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十九】

  【十九】

  当然,罗森没有错过秦越最后的那个称呼:司令。

  他能感觉到,秦越还有未尽之言。

  “你特意来找我,应该不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吧?”

  秦越了然一笑,也没多余的废话,接道:“李长安原名叫李正新,是当年和你父亲一起打入复兴社特务处的同志,也是出卖你父亲的那个叛徒。

  当年你父亲被‘秘密处决’之后,他大概是怕被组织的人审判或者被其他什么人灭口,便携带出卖你父亲得到的可观赏金连夜逃出了租界,化名李长安躲进了闸北棚户区,隐姓埋名至不久前才得到应有的审判。”

  审判啊……

  这两个字让罗森五味杂陈,这个答案乍听意外,但转瞬便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那一夜,当李长安得知审判为何会降临到他身上时,他没有做任何抵抗,甘愿死在复仇之刃下。他以为你父亲十年前就已经被秘密处决了,所以这十年来,他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说他一直都在等报应来临的这一天。

  他还说,他曾去找过你母亲,可是唐家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听说她离开时已经怀有身孕,他本来想用出卖你父亲得到的那笔赏金赎罪,却无从寻找你们母子的下落。”

  赎罪吗?呵……

  直到现在,罗森终于明白了为何在众多受害人当中,李长安身上的伤口是最少的,大概是因为他这十年来一直在忏悔,有赎罪之心,面临审判也没有抵抗,甘愿接受审判。

  而据他推测,李长安既然曾与父亲是并肩作战的同志,那么无论是李正新还是李长安,只怕也都只是他的化名。

  可是,他背叛了父亲,背叛了组织,也背叛了他自己,所以到了最后,这世上再无人知晓李正新或者李长安真正的名字叫什么。

  一次背叛让他丢了组织,也丢掉了证明身份的名字,或许这惩罚对他才是最残酷的,因为这等同于抹消了他存在于这世间的一切痕迹,否定了他曾生而为人的意义。

  明明他曾存在于这世上,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曾存在过,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至于秦越是从何得知如此详实的细节的,罗森暂时不想问,因为他知道,随着对话的展开,答案很快就会揭晓,而他也已经料到秦越接下来要说的是谁了。

  果然听秦越接道:“当年你父亲化名‘赵海平’潜伏于上海,孙心驰恰好就住在你父亲隔壁,二人既是邻居,也是好友。然而,在你父亲被同志出卖、走投无路之下暂时躲到他家时,这位平时的邻居兼好友竟然也背叛了你的父亲,偷偷将他的行踪通报给了特务处,这才导致你父亲最终被捕。”

  后来,父亲便被组织秘密营救,之后又化名“张冠一”去了东北,并最终将生命也留在了那里。

  抗日英雄“张冠一”壮烈牺牲的消息他当然知道,即便他当时身在国外,也时刻关注着国内的消息,而这也正是西谷在调离东北之前斩获的最后一项军功。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就是他苦寻多年的父亲!

  罗森突然觉得心头一阵绞痛,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充斥他的五脏六腑,眼前蓦然湿润。

  秦越将罗森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声音变得格外温柔道:“去了东北之后,你的父亲可以说是日本人最痛恨的人物之一,所以日本人几次三番、想方设法地要置他于死地,但都被他一一粉碎了,直到五年前那次大围剿……”

  秦越说到这里,嗓子突然哽了一下。

  罗森当然敏锐地觉察到了秦越的情绪起伏,想起他先前称呼父亲为司令,心中便基本有了数。

  果然和他先前隐约预感的答案一样,“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的关键在于父亲!

  “程斌五年前为西谷做了挡箭牌,因此免于‘司法女神’审判,而张秀峰就没这么幸运了,对吗?”

  在这短暂的一瞬间,秦越已整理好了情绪,没有正面回答罗森的问题,而是接道:“张秀峰是司令收养的孤儿,从司令到东北起就一直在警卫排。

  司令给他吃给他穿,教他唱歌吹口琴,教他读书认字,教他作战求生,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养,可他是如何回报司令的!

  他背叛了司令,卷走了联军几乎所有的抗日经费,还带着抗联的机密文件投敌!如果不是他的叛变,司令的行踪根本不会暴露,突围路线也不会被封锁,部队就不会被围困在大雪原里,司令更不会牺牲!

  这些还不算,背叛之后,他竟然还心甘情愿做了西谷的走狗,用司令教给他的那些本领,还有西谷教给他的那些手段反过来迫害同胞!

  可是,就算是这样恶贯满盈、罪孽滔天的人,你知道他在面对‘审判’时说什么吗?他竟然说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他竟然说他没有错!

  如果当年他不是被西谷送进了日本人的间谍培训学校躲起来了,那他早在五年前就应该死了!”

  秦越越说,心中的怒火便越难压抑,红红的双眼中饱含泪水,他更一再拿拳头锤桌,可紧握的拳头却依旧吱吱作响,呼吸也因情绪的波动而异常急促,可见他对张秀峰的恨在他死后仍未消解半分。

  罗森终于明白,为何在所有连环案中,唯有张秀峰的现场异常的惨烈,并且还有明显的激烈搏斗过的痕迹。如果换做是他,难保不会做得比凶手更过分。

  秦越眼中投射出仇恨的盛光接道:“程斌是司令最得力的助手,也是最了解司令和联军情况的人之一。

  正是因为他的背叛,才导致联军所有密营被日本人捣毁,断了司令最后的生命补给,否则就算是被数千日军围困,司令一个人也能在大雪原里和敌人周旋个三五年!”

  秦越说得咬牙切齿,悲愤交加,罗森听得也咬牙切齿,悲愤交加。自己苦寻多年不得的父亲,为革命献身的父亲,七尺之躯许给了国家而不得不远离母亲的父亲,原来他竟然是这样牺牲的,叫他怎能不痛,又怎能不恨!

  “那么奚万佐、张荣和白百力三人又是怎么回事,他们与这起连环案有何关联?”

  罗森强压悲愤接着如是问,但他心里其实也已经隐约有了答案,想来必定也与父亲有关。

  果然听秦越答道:“他们原是土匪,在东北有自己的山头和寨子,手下有近百弟兄,在当地是出了名的土匪窝。

  当年那场大围剿,他们作为向导可是为日本人出了不少力。事后,他们也一样从日本人那里领了不小一笔赏金,之后他们兄弟三人便扔下那一寨子吃苦患难的兄弟,改名换姓跑到大上海吃香喝辣了。

  呵,人嘛,只要有了钱,谁还愿意待在那个冰天雪地,穷乡僻壤,关键还得处处受制于日本人。上海有花花世界,有赚不完的钱和玩不完的女人,还不用再给日本人当奴才,能直起腰板做人,既然有钱了,为何不来呢。

  讽刺的是,就这样的人渣也不知哪儿来的运气,竟然让他们有幸得到了义父的赏识,当真过上吃香喝辣的日子了。”

  罗森的心再度传来一阵绞痛,不甘又愤怒地抬起盲杖狠狠一砸。

  原来,这三人那笔不知从哪儿发来的大财竟是这么来的!

  “也就是说,他们三个跟龙耀华几乎是同一时间来到上海的?”

  等平复了情绪,罗森方才将思维拉回“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上。

  秦越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比耀华到的时间要早,甚至比西谷到上海的时间还要早。”

  “也就是说,在那场大围剿结束之后,他们三人就立刻离开了寨子,来到了上海。”

  “是。”

  “呵,虽然时间上有所不同,可最后却都巧合地进入了叶氏,这还真是……”

  秦越明白罗森的意思,微微一笑道:“可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不是吗?”

  罗森抬头,尽管他看不见,但他却几乎能想见秦越此时的表情。

  秦越接道:“没错,我的意思是还有我。”

  “……”

  罗森知道,话题终于要切到中心点了。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