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二】

  【二十二】

  秦越的话带给罗森太大的冲击,以至于他只注意到了秦越前面的话,一时忽略了秦越最后那句“请你代我走下去”。

  “你要做什么?”

  秦越依旧答得轻描淡写:“张秀峰是西谷最得意的作品,西谷若知‘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真正的凶手还逍遥法外,他一定会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到时就是我的机会。”

  罗森惊道:“你疯了!”

  秦越则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西谷死后,租界这边只要把我交出去,想来日本人也不会太过为难领事署和公董局。”

  罗森暴怒:“秦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秦越终于肯正视罗森,看着他没有焦点的眼睛,他不由皱了皱眉。

  “罗森,如果你是司令的儿子,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那就不要阻止我。这世上任何人都有理由阻止我,唯独你不可以,也不应该。”

  “……”

  尽管秦越说得很强硬,但罗森却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乞求的意味。

  他懂秦越的心情,也认同他那句“这世上任何人都有理由阻止我,唯独你不可以,也不应该”,可是,要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秦越往火坑里跳,他却也办不到。

  纠结沉默了半晌,罗森才终于问出了一句:“一定要这样做吗?”

  “嗯。”

  “可你为父亲做得已经够多了,我不希望你最后把命也搭进去,父亲若泉下有知,也一定不会希望你这么做的!”

  “晚了,罗森。”

  “什么?”

  “我在尸检室已经埋好了炸弹,分量足以炸毁整个中央捕房。明天只要西谷来,他就一定没有命再回去!”

  “!”

  罗森猛地拍案而起:“那样你也会死的,还有局里所有同事都会死的!”

  秦越被罗森逗笑了:“罗森,在你眼里,我当真如此残忍无情吗?”

  “……”

  罗森又缓缓坐回去,半天才口齿不利地挤出一句:“可是你……”

  可是,你如果真这样做了,你一定难逃一死!

  可是,罗森说不出口。

  秦越明白他的未尽之语,看透了红尘似的道:“不必为我难过。我本是满手鲜血的恶魔,心愿既了,便自然该回到属于恶魔的地方。”

  罗森心内突然窜起一股莫名的怒火,一拳锤到桌子上,惊得桌上的茶壶茶杯一阵乱叫。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苛责自己?你在报仇的时候不是没有伤害过一个无辜的人嘛!就算到了现在,你不也还是想着不伤及无辜吗!”

  还有,会为无家可归的孩子奔走,会对孤苦无依的老人慷慨解囊,路遇乞讨也总是出手大方,从不吝惜钱财,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恶魔,又怎会是残忍无情的人!

  罗森只觉心中那股怒火愈来愈盛,然后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如此愤怒了。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巡捕,但在听了秦越说出的真相后,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觉得那些人确实该死,但为何代价却是要秦越牺牲自己呢?

  “你这不叫正义的审判,你这是在报私仇、泄私愤,是在用别人的罪行惩罚自己!

  秦越,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无论叛徒、汉奸还是侵略者,历史最终都会给予他们应有的审判,你不应该拿自己的人生来为这些人的罪行买单,不值得!”

  “可我觉得值得。”秦越毫不犹豫地回答。

  “……”

  罗森从没像今天这样无力过,又沉默了半晌,他才近乎绝望地最后挣扎道:“秦越,算我求你,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停手吧。你是我父亲养大的孤儿,那也算是我的兄弟,我不希望你走上不归路。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更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

  “!”

  秦越终究还是落泪了,为罗森最后这句“兄弟”。

  “罗森,谢谢你到最后还愿意当我是朋友,还愿意认我这个兄弟。”他略微哽咽道。

  “那……”

  “罗森。”秦越果断截住他的话。

  “……”

  秦越平息了心中刚才被罗森激起的涟漪,而后道:“明天一早,‘司法女神’连环案的真凶仍逍遥法外的新闻就会传遍整个上海滩,到时,唯有我这个‘真凶’受到制裁,才能平民愤、安民心,才能阻止日本人的刁难。”

  “……”

  “无论我的理由多么冠冕堂皇,终究改变不了我践踏了生命的事实。我让这座城市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让无辜的民众深陷恐慌,现在阴霾过去了,那制造阴霾的人自然也必须受到制裁。”

  “……”

  “罗森,你知道吗,其实这五年来,我最恨的那个人其实是我自己。我恨自己为何如此渺小无用,如果我能有用一点,也许就能早一点发现异常,早一步把叛徒揪出来,那司令就不会死得那样悲惨憋屈了!”

  对秦越这番话,罗森感同身受,因为秦越口中那个“死得那样悲惨憋屈”的人是他的父亲。

  心口传来沉重而压抑的闷痛,让他有种几乎要窒息的极度难受,那是对父亲竟然是死于一个接一个的背叛之下的极度悲愤和无力。

  然后,罗森听见对面起身的窸窣声,随即耳边传来秦越最后的话语:“而现在,我终于可以为司令报仇雪恨了!”

  “秦越!”

  罗森急忙起身想要抓住他,然而他看不见,上哪儿抓呢。

  而等他反应过来时,他能感觉到,雅间里已经没有秦越的气息了。

  罗森没想到,这竟是他和秦越的最后一面。

  他本想着回去之后就立刻去拜访叶振南,让他出面阻止这件事。他眼睛看不见,无法找出秦越说的那枚炸弹,而这件事他又不能跟捕房的其他人说,毕竟事关重大,一个不慎就很有可能会陷秦越于危险境地,甚至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是故,他唯一能想到的可信任的人就只有叶振南了。

  然而,就在他刚走出群英楼时,一辆汽车突然停在了他面前,不由分说将他“绑”上了车,他甚至都来不及问一句是谁。

  周围目睹这一幕的人也都纷纷当作没看见,因为他们认得那辆车,是叶公馆的。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