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八章 力战

  “这家伙要复仇了”。司徒北幽眯着眼看着悬浮在空中的矿兽。

  “可是它现在还只是发光而已啊!”李星河紧张的说。

  “你没有看见旁边的矿石都震动起来了吗?”司徒北幽说到。

  “嗡嗡嗡”矿脉中的矿石开始慢慢向矿兽聚集,此时矿兽身上的光芒已经不见了,但是它的眼睛飘着白色的光。

  矿石慢慢堆积在矿兽身上。

  先是躯体,然后是手脚,接下来是头,最后是尾巴。

  此时司徒北幽和李星河才知道矿兽的本来面目。

  它像一只狮子,他的身体是用白色矿石和紫色做的,头部则是金色矿石和红色矿石,手部是金,红,紫三种矿石组成,腿部是由金,紫,黑三种矿石在组成的,而它的尾巴是用白色矿石做,后面还有一颗五色矿石,分别是红,紫,金,黑,白。

  “嗷”!它嚎叫了一声,随即身上出现了比刚才还要亮几倍的光。

  “北幽哥!怎么办,完全看不见啊”。李星河此时用手遮着光,他已经无法直视了。

  “闭上眼睛”。司徒北幽冷静的说到。

  “可是闭上眼睛怎么打啊”。李星河不安的问。

  “叫你闭你就闭”。司徒北幽着急的说到。

  李星河试着闭上眼睛,可是他感觉的只有一片黑暗,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安了下来。

  “试着冷静,放松下来,慢慢进入冥想状态,试着感受周围的环境”。

  李星河颤抖着,他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黑暗,紧张和不安。

  突然,矿兽一主宰拍向还在原地傻愣的李星河,司徒北幽感觉到了矿兽正在攻击李星河,连忙一把把他拉了过来。

  “不要紧张,我还能抵挡一阵,你先慢慢来”。司徒北幽拔出断刀,鬼气附在刀上,一刀砍了过去。

  暗紫色的刀气破开白光,击中了矿兽。

  刀气和矿石摩擦出火星,但是白色矿石仍然完好无损,这对矿兽的损伤可以忽略。

  司徒北幽直接把鬼气外放出来,鬼气包拢着他,他睁开了眼睛,暗紫色的鬼气和白光对拼着,但是白光笼罩的范围实在太大了,司徒北幽的这点鬼气就像是汪洋里的一块石头,可以忽略不记,但是就这点鬼气,就已经足够然他自由发挥战斗了。

  他不敢用鬼气笼罩李星河,因为他不确定李星河能不能接受,如果接受不了,李星河可能会直接死亡。

  “幽暗斩”。司徒北幽断刀一挥,一道巨大的刀气就砍了出去。

  其实在光里,他是不看见矿兽的方位的,但他凭着感知,是可以察觉到的。

  巨大刀气和矿兽碰撞在一起,矿兽大喊一声,随即重爪一拍,刀气就烟消云散了。

  “星河,你要注意,冥想是进入五官皆无的状态,嘴不能说,耳听不到,眼看不到,但是能思考的一个状态,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进入,但是慢慢感觉就可以感觉到时间的流逝,人心中的喜怒哀乐,甚至可以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有些大师还可以欲知往后的事,总而言之如果你在一个沉思状态中,能听到你的心跳的声音,而且能行动,记住,冥想不是为了观察物体,是为了听他们的心跳”。司徒北幽说完,随即就单手提着断刀冲了上去。

  李星河心头一颤,仿佛知道了些什么,随后坐在原地,沉思起来。

  司徒北幽来到矿兽面前,鬼气立马合成了一把巨大的断刀,司徒北幽断刀往下一砍,那把鬼气组成的断刀也砍了下去。

  鬼气断刀要砍脉兽的头部,矿兽大吼一声,用头迎了上来,矿兽的头和鬼气断刀相拼着。

  矿兽用力一顶,鬼气断刀就消散了,司徒北幽也踉跄的倒退了两步。

  暗紫色剑气慢慢把司徒北幽包围起来,他要变为那次破阵时的判官样子。

  他的左手正在被暗紫色的刀气快速的修复着,他的刀的前半部分也有了,断刀的上的金色穷奇纹路也显露了出来。

  “真是令人害怕的光明啊”。司徒北幽沙哑的说了一声。

  随后拿起刀就向矿兽砍去。

  一刀落下,矿石身上的一部分矿石都纷纷散落了下来,矿兽怒吼着,一尾巴摔了过来。

  司徒北幽用刀抵挡着,但是还是被矿兽的尾巴甩出去好几十米。

  此时又有矿石飞到矿兽的身体上,原本有了一些伤的矿兽现在又满血了。

  “还不错”。司徒北幽一个瞬移来到了矿兽身后,刀上的穷奇纹路一闪,随即一刀砍了出去。

  暗紫色刀气化身成了一个暗紫色模糊的穷奇,咬向矿兽尾巴。

  矿兽见到自己尾巴被咬,也是有点愤怒了,峡壁上面的矿石也是飞了出来,刺向那只暗紫色穷奇。

  “斩人间恶鬼,屠天下凶兽”。司徒北幽的刀浮了起来。

  “破兽”。

  刀就这样自己刺了过去,还是熟悉的那招,刀的刀尖刚开始有一个篮球那么大得十字,然后到了矿兽面前就有床那么大了。可以看出来司徒北幽实力这几个星期实力的增长。

  黑色十字刺向矿兽的头,矿兽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威胁,随后尾巴一摇晃,峡壁上的矿石就飞了过来,在它面前组成一个盾。

  十字撞向了那个盾,碰到之后立马发生了爆炸。

  发出的白紫色冲击退了矿兽几步,但司徒北幽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他撞到了峡壁上,峡壁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哗啦哗啦”司徒北幽从石头堆里爬起来,他的嘴角流出了血,他也没想到爆炸能够那么激烈。

  此时李星河还在进入冥想状态中。

  “吾刀所落处,恶鬼尽无生”。司徒北幽慢慢举起刀,现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举起刀。

  刀气慢慢飞了过去……。

  十秒。

  二十秒。

  三十秒。

  矿兽见到此景也是往后缩了缩了,它有些害怕了,但它是那怂兽吗?显然不是。它随后大吼一声,这个矿脉中所有的矿石都飞快飞了过来,在它面前组成了一面巨大的墙。

  刀气碰到了矿石所铸成的墙。

  一会儿。

  先是一道五彩的光,然后是一声巨大的爆炸。

  此时李星河还在进入冥想中。

  矿兽被冲击炸了出去,撞到峡壁上,司徒北幽则把刀插在地上,屹立不动,冲击袭来时,他扶着刀,并没有被击飞,但是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炸了,他重重的吐了口血,双眼一黑,随后倒在地上。

  司徒北幽先前布了个阵法,他没有把李星河罩在里面,因为这里面的战斗太过激烈,可能会伤到他,这就是这里面的空间为什么没有破碎的原因……。

  这个阵法就是个漏洞,它是一个透明的,而且布置得还很简单,如果你在里面打架,冲击都不会传到外面,但是人却可以随意进出。

  半个峡谷都被它俩的冲击弄得满目疮痍……。

  此时峡谷中的白光还没有消散,也就是说矿兽还没死……。

  矿兽从峡壁上落了下来,它身上的矿石已经所剩无几了,残的残,缺的缺……。

  它晃悠悠走到了司徒北幽面前,抬起爪子,一爪子拍了下去。

  兄弟们,可以要让你们失望了,写完这章就不写咯,因为感觉写的不是很好……。

  (如果大家觉得还行可以挽留一下滑稽)

  感谢最近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收藏(该取消的就取消吧,但是也许某一天我还会写滑稽)

  恭负了大家的期望了,十分抱歉!

切西瓜的大刀 · 作家说

感谢大家近期的支持!拜拜咯!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