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一】

  在罗森的一生中,最令他难忘的莫过于在上海法租界做便衣侦探的那几年。

  在那期间,他破过无数大大小小的疑难案件,听过许多千奇百怪的故事,见过形形色色的凶手,其中让他记忆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发生在民国三十一年的“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以及那个最后将眼角膜捐献给他的悲情凶手。

  【一】

  民国三十一年夏末初秋,上海。

  这两年,上海滩警界流传着一个神话——无案不破,盲探罗森。

  据说无论隔了多长时间、无论多么离奇的案件,只要到了他手里,最终都必能顺利破案。

  三年前,法租界中央捕房新入职了一个特别的华人便衣侦探。那时他二十三岁,总身着裁剪得体的深色系西装,头顶同色绅士帽,戴着一副墨镜,手拄一根绅士棍,浑身说不出的流氓又正经的气质,像极了上海滩黑帮里走出的伪绅士。

  由于他这太过不走寻常路的风格,通常不认识他的人压根看不出他是盲人。

  至于说他特别,一当然是因为他一个盲人居然还想当侦探,二是因为他一个华人不知哪儿来的神通,居然拿着领事署和公董局联名盖章的推荐信来到中央捕房应征警探。

  当时,包括法籍警长在内,总房所有人都拿他当异类,一是不知他究竟何方神圣,竟能有这么大的面子,让领事署和公董局联名为他推荐,二是觉得他太自不量力,眼瞎竟然还想当侦探。

  所以,即便他眼睛不方便,大伙儿也不愿出手帮他,都想等着看他出丑。

  当然,法籍警长还是看在那封推荐信的面子上录用他为三等巡捕,并象征性地给了他一些简单的案子,都是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案,谁知他一个盲人愣是凭一己之力迅速高效地通通解决了,行动起来也完全看不出他有个盲人的样子。

  于是渐渐地,他开始接手一些简单的刑事案件,然后到复杂的,再到一些疑难的陈年旧案。

  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接连破了十数起中央捕房和各分捕房的疑难杂案和陈年旧案,因此得以迅速晋升,名声也很快传遍整个法租界,甚至连公共租界和华界也到处都有他的传说。

  此后,法租界各分捕房一旦遇到无法破解的疑难案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请外援罗森协助破案。

  盛名之下,罗森肩上的压力当然不小,因为人们都觉得他能破案、能抓到凶手是理所当然,将他当成神一样崇拜,却忘记了他原本也是跟他们一样的普通人,还是个双眼失明的盲人。

  但即使在这种压力下,罗森也从未辜负过大家的期待,但凡交到他手里的案子,无论时隔多久、无论多么离奇,最终都必能顺利告破。

  而对总房的兄弟们来说,要跟上罗森的思维其实也相当困难,且由于他眼睛看不见,很多时候他们跟着也只会妨碍他对案情的分析和判断。

  所以,曾经冷眼旁观、希望看他出丑的同事们如今倒是都同情起他来,觉得他一个盲人为了破案整天跑动跑西的,怪辛苦也怪可怜的,私底下都有人戏称他为“忙探罗森”。

  不过自今年六月份以来,他们终于不这么觉得了,因为捕房新来了一个相当能干的法医,不仅能跟上罗森的思维,还能很大程度上帮助罗森解析现场、分析案情。

  小伙名叫秦越,二十出头的年纪,看上去少年感十足。其人总是穿着一身洁净的浅色系西装,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谦谦君子。

  不过,别看他年纪轻,却也是留学归国的高材生,拥有法医学和犯罪心理学双学位,做起事来也是相当的稳重,超越年龄的可靠。他在捕房除了日常的法医鉴定之外,也会配合罗森进行一些审问工作。

  和罗森浑身的流氓气质相比,秦越的形象倒是更符合不认识罗森的人们对“无案不破,盲探罗森”的想象。

  尽管秦越才来两个月,但他与罗森却组成了近乎完美的搭档。

  这两个月来,罗森办案明显要比从前省力很多,因为秦越总是能在案发现场找到罗森需要的关键线索,在罗森思索案情或者推理过程中也总是能适时地助他解开关键的点,往往罗森刚想到需要什么,秦越便已将东西递到了他手里。

  是故,捕房的人不得不嘀咕,他俩这过于默契的配合度哪儿像是才相识两个月的啊,根本就是结识多年的故交嘛。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