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宿舍的故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期中考试前

  不知不觉地过了半个学期,除了秋离和Manda 的关系不清不楚外,我们五个都正式确立了关系。

  南宫我虽然跟男生很开放,但是面对女生他是直接开始变得低智。最后还是唐晴主动,和南宫我确立了关系。

  而笙羡麟和白倾琪则是在图书馆里,笙羡麟直接向白倾琪表白心声,正式确立关系。

  晚上,我们六个就聚在一块,我问秋离:“你和Manda 到底什么关系?一直不清不楚的。”

  “对嘛,感觉男女朋友又不像,说是普通朋友也没人信,到底什么关系快说。”南宫我问。

  “没有关系,普通朋友。”秋离喝了口水,说。

  这个时候,秋离的手机叮咚地响了一下,南宫我和皇甫拾秋连忙控住秋离,我和安豪就打开秋离的手机,笙羡麟则把门堵住。

  我一打开,正正好好就是Manda 的微信信息。一点开,内容让我们很是失望:赶紧上游戏!

  “哇!秋离和Manda 都是这么墨迹的人,比我还墨迹。”南宫我松开了抓住秋离的手,说。

  “算了算了,时间不早,我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课。”皇甫拾秋走回了宿舍,安豪和笙羡麟也跟了回去。

  次日——

  雄老师站在讲台上,看了看我们,说:“人齐了,我就宣布一件事情,下个星期期中考试,本次成绩会进行排名,在之前我们会给你们进行一个星期的复习。”

  听到期中考试,班里没有什么声音,雄老师看了看我们,说:“那就这样,咱先上课。”

  这节雄老师讲的是数学,他画了一个完美的图像在上面,问:“这道题的话,可能会复杂一些。”

  我和旁边的南宫我在小声聊天。

  “第五宣叶!南宫我!”

  我们两个连忙做好,“期中复习还要聊天,南宫我站起来!”

  南宫我连忙站了起来,雄老师指着上面的图形,说:“把第一小题说出来。”

  “额……我看下……”南宫我说。

  “给你一分钟。”雄老师看了看钟。

  “哎呀,这不简单吗?把BD 设成x ,然后代入数据,题目还说:FD 平行BE ,加上初中时学的那个平行线的性质就可以了。没有那么复杂啦。”南宫我说。

  “嗯……不错,第五宣叶起立,把第二小题说出来。”雄老师说。

  “嗯……”我看了一下,“作点Q,连接B 和Q ,以DH 为公垂线。还有,圆心O 连上圆形上的B ,得出OB 等于半径,也就是等于7。然后将第一小题的数据代入就好了。”我说。

  “行,下次说话小声点。”雄老师说,然后摆手示意我坐下,我叫住了雄老师,说:“老师,我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雄老师问。

  “你的小数点多标了一个。”我指了指黑板。

  雄老师连忙看向黑板,“哎呀,真的多标了一个,行了,你坐下。”

  到了下课,夏范打着哈欠走出了教室。我问他:“你刚刚在睡觉?昨晚熬夜啦?”

  夏范点点头,说:“是啊,反正这么简单,不想听。啊~”他打了个哈欠。

  “哇,老叶,你和南宫我真的好厉害!你们聊着天居然还能回答问题!”笙羡麟跑了过来说。

  “切……小意思。”南宫我说。

  物理老师提前来到了教室,我们几个在外面聊了一会,就回去上课了。

  这节物理课,我们被物理老师带去了阶梯教室上课。我们六个坐在了一起,物理老师叫西门玉林,风度翩翩,被很多女同学喜爱。

  笙羡麟问:“小范没来吗?他不是喜欢物理吗?怎么没看到他?”然后还四处张望。

  我看了看,指了指教室最后面的小角落,说:“他在哪里,昨晚他熬夜搞发明,在补觉呢。”

  正上着课,西门老师看见了正在睡觉的夏范,便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夏范被拍醒了,看见是老师,连忙擦了嘴边的口水。

  “夏范,这道题你来回答。”西门老师指着黑板上的题目说。

  夏范也只好看向黑板,他看了一眼,说:“嗯……核裂变和核聚变的区别。”

  “再问,光学棱镜的折射角度怎么说明。”西门老师又问。

  “就是折射啊?还是我记错了。”

  西门老师看了他一眼,让他坐下了。虽然两人课堂上有点像是仇人,私底下两个人是一起研究物理的好朋友。

  又是一节课上完,我们陆陆续续走出教室,而夏范是半睡半醒地走出教室。

  好不容易熬过这上午的课程,中午的时候去了饭堂吃饭,我们一共七男六女坐在一起吃。

  这是我们几个还议论着秋离和Manda 的事情。

  安豪看了一下秋离,说:“你知道吗?月老要拿钢丝,却被老秋给扭断了,月老估计都不行。”

  “我感觉24K 纯直男也就只能形容他一个。”夏范说。

  秋离也没有在意我们的对话,而是拿着手机刷游戏攻略。

  南宫我也着急:“这家伙有微信有QQ有电话还有steam。为什么不直接上啊,他的心思咱几个都是知道的。”

  “不知道,应该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等机遇呢吧。”我说。

  “我不知道什么机遇哦。”皇甫拾秋说。

  吃完饭,我们几个支开秋离,蹲在皇甫拾秋的宿舍里,讨论计划。

  “咱们的禁足结束了,要不要带他出去把事办了啊?”南宫我说。

  “不行!秋离和Manda 都是直男直女,这样出去还不得被笑死啊。”夏范说。

  “还有什么办法,赶紧想。”笙羡麟说。

  “我感觉女生那边也在作工作,咱们要不要也呼应一下?”我说。

  “快问问,现在。”南宫我说。

  我连忙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南曦。我问:你们有没有帮Manda 处理事情。

  很快地,南曦发回了信息:是。

  南宫我站起来,说:“这不就简单了嘛,快把Manda和秋离约到随便一个地方,两个人自己来嘛。”

  我就发了个信息给南曦,于是,今天下午我们就准备好了行动。

  但是暂时没有想到去哪里,我们六个开着车在路边兜兜转转了好一段,才找到一个地方:游戏厅。

  南宫我把秋离移出了聊天室,跟我们说:“准备行动了啊!准备好。”

  我们把车停好,把秋离和Manda放进了游戏厅,在外面看着情况。

黑手裁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