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指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八回:怀孕生女

  上回说道灵阳给袁仕楷大概讲了讲皇坟山之情况,袁仕楷分析认为老周会趁灵阳走后带大小二王去开墓。

  “仕楷兄弟说的也有道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灵阳说道:“所以我和道长一商量,他就留那暗中观察了。”

  “原来是这样。”袁仕楷说道。

  一顿饭两家人边吃边聊,良久方好,散席后,灵阳提议饭后走一走,要不出去逛逛。

  正欲出门时,王薇婷心下一阵恶心,干呕不止。袁仕楷忙嘘寒问暖。

  “嘿嘿…仕楷兄弟,恭喜你呀!”灵阳笑道。

  “怎么?”袁仕楷惊愕道:“恭喜我什么呀?”

  灵阳笑道:“兄弟妹怕是怀孕了吧!”

  只见王薇婷点点头,林小梅与之密聊各种感受,尔后笑道:“酸儿辣女,你怕是怀的丫头吧!”

  “这才多久呀,她在肚子里就能知道酸辣了。”王薇婷笑着说道。

  “咱们一会去药店买瓶叶酸吧,听说吃点这个对宝宝好。”林小梅说道。

  “好,听姐姐的。”王薇婷说道。

  袁仕楷自是知道妻子王薇婷怀孕了,便也不敢在家抽烟了,怕对宝宝不好,每日也少饮酒,对王薇婷更是悉心照料。

  只见肚皮越来越大,更是不让王薇婷干家务了,洗衣做饭啥的袁仕楷都是亲历亲为。

  且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袁仕楷亲眼见着自己爱人怀孕的一些生活不便,搂着王薇婷说道:“看你怀孕真辛苦!我们生了这一个娃以后就不要再生了吧。”

  “切,我喜欢这样子,天天有人侍候我,多爽啊!”王薇婷笑着说道。

  “那好吧,那我要你给我生十几个娃。嘿嘿…”袁仕楷说道。

  “你当我是老母猪呀,哼!”王薇婷白了一眼说道。

  及至生产那天,顺产生不下来,临时又转剖腹产,袁仕楷与母亲站在手术室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十几分钟,一护士抱着娃启门出来,让袁仕楷签字。护士轻声对袁仕楷说道:“恭喜,是个女儿。”

  “真可爱,就像她妈妈一样!”袁仕楷母亲接过孩子,笑着说道。

  护士说道:“你先抱着孩子去房间吧,里面有空调。”袁母便抱着娃匆匆离去。

  袁仕楷站手术室门口又等了几分钟,护士们把王薇婷推出来了,只见她躺在一个推车一样的小床上。

  挂着输液瓶,因剖腹产生孩子之前是不能吃东西的,望着嘴唇发干的王薇婷,袁仕楷心下顿生怜悯,轻身俯下亲了一口王薇婷的额头,泪水在眼框里打转,说道:“老婆,咱以后再也不生娃了,看你太可怜了!”

  说罢与医生护士们一起推着王薇婷来到住院房间,里面空调开到38度,房间内热烘烘的,王薇婷依然瑟瑟发抖。

  “刚生完孩子,又是手术后,所以她冷,你们要注意空调温度,一会她好些了,再调空调温度。”护士对袁仕楷说道。

  “好。”

  袁仕楷望着输液瓶的水大滴大滴的往王薇婷身体里流着,不一会护士来换一瓶,不一会放完又换一瓶。

  袁世楷问护士道:“这要输多少才是个头啊?”

  护士指了指地上的一个纸箱,说道:“这一箱输完了也就差不多了!”

  “呃……”袁仕楷从来没有打过针输过液,哪见过这阵仗,心下骇然。

  护士给娃量了量说道:“黄疸有点偏高哦,要注意给他喝点水,晒晒太阳。”

  “好的,谢谢医生。”袁世楷与母亲对护士说道。

  刚出生的宝宝,多是爱睡觉,醒来就是要吃,要么就是不舒服了就哭。

  袁仕楷笨手笨脚的给换着尿不湿,袁母在一旁打水帮宝宝洗。

  洗好后,袁仕楷给兑好奶粉准备着,王薇婷说道:“要不让她吃母乳吧!”

  “你还躺着呢,这么虚弱,医生说你没放屁之前水都不能喝,你现在有奶水吗?”袁仕楷说道。

  “应该有,涨得难受呢。”王薇婷说道。

  袁仕楷把娃抱过来,放进王薇婷的被窝里,看着宝宝的小嘴嘴像是有磁性一样就找到了妈妈的味道,忙凑上去吮吸了起来。袁仕楷心下甚是感激,暗暗忖道: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自己一两天没吃东西,又没喝水,还想着给宝宝一口吃的。

  想到此处,袁仕楷眼框红了。想来是宝宝吃奶吸通了经络,不一会王薇婷也通了气,按护士所言,手术缝合后放了屁就可以喝水,吃点粥之类的了。

  袁仕楷忙拿起桌子上早晨来给每间病房发了名片的饭店电话,订了粥,饭店说道:“我知道,我经常给这栋楼的产妇送饭,我知道怎么做,你们要不要墨鱼汤,这个也是专门补产妇的。”

  “好,你安排上吧。”

  不一会饭店送餐来了,袁仕楷拿出一份给母亲先吃,自己则是喂王薇婷吃饭,待王薇婷吃好后自己这才与母亲一起吃饭。

  如此过两日,护士来给王薇婷取了导尿管,吩咐袁仕楷可以慢慢的扶王薇婷下地走走了,如此,袁仕楷扶着王薇婷艰难的起床,望着弯着腰,不敢伸直的妻子,袁仕楷心疼不已。

  又过了两日,也可以准备出院了,这天护士又来给宝宝量了量,说黄疸上升了,最好去儿童住院部,看看。

  袁仕楷与袁母只得抱着宝宝去了,那儿科医生给量了量,说黄疸值比护士量那个还高,最好住院,照蓝光。吩咐袁仕楷备些湿纸巾,尿不湿,奶粉交给护士,说这几天照蓝光,有护士帮着给换尿不湿,喂奶粉之类,家长就不要进去了,不过可以每天早上八点左右在窗外隔着玻璃看看。

  袁仕楷搀扶着王薇婷把宝宝交给了儿科护士,签了字。回到产房,望着昨天还躺在婴儿床睡觉的床现在空空如也,心下只觉一阵酸楚,搂着王薇婷说道:“我想她了。”

  “干嘛说得那么伤感,她只是去照几天蓝光嘛。”王薇婷也有些伤感的说道。

  第二天早上给王薇婷办了出院手续交了费用,来到儿科,给里面护士讲了声,来到窗外看着里面的宝宝,只见她躺在一个玻璃盒子里,小手手上扎着针管子。看得袁仕楷心下一酸,强忍着眼泪,不忍多看,只得对护士挥了挥手,便离去了。

  拖着住院时带来的行李箱,搀扶着王薇婷来到医院对面的一个宾馆住下,这时王薇婷只觉双乳涨痛,只得挤了些出来,袁仕楷又取来热毛巾帮着热敷。。

  好半天才弄好,想着专门来生孩子的,现在二人住在宾馆,没有孩子,心下五味杂陈。。

  这时灵阳给袁仕楷打来电话问道:“仕楷兄弟,干嘛呢在。”

  袁仕楷把这的情况给灵阳讲了讲。

  “嗨!黄疸又不是啥大毛病,你花那钱让娃遭那罪干嘛!”灵阳说道。

  “那咋办?这已经照了两天蓝光了。”

  “我有一个中药方法,绝对有效的。”

  “什么方法?”袁仕楷问道。

  “茵陈啊!专治小儿黄疸的,实在没茵陈,黄连也行的,取一小颗黄连,碾碎了开水泡好,差不多温热的时候,用小勺子或筷子滴几滴给娃喂下就好咯!”灵阳说道。

  “真的吗?”袁仕楷问道。

  “当然真的了,欧阳观那时候也有黄疸,我问老中医朋友告诉我的。”灵阳说道:“黄疸有生理黄疸与病理黄疸,像你这娃都出生几天了才上升的就是正常的生理黄疸,喂点茵陈或黄连绝对就好了!”

  当夜袁仕楷与王薇婷二人来到医院,问护士:“娃好些了吗?”

  “好些了,但是黄疸这个容易反复,建议你们住满七天,再观察观察。”护士道。

  “既然好些了,那我们可不可以提前出院?我带回去多喂点水,晒晒太阳。”袁仕楷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们自己要求出院也可以,不过出了院出了问题,我们医院不负责。”护士说道。

  “呃…嗯,可以。”袁仕楷略一思索答道。

  “好,明早上你再来吧,现在晚上刚给你娃放进去,才刚照上,因为要休息几个小时照几个小时这样。”护士道。

  次日清早,袁仕楷与王薇婷二人来到儿科,签了字,写下保证书,护士这才把娃抱出来,交给二人。

  出院结了账,两天半花了三千多块钱,望着娃都瘦了一圈,袁仕楷与王薇婷心疼不已。

  回到家中按灵阳所说泡了黄连水给娃喂下,果然啥事没有,再没有复发什么黄疸,心中想道:医院也是坑一个算一个,几块钱黄连就搞定的事情害我花了三千多。

  且说老周那边,见灵阳鼎玄与宋静阳三人走了之后,拿出灵阳给的几千块钱分给了大王小王二人,说道:“这是灵阳兄弟和我凑一起的几千块钱,不能白让二位兄弟跑一趟,这个就当辛苦费了。过段时间我们约好时间再来开这个墓吧。”

  小王与大王两兄弟接过钱,小王说道:“周总,他们走了,我们又不是不会挖,过几天我们自己去干呗!”

  “这…万一以灵阳兄弟问起怎么说?”老周说道。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李秀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