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的童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21翻窗离开

  一阵阵风吹过宫殿,扑打在房屋尖锐的棱角上,又发出“呜呜”的刺耳声音。

  莎米娅房间里面密闭的窗子透不过来风,高高的小窗在长廊里面,风儿会呼啦啦的吹,却不会转弯。所以莎米娅房间外还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模样。

  莎米娅用力的从床单上撕下一条来,快速的撕裂发出“嘶”的尖锐声音来。门外的婢女恐怕是没了精神,四个都靠在墙上,无精打采的模样像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莎米娅心中偷笑一声,又偷偷把房间里面那个笨重的箱子往墙边推去。箱子最终靠在墙上,发出很轻很温柔的“砰”的一声。

  外面没有人说话,安静的只能听见宫女们低沉的呼吸声。莎米娅叹了一口气。

  抬头看看房间里面的挂钟,现在对比起十点钟还早了些,况且现在出去很容易惊动外面的宫女。等她们放松警惕再行动也不迟。

  等到九点吧。

  时间流逝如水,转眼便将近九点。

  莎米娅把撕下来的长长的布条一头绑在靠墙柜子的腿上,一头则是慢慢伸出窗外。

  莎米娅爬到柜子上,看着窗外不慌也不忙。宫女们半个身子都靠外墙上,她倒也不怕。

  莎米娅继续把长布条伸出窗外,却并未落地,只到墙高的一半。

  莎米娅把窗子轻轻拿下来放到柜子上,她自己则是小心翼翼的拉着布条往下滑。脚轻轻落地,并没有惊动旁边睡着的宫女。

  莎米娅平稳的站在地板上。

  她把布条绕成一团,一个用力就丢进房间里去。脱了鞋子用手提着,她光着脚丫从另外一边悄悄离去。

  一切归于平静。

  边上的宫女靠着墙上不舒服,扭了一扭,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一切如常。不禁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嗯,继续睡。

  灯火辉煌的宫殿中,安娜却坐在水池边的椅子上。

  宫女们不敢靠近她,只敢远远的看她。相比较之前她落魄的模样,那现在简直可以形容为神仙般的自在。

  安娜脸上略施粉黛,一副清丽的模样让人心凉如夏,虽不像王后年轻时风情万种,却也让人耳目一新。安娜身上一条浓艳的红色长裙,与清丽的脸庞相得益彰。

  二者恰到好处,那样干净的娇媚并不满,而是让人心悦几分。

  莎米娅从远处而来,一眼就能看到那明艳动人的红色身影。

  一边有宫女守着,她也不怕,直接就往那里去。

  “安娜!”莎米娅在一边一喊。

  守在旁边的两个宫女把莎米娅拦下来,很明显的,她们听的是安娜的话。

  莎米娅只听见耳边讥笑一声,最后安娜动了动唇:“让她过来。”

  宫女们不再拦,莎米娅过来。

  如此一来她就不用担心宫女跑去找母后告状去了,毕竟母亲把自己关起来的事情,知道的人实在不多。她倒是想知道安娜现在在打着什么主意。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险恶用心!”莎米娅对着安娜喊。

  安娜冷笑一声然后慢慢站起来,她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莎米娅。莎米娅气势不减,反倒是莎米娅身后的两个小宫女投来试探的目光。

  像是在问:我们继续在这里还是赶她走?

  安娜挥挥手,一副自然模样。

  宫女识趣的退下,偌大的地方只剩下两个争锋相对不甘示弱的公主。

  “你说的倒好听。我险恶用心?可不照样好好站在你面前跟你说着话的吗?”安娜嘲讽的看着莎米娅。

  莎米娅冷哼一声:“无耻之人!西可亚拉就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种下三滥的小人!”

  安娜朝她走来,脸上不慌不乱,勾勒起来的嘴角,看不出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她的气场很强大,竟然让莎米娅心中生出一股胆寒。

  “因为我心中都清楚,你说我是下三滥的小人,又有什么证据?外面传的沸沸扬扬,你猜猜他们又怎么想的?不过是以为我们亲爱的莎米娅小公主,见王子没有选择自己,恼羞成怒就来斥责自己的亲姐姐。你猜猜明天,外面的人会怎么说?”安娜脸上是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真的当所有人都瞎吗?况且我的手长在我自己身上,你又怎么知道我管不管的住呢?你房间的床底下可是清清楚楚地放着石条,上面的血是你手上的血吧?

  “你猜猜看,西可亚拉要是看到了那些东西,他会怎么想?你这副丑陋可笑的嘴脸很快就会暴露在世人的面前,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吗?”莎米娅气愤的说。

  “哦?”安娜发出一声诡异的笑,很莫名其妙。她又说:“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莎米娅本来就心中有气无处发泄,安娜不甘示弱,偏往枪上撞。她一时间没有听出安娜话中的怪异,赌气的说:“我说了你可要听好了!你就不愁了,可笑的嘴脸很快就会暴露在世人面前,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怕被唾沫星子淹死吗?”

  到最后的时候,莎米娅几乎生气地喊出来。

  人在刻意的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会被强大的自信扭曲正确的方向或者偏离原来的轨迹。当然,去做那件事情的人是万万不能接受另外一方无动于衷的,那会让主动方失去耐心和达不到原来想要做到的目标或者得不到原来想的快感。

  莎米娅本来想用这样羞辱性的话语去激怒安娜,因为她以为这样说会让安娜发疯发怒。可谁却知道安娜过于镇定和平静。

  莎米娅有些失望,原本的耐心消耗殆尽,这几日被强硬压下去的愤怒掺杂着对安娜的怨恨,一并发泄出来。

  听在旁人的耳朵里面并不好听。

  安娜又往莎米娅的方向走了几步,莎米娅底气少了许多,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此时的安娜像是白面红唇的魔鬼,来找自己讨债一样。

  “你说,你在我房间里面找到了证据?”安娜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沉,阴森森的让人后背发凉。

墨云央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