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指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回:谋胜用势

  上回说道鼎玄回到南充灵阳家中给讲了皇坟山之事,灵阳大喜,说道:只是可惜把老周搭进去了。

  “谁让他想背着我们独吞呢。”鼎玄说道。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师兄暗中观察,并报了警,说不定这次又该让王府那伙人暗笑了!”灵阳说道:“他们阴了咱们这么多回,这回总算是咱们出了口恶气!”

  “是啊,不过王老师与那两个大师爸可能不会就此放手。”鼎玄点燃烟锅说道。

  “他们为什么就这么的跟你我过不去呢?”灵阳问道。

  鼎玄把在宋静阳家讲过之事给灵阳也讲了讲,“哎呦,你这还真是跨越世纪的恩怨呢!”灵阳听罢也如此说道。

  “所以王老四与那两个大师爸,必会以新仇加旧恨来对我报复。”鼎玄说道。

  “那师兄有何打算?”灵阳说道。

  “目前还没有啥打算,我只是一直在盯着王老四的家,随时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鼎玄说道。

  “嗯,以目前情形来说,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暗中观察他,如此一来,大家就都躲在暗处了,只要谁先出动,就必被暗箭所伤。”灵阳说道。

  “是的,肯定我们周围也有他们的人在盯我们,所以我打算切换战略,改用阳谋。”鼎玄说道。

  “阳谋?怎么说。”灵阳问道。

  “所谓阳谋,一道二法三术四德五势,即上谋谋道,谋远用法,谋近用术,谋强用德,谋胜用势。”鼎玄吧嗒了一口烟说道:“我觉得对付王老四等人,我要用第五条。”

  “谋胜用势?”灵阳也点了一支烟问道。

  “对,要想胜了这盘棋,得借势!”鼎玄说道:“孙子兵法有云:激水之疾,至于渠石者,势也!”

  意思就是说水流得很急,把石头放上面,石头能漂走。虽说水乃是至柔之物,一旦成势,其力量就可以冲走巨石,实则石头也借了势。

  “所以你当初答应帮官员做风水局时,就想到了这点对不对?”灵阳问道。

  “当时吧,我还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先笼络个势力圈子,现在见势已成,自然而然就可以利用了。”鼎玄磕了磕烟锅说道。

  “嗯,这是个好策略,借别人之势灭了自己想灭之人,真是完美。”灵阳说道:“师兄真是一个好棋手,天作棋盘星作子呀!”

  “哈哈,兄弟谬赞,这天作棋盘星作子,我也不敢下呀!不过以人心作战场,人人皆是子。”鼎玄说道。

  “下棋者布局者,自己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棋子呢。”灵阳说道:“就像我们算卦,卦可以占卜天地万象,但其实我们算的人也是其中一象。”

  “是的,兄弟说得透彻,我也是其中的棋子,只是我希望我是胜的棋子,而不是被吃的棋子。”鼎玄说道。

  “嗯,我有个问题。”灵阳说道:“王老师以及那两个大师爸,是怎么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

  “你为什么有此一问?”鼎玄说道。

  “如果王老师和那两个大师爸,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他为什么又会对我们如此行事?”灵阳说道。

  “以目前这几回遭遇来看,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鼎玄说道:“想必我破了他们王府的风水,他们查到是我做的,只是单纯的来报复呢?”

  “你自出山以来,知道你叫鼎玄的都没几个人,更何况知道你与王老师恩怨的人怕只有我与宋静阳了吧。”灵阳说道:“除了我与宋静阳,就陈越斌兄弟和他那情人死鬼知道你叫鼎玄,连老周都不知道。”

  “是啊,所以我认为王老师他们应该目前还不知道我是鼎玄,他们只知道我被他们的人,那个周顽童给弄死了。”鼎玄说道。

  二人如此又讨论了一会,这时林小梅带着娃开门进来,见鼎玄回来了说道:“道长啥时候回来的?”

  “弟妹,我刚回来,正跟灵阳兄弟扯闲谈呢!”鼎玄拉着欧阳观的小手手问道:“仕楷兄弟呢?”

  “王薇婷弟妹怀孕了,他们回老家养胎去了。”灵阳说道。

  “哎呦,恭喜他们了。”鼎玄说道。

  如此过了几日,有人给鼎玄发消息说:老张参与盗掘皇陵,故意杀人,以及涉及放高利贷,数罪并罚,判死缓。小范等四人参与盗掘皇陵各判十几年不等。

  鼎玄问道:老周呢?

  对方说道:看在道长面上,内中暗通了关系,只给他判了一年半。

  鼎玄把这消息给灵阳讲了讲,二人皆笑道:“王老师机关算尽太聪明,可惜苍天饶过谁,现在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看来咱们可以消停一段时间了。”灵阳说道:“嗯,要不咱们继续去经营诚信茶馆?”

  “也行,不过袁世楷兄弟不是带着老婆回老家养胎去了嘛?”鼎玄说道。

  “要不再重新培养一个好命格的人?”灵阳问道。

  “这种人哪有那么好找哇?”鼎玄点燃烟锅说道。

  “那…那再玩耍一段时间?”

  “反正你现在又不缺钱花!”鼎玄说道。

  夜晚,鼎玄做一梦,梦见在终南山上,师父龙伏山人盘坐于山洞之中,欲对自己有话说,忽然天空传来一声鹤鸣,师父化道白光须臾不见了!

  醒来掐指一算,知是师父传召,忙给灵阳留下字条,布阵做法回了终南山。

  次日清早,灵阳起来见桌上的字条,拿起一看见是鼎玄留书:灵阳兄弟,我有急事回终南山,来不及当面告别,留字于此。鼎玄书。

  “怎么了老公?”林小梅说道。

  “道长回终南山了。”灵阳说道。

  “可能是有什么事吧,你昨天不是说要在四川呆一段时间嘛,道长回了终南山,你可以在四川等他嘛!”林小梅搂着灵阳的腰说道。

  “嗯,只是不知道他何事如此匆忙。”

  “人家字条上面不是说的清楚嘛,人家有急事回钟南山。”林小梅说道。

  “他一个出家之人,能有什么急事?”

  “或许……他师父给他传信呢。”林小梅说道。

  “他…他都一两百岁了。他师父,那他师傅也挺能活的呀!”灵阳说道。

  “修炼之人嘛,活的岁数长些也很正常噻。”

  “倒也是,先不管了,咱们等会儿去哪里玩啊?”灵阳说道。

  “你娃不是天天吵着要去游乐场嘛,走,带他去逛逛吧!”林小梅拉着欧阳观说道。

  只见欧阳观穿着新衣服,扯着灵阳说道:“爸爸…我要坐过山车!”

  “好,爸爸这就带你去坐过山车好不好。”

  “好,谢谢爸爸!”欧阳观奶声奶气的说道。

  “走喽!”

  一家三口在游乐场玩了一天,欧阳观仍觉不尽兴,还想玩。灵阳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下次爸爸还带你来玩,好不好啊?”

  “好!”欧阳观说道。

  出了游乐场,路过一家手机店,欧阳观吵着要买手机,灵阳脸色一沉,说道:“你还这么小,你玩什么手机啊!手机玩多了对眼睛不好!”

  “不,我就是想要!”欧阳观吵着说道:“你和妈妈天天都在玩手机,为什么我就不能玩?”

  “你这孩子,爸爸玩手机,是有事情要做啊,我不做事情的话哪里赚钱来养你啊?”灵阳说道。

  “还有你,小梅,你也不要天天玩手机看小说了,多陪陪他嘛,你看看,言传身教,他都想玩手机了!”灵阳说道。

  “好,妈妈以后不玩手机了,陪你玩好不好?”林小梅搂着欧阳观说道。

  “哼!妈妈骗人!”欧阳观甩开妈妈的手说道。

  “你这个小屁孩,妈妈怎么会骗你呢?”灵阳一把拉住欧阳观说道。

  “哼!你们只是说的好听,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抱着手机看都不看我一眼!”欧阳观生气地说道。

  “好啦,爸爸向你保证!”灵阳刮了刮后阳关的鼻子说道。

  “哼!”欧阳观还是气哼哼的。

  “哎,现在的孩子,学习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玩的时候也没什么兴趣,看来都是父母玩手机给害的呀!”灵阳叹了一口气说道。

  一家三口回到家中,灵阳记下心来,不再玩手机了,除非是有什么消息需要回复才拿起手机看了看。

  从此家中书架上多了一些书,平时在家没事的时候就翻翻书看一看,企图在孩子面前做一个好的榜样,希望籍此来激发孩子学习的欲望。

  有时带着娃出去玩一玩的时候,折下树枝在地上写字教欧阳观看,也学学老欧家的画荻教子。果然,时间是最好的证明,没几个月下来,欧阳观已经会认识几个字了。

  这把灵阳可乐坏了,冲着林小梅炫耀道:“你看,我这招管用吧!”

  “切,你都教完了,老师教什么呢?”林小梅笑着说道。

  “哈哈…老师可以再给他复习复习嘛!”灵阳笑着说道:“父母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

  “行吧,你说的都是对的。”林小梅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还不是趁他晚上睡着了,再偷偷的玩会儿手机。”

  “所以,你白天精神就不好啊!”灵阳笑着说道:“你这样子怎么跟着我砍柴挑粪,放牛割草。”

  “去你大爷的,我给你生娃带娃都够辛苦了,还要我给你砍柴挑粪?!”林小梅说道。

  “哈哈哈哈…”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李秀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