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六~七】

  【六】

  依照时间顺序,真正的连环案第一起发生在六月初,地点在公共租界日本控制区内的一处民宅,即张秀峰家中。

  张秀峰是西谷还在关东时就已经追随他的得力助手,当然也是国人恨之入骨的汉奸。

  西谷最初是在关东搞谍报工作的,特别善于伪装,常潜入沦陷区民间,甚至是打入沦陷区各抗日组织内部获取情报,策反过不少相关人士,乃至瓦解抗日组织,尤其抓过不少东北抗联中高层领导者,在清剿关东共产党和一切抗日力量的行动中战绩突出,军功卓著,极受日本军方高层赏识。

  五年前,上海宪兵司令部特高课前任课长被暗杀,是时恰逢西谷又斩获了一名抗联高层将领的军功,上面便将他调到了上海,接任特高课课长一职。

  而西谷在关东斩获的最后一件军功很大程度上就要归功于张秀峰和另外一名抗联高层将领程斌的叛变,所以在调任上海时,这二人也跟着他一同来到了上海。

  不幸的是,程斌在五年前西谷刚到任上海不久的一次刺杀中便丧命了,而张秀峰则一直活到了不久前。

  相较于普通汉奸,张秀峰更为可恨的地方在于,他是经过西谷精心栽培的优秀间谍,西谷到任上海的这五年间抓过不少抗日分子和爱国人士,其中不乏中共地下党和“军统”特务,在这些辉煌战绩中有不少是张秀峰的功劳。

  76号建立以后,他更被委任为情报处处长,迫害过的抗日分子和爱国人士不计其数,论罪,罄竹难书,万死难偿!

  是故,相较于日寇侵略者,无论是共党还是军统,乃至民间抗日分子,他们更恨的恐怕是这类心甘情愿为日寇卖命的叛徒。

  因此,汇聚在上海的各方抗日力量哪个不想要张秀峰的命,这也是西谷在张秀峰死后那么疯狂地抓捕抗日分子的原因。

  当然,这也是西谷会那么干脆地答应罗森请求的原因。他比谁都想抓到凶手,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想替张秀峰报仇,而仅仅是因为这个可恶的凶手让他失去了张秀峰这个他花了大力气培养的棋子。

  根据秦越的辅助描述,卷宗里留存的案发现场的照片那是相当的惨不忍睹,较之法租界里发生的三起案件,很明显张秀峰身上的伤痕要来得更深、更多、更狠,再加上这是唯一一起现场有三张“司法女神”卡片的案件,可见凶手对张秀峰是恨之入骨。

  此外,和法租界三起案件不同的是,尽管凶手同样对现场进行了清理,但还是明显能看出有不少的搏斗遗留痕迹,且张秀峰身上也残留有不少除凶器以外的打击伤痕。

  很明显,张秀峰在临死前曾与凶手有过激烈地搏斗。

  清理过的现场,昏迷的妻儿,还有标志性的“司法女神”卡片,这些特征都与后来发生在法租界的三起案件相吻合,基本可以判定是同一人所为。

  但是,根据秦越的描述,在已知的这四起案件中,很明显凶手对张秀峰的恨意要比其他三人都更深更激烈,这让罗森不得不怀疑,凶手可能与张秀峰有着不为人知的密切关联。

  以张秀峰的过往轨迹推测,凶手很有可能也是从东北来到上海的,甚至与张秀峰很有可能曾是战友或者其他什么关系。

  但一切还不能就此下定论,罗森决定等了解过华界的案件之后再做进一步的推论。

  【七】

  华界的案件,也就是整个“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的第二起案件发生在七月底,地点在华界闸北滚地龙棚户区。

  闸北曾被称为“华界工厂发源的大本营”,华界人口最集中的区域之一,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到处高楼林立,曾是上海的中心,前途宽广,原本完全有可能成为更繁华的新型市区。

  然而,在民国二十一年的“一·二八”第一次淞沪战争中,整个闸北遭到日军毁灭性打击。

  日机对闸北进行大规模无差别轰炸,上百条里弄街坊、数万间房屋建筑被毁,尤其是当时“世界上最大和最完善的印刷企业之一”、坐落在闸北宝山路上的商务印书馆在轰炸中房屋完全倒塌,馆内资料机器全部烧坏,“三十余年来致力我国文化事业之基础尽付一炬,物资上精神上之损失均极重大”。

  整个一·二八战争期间,日军在闸北野蛮肆虐达28天,闸北的精华地带几成瓦砾,人口伤亡达2.3万人,占全市华界人口的82%,经济损失1.32亿余银元,占全市华界地区68%,为其他地区总和的两倍。

  然闸北并未就此一蹶不振,《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闸北便立刻开启了复兴进程。

  可是,仅仅过了五年,民国二十六年,“八·一三”第二次淞沪战争再次爆发。

  这次战役是中日双方在抗日战争中的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抗战以来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中日双方共有约100万军队投入战斗,战役本身持续了三个月。

  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2个旅团20余万人,宣布死伤4万余人;中国军队投入最精锐的中央教导总队及八十七师、八十八师及148个师和62个旅80余万人,官方统计死伤30余万人。

  而在这次战役中,经济刚有起色的闸北再次成为日军的主要打击目标,日军共向闸北发起进攻136次,炮轰48次,飞机轰炸98次!当时从租界高处向闸北望去,所见之处整日浓烟遮日,火光冲天,触目惊心。

  经过80余日的狂轰滥炸,闸北再次沦为一片焦土,日军在闸北烧、杀、掳、掠,使好端端的闸北的中西北部区域95%以上建筑物被摧毁,工商业精华消失,文化教育破坏殆尽,人民流离失所陷入无穷的苦难之中,耗费三十年才由一片荒郊发展成繁盛市区的闸北,在短短的百日淞沪战争中就回到了荒郊废墟!

  战后,伪政府也有所谓恢复闸北繁荣的计划,然毁坏易恢复难,伪政府根本无力承担巨大经费,计划落实下来只不过做些面子工程,搭盖了一些供难民居住的小棚而已。

  随着难民在废墟上大建棚户,棚户区逐步连点成线,纵横交错,又变成面。这种相连棚户人称“滚地龙”,每户面积不过一张地铺大小,用竹片、茅草建成,像地震临时棚,不堪风雨。

  棚户区居民的赤贫化使闸北名副其实地沦为了“下只角”,甚至因一穷二白的窘困状态而被戏谑为“赤膊区”,昔日“华界工厂发源的大本营”因战争而沦为“棚户王国”!

  “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的第二起案件就发生在这片棚户区里。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