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八~九】

  【八】

  死者名叫李长安,是个靠打渔为生的孤家寡人,平日里沉默寡言,一向独来独往,鲜少与左右邻棚住户交流。

  他的尸体在捕鱼的江边被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凉透了,也是在浑身遭受十余处的折磨之后被一击毙命,现场同样很干净,几乎没留下什么线索,唯一的线索便是那张“司法女神”卡片。

  但是,与日本控制区和法租界的四起案件又不同的是,李长安身上的伤口明显要比其他几名死者少得多,而且从闸北巡警分局现场取证的照片来看,李长安脸上既没痛苦也无恐惧,死时显得很平静。

  秦越根据照片推测,凶手行凶期间,李长安几乎没做什么抵抗,这说明他要么是跟凶手认识,要么就是被凶手做了手脚无法动弹。

  但根据之前四起案件的情况,罗森认为死者与凶手认识的可能性较大,因为凶手从来就没有过减轻死者痛苦的举动,甚至每起案件都是在尽可能地折磨受害者,尽可能地让他们在痛苦与恐惧中死去。

  根据华界警方当时的调查,认识李长安的人都对此表示震惊不已,这么一个沉默寡言、老实巴交的孤寡老头,到底是谁会跟他有如此深仇大恨,竟要用那样残忍的方式将他杀害。

  当时,华界巡警将李长安的棚屋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也没有任何发现,或者说他们根本无心投入大量人力、花费大量精力去查这么一件无关痛痒的案子。

  由于闸北先后遭受日寇两次毁灭性打击,区域变动大,人口流动更大,棚户区流入大批避战避灾的难民,出身难辨,鱼龙混杂,华界警方经过数日排查无果,也无人认领尸体,这才将人草草埋了,再没有追查下去。

  试问谁愿意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穷困潦倒的孤寡糟老头子卖力查找凶手呢,不论是他们还是租界巡捕,只怕都不会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再者,在这样的乱世中生存何其不易,每天因各种各样的理由死去的人太多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棚户区,如果每一个死去的人都要一查到底,那就是累死他们也顾不过来。

  所以,这件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夹在无数陈年卷宗里,成为了一起悬案。

  是故,罗森在了解了案件大体情况后,决定再去一次李长安原先居住的棚户区,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

  彼时,李长安的棚屋已被他人占据。起初那人看罗森、秦越带着两名华界巡警前来,还以为是要赶他走,连忙吆喝来左邻右舍排成排以示反抗,秦越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跟他们讲明白,他们只是来打听一下李长安的情况。

  李长安所居住的这片棚户区是闸北最早的一批,大约在民国二十一年第一次淞沪战争后就形成了,住在李长安周围的人大多也都是在那时候来这里的,有闸北本地难民,也有外地避战逃荒的,主要是苏北难民。

  而所有认识李长安的人口径十分一致,都说他是在民国二十一年第一次淞沪战争后就住在这里了。

  其中有个叫老张头的,跟李长安认识的时间最长。据他说,他是在第一次淞沪战争中家园被毁后搬到这里的,途中遇到了李长安。

  当时,李长安孑然一身,老张头问他是从哪里来的,李长安就说是从苏北逃难来的,但老张头说他的口音完全就是上海本地人,而且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李长安穿得还比较干净体面,根本就没有个逃难的样子,言谈举止间也很有素养,像是个读书人。

  罗森因此怀疑李长安有可能是从租界逃到闸北来的,而且李长安很有可能只是个化名。

  至于他为何要逃,又为何要隐姓埋名,那就有待进一步追查了。

  【九】

  待了解了张秀峰和李长安两起案件详情后,再结合法租界发生的三起案件,罗森终于从迷雾中理出了一点头绪。

  首先,有两个疑点让他十分在意。

  其一,依照时间推算,“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真正的第一起案件是发生在六月初,而第二起则发生在七月底,前后相隔近两个月,相较法租界内三起案件的发生频率,这异常的时间间隔是怎么回事?近两个月的时间空白,凶手在这期间在做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动作?

  其二,第一起案件发生在公共租界日本控制区,而第二起案件则发生在华界闸北棚户区,两者不仅区域完全不同,76号情报处处长与棚户区难民之间的身份落差也不是一般的大,与法租界的三名受害者情况也是天差地别。

  先前罗森曾根据张秀峰案推测,凶手很有可能是从东北来到上海的,甚至与张秀峰很有可能曾是战友或者其他什么关系,可在综合分析了五起案件之后,他又无法下此结论了。

  根据有限的线索,除了张秀峰有明确的东北过去史,张荣和白百力的履历中并无东北相关记载,而李长安和孙心驰的过往由于局势的动荡更是无从查起,只能大概知道这两人极有可能是上海本地人。

  换句话说,除了张荣和白百力是拜把子兄弟之外,其他三名死者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张、白二人与这三人也毫无交集,可为何这五人会死于同一人之手?他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联?凶手与五名死者之间到底有着何种共同的仇恨?

  其次,奚万佐的态度给了罗森意外的突破口。

  自上回大闹捕房不过一周后,奚万佐再次找上门来,质问罗森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抓到凶手,态度明显比上一次要焦躁许多。

  罗森感受到了奚万佐异常的焦躁,甚至还在他的言语间感受到了些微的恐惧,便问他究竟在急什么,又在惧怕什么。

  奚万佐却强言狡辩,说他哪里急、哪里怕了,只威胁罗森必须给他一个确切时间,否则他就要大闹上海滩了,言语间对罗森的提问颇有闪烁,似在故意回避什么。

  罗森因为眼睛看不见的缘故,对人的气息和微小的动作异常地敏锐,所以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奚万佐的焦躁和恐惧。

  联想到张荣和白百力的死,罗森遂进一步逼问奚万佐,问他是否是因为知道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他,所以才会如此紧张害怕,才会如此急切地要他们抓到凶手,问他是否知道凶手的身份,并且知道凶手为何会对他和他的两个兄弟下手。

  奚万佐越听越不耐,最后暴怒地一掌拍桌,气急败坏地要他们必须立刻抓到凶手,不然他就危险了!

  他这话便等于间接回答了罗森的问题,他知道凶手是谁,也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他那两个拜把子兄弟。

  于是,罗森为证明自己的推断便更加直接地问奚万佐,凶手究竟是谁,为何找上他们,问他究竟有什么事瞒着警方。

  奚万佐被逼问得急了,便一拍桌子愤而离场,离开前还威胁他们,说给他们三天时间,若巡捕房再抓不到凶手,他就要亲自动手闹他个天下大乱,对罗森的问题仍是避而不答,罗森因此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

  罗森找到了突破口,看来破案的关键就在奚万佐身上,便向警长提出申请,对奚万佐严加保护与监视,等鱼饵上钩的同时挖出奚万佐极力回避与隐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最后,通过追踪调查,罗森还找到了一条极为重要的线索。

  在这起连环案中,“司法女神”卡片是关键要素,而香烟卡片种类繁多,要想收集不下十张的“司法女神”卡片并不容易,这得买多少香烟才能收集到这么多相同的卡片呢。

  本来香烟也不是人人都买得起的,凶手却能买这么多,然后从中专门选出“司法女神”卡片,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凶手就算不是富人,但至少也不算穷。

  不过,从凶手的作案手法来看,罗森不认为凶手会采取这种低效的“笨办法”,而几起案件中的卡片都长得别无二致,很显然也不可能是临时手绘的。

  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找印刷厂批量印刷。

  罗森推测,凶手下单量应当不会太少,否则不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且订单量太少的话,一般也不会有厂家会接。

  当然,整个上海滩有印刷业务的公司或者厂家不少,且也不能保证凶手是在法租界印刷的,这要追查下去当然相当繁琐,耗时也可能比较长。

  好在经过公董局的协调,华界、公共租界还有日本方面都比较配合,他们只要等排查结果就可以了。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