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五】

  【五】

  十里洋场奇事多,上海茶馆甲天下。

  清末民初,上海老城城厢内外,大小街头茶馆遍布,茶客如云,茗香醉人,直至民国中后期,上海滩大大小小的茶馆达数百家之多,成为沪上风情盛景之一。

  汇通南北的上海滩,茶馆是提供茶饮、兼售茶点茶食、评弹说书等让茶客、“流哥儿”们休憩会谈娱乐的场所,也是雇工们揽活的“劳务市场”,还是各行各业洽谈生意以及交流信息的集散地。

  可以说,茶馆是上海滩三教九流聚集的场所,各色人等夹带各种资讯往来期间,交换情报,分配利益。

  是故,有两种人喜欢光顾茶馆。

  一是报社的记者。有的记者,尤其是晚报、小报的记者在茶馆听到消息、趣闻后,往往就在茶馆当场拟稿,然后直接送往报社夜班编辑处,报纸上刊登的许多花边新闻就是这么炮制出来的。

  二是巡捕房的巡捕、便衣侦探。这类人不仅常从茶馆中得到破案线索,有时就干脆在茶馆办案,把茶馆变成公事房。

  不过,这种茶客喝茶是不付茶资的,毕竟茶楼老板要依仗他们的势力维持市面。

  因此,“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就是被那些鼻子比狗还灵的记者们从这里打听到消息,然后散播出去的,巡捕房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想向民众公开基本案情,并向民众保证会尽快破案。

  而罗森也是托了茶馆的福,隔三差五地就会到茶馆坐一坐,了解时下有什么新鲜事,或者打听他需要的线索。

  他常去的这家茶馆位于中央区最繁华地带,名叫“群英楼”。到这里来喝茶当然是借口,打探情报才是真正目的。

  平日里的他都是一身流氓气质的伪绅士西装,但每回去茶馆的时候,他都会换上朴素的中式长衫,跟人说他只是一个教书先生。

  还别说,他这一身骗人的儒雅气质,加上一身规规矩矩的中式长衫,再配上一副斯斯文文的黑框眼镜,确实像极了教书先生。

  而相较于茶馆里形形色色的人,罗森还有一个他们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眼瞎。

  当然这不是损他,而是他真的眼瞎,所以在打探情报时,人们对他的戒心就不会那么强,反倒更容易套出他想要的情报。

  而这一次,他果然也在这里打听到了他想要的消息。

  有专门跑码头的人告诉他,六月初的时候,公共租界日本人的地盘上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的案件,死的好像还是76号的一个重要人物,据说死得不是一般的惨,日本人因此相当地震怒。

  他们怀疑是中共地下党或者“军统”特务干的,所以好一段时间内,他们大肆抓捕抗日分子,搞得人心惶惶,草木皆兵,结果凶手自然是没抓着,倒是给76号魔窟又添了不少冤魂,案子到最后也不了了之了。

  此前在和秦越探讨案情时,罗森心中就有一个模糊的想法,在法租界这三起案件之前,会不会就已经有类似的案件发生过了,并且很有可能是在法租界之外。

  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是正确的。

  此外,他的线人阿彪也打探到情报,七月底的时候,在华界闸北棚户区也出过一起类似的案件,据说死的是个无依无靠的老渔民,华界警方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

  于是,罗森回到捕房之后就立刻向警长提出申请,请求跨区协作,向公共租界日方和华界警方调阅相关案件的卷宗。

  跨区调阅卷宗,程序复杂,手续繁琐,原本罗森以为可能至少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尤其是日本方面,他原本以为会很难缠,却没想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很快就答应了。

  原来76号死的那个所谓的重要人物名叫张秀峰,时任情报处处长,是特高课课长西谷龙一郎一手培养的高级间谍。

  因此,西谷对张秀峰之死一直耿耿于怀,也的确曾为抓杀害张秀峰的凶手而大动干戈,奈何完全找不到凶手的线索。

  所以,当他听说了罗森调阅卷宗的理由后当即便同意了,并且还威胁罗森必须抓到凶手,否则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警长和公董局方面都很客气地打着太极,说一定尽力,谁也不愿和日本人正面冲突,但罗森不一样。

  首先他是中国人,其次他好歹是法租界中央捕房的人,再者他会选择当侦探查案破案都是为了寻找父亲,可不是为了给日本人效力!

  所以,他也很强硬地回复西谷,说他是法租界中央捕房的侦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破案,是为了工作,他不是日本人的手下或者奴隶,所以他们没有权利对他指手画脚。

  再者,张秀峰怎么说也是民族叛徒,他的死说到底也是76号和特高课的事,他若不高兴,完全可以不管这件案子,只管法租界内的事就可以了。

  西谷被他一通怼,虽心中有怒,却也只得忍下,毕竟还是抓到凶手要紧。

  此外,华界闸北巡警分局也很快给了回复,同意调阅卷宗。

  于是,在秦越的陪同下查阅过两起案件的卷宗之后,罗森这才了解,在法租界发生的第一起“司法女神”复仇杀人案,即孙心驰之死并非是整个连环案的第一起,而已经是第三起了。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