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的童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5告知真相反遭疑

  安娜心中一慌。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节点,关键到只要没有人出来破坏出来说她的坏话,出来乱嚼舌根,她就一定能顺利的嫁给西可亚拉王子。

  那是她努力了不能再努力的结果。

  她等了好多好多年的事情。

  只要她收下王子手中的戒指,以及答应王子做出的承诺,那她就是和西可亚拉王子做出海誓山盟的女人。这个誓言关乎者两国的命运,可以为敌,也可以为友。

  最终看这个誓言能不能得到实现。或者说,在她嫁给王子之前,只要王子没有正当理由来悔婚,那么这个誓言就终身有效了。

  不论曾经,不管以后。

  到了那个时候,命运掌握在她自己的手里,谁都不能阻止了。谁都不能念着她的名字过日子。

  可偏偏就是在这个节点上出了事情,一边是单膝跪地的西可亚拉,另外一边是身后很轻的脚步声。两样加起来是致命的。

  如果一个不小心,那这一切都会毁于一旦。

  安娜转身,她和西可亚拉一起看向身后脚步声的来源。那里站着一个人,显然是刚才从花丛中穿过来的。

  那个人咖啡色的头发八少女衬得很机灵,但是那个人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调皮机灵的嬉笑模样,此刻她的脸庞冷若冰霜,死死地盯着安娜看。

  安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实在是不习惯有人这么看着她。曾经没有人我对于她露出这么恐怖,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会微微收敛。

  现在不一样了,莎米娅的出现让她的心跳都放缓了。面前的人哪里是往日里高贵典雅的公主?而是要来吃她血肉的魔鬼。

  似乎一个恨不得就能把她的皮剥下来。

  情绪控制力极好的安娜顿时一慌,在西可亚拉王子面前失了态,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倒在西可亚拉王子怀抱里面。

  西可亚拉作为了柔软的倚靠,自然是把安娜好好护在自己怀里。看着那边站着的莎米娅,不禁脸色一变:“莎米娅公主可真是不闹死人不罢休啊。”

  两人争锋相对,面色极冷,谁都不肯退让。一时间竟然让人分不出来高低。

  “安娜,你不能嫁给西可亚拉!”莎米娅冷冷的说,命令的语气让人很是不舒服,但是听起来底气却很足。

  西可亚拉蹙眉,不打算跟她安安静静好好讲话,“莎米娅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公主两句话就能随意更改别人的生命吗?恐怕是公主刁蛮任性,习惯了把自己当了女王吧?”

  西可亚拉话里带刺,莎米娅不可能没有听出来。但是她眼皮子都没跳一下,处变不经的模样让人心疼。

  “西可亚拉,你忘记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了吗?有些事情婢女是可以帮我们作证的,我母后和我们姐妹从来没有虐待过安娜,但为什么她却非要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来博取同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昨天晚上的红酒,我也去问了,原来的宫女让他把红酒送去了西边,还专门给她指了方向,但她为什么偏偏抬着红酒就往我和我姐姐的方向去?难不成她的世界会转弯,指的西边却来了东边?

  “安娜那条蓝色的裙子我从来没有打开过,其他看过那条裙子的人就只有裁缝和父王以及安娜她自己,这其中的缘由你难道还想不出来吗?

  “宫女们整天议论安娜怎么怎么惨,这其中三分真七分假,你试过都听过了?而且你又怎么知道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

  “昨天晚上如果我去找她,只是为了把她推在地上的话,我为什么不去找个人少的地方?我难道只望着把她推倒了,还要给别人看见吗?

  “况且她手上的伤,呵,这可就真的不好说了,毕竟我可是亲眼看着她自己坐到地上去的。”说到后面莎米娅冷漠的表情竟成为冷笑,竟然让人心中生出一丝慌乱来。

  “都说西可亚拉王子殿下最聪明了,你却连一丁点的假设和猜想都不愿意放在安娜身上。你究竟是被她的可怜弄丢了魂魄,还是自欺欺人,沉浸在自己世界?”莎米娅说到后面,厉声呵道。

  西可亚拉有很认真的在听,听她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但是他太骄傲了,以至于做了很多对的事情,所以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就是对的。

  他太相信自己了。相信到安娜只不过是可怜而已,却平白无故辛苦地活了那么多年,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在温室里的花朵的他,难受了,感动了,心疼了。

  有他的骄傲衍生而出的强烈保护欲,使他一次又一次站在了安娜面前,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想要保护她。一叶障目在西可亚拉身上是可以很好的解释的。

  替别人心疼,替别人难受的时候,共情能力太强。以至产生了一个又一个漩涡,西可亚拉进入了,安娜也进去了。于是西可亚拉和安娜手拉手,安慰着自己说自己是爱上这个女人了,那怕是在一起也没有关系。

  此刻的西可亚拉却错误的把可怜理解为了爱情。于是强迫着自己变得伟大变得勇敢。然后被自己这种努力的勇气感动了。

  西可亚拉为了这种所谓的爱情而去努力的找寻莎米娅话语中的漏洞和缺点。与他而言,安娜犯了错误是可以原谅的,不论大小,因为她可怜。

  莎米娅则是不可以被原谅的,因为他相信他所相信的,他坚信莎米娅伤害了安娜,所以无论错误的大小,都不能原谅,因为她不是安娜,她幸福快乐地长大。

  “那莎米娅公主怎么知道你说出来的话又怎么不是你的猜想呢?”西可亚拉一句话就噎死了莎米娅。

  莎米娅有证人,却没有实际的证据。证人可以造假,可是证据不行。都怪她不够细心,奈何今天早上早早的就听见西可亚拉去找了安娜。

  就算什么都证明不了,也要阻止一下他们感情。哪怕一点点也好。

  莎米娅在赌,赌安娜的反应。

墨云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