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宿舍的故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处分

  他们都拿出了小刀,我们摘下领带。

  幸好这家店里只有我们这帮人,不然旁边的人都会被殃及。

  他们虽然拿着刀子,我们却拿起了身边的凳子。

  “要你命三千哦!”安豪拿着凳子说,顺势扣倒了最近的一个混混。

  很快地,星巴克里面一片混乱,南宫我扣倒了两个混混,走到柜台前,拿出一张黑金卡。说:“这卡里面有三百万,你们这家星巴克我买下来了。先好好躲着。”

  说罢他将柜台上的电脑拿了起来,扣在了旁边最近的那个混混的头上。

  我们利用了身边一切的东西,将那些混混打得不敢从地上爬起来。我们的身上也没有什么外伤,除了衣服上有一些裂痕外。

  “以后这家店,是我的了。”南宫我放下手里的板凳,拿起一旁的领带,走出门外。而我们几个都紧跟其后。

  “哎!你们几个在里面干什么!动静这么大!”Manda 问,“你们不会是打架了吧?”

  “你们几个……出来约个会都可以闹事,你们不怕处分啊!”成千秋说。

  “怎么样,没有伤到那里吧?”南曦则是贴心地问我们,“没受伤就好,大不了收个处分,写点检查而已。”

  “行了行了,回去了,真扫兴……”笙羡麟坐上车,说道。

  回到学校,我们刚换好衣服,就被叫去了校长室。是由我们班的雄老师把我们叫过去的,他显然不知道我们干了什么。

  来到校长室,校长很年轻,他看见我们六个走了进来便让雄老师出去了。

  “南宫我,20岁,世界首富之子,是你吗?”他问南宫我,南宫我点点头。

  “第五宣叶,20岁,著名武器学家之子,是你对吗?”他问我,我也点点头。

  “秋离,20岁,世上最大的电子兼电竞公司董事之子,是你?”他问秋离,秋离也点头。

  “安豪,19岁,世界著名集团董事,是你吗?”安豪点头承认。

  “皇甫拾秋,20岁,X 国总统之子,你吗?”他指了指皇甫拾秋,他点头承认。

  “那你就是笙羡麟,19岁,某著名造酒集团总裁之子。对吧?”他问,笙羡麟也承认了。

  “你们几个都是世界上有名的人,为什么要去一家星巴克打架,如实说,我都知道。”校长说。

  “他们挑衅我们。”南宫我说。

  “挑衅你,便出手打人?”校长问。

  “是。”我说。

  “……幸好这家店被南宫我盘了下来,不然店家就会找上门来,那帮混混也不敢再来讨说法。”校长说,“这是你们应该庆幸的。”

  “……”我们面面相觑,没有说话。

  “行吧,你们应该是默认了。你们出校是为了进行约会,对吗?这个问题应该可以回答的吧?”校长走到我们面前,问。

  “是。”南宫我回答说。

  “我们学校允许谈恋爱,我们有过规定,如果学生递交申请,我们可以在他的毕业典礼上举办婚礼。同样的,我们允许学生出校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让他们方便地谈恋爱。”校长说。

  “啊?允许开婚礼?”安豪惊讶地问。

  “是啊,我们提倡自由恋爱。回归正题,你们出去约会,遭受挑衅,所以打了别人没错吧?”校长问。

  “嗯……”我们都一致承认。

  “嗯……算了,你们是受到挑衅,引起的反击,也没有人进行投诉,没有多少人之情,我就从轻处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你们六个在两个星期之内不得出校,并每人上交一份千字检查。解散!”说罢便让我们走了。

  我们走回宿舍,瘫倒在沙发上,各松了一口气。

  还没喘过气来,就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你们在吗?”是成千秋的声音。

  我去开门,把她们放了进来。

  “你们受到了什么处分?不会是开除吧?”邱晓依问。

  “不至于,只是我们得两个星期都在学校里了,还有千字检查。”安豪说。

  “那就好多了。”南曦舒了口气,然后过来坐在我的旁边。

  “阿我,你……还好吧?没受伤吧?”唐晴还拿了一个小急救包过来。

  “我没事,没有受伤。”南宫我说。

  “那就好……到时候你要是受伤了,我可就……可就……没人陪我打球了……”唐晴的样子显然要哭了,眼睛汪汪的。

  “臭小子,你要是敢再这样,看看我不勒死你!”成千秋生气地说。

  她们几个都关心了一下我们,雄老师这个时候径直走了进来,看见我们这样的场景。不免显得一丝尴尬,他慢慢退了出去,一边关门一边说:“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我们连忙坐好,把雄老师叫了进来。

  雄老师找了个地方,坐下了,他问:“你们几个怎么了,我还没见过有学生被校长叫入办公室的。”

  “我们……没干什么。”南宫我随意地搪塞了过去。

  “那好吧,你们继续,我先回去了。”他起身走了。

  过了第二天,我们都来到酒吧,一起围在一起,讨论怎么结束这两个星期的禁足。

  唐晴自从昨天的事情之后,看见南宫我都带了一丝腼腆。南宫我都很好奇,“你这几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没有……”唐晴喝了口果汁,没有说多什么。

  夏范拿着一块电子版朝我们走来,他问我们:“你们怎么不去约会,还来酒吧?”

  “别说了,被校长亲自禁足两个星期,还有千字检查。很难的好吧。”南宫我说。

  白倾琪听到他说千字检查的时候,就说:“说到检查,我都帮你们写好了。来,你们看看吧。”

  “什么?你帮我们写了?”秋离不禁惊讶。

  “反正昨天晚上没有作业,闲的无聊,就帮你们写好了。找个时间交了吧。”白倾琪显得很自然地说。

  但是我们都发现,字体完全不一样,甚至连水平也不一样。但是我们六个看了看彼此,明白了一切,都搂上了彼此身边最近的那个人。

  “小妖精……我都知道了。”安豪说得邱晓依都不好意思。

  “……没想到你还会写检查。”秋离略带了一丝惊讶地说。

  “多谢主子……帮我写的检查……”皇甫拾秋也对成千秋说。

  “谢了,你帮我写的检查……”南宫我说得唐晴脸更红了。

  “没想到你居然做了……谢谢啊。”笙羡麟对白倾琪说。

  “……谢谢你帮我,以后……我……”至于我说的什么,是个秘密……

黑手裁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