑力。

  韩旭这边睡得舒服,有人却在半夜骑马奔走,夜黑风高,两人骑马快速掠过官道而行。

  看两人这行走路线,竟然是要从暗月帝国的西北骑到东北去,这可是要经过数十座城池将近十多天半个月的路程!

  他们骑的很快,透过黑衣可以看出在前边的是一个微胖的男子,而略微慢他一步的是一个身材纤细的黑衣人。

  两人正是中午从岚星城逃出来的方掌柜和小翠,此时的两人均戴着口巾遮挡面容,一身夜行衣,小翠还特意勒住了自己的女性特征使自己尽量不被看出来。

  他们中午被人接出来后,方掌柜赶紧将写好的岚星城详细和隐藏的自己人的情报给那位大人,那位大人收好后给了自己下一步的指示,如今自己二人正是去下一步地方待命。

  小翠说道。“大人,我们潜伏那么久,就如此轻易的走了?”

  方掌柜说道。“不然呢,魔渊已经盯上了,如果再停留,魔渊直接抓我们过去审讯都是轻的!”

  “可是……”小翠还想说什么。

  “没有可是,安静赶路,早一些到东北才是重中之重。东北边关那边有人还等着接应我们。”方掌柜打断了小翠的话语,冷酷的说道。

  方掌柜心里的憋屈不比小翠少多少,他们潜伏了这么久,居然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让自己暴露了,那些人,真的是可恶!

  不知不觉,方掌柜想到了自己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数天前,就有人找到自己,说那些人定下了一个计划,让自己帮忙执行一下。他看到那人身份无误后,也略微争辩了一下,希望这种小事不用自己暴露,可那人说已经安排好了。

  于是只能自己派人去那处小遗迹,将原先已经偷偷分批运到岚星城附近的药物拿去那里给玄兽们想办法都吃了,只等着第二天那些人去遗迹的时候,便会触动一处机关,机关里会释放出诱导药发作用的气体。

  那种药没有别的用处,就是激发身体潜能,或者用另一种话来说,就是燃烧生命力,使得玄兽短时间内可以增加一阶的实力!

  那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或许除了想给暗月帝国一个见面礼,也是为了削弱他们的力量,怕他们对那些人的权威产生威胁。

  摸黑赶路的方掌柜心里想,事情已经发生了,那自己就听从上级安排去往森语帝国,也不知道上面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以及底下的人不再受这种冤枉。

  又或许说上面他们自己什么时候能够不受这种欺辱。

  第二天清早,心情大好的韩旭便起了床,这一次能收获下两阶的功法,自然不必担心太多。

  “差点忘了,还有另一个东西。”说着,韩旭从腰间取出来了一本小书,这本书只有巴掌大小,形状看着很普通。

  没错,这正是齐昊那位帝国七十二星侯之一给韩旭的小礼物!

  在地玄强者的眼中,这确实是小礼物了,因为一个人阶中品的玄技着实不怎么进的了地玄级别星侯的眼。

  齐昊要不是知道魔渊也会给韩旭赏赐,肯定会和其他三人商量后给的更高一些了。

  这本小书正是隐藏有一个人阶中品玄技的玄技!

  玄技,是要比功法容易得到太多的。玄技只是通过不同的玄气调动,该有的玄气流动以及释放当式来释放出不同威力的一种玄气释放伤敌技巧。

  有些人得到了高阶的玄技,但他没有那个实力,没有那么多玄气,这玄技就是废物。所以玄技是要比功法普遍和常见许多的。

  而这玄技的记录也不只是书本,各种地方都行,它比功法的普及性就决定了它并不会太过于珍贵,所以很多事物都可以让人刻录玄技在上面。

  “赶紧看看是什么玄技。”心急的韩旭赶忙注入玄气进行查看。

  “人阶中品玄技,蟾掌”

  “与敌交手,出掌伤人,敌身便会留有毒痕,轻则皮肤枯黑,肉体疼痛;重则腐蚀血液,难以治疗。注意,若敌人与你修为相当,便可用玄气逼出此毒。”

  看到这简介,韩旭立刻睁大了眼睛,就差笑了,如今自己修为已经上来,那三个人阶下品的玄技只有一个能用来攻击,没想到星侯出手就是阔绰,直接给自己一个有攻击效用的玄技。

  “这毒虽然效果不强,但也肯定是特别珍贵的那种玄技了,带着附加效果的本身就很少。”韩旭说着,赶忙收好了这本记载玄技的书籍。看这情况,这装载玄技的载体还能够让人进行学习,就是不知道还能被学几次。

  心痒痒的韩旭现在就想找个人来试试手,可还是忍住了激动的心情。

  出门后关好门,虽然知道对黑左那种人关门没意思,可总还是要关着的。

  走在熟悉的路上,这条路是去百器楼的路,但也是去西府酒楼的路,百器楼本就在西府酒楼门前的那条街口。

  到了百器楼的大门口,这里如今已经被搬空了,都被城主府查封了。虽然铺面被白右买下来了,可里面的东西还是归了城主府。

  “这里门怎么开着,里面有人?”韩旭惊疑的看着那扇门。

  不再多想的韩旭走上前去,在门口处,果然看见一个人坐在里面的木头上想着什么,韩旭赶忙上前道。“兄台可是这里新的掌柜?”

  “不错,我确实是这里的新掌柜,你是哪位?”这人说着头转了过来。

  “您好,我叫韩旭。是醉仙阁黄先生派来的总管事,说让我来协助您做事。”韩旭有礼貌的说道,因为里面没有灯,太阳也没有升起太多,所以显得铺子里有些昏暗,韩旭一时间也没看清这人的样貌。

  “唔,是白大人说的吧?”这人问道。

  “是白大人下的令,黑大人传话给我。”韩旭知道他问是不是白右,所以回道。

  “正好正好,你快来,咱俩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我也刚来一会。咱两接下来一块做事,可要互相多帮衬啊。”这人慢慢站起来,从里面招了招手,顺便转头看向韩旭。

  韩旭还是有些谨慎的慢慢走进门。

  “咦?”这人看到韩旭突然惊讶了一下。

  “怎么?兄台见过我?”韩旭实在没有认出这人,本来就有些昏暗,他对这外形也没有太大的印象,只是觉得有些熟悉。

  “哈哈,小兄弟贵人多忘事,我那天早上骑马出城,可是差点撞到你,当时情急没有下马赔罪,你竟然忘了?”这人哭笑不得的说道。

  “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这人一说,韩旭还真想起来了,那天早上第一次去接小雨和小晨,当时正要拐个弯,结果一个人骑着马差点撞到自己,当时双方都有急事,也就算了,没有多追究。

  “我是真的没想到,小兄弟原来也是自己人啊,快请坐,没有凳子,将就着坐一下。”这人笑着说道。

  “大哥客气了。”韩旭随便坐了下来应道。

  “上次有急事,没有给小兄弟好好赔罪,是我的错,这次我们两个一起做事还真的是缘分,我在这里先给兄弟陪个不是了。”这人也是爽朗之人,先给韩旭道歉。

  “大哥客气了,我还不知道大哥如何称呼呢?”韩旭摆摆手,表示不把这事放心上。

  “我叫张烽枳,人玄五阶顶峰实力,要不是没有人玄六阶的功法,我早就该突破了,小兄弟随便称呼我就行。”张烽枳客气的说道。

  “大哥厉害,小弟目前才刚入第三阶,希望大哥多多照顾。”韩旭也是很客气。

  “这都好说,小兄弟,我们还是聊聊正事吧,接下来的事情可一点都不少,这城主府是把这真的给搬空了。虽然白大人给我不少钱,但也勉勉强强够用,我们必须尽快联系好这些东西然后开张了。”张烽枳无奈的说道。

  “这样吧张大哥,我们先想好铺子以后做什么,然后起名字。您下午去想办法联系货源,我下午主要先把桌椅家具协商好尽快给铺子装上,这样光秃秃的看着着实别扭。”韩旭想着说道。

  “可以,这没什么问题。赚的钱咱俩就三成上缴,其他六成平分,剩余一成归铺子的工费。至于铺子做什么,我觉得还是联系原先和百器楼合作的铁匠铺,咱们继续卖玄修用的玄器和普通人用的器具。”张烽枳说道。

  “那也行,铁匠铺的联系您有着落吧?”韩旭问道。

  “有的,白大人把以前和百器楼合作的那些铁匠铺名单都给我了。伙计的事情我们先看,原先的伙计也还都在家,不过说不好还有方掌柜的眼睛在里面混着,还是自己重新招吧。我们待会先把招人的告示贴出去。”张烽枳井井有条的说道。

  “可以,大概方向定了就好说很多。张大哥,我们再具体算一下要怎样的桌椅和装饰啊摆设啥的,我下午就能很快的联系到这些。”韩旭看他安排的挺好,也就放心了不少。

  “除了桌椅外,下午我还要再定一块新的牌匾,我们不用百器楼的名字,晦气。韩兄弟,哥哥上次对不住你在前。所以这名字的事,你给咱拿个主意。”张烽枳说道。

  “大哥莫要再提那件事情了,否则小弟转身就走。名字的话,大哥觉得锋血器宇如何?”韩旭佯装生气道。

  “四个字的名字,比白大人的醉仙阁听着还霸气,就这么定了,我们的新铺子,锋血器宇!”张烽枳点头说道,显得对这个名字极其满意。

  听到这话,韩旭心里苦笑不止,黑左和张烽枳怎么都喜欢调侃白大人。

  “我先去写招人的告示,咱们一起去吃午饭,吃饭的时候再商量一下,下午就各自忙活去吧,尽快把我们的锋血器宇张罗起来。”张烽枳站起身来去铺子后边的房间里取纸笔,他早上来的时候带了不少可能用的东西。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才简单的规划好很多的细节和东西,在门口贴了招工的告示后,两人才长呼一口气,现在终于能够休息,关上店门去吃饭了。

雾中无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