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世界里的江湖是这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集 第三章 宗师

  “慕然姐,我回来了,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祢平带着罗廷玉开到3801户,坐了下来。

  雨慕然还和往日一样,悠闲的躺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也许是没有新闻的原因,墙上的电视只是开着,传出的熟悉“方正洗衣液”的广告声,

  她闭着眼睛不只是在思考,还是在养神。

  祢平和罗廷玉进来的时候,她没有起身,也没有在意。

  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但早已了解雨慕然的祢平自然是直接开口说着,雨慕然只是闭着眼睛,并没有睡觉。

  所以倒不用害怕是打扰她在睡觉。

  果然,在祢平开口的同时,雨慕然瞬间睁开了双眼,青色的眸子晶莹的看着天花板。

  她随即说道:“是那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女孩?”

  虽然没有看向祢平和他带回来的女孩,却不代表雨慕然不清楚罗廷玉的长相。

  其实在两人踏进万祥花苑的那一刻,雨慕然已经感知到了祢平的气息。

  也包括他旁边这个陌生女孩的气息。

  甚至是这个女孩的模样对于雨慕然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而罗廷玉无论是从气息上,还是模样上,都与罗宵玉有些类似的地方。

  所以祢平的在这个点回来的用意也就不难猜测了。

  “是的,慕然姐。她那天送我回来之后就失踪了。”祢平开口回复道,并且直接道出了原因。

  他并不认为这种事情对于雨慕然这种程度的大佬有什么可隐瞒的,说清楚了,大大方方的反而更容易得到一些有利的帮助。

  “那天你……”祢平眼神轻轻瞥了一眼罗廷玉,有些试探性的说道。

  毕竟完完全全喝醉的祢平那晚真的不省人事了,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慕然便已经恢复了状态的坐在自己眼前。

  所以,他不清楚雨慕然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但罗廷玉在一旁听着,他自然不能直接开口问,便欲言又止的试探着问道。

  雨慕然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祢平的意思,继续说道:“那天下午我就回来了。”

  听到这里,祢平自然也是了然。

  回来,就是恢复的意思,也就是说那天下午就恢复状态了。

  这么看来,慕然姐恐怕还确实会知道一些线索。

  是时,雨慕然从沙发上做了起来,脸上泛着淡淡的笑容看向两人。

  “哦,对了。”祢平连忙起身,发现自己只顾着猜想雨慕然哪天是不是恢复形态了,竟然是忘了介绍。

  他脸上带着歉意的介绍道:“慕然姐,这是我那个同学的姐姐罗廷玉。廷玉姐,这是我姐雨慕然。”

  罗廷玉很有礼貌的起身,声音很是清脆的说道:“慕然姐好。”

  “你好。”雨慕然微微颔首,不知是对罗廷玉的礼貌表示认可,还是对于祢平的说法表示认同。

  祢平坐下后立马开口问道:“慕然姐,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那天晚上……”雨慕然说着,青色的眸子似是陷入了深邃之中,似乎在回忆着那时的情景:

  “从你们下车之后,她把你一路扶上来都没有异常。”

  “她把你扶到电梯上的时候,由于颠婆,你趴在她肩膀上差一点吐出来。”

  “然后,你们走到门口之后,她问你钥匙放在哪儿,似乎找不到钥匙,我就从沙发上起来给你们开了门。”

  祢平在一旁仔细听着,没有说话。

  而坐在祢平旁边的罗廷玉虽然也没有什么动作,但内心实际上已经炸开了锅。

  她没有理解错误的话,

  眼前的这位雨慕然,回忆的是罗宵玉扶着祢平从万祥花苑一路走来的过程。

  她本以为可能是雨慕然是接了两人,才能从小区的门口回忆。

  可最后的那句“从沙发上起来”却是惊到了她。

  感情这位从头到尾一直都在沙发上躺着,却是知道从头到尾的过程。

  这是什么意思?

  这又代表着什么层次!

  恐怕也就不言而喻了。

  还好在雨慕然说出来的那一瞬间,罗廷玉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奇怪。

  只是在说完之后,才慢慢发现这一点,所以也就忍住了惊讶,没有开口询问。

  “然后我请她留下,她就拒绝了,她说下面的出租车还在等着她,就离开了。”

  “哦,对了。我在她身上感应到了“仪”的气息。”雨慕然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来,解释了一下:“也就是所谓的技巧型武侠。”

  “技巧型武侠?”祢平感觉似乎抓到了什么信息,又是想起了当晚的于云霄,随即摇了摇头:“那应该是吃烧烤时于云霄留下的气息吧。”

  “慕然姐,你有没有见过这个符号?”祢平拿出了自己临摹的奇异符号,比对着罗伟所画的符号临摹了一份。

  虽然明显有些差距,但大体上还是差不了多少的。

  至少是把符号呢怪异和曲折体现出来了。

  “没有。”雨慕然摇了摇头,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如此怪异的符号。

  饶是以她的见识,在她和方千钰这种层次,也并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类型的符号。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用途。

  “那有没有其他的线索?”祢平继续尝试的问道,能多一条线索是一条。

  雨慕然摇了摇头:“没有,在那儿之后,她就坐着你们来的那俩车离开了我的感知范围。”

  祢平说道:“好吧。”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罗廷玉,问道:“廷玉姐,你有没有什么想问的?”

  罗廷玉在一旁使劲儿的摇着头,像一个波浪鼓一样。

  对于祢平的这个姐姐,她内心有些一个有些可怕的猜想。

  她的父亲罗伟可是王者段的强者,虽然只是在安察总局这种地方位居一个闲职。

  没有什么权力。

  但别人不知道,她罗廷玉还是清楚的。

  父亲一直在隐忍,却从未把武学放下,早已是王者段的强者。

  不过是一直没有展现实力而已。

  王者段的实力哪怕在整个东夕市都是可以排上名号的。

  她们罗家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强大家族,但至少对于东夕市圈内的形势还是十分了解的。

  只要有着一名王者段的强者,可以说整个家族在东夕市都是王者。

  这也是王者段名字的真正意义和由来。

  但即便如此,罗廷玉也从不知道父亲有着所谓的感知功能,多不过是比较敏锐罢了。

  同样的,也就是说王者段,对于外界有着超强的感知能力。

  但是能够感知画面这种事情,王者段的强者还达不到这种高度。

  而且这很可能是无意识的行为,换个表达就是人家随便开着玩的被动罢了。

  那么这种差距,罗廷玉想来只有一种可能。

  眼前的这位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宗师。

  宗师,

  是什么。

  宗师就是宗师。

  宗师存在于传说之中,东夕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新的宗师了。

  于家和余家为什么能够并称东夕双鱼,称霸整个东夕江湖。

  还不是因为两家的背后都是有着宗师作为震慑。

  震慑着东夕所有的势力与家族,只能退避和忍让。即使遭受屈辱,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所以,罗廷玉唯一的想法就是,

  远离。

  远离。

  远离。

  即便是见到自己妹妹的最后的人,关乎妹妹失踪的关键人物。

  但是祢平已经得到了消息,罗廷玉也就自然不想继续停留下去。

  她没想到,除了所谓的于家和余家的老祖,东夕市竟然还是有些宗师。而且是如此年轻的宗师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

  “哎,你似乎着急的样子。”

  两人离开了 3801户,走上了前往1楼的电梯,祢平开口问道。

  他并没有在意是否会被雨慕然听到。

  虽然今天雨慕然的话也让祢平震惊了不少,他确实没想到雨慕然可以随意的感知如此大的范围。

  不过祢平也还是不怎么在意。

  有时候,他觉得雨慕然虽然很年轻,但却有点像超脱世俗的老怪物一样。

  除了有一点点爱吃之外,总给祢平一种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好似什么都看淡了一样,总是一脸的淡然。

  但却没有那种的虚假,反而很真实。

  譬如,她有时会帮助自己讲解一些武侠知识,有时也会因为一些小笑话而开怀大笑。

  有时也会很无聊的聊天追剧,而且还有点点爱吃,说白了就是一只小胖鸟。

  所以祢平虽然对于雨慕然的实力很害怕,但对她的态度但没有那么害怕。

  因此他就没有想着避讳什么,直接开口说了。

  而罗廷玉则是瞥了一眼,在她眼里,雨慕然是祢平的姐姐。所以祢平自然不用在意,

  可自己不过是平平无奇的闪耀段小武侠,对于宗师这种存在。

  还是尊敬的好,所以她没有接祢平的话。

  而祢平在罗廷玉看了自己一眼也很快懂了,也明白了自己有些口无遮拦。

  “哦,对了。我们去小区的监控室里看看吧。”祢平继续说道,说出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他本来就打算等询问完雨慕然就去监控室的,没想到的是雨慕然竟然可以直接从小区门口直接感应到。

  不过这也并不影响祢平的打算。

  耳听不如眼见嘛。

  看一眼,哪怕没有什么发现,但也至少心中有数了。

  “好。”这一点上,罗廷玉也是这样想的。

剑花生 · 作家说

感谢鑫鑫呐、五加六等于十一的推荐票支持!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