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三~四】

  【三】

  原本,罗森以为孙心驰案就是一起单纯的仇杀案,但当第二起案件发生时,他几乎是立刻就判定这是一起连环仇杀案。

  第二起案件距孙心驰之死大约只隔了十天,受害者名叫张荣,青帮流氓头目,上海滩大亨叶振南之亲信奚万佐的手下,死于自家赌场的卫生间。

  张荣是在自己看管的赌场卫生间里被客人意外发现的,是时人早已断气,现场同样凶残非常,惨不忍睹,充满仪式感。

  当时那个赌徒被吓得魂飞魄散,立时就没命地跑出了赌场,然后直奔最近的巡捕房报案,人头攒动的赌场里竟然没人发现他的异常,直到巡捕房的人赶到封锁赌场,里面的人竟然都还毫无察觉,依旧赌得正欢,所以案发现场保存得比较完好。

  巡捕将当日进入赌场的人全部排查了一遍,可几乎所有人都是沉浸在赌桌上的行尸走肉,甚至直到巡警审问,他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第一目击者更是被刺激的现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作为张荣的顶头上司兼拜把子兄弟,奚万佐当然是最关心案情的,对于警方的询问和调查还是比较配合的,并且还专门拜会了秦越,请求他无论如何都要抓到凶手,给死去的兄弟一个交代。

  之所以专门拜会秦越,是因为秦越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叶振南的义子,叶家三少。

  叶振南是上海滩有名的大亨,表面上是经营赌场、妓院、歌舞厅、漕运码头等的正经生意人,但上海滩哪个不知他是青帮巨头之一,私底下杀人放火、贩卖鸦片、走私武器和违禁药品等,就没有他不敢碰的。

  可以说,他叶振南打个喷嚏,整个上海滩都要为他抖一抖。

  但是,叶振南表面虽风光,可年过半百的他膝下却无一子半女。倒不是他没生过,他曾有过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但都不幸死在了帮派争斗和仇杀中,此事上海滩人尽皆知。

  大概是为了将来有人能继承他的基业,所以他便先后收养了三个义子,秦越便是三人中最小的那一个,据说是叶振南在关东做生意时捡到的孤儿,当时他才十六岁。

  秦越生得机敏聪慧,资质相当不错,叶振南似乎很中意他,还将他送出国去深造,这可是三兄弟中独享的一份。

  可谁料,学成归国后的秦越完全无意继承义父的基业,更不想和他的两位义兄争夺家产,十分任性地擅自去找了罗森,成为了巡捕房的一名法医,同时兼职审问犯人。

  是故,捕房里的人偶尔也会称他为“三少”,不过秦越倒是更喜欢大家叫他“秦法医”。整个捕房里,大概只有罗森称呼他的本名秦越。

  “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既然牵扯到了自家,秦越自然当仁不让,向奚万佐保证一定会查出真相,抓到凶手,给死去的兄弟一个交代。

  毕竟他还是叶振南的义子,是众兄弟眼中的三少,自家兄弟不明不白地死了,还死得那样苦状万分,而他又恰好在警局工作,那自然该由他负起责任抓住凶手。

  然而,就在张荣死后不过五天,大家才准备对张荣的情况进行全面排查、都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时,第三起案件便发生了。

  【四】

  第三起案件死者名叫白百力,也是青帮流氓头目,与张荣同为奚万佐的手下,死于妓院。

  白百力这案子说起来就更加惨不忍睹了,案发时,和他在一起的姑娘不知何时陷入了昏迷,等她醒来时,看到的就是令她永生难忘的噩梦,以至于被吓疯了,精神失常住进了精神病院。

  因此,警方无法从唯一在场的她那里获取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白百力的案发现场也是同样的既残忍血腥,又同样地颇具仪式感。狡猾、残忍、冷静、心思缜密、还具有超强反侦察能力的凶手对死者下手毫不留情,却又不伤及无辜,同时还把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最后都不忘留下那张象征正义“审判”的“司法女神”卡片。

  虽然后面这两起分别发生在法租界不同的辖区,但如出一辙的作案手法和仿佛刻意强调是同一人所为的“司法女神”卡片,这两点足以定性这是一起同一人所为的连环仇杀案,也足以显示出凶手的嚣张,仿佛是在向世人宣告这些人死有余辜,他是在伸张“正义”。

  接连死了两个得力手下兼拜把子兄弟,奚万佐暴跳如雷,跑到巡捕房质问罗森和秦越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抓到凶手。

  据秦越说,奚万佐与张荣、白百力曾经都当过土匪,后来不知在哪儿发了大财,三人结伙来到上海谋生。

  后来,张荣和白百力某次不小心得罪了叶氏的人,为了赔罪及保全两个兄弟,奚万佐自愿拿出大一笔钱作为赔偿,同时自断一指以示诚意,结果竟因此意外得到叶振南的赏识,兄弟三人自此便留在了叶氏。

  是故,即便在叶家之外,从身份上来说,秦越也还是叶家的三少,名义上是奚万佐的少主,但奚万佐也还是不顾尊卑对秦越直言,若三少在半个月内抓不到凶手,那他就会按江湖规矩自己解决,哪怕是把整个上海滩翻过来,他也一定要找到凶手,到时就算是先生也不能说他什么。

  秦越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若真那样,只怕到时上海滩少不得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叶振南也曾训斥过奚万佐,让他不要意气用事,毕竟他就是因为帮派仇杀失去了妻子和一双儿女,还言辞警告奚万佐,若是因他的冲动连累了叶家和帮里众兄弟,到时后果自负。

  但是,奚万佐显然没有将叶振南的话听进去,跑到巡捕房大闹了一通,坚持以半个月为限,到时若巡捕房还抓不到凶手,那他就自己动手解决,还说他身为一舵之主,如果不能为平白无故死了的兄弟讨回公道,那他也没有脸面对众兄弟了。

  秦越只得顺着他的话平复他的怒气,再三保证,巡捕房一定尽快破案,抓住凶手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罗森和他推敲案情,他推测凶手有可能是冲着叶振南来的,也有可能是冲着奚万佐来的,还有可能单纯只是张荣和白百力得罪了什么人。

  但罗森联想到第一起案件,孙心驰与张荣、白百力二人完全没有交集,却死于同一人之手,遂否定了秦越的推测,否则孙心驰的死便无法解释。

  他预感这绝不是单纯的仇杀,一定还有什么更深层的关联,但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这关联是什么,一时陷入了死胡同。

  于是,在所有人都忙得底朝天时,他一个人又跑不见了,到处都找不到他的身影。

  熟悉罗森的人都知道,他对破案近乎痴迷,是绝对不会丢下手头的案子跑去什么秘密所在独自逍遥的。平常他若要去哪里查什么线索或者是去见什么人,都必定会留个讯给同事,好让同事有事可以快速找到他,像这种既没留信、也到处找不到人的情况只有一种。

  他又喝茶去了。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