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的童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9关入房间

  在王后脸上很仔细很仔细的看,她的憔悴只不过是被粉黛遮住了而已。

  “莎米娅,你是不是对我把你关起来特别的不满,而当你说出一些事情的时候我平淡的反应都让你失望了?母亲说实话,母亲并不反对安娜和西可亚拉王子的事情。”王后淡淡的说,表情微微动容。

  莎米娅不再使劲的敲门,而是静静的听。

  “宫中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没有任何一个人支持安娜和王子的事情。她们都觉得好笑,觉得安娜嫁给西可亚拉王子是一桩笑话。母亲却觉得亏欠她。”王后叹了一口气。

  莎米娅耳根子本来不软,可是被王后这么一说,有些心酸。“母后,不是你的错。我们给她机会了,她不要。我们硬塞给她,她还是不要。从头到尾不过是陪她演了一场她自己冰清玉洁的好戏而已。”莎米娅顿了一顿,在最后那句加重了音调,“母亲不要这样说。”

  “安娜母亲去世得早,因为宫中各种各样恶意的揣测和煽风点火,她恨我们也并不奇怪。你说她做这一切是为了嫁给西可亚拉。

  “可是你想啊,她牺牲了那么多聪明了那么多只是为了嫁给西可亚拉王子,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不妥。西可亚拉王子既然执意要娶安娜,那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他们的订婚仪式在后天早上,母后不希望你节外生枝破坏了他们的事情。现在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你也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情吩咐宫女就好了,米娅要听话。”王后说完便转身离开,并没有做过多停留。

  和莎米娅的争议,再多也不会动摇她的心。换句话说,长痛不如短痛,早些清静才是正事。

  “母后你听我说,西可亚拉王子要是一定要娶安娜我不反对,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她戴着好人面具继续走下去,我一定要让西可亚拉知道这些事情背后的真相!”

  莎米娅在房间里面声嘶力竭。

  显然她是没有注意到王后脚底下发出来的脚步声的知道没有人再出声,她才知道王后在她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远了。

  到头来不过是空气难过对着大门说话,什么作用都没有了吗?

  门外的四个宫女站在门外不发一言,可是心中柔软的地方却都被触动了一下。像是小声说话的孩子,在说:公主,你这又是何必呢?

  莎米娅一直说着话,劝诫着外面的宫女把自己放出去,奈何谁都装作听不见似的,没有人理她。

  最终被迫着妥协了,与其在这里和她们软磨硬泡的,还不如省点力气想想怎么出去。

  莎米娅躺在床上看天花板,却并不是在发呆。疲倦席卷全身,她沉沉的睡去。

  次日。再醒来是已经是艳阳高照。过度的睡眠让莎米娅的眼睛又干又涩,脸上不由得浮出一层薄薄的油水。莎米娅起身,略微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像是宿醉一般。

  但是她却还没有机会尝试过。

  莎米娅走到门口,试探性的推了推门,门却没开。看来还是在锁着呢,于是她敲敲门。

  门“咚,咚,咚”的响起来,无事可做又不敢左右搭话的宫女们都心头一惊。

  “我口渴。”莎米娅淡定的说,语气毫无波澜。宫女们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百般难伺候的小公主终于肯歇歇了。

  毕竟谁都受不了昨天晚上她疯了一般的折腾。宫女们也抱有微妙的怀疑态度,不过还是认为她们这难伺候的小公主最终死了心。

  莎米娅听得见宫女们微不可闻的欣慰声,心中不由得冷冷一笑。

  她要是这么容易退缩,她就不是莎米娅了。

  宫女在门外不慌不忙,放亮了声音说:“是。奴婢这就给公主端水来。”宫女快速离去。

  很快,莎米娅便听见快速回来的脚步声。

  宫女把门上的锁解开了,莎米娅站在门口却不敢贸然行动。她很清楚要是她现在把门推开,强硬的闯出去的话,她也不一定能逃出去。

  外面宫女的人数是四个,她就算力气再大也抵不上四个宫女的力气呀。那种冲动的做法简直吃力不讨好。

  莎米娅试探性的把手伸到外面去接水杯,门外的宫女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以判断她下一步的做法。莎米娅看上去却是睡眼惺忪,全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莎米娅却看见宫女的手死死地扶着门边,一副生怕自己跑出去的模样。

  宫女把水杯递给她,莎米娅接过来,一饮而尽。着实没有半点公主的仪表。

  莎米娅回到床边,坐在床沿上把弄着精致的布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宫女打量了她几秒,不敢多看。关上门,挂上锁,宫女慢慢离开,回到原来的地方。

  门外是四个,门里是一个。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波澜。

  莎米娅心中却涌起一阵浪潮。她刚才把手伸到外面接水杯的时候用眼边的余光扫了一眼外面的宫女,能看见的不多,她们脸上的疲惫却是显而易见的。

  这四个都是母亲身边得力的宫女,常伴母亲身侧。说话做事都很得体,母亲有什么事情平时都交给她们去做。

  平时待遇总是高些,吃的穿的也都高人一等。现在被自己母亲支过来看守自己,煎熬的可是耐心。看人这活吧,并不费力,却费时。

  熬着熬着就放松警惕了,这是人的本能。谁都不能把自己接近巅峰的最佳状态保持十多个小时?况且已经是这么长时间了。

  莎米娅想了一晚上怎么出去。

  现在她慢慢起身,走到窗前。从窗边跳下去是个不错的选择,奈何她在高楼,跳下去只怕会摔死。把床单窗帘撕成一条一条的编成绳子把自己放下去这种方法听起来好听,却不现实。

  因为窗子被锁住了,现在只能透进来光。想必是昨天母亲已经想到了自己会有翻窗逃走的想法吧!

  只能从其他地方找突破口了。

  莎米娅想。

墨云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