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三~十五】

  【十三】

  罗森之所以双眼失明也想成为侦探,之所以能成就“无案不破,盲探罗森”之名,皆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找到他自出生起就从未谋面的父亲。

  他的母亲名叫唐凤章,出身江南水乡一个书香名门,大家闺秀,曾远渡重洋到巴黎音乐学院留学,拉得一手漂亮的小提琴,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才貌双全,自然倾慕她的小伙子也很多。

  但是,母亲心中早已有了意中人,当然就是他那从未谋面、只在照片上见过的父亲。

  父亲名叫罗致平,祖上和唐家是有些渊源的,曾经也是当地的名门大户,只是到了祖父那一代家道中落了,家境虽然比不得唐家富庶,但也勉强算得上温饱之家。

  父亲和母亲本是青梅竹马,且两家原本也有结亲意愿,但父亲却在他尚未出生时便离开了母亲,留给母亲的话只有一句:七尺之躯已许国,再难许卿。

  父亲不知道的是,母亲在他离开时已怀有身孕。

  当时,唐家所有人都反对母亲生下这个孩子,原因有二。

  其一,父亲那样果断绝情地弃母亲而去,这让他们心怀怨恨,唐家也因此与罗家断交。

  其二,虽然母亲没有告诉家里父亲离开时留给她的话,可家里人却大约推测出父亲是干什么去了,觉得父亲此去极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因此,他们不能让母亲背上未婚生子的污名,沦为十里八乡的笑柄,更不能让唐家因此蒙羞。

  然而,母亲却坚持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甚至为此不惜和家里决裂,孤身远走他乡,独自将他抚养长大。

  打从记事起,母亲就常对他说,父亲有很重要的使命要去完成,并非是有意要抛弃他们母子,让他千万不要恨父亲。直到多年以后,他才知道,父亲是为投身革命而舍弃了个人幸福。

  在罗森的记忆里,小时候他们母子的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可再苦再难,母亲也从未短过他的吃穿,并且再穷也要坚持送他去私塾念书。

  直到他十六岁那年,母亲终于累垮了,病魔以摧枯拉朽的架势吞噬着母亲的生命,可当时的他对母亲的病情竟毫无察觉,直到一个意外的访客来到,他才知母亲已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

  【十四】

  来人叫西蒙,法国人,是母亲在巴黎留学时的同学,同时也是母亲最忠实的追求者。他清楚母亲早已心有所属,所以一直和母亲保持着朋友的距离。

  自母亲回国以后,西蒙从未间断给母亲写信,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事,说说他在法国的近况,问问母亲在国内的近况,始终小心翼翼地以朋友的身份表达着对母亲的思念和关心。

  但是,母亲很少给他回信,只在有重要的变故或者地址变更时才回信告知他,因为她不想给西蒙无谓的期望,更不想耽误西蒙的幸福。

  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会给西蒙写信也是别无选择。

  当年母亲为了孩子与家里决裂,以唐家的势力,要想找到母亲其实并不难,可那么多年都没有人找来,说明唐家早已不认她这个女儿,所以高傲的母亲也不愿向家里求援。

  至于母亲为何同样没有向罗家人求援,罗森也是在多年以后才终于想明白的。

  母亲应该是怕他们知道以后会联络父亲,耽误父亲的革命事业。她理解父亲的报国之心,愿倾尽所有支持父亲,所以不想拖父亲的后腿。

  而坚持将他送去国外,则是母亲的私心。她希望儿子能远离国内的战火纷飞、乱世流离,不想让他步父亲的后尘,只盼他能平安长大。

  母亲在给西蒙的信中告知他,自己来日无多,她会在生命结束之前将儿子送去法国,到时希望西蒙能帮忙照应一下。

  母亲刻意强调,儿子出国留学的费用她早已备好,应当足够保障儿子在独立之前的生活和学业,而且她也相信儿子能够照顾好自己,她只是希望西蒙在儿子需要帮助时照应一下即可。

  当然,这些也都是后来,罗森从西蒙给他的母亲的去信中得知的。也是直到那时他才知,母亲多年来辛勤劳作,省吃俭用,为的就是给他存下出国的费用,结果硬生生将自己的身体给拖垮了。

  此外,罗森还从母亲的信中读出了更深层的意思。

  母亲原本大概是想在她的病还没有被他发现之前将他送出国,那样他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离开这片满目疮痍的故土。或许在那之后,母亲还打算拜托某个人模仿她的笔迹,在她死后假装她还在,与他互通书信,好让他安心留在国外。

  只是,当年一直在等西蒙回信的母亲没想到,西蒙在收到信后便立刻启程赶往中国,找到她信中所写的地址,来到了她的面前。

  而直到再次见到西蒙,母亲方知,原来痴情的西蒙竟还是孑然一身,没有娶妻,过往信中提到的交往的女朋友也根本不存在,心中始终对母亲恋恋不忘。

  欠西蒙这一世的深情已无法偿还,临终还要将儿子托付给他,母亲自知欠西蒙太多,却还是只能将儿子托付给他,因为她已别无选择。

  不过,母亲在临终之际许给了西蒙一个来世之约。来世若有缘再见,她愿意许他终生,偿还欠他的这一世深情。

  而西蒙在母亲临终之际亦承诺,他会将罗森当作他的亲生儿子照顾,叫母亲不必牵挂。

  而母亲交代给罗森的最后一个心愿便是:等他长大了,如果可能,让他一定要找到父亲,告诉父亲,凤章这一生一世没有负他。

  他仿佛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答应母亲会照顾好自己,也向母亲保证,无论多久、多远、多难,他都一定会找到父亲。

  母亲去后,他按照母亲的遗愿,将她的骨灰带回了故乡,在离父亲的家最近的地方将骨灰撒了,然后便跟着西蒙去了法国。

  【十五】

  没有人知道,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的环境下求学有多艰难,好在有西蒙的照应,他才得以顺利挺过最初那段日子。

  尽管他一直管西蒙叫叔叔,但其实在他心里早已将西蒙当做亲人了,尤其是在他意外失明后的那两年间,西蒙为他做的一切。

  是的,他的眼睛并非天生失明,而是在巴黎留学期间,在距离他毕业只剩一年的时候,在他参加的在校研究室的一次实验中不小心让化学药剂伤到了眼睛,意外导致永久性失明。

  当时,西蒙为医治他的眼睛四处奔走,最后得到的结果都是除了眼角膜移植别无他法。

  可是,眼角膜移植在那个年代并不普及,能做眼角膜移植手术的医院也比较稀有,符合要求且自愿捐献的眼角膜更不容易找,所以最后西蒙不得已只能暂时放弃了。

  没有人知道,从一个健全的人变成一个双眼失明的盲人,要适应这样的生活又有多艰难,幸好依然有西蒙始终不离不弃地陪在他身边,他才能顺利度过那段黑暗的时光。

  那时候,西蒙几乎将他的生意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了,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罗森,实在不行必须得他出面处理的,他也必会把罗森带上,因为交给别人他不放心。

  差不多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他才基本适应了盲人的生活。

  之后,他重返校园,以盲人之资克服一切困难,坚持完成了学业,成功拿到了学位证书。

  于是二十三岁那年,他终于决定回国,履行对母亲的承诺,寻找他的父亲。

  这一路走来,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坎坷,哪怕是双眼意外失明,他也从未动摇过,更从不放弃,只为完成母亲最后的心愿。

  西蒙当然舍不得让他走,更怕他一去不回,罗森当然也能感受到西蒙的不舍和担忧。

  所以,机场送别那一日,他向西蒙保证,即便找到了父亲,他也一定不会忘记他在法国还有一位名叫西蒙的父亲,还开玩笑说,将来等他老了,他一定会负责给他养老,为他送终。

  那一刻,即使看不见,但罗森知道,西蒙肯定哭了。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