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六~十八】

  【十六】

  归国后的罗森首先便是回到故乡,找到了唐家。

  彼时唐家早已不是当年的唐家,曾经的财富早已成过眼烟云,那座古香古韵的大宅也早已不属于他们,曾经那些在外敌入侵、四面楚歌之际还在为家产争得你死我活的兄弟姐妹们也早已四散,只剩下了孤独相守的两位老人,住在城郊一处年代久远的唐家旧宅小院。

  当罗森向他们说明身份时,两位老人死寂一般的眼中都亮起了久违的光芒,落下了惊喜的泪,抱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外孙哭得不能自已。

  自从眼睛看不见了之后,罗森对情感的捕捉反而更敏锐了。他能感觉到两位老人那种压抑了多年的酸楚、悲伤,还有内疚和悔恨。大概这些年来,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罗森看在亡母的份上还是给二老磕了头,留下了一笔不算少的钱便告辞了。

  对他来说,他们都不过是有点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他能做到如此已经是仁至义尽,毕竟对他来说,他们也是间接害死母亲的凶手。

  之后,他又找到了父亲的家人,彼时父亲的姐姐妹妹们也都已各谋生路,大多也已多年没有音讯,爷爷也早已不在人世,只剩一个大姑陪着奶奶还在那旧宅子里住着。

  奶奶说,怕父亲回来后找不到家,在爷爷故去后始终不肯搬走。

  直到罗森找来,家里人才知,原来弟弟竟有个儿子,奶奶更是喜极而泣,连连念叨老头子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罗家后继有人了。

  原来罗家只有父亲这一个儿子,在老人的传统观念里,罗致平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娶妻生子,传宗接代,那便是断了香火,老爷子直到临终都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只是,见罗森眼睛看不见了,奶奶不免又好一阵伤心落泪,罗森费了好大劲才向她解释清楚,只要有合适的眼角膜,他的眼睛就可以恢复。

  而这次故乡之行,罗森从奶奶口中得到了“赵海平”和“上海”两个关键信息。

  原来当年父亲离家之前,奶奶便已知父亲的报国之心,且在父亲决意离开前夕意外看到了那张名叫“赵海平”的身份证和一张去往上海的火车票。

  奶奶回忆说,当时父亲跪求她忘记关于“赵海平”和那张车票的事,也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还恳求奶奶原谅他不能再在父母膝前尽孝,要爷爷奶奶从此以后只当没生过他这个儿子。

  奶奶知道,她无论如何都拦不住父亲了,只得放他走,也知道父亲是怕会连累家里,所以才要她忘记“赵海平”和那张车票的事。

  第二天,父亲便消失了,从此以后音信全无。家里人不知他如今身在何方,甚至不知他是否还活在这世上。

  二十多年了,奶奶忘记了很多事,却唯独这件事,她始终记得清清楚楚。这些年来,她当真从没对任何人说过,就连爷爷都不知道,直到罗森找来,她才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奶奶也是读过书的,她虽没有明说,但罗森明白,奶奶的意思是,父亲八成是秘密加入了共产党,化名“赵海平”去上海肯定是带着任务的。

  罗森向奶奶和大姑保证,他一定会找到父亲,无论生死,他都会给家里捎信回来。

  之后,他告别奶奶和大姑,追寻着父亲的脚步前往上海,但是此后父亲的行踪便不好追查了。

  一来,父亲既秘密加入了共产党,那他来上海必定身负使命,且在上海必定有着另外的伪装身份。上海的局势有多复杂他再清楚不过,若他大张旗鼓地寻找,十之八九会让父亲的身份暴露。

  二来,如今他的眼睛看不见,只能让别人对着照片帮他寻人,但这样做的高风太高,万一对方是敌人,那必定会给父亲招来灭顶之灾。

  是故,为了更方便寻找父亲,他才决定应征巡捕,以警探的身份做掩护,借着查案的名义私下隐秘寻找父亲的下落,既安全又方便。

  至于那封推荐信,当然是西蒙从中斡旋的,因为他在法国的生意规模做得相当大,所以在官场也相当有人脉,帮他弄一封推荐信也不算太难。

  【十七】

  经过近三年的经营,罗森在巡捕房终于拥有了一定程度的权力和资源,这才终于开始着手私下追查父亲的下落。

  他自己当然不方便出面去打听,遂让他发展的“三光码子”线人阿彪暗中打探“赵海平”这个人。

  “三光”即吃光、用光、当光,是上海滩流氓瘪三的雅号。他们这些人,如果没有个正经营生,那就是人中败类、社会毒瘤,为了生存什么都做得出来。

  但也正是他们这样的人,尤其是在上海滩混得够久、黑白两道都颇有门路和手段的人,很多巡捕不方便做的事由他们去做效率就很高,所以很多华人巡捕都发展他们做线人,替他们打探消息、跑腿办事。

  罗森的线人阿彪在上海滩黑道颇有名声,跟着罗森也有两年多了,两人互相知道对方的能耐,加之罗森出手也算大方,所以双方合作得还算顺畅愉快。

  可即便如此,罗森也还是不敢据实相告,只谎称“赵海平”此人是他正在追查的一桩陈年悬案的重要嫌疑人,要阿彪绝对保密,因为他怕打草惊蛇跑了凶手。

  因为过去两年间,罗森没少让阿彪打听这样的人或事,所以阿彪便不疑有他。

  以往阿彪总是能很快就给他回复,可这一次,阿彪足足用了三个月才给他回复。

  大约十年前,也就是民国二十一年或者二十二年,具体时间已无从查实,当时国民党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的行动组端过一个中共的秘密据点,抓了一批地下党,当时他们领头的就叫“赵海平”。

  据说当年这件案子还挺轰动的,好像报纸上还刊登过来着。阿彪也是本事通天,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张当年的旧报纸,看到了这篇报道。

  根据阿彪打听到的情报,当年他们那个据点之所以会被端掉,是因为叛徒的出卖。

  阿彪找到一个当年亲眼见过赵海平的老狱卒,没想到老狱卒还记得这个人。事隔十年提起这个人,他仍赞口不绝,佩服此人是条汉子,无论怎样被拷打折磨,他就是死不松口,绝不出卖同志。

  后来,赵海平便被转移走了,至于转去了哪里,他就不知道了,不过阿彪推测八成是被秘密处决了,但也有小道消息说他被共产党的人救走了,具体到底如何已无从查证,原因有三。

  其一,事隔十年之久,追查起来本身就有很大难度。

  其二,抗战全面爆发前,特务处上海区几易其主,相关卷宗档案几经调动,甚至还曾经历过火灾,都不知关于“赵海平”的卷宗是否还在。就算在,要在众多卷宗当中找出一个“赵海平”又谈何容易。

  其三,抗战全面爆发后,复兴社特务处先是并入了大军统二处,后又独立为军统局,连番大的动作让此事追查起来更为不易。

  至此,罗森便不再让阿彪查下去,以免他起疑。

  接下来,他便一直在想办法通过官方接触军统上海区。无论如何,他都坚信父亲一定还活着,他必须找到相关卷宗,了解当年案件的详情。

  但是,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他眼睛看不见,而他又不能让外人帮忙,这让他的寻父之路更加举步维艰。

  可即便如此,他也还是从未放弃过,只因他承诺过母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完成母亲这最后的心愿。

  【十八】

  空无一人的群英楼三楼,靠窗的雅间里,秦越平静地开口:“该从哪里讲起呢。”

  他看了看罗森不自觉地握紧了的杯子,嘴角微微一扬:“就从他离开你母亲讲起吧。”

  仿佛是为了不给罗森喘息的机会,他自言自语似的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民国五年,他受进步思想熏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革命道路,那年他17岁,而他这一去,便再没有了音讯。但其实他一直都在家乡秘密参加革命活动,领导本省农民运动,驱逐军阀武装,组织农民起义,开展土地革命。在这期间,他加入了共产党。

  民国十六年,他被秘密安排到上海,化名‘赵海平’潜入国民党内部,从事地下谍报工作。

  民国二十一年,他成功打入国民党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同年被秘密处决。幸运的是,共产党的人将他秘密营救了出来。

  之后,他又化名‘张冠一’被派到东北组织敌后抗日斗争,并参与组建了东北抗日联军,是抗联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人之一。

  民国二十六年,他所带领的抗联部队被日寇围困在东北大雪原,危机关头,他将部队打散,而他自己则只带了极少部分的人引开敌军,给分散的部队争取撤退时间。

  原本以他的能耐,日本人是根本不可能抓得住他的,加上抗联在大雪原里有不少补给密营,足够他与日军周旋三年,但不幸的是,他又一次遭到叛徒的出卖!

  叛徒不仅害他行踪暴露,还引导日军摧毁了所有密营,断了他所有的生命补给。他带领为数不多的人与数千围剿的日寇在大雪原里周旋五昼夜,最后只剩他孤身一人,却仍不放弃与日寇殊死抵抗,直至最终壮烈牺牲!

  如此喜人的军功,如此难得的威慑国人、打压国人抗日积极性的机会,日本人是一定不会放过的,各大媒体一定都刊登过相关的报道,只可惜当时你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不然只要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照片,你应该就能认出司令了,虽然那张照片里的司令惨不忍睹!”

  等秦越几乎不喘气地讲完所有,罗森早已泪流满面。

  尽管他从未与父亲谋面,但从秦越的转述中,他却仿佛看见了父亲波澜壮阔的一生!

  原来父亲离开母亲之后的十年间一直都在家乡秘密参加革命活动,他能理解父亲是不想连累家人,所以才没给家里任何音讯。

  民国二十一年,父亲在上海因叛徒出卖而被捕,这不正好是母亲病逝、自己跟随西蒙前往法国的那一年吗?

  如今想来,或许是因为母亲和父亲心意相通,她感应到父亲出事了,所以才支撑不住倒下了也说不定。

  又或许,心有所感的母亲是想就此追随父亲而去,真相究竟如何,他已不得而知。

  而民国二十六年,父亲牺牲的那一年,正好是他在巴黎意外伤到眼睛、导致永久失明的那一年。

  如今想来,莫非是骨肉连心,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将思念传达到了他心里,所以当时正在研究室做实验的他才会出现操作失误,不小心让化学药剂伤了眼睛。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