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指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二回:五柱飞甲

  上回说道鼎玄见师父龙伏山人驾鹤而去,拿着师父留下的两卷书,转身出了山洞,想着再看一眼师傅曾住过的山洞,回首望去,哪有什么山洞,身后乃是悬崖,什么也没有呢!

  站立崖头,只见崖下雾气霭霭,时而几声鸟叫之声传来,鼎玄心下骇然道:原来师父修炼之处乃是虚境,想来师父早已修炼成仙了吧!

  回到南充,与灵阳聊起此事,灵阳惊愕道:“老师父已是神仙了?”

  “兄弟谬矣!”鼎玄点燃烟锅说道:“神是神,仙是仙,神乃是死后追封,受祀之魂为神,相当于有公务员编制的,为天庭编制管辖。仙乃是修真之人呢,所谓羽化成仙,大罗金仙,就是这么个说法。”

  “大概齐明了了。”灵阳听罢鼎玄所述,说道。

  “师父给我留下经书两卷,说让我与你一起参悟。”鼎玄说罢取出那两卷书来递给灵阳。

  灵阳双手捧过,翻开一看,大惊失色道:“师兄,这…这与我们现在所用的奇门完全就不一样啊!”

  “有何不同?”鼎玄吧嗒了一口烟说道。

  “我粗翻几页,这书中所讲的起势就与我们所用之奇门遁甲完全不是一个理论呢。”灵阳说道。

  开卷讲道:八门自古顺宫旋,飞跳轮流五紧连,九星顺布如天步,顺逆飞宫九神迁。

  这段话就点明了以飞盘来运转奇门遁甲局盘,所谓飞者,按洛书九宫来排盘入局,传说上古之时,大禹治水,有神龟浮出水面,龟壳上面有花纹,乃是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兑七,艮八,离九。

  而龙伏山人书中所说,乃是九星八门按此九宫数去运转。即:蓬星休门一,芮星死门二,冲星伤门三,辅星杜门四,禽星中门五,心星开门六,柱星惊门七,任星生门八,英星景门九。

  九神随值符遁九宫而去,乃是直符,螣蛇,太阴,六合,勾陈,太常,朱雀,九地,九天之论。

  与平常灵阳所运用的奇门遁甲理论根本上就不一样了,灵阳所运用的乃是转盘奇门遁甲,以八卦旋转,即乾坎艮震巽离坤兑阳顺阴逆。

  “师父说道,此飞宫比转盘好的是用神要多些了,因为多了个中门,神盘多了一个太常,而且不会一个星伏呤,而全盘九星皆伏呤,或者说一个门返吟,而全盘的门都反吟,而且这个法门是师父他老人家总结实践过,亲测有用,这才著书留于此。”鼎玄说道。

  “师父还说他已知道你在研究五柱奇门,特意嘱咐我把书给你也看看。”鼎玄又说道。

  “不知老师父留下这书中理论咱们运用到五柱奇门遁甲中能不能预测股票期货?”灵阳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鼎玄说道。

  灵阳捧着这两卷书细细阅读了起来,看了几天,终于领会其中的奥妙。遂摒弃原先自己用了几年的奇门遁甲理论,改用龙伏山人这奇门遁甲。

  经过改良,同样是能把五柱运用进去,而成为了新的“五柱飞盘奇门遁甲”,又拿出往日走势图,以及一些案例来,用新的五柱飞甲来复盘,果然,神效无比。

  飞盘更能体现出事物的经过,从开始至结局皆能看得明明白白!

  不似以前用的转盘奇门,皆是只能看到结果,至于过程是很难从卦上看出的。

  灵阳心下大喜,给鼎玄讲了自己运用之后的结果,鼎玄亦是大喜。

  林小梅做了饭,众人聚之饮酒,聊得甚是高兴。吃罢饭后灵阳给王劲超的鬼魂葫芦上了柱香。

  “灵阳兄弟,你这是?”鼎玄问道。

  “嗨,你看你一回来就给我看了好书,我都忘了给你说这事了!”灵阳把陈越斌之事给鼎玄讲了讲。

  “果然是他。”鼎玄说道。

  “怎么,师兄早就知道了?”灵阳问道。

  “上次你不是说嘛,知道我是鼎玄的没几个人,我自然是相信你与静阳兄弟的,那么剩下的人就只有他陈越斌了。”鼎玄说道:“这事你处理得也挺好。”

  “嗯,我见那隐符甚是厉害呢!所以我就推说我化解不了,只好等你回来商议再说。”灵阳说道。

  “像这样背叛我们的人有什么必要帮他化解!”灵阳点了支烟忿忿道。

  “目前来说,我们也不知道那隐符是什么制的,就是想化解,也难哦。”鼎玄说道。

  “陈越斌他自己说是玩sm时,那人给滴的蜡。”灵阳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说道。

  “蜡烛有问题?”鼎玄问道。

  “我是这么认为的。”

  “照目前来说应该就只有这种可能了。”鼎玄说道。

  “那这死鬼怎么办?”灵阳问道。

  鼎玄拿过葫芦,把王劲超倒了出来,只见他依然昏昏沉沉,要死不活的样子。

  “嗨!他只是被隐符所伤,没事,死不了。”鼎玄说罢取出一道太阴符来,点燃后投于水碗之中,俯身拎起王劲超,给他灌了下去。

  然后把王劲超依旧装在葫芦里,当晚鼎玄与灵阳二人来到一座土地庙中,抠了点土地神像下的一点泥土回来。

  取符水团成一个小丸子,给王劲超服下,灵阳又给点了一柱香,未几,一柱香还没有燃完,王劲超就慢慢的好转了,有了精气神。

  只见王劲超幽幽醒转,四下张望了一番,说道:“斌哥呢?”

  “你斌哥还在郑州呢!是我把你带到四川来拯救你的。你还不快谢谢道长!”灵阳说道。

  “咳…!谢谢你了,臭道士。”王劲超调皮的说道。

  “你这死鬼,人家救你魂命,你还说人家臭。”灵阳笑着抬手结印就给了王劲超一拳。

  当场就把王劲超打翻在地,鼎玄笑道:“好了,别开玩笑了,他才刚恢复呢,别打死了他,留他性命让他好好活着,待以后我慢慢折磨他。”

  “你两臭道士!”王劲超委屈巴巴的说道:“要是我斌哥在就好了,他肯定会保护我的。”

  “唉,可怜的死鬼,忘了你斌哥吧,是他背叛你去找情人,被人施了暗符,你才变成这个鬼样子的。”灵阳说道。

  “啥?恁说啥呢?”王劲超一着急说了句河南话。

  灵阳给他大概讲了讲原委,王劲超听罢痛哭了起来,良久方才平息,对鼎玄说道:“道长,我现在心如死灰,没有留念了,您…您能不能送我去地府,让我转世投胎去罢!”

  “这……”鼎玄竟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求你了!道长,投生来世我一定好好报答你。”王劲超说道。

  “都投胎来世了,你还记得我吗,还报答呢,只求别来害我就是了。”鼎玄说道:“行吧,这几天我择个吉日,做法送你去丰都。”

  “谢谢道长,小王给您磕头了!”王劲超说罢对鼎玄磕了几个头,这才被鼎玄扶起装进葫芦之中。

  过了几日,鼎玄把王劲超送走之后,灵阳帮着收拾坛场,说道:“他不是阴寿未尽吗?也能投胎吗?”

  “先送走吧,也许能呢,毕竟死了这么久了。”鼎玄说道。

  “也是,一个自己所挚爱一生的人,背叛了自己还差点让自己魂飞魄散,这换谁也会心如死灰。”灵阳说道。

  二人回到家中,袁仕楷给灵阳打来电话说起小女黄疸一事来。

  灵阳如是解说了一番,过几日带着老婆孩子,与鼎玄一道去了湖北谷城县袁仕楷家,林小梅接过王薇婷怀抱的娃,说道:“真可爱呀!叫什么名字呀。”

  “叫袁信宁。”

  “嗯,挺好听的名字,为什么叫信宁呀。”灵阳笑着说道。

  “瞎起的,她该是信字辈,我希望她一生宁静美好吧,诸葛亮不是说澹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嘛!”袁仕楷说道。

  “挺好,这也是很美好的憧憬!”灵阳想起了那一次袁世楷问自己儿子名字时的场景,不由得说道。

  “嘿嘿…没有欧阳观憧憬好。”袁仕楷笑着说道。

  灵阳与鼎玄拿出小孩衣物,以及红包交给袁仕楷说道:“这是我们与道长的一点意思。”

  “你们太客气了!”

  “意思意思嘛!”

  说罢袁仕楷下厨做了几个菜,不比那一次宋静阳做的差,众人觥筹交错,吃好喝好。

  袁母敬鼎玄一杯酒说道:“多谢道长了。”

  鼎玄举起酒杯与袁母轻轻碰了一下酒杯说道:“谢我什么。”

  “谢谢道长那日选的吉日,才得让仕楷他们婚姻幸福啊!也谢谢道长为仕楷做的风水局,让他赚了些钱。”袁老母亲说道。

  “阿姨,你客气了!我与仕楷情同兄弟,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鼎玄说罢饮尽了杯中之酒。

  “这一杯酒我要敬灵阳大师。”老母亲颤颤抖抖地举起酒杯,对灵阳说道。

  “哎呦,阿姨,不必如此。”灵阳忙端着酒杯站起身说道。

  “不不,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帮仕楷寻的好前程,让他赚了这些钱,不然他哪有钱娶媳妇,养孩子啊!”老母亲说罢,眼泪不禁的从眼角滑落。

  “阿姨你不用说了,我也与仕楷兄弟情同兄弟呀!互相帮助,这都是应该的。”灵阳饮尽了杯中之酒,说道。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李秀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