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指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三回:茶馆又营业

  上回说道袁母给鼎玄与灵阳各敬了一杯酒,感谢二人对袁仕楷的帮助。

  二人皆言道:“我们与仕楷情同兄弟,帮助是应该的!”

  不知是袁母的风沙眼未痊愈,还是人老多情,情不自禁的从眼角滑落一滴眼泪来。

  灵阳与鼎玄皆见不得老太太流泪,见袁信宁醒了,哭闹着,灵阳咳嗽一声岔开话题说道:“阿姨,信宁真可爱呢!”

  “嗯,真像她妈妈。”袁母取出纸巾擦擦眼泪说道。

  王薇婷抱着娃起身说道:“可能是宁宁饿了,我抱她去里屋吃奶去。”

  鼎玄等众人点点头,过了一会,王薇婷在里屋叫道:“妈,进来帮忙一起换下尿不湿。”

  “好嘞,丫头。”袁母应道,起身也进了屋。初生小孩换洗甚是麻烦,一天要换几次,常常半夜吵闹,陪伴之人自是受尽折磨。

  如此过了几日,灵阳与袁仕楷,鼎玄二人商议,要不就在谷城县来重新营业诚信茶馆。

  鼎玄点燃烟锅说道:“可以。”

  “就咱们几人做也可以做的,小富即安嘛!”灵阳说道:“况且现在自己又有五柱飞甲的加持,想来赚钱会更加得心应手。”

  “五柱飞甲?”袁仕楷问道:“是什么?”

  “就是五柱飞盘奇门遁甲咯!”灵阳笑道。

  “和以前的有什么不一样吗?”袁仕楷说道。

  “以前的是五柱转盘奇门遁甲。其实要严格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就相当于给电脑换了个主机吧!”灵阳说道。

  “不叫陈越斌兄弟了?”袁仕楷问道。

  “他呀,跟王府有瓜葛了。现在不敢多交往了。”灵阳说罢把陈越斌被人施隐符之事说了下。

  袁仕楷大惊道:“又是他?”

  “是啊,当年你不也被他套过。”灵阳说道。

  三人议定后,便决定就在袁仕楷家里设点营业诚信茶馆。

  正在筹备之时,宋静阳给灵阳发信息说道:师弟最近干嘛呢?

  “我与道长在仕楷兄弟这准备重新营业诚信茶馆。”灵阳说道:“风水馆生意怎么样?”

  “近来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宋静阳说道。

  “怎么会这样啊,以前我跟你说的那个套路不管用了吗?”灵阳说道。

  “嗨!你是不知道这两年网上出现了很多新人,也不怎么懂算卦,随便学了两天皮毛,就在网上免费算命,把这个市场搞得乌烟瘴气!”宋静阳说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不光有很多人免费算命,还有很多网站也是免费算命,有了免费的,又有哪个客人愿意花钱去找人算呢!”灵阳说道。

  “是啊!免费网站它里面倒是有些套路,免费说一些,后面就有收费的项目,就跟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个免费看手相的套路差不多。”宋静阳说道:“主要是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他免费算命,而且技术又不好,极大程度的破坏了周易预测这个市场,现在很多客人都是谈之色变!觉得我们这个都是骗人的。”

  “那要不你来咱们诚信茶馆,咱们一起发财?”灵阳说道。

  “有发财的好事,我当然愿意来呀!”宋静阳说道:“可是这风水馆也是你的风水馆啊,我不舍得就这样把它放弃掉啊。”

  “呃……要不我跟道长还有仕楷兄弟商量一下,不行就把咱们诚信茶馆设立在咱们的风水馆里。”灵阳说道。

  “要是能这样当然最好了。”宋静阳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灵阳给鼎玄与袁仕楷二人说了说宋静阳之事,问二人有何意见。

  鼎玄点燃烟锅吧嗒了一口说道:“我无所谓呀,在哪里都一样。”

  “那…要不咱们就去风水馆,毕竟那里是大城市,交通、出行、游玩各种都会比较方便啊。”袁世楷点了一支烟说道。

  “只要你俩没意见,我当然没意见了。”灵阳弹了弹烟灰说道。

  如此众人一商议,便决定去灵阳之前的风水馆中营业诚信茶馆。

  王薇婷说道:“现在孩子还小,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在老家呢离娘家也比较近。”

  袁母也说道:“仕楷呀,你就放心的去闯吧,家里面有我帮着照顾。”

  晚上袁仕楷搂着王薇婷缠绵不已,说有什么事随时给自己打视频,而且风水馆离咱们家也没多远,坐高铁很快就到了等嘱托良多。

  凌晨了,甜言蜜语也说完了,王薇婷在袁世楷的耳边轻轻的吻了一口说道:“楷楷,我爱你。”

  “婷婷,我也爱你。”

  准备走的时候,袁仕楷望着佝偻的老母亲,那皱纹爬满了脸,泪眼婆娑,心下着实不忍,上前抱着老母亲说道:“妈,我去赚钱去了!”

  “嗯,去吧。”老母亲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说道。

  “嗯!妈,您注意保重身体!”袁世楷也见不得这离别的场景,喉咙哽咽着说道。

  坐在列车上,望着窗外飞快倒退的风景,袁世凯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与孩子,不由得心下顿生些许伤感。

  这时不知车上谁的手机电话铃声响了,一段伤感嗓音唱着:火车已经离家乡,我的眼泪在流淌,把你牵挂在心肠,只有梦里再相望…

  袁仕楷顿觉忍也不住了,只得去车厢接头处的吸烟区点了支烟,压压心神,洗了把脸才觉好点。

  回来时,鼎玄笑道:“没有经历过离别,就不知道怎么珍惜拥有的每天。仕楷兄弟,你现在领悟到了吧。”

  “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道长的眼睛。”袁世楷苦笑着说道。

  “嗨,我见太多离别了。总结出的活在当下,珍惜每一天这个道理。”鼎玄拍了拍袁世楷的肩膀说道。

  “谢谢道长指点。”

  一路上,鼎玄陪着袁仕楷说说话,袁世楷也学到了很多人生的道理。

  不知不觉车已到站,众人出了车站,宋静阳早已在车站外等候。

  众人见面不免寒暄几句。

  “静阳兄弟,咱们又见面了。”袁仕楷说道。

  “是啊,当年我们在风水馆的时候还经常在一起喝酒呢!”宋静阳握着袁世楷的手说道。

  “弟妹别来无恙,哎呀,欧阳观都长这么高了。”宋静阳摸了摸欧阳观的头说道。

  “师叔你好!”欧阳观奶声奶气的说道。

  “哎哟,小师侄真可爱呀!”宋静阳抱起欧阳观说道。

  “我叫了车在马路上等我们,大家出了车站就走吧。”宋静阳对众人说道。

  “好。”

  众人边走边聊,从火车站广场向马路走去,这时广场上有不少人上前搭讪,有的说:要不要打车?

  有的说:要不要住宿,有空调,热水,还有电视。

  更有甚者,有个大姐上来拉住灵阳说道:帅哥要不要住宿?有小妹可以上门哦。

  “咳!我不住宿,我就到附近朋友家。”灵阳咳嗽一声说道。

  那大姐才扫兴离去,转身不远处,又对另外一个年轻小伙子说着同样的话。。

  众人到了风水馆,宋静阳亲自下厨,袁世楷也帮着在厨房忙活起来,没多久,二人便做了一桌子好菜。

  望着两位大厨做的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灵阳与鼎玄,还有林小梅三人皆是赞不绝口。

  席间,宋静阳又拿出几瓶白酒,众人觥筹交错,吃得甚是尽兴。

  吃了饭见天色已晚,众人便在附近宾馆住下。灵阳搂着林小梅说道:“咱们有好久没住宾馆了吧?”

  “嗯。好像是。”林小梅轻声说道。

  灵阳搂着怀中的林小梅,望着白色的床单,便想起了之前在肇庆与林小梅住宾馆时的场景,笑着说道:“想当初我们在肇庆,那次住宾馆的时候还没有娃呢!”

  “切,那时候我都没想过要跟你怀娃。”林小梅说道:“我特么的还这么年轻,就给你生了娃,我都变成了黄脸婆,以后都嫁不出去了。”

  “你个死丫头,你还想嫁给谁?”灵阳嗔道。

  “嘿嘿,都怪那时候一见钟情遇到了你,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发现这世上好男人还是挺多的嘛!”林小梅嘿嘿笑道。

  “你个死丫头,那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因为我是好男人,所以你才能看到别的好男人。”灵阳笑着说道。

  望着舟车劳顿已经熟睡的孩子,和洗得香喷喷的妻子,灵阳只觉血脉贲张,便抬手关了灯后与林小梅缠绵在了一起。

  袁仕楷躺在大床上,看着床上的两个枕头便又想起了老婆孩子,拿起手机给王薇婷打了视频电话,二人自是你侬我侬的聊了许久。

  次日,众人退了房,便在附近租了间小区套房,两室一厅的格局,众人租下两套,袁仕楷与鼎玄住一户,客厅还是如郑州一般,用来喝茶,隔壁便是住着灵阳一家三口。

  一切安置下来后,白天在风水馆里,众人聚之,袁仕楷帮宋静阳,林小梅也开了账户,灵阳算好走势后,宋静阳与林小梅依着袁仕楷买的样子一起买进卖出。

  如此,没多久诚信茶馆的收益是蒸蒸日上。

  如此,过了几个月,突然有一天风水馆门口来一辆小车,袁仕楷一见这车顿时心下一惊!

  这…这不是我送给王薇婷的那辆车吗?!这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李秀裁 · 作家说

今天是农历二零二零年,腊月廿九,山人祝福每一位读者万事如意,幸福安康!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