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

  【二十】

  “罗森,你大概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

  秦越淡淡一笑:“没错,我也是司令,也就是你父亲身边的一名警卫,并且和张秀峰一样,我也是被司令收养的孤儿,和张秀峰一起长大。

  五年前那场大围剿中,我跟随被打散的队伍撤退,因此和司令分开了。我所在的部队在撤退时和敌人遭遇,战斗中所有人再次被打散,我也在逃出包围圈后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被义父带到了上海。

  当时义父告诉我,我重伤濒死,足足昏迷了三个月才醒过来,可那时司令早已不在了……”

  秦越说到这里,喉咙再次哽咽,赶忙打住话头,以免忍不住再度哭出来。

  五年前,叶振南将他带回了上海,整整救治了一个月,他才脱离了危险,之后又昏迷了两个月,他才终于醒了过来。

  秦越至今都还记得,当他醒来时,叶振南就坐在他的床边,简单粗暴地介绍了他是谁以及叶氏在上海滩大概的地位,紧接着便霸道地宣布,他已收他为义子,从现在起他就是叶家的三少爷了!

  秦越当时刚苏醒,身体还很虚弱,连床都下不了,可想而知离了叶振南,别说是日常护理,只怕连接下来的救治也会一并报销,他一个人无亲无故,没钱没势,自然没有反驳的余地,只得同意了。

  秦越记得当时叶振南还笑得特别夸张,特别开心,还说他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聪明机智,识时务。

  当然,他没有告诉叶振南自己的真实身份。一来,他怕连累叶振南,毕竟他曾是抗联的人;二来,他当然是不希望他的复仇受到任何阻挠。

  所以,他只说是日本人毁了他的家乡,杀了他全家,他是在父母拼死掩护下才逃过日本人的扫荡,好在叶振南也没有多追究,相信了他的说辞。

  之后,又经一个多月的修养和复建,直到六月底,他才终于得以出院。

  当时医生特意叮嘱他,他的身体还需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康复,在此期间,他不得剧烈活动,不能过度操劳,要保持健康饮食,还要保持心情舒畅等等,总之罗里吧嗦说了一大堆。

  显然,这些要求对秦越来说是不可能乖乖做到的,因为出院之后,他就立刻开始了解那场大围剿究竟是怎么回事。

  住院期间,他只从叶振南那里了解到结果,而他又怕引起叶振南的怀疑,就没敢多问,就等着出院以后去查呢。

  经过他的暗中调查,真相终于明了,当时还未完全康复的他几乎是立刻就想逮住程斌和张秀峰,还有助纣为虐的土匪和卖国求荣的村民赵老三,当然还有最可恨的罪魁祸首西谷龙一郎!

  但很快他就被叶振南强行送去巴黎留学了,毕竟当时他还只有十六岁,想要反抗叶振南显然还做不到。

  再者,就算他想报仇,就凭他一个没钱没势也没任何本事、连骨头都还没长开的愣头小子又能做什么呢。

  所以,他听从了叶振南的安排,就算是为了掌握复仇的力量,他也必须学习深造。

  原本叶振南想让他学管理方面的专业,可他却在入学后擅自改了专业,叶振南对此并不知情,直到他学成归来,一切已成定局。

  秦越明确表示他对法医学比较感兴趣,没想过要继承义父的财产,更不想和两位义兄争抢什么,但如果义父需要,只要他能做到的,他一定会尽全力,如此他便将自己彻底排除在了财产继承资格之外。

  两位义兄对此自然是喜不自胜,却哪知他不过是为了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复仇上,其他事他一概不关心,也没兴趣。

  罗森听后却是感慨万千,他果然与父亲联系紧密,也明白了他对张秀峰那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来得更加猛烈的恨意是为何。

  至此,罗森终于将连环案所有不明白的地方都串联了起来,也终于明白了整起连环案的关键在哪里。

  他怎么都不曾料到,这答案竟然会是父亲!

  “所以,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想成为法医了吗?”

  “……”

  罗森实在不愿意承认,秦越想成为法医是为了更加了解人体构造,以便更顺利地报仇,更是为了在对那些人下“审判”时给予他们最大限度的折磨和惩罚。

  他更不愿意承认,从结识他的那一天起,秦越便已经在计划复仇了,而“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的幕后真凶从始至终都是自己身边这位最信任的挚友。

  他忍不住会想,看着自己为查连环案而四处奔波,不知秦越作何感想,是笑他白费功夫,还是笑他跟傻子一样被耍得团团转。

  所以,当他在秦越身上闻到血腥味,当他在奚万佐的案发现场闻到那股独一无二的香水味,他陷入了痛苦纠结,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直到印刷厂老板报出那个名字,他依然不愿意相信。

  比起连环案的真相,秦越的背叛才更加让他心痛,难以承受。他甚至开始怀疑,秦越究竟有没有将他当作朋友。

  而面对真相大白的秦越看起来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毫不畏惧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一切。

  “罗森,记得早上上班时,你问过我什么吗?”

  罗森皱眉,耳边自然回响起早上在捕房见面时他问秦越的话:“你身上怎么有残留的血腥味?”

  “……”

  见罗森不答,秦越便自问自答道:“你知道我是有洁癖的,每天下班之后一定会对自己彻底消毒,去掉身上残留的异味,每天上班之前也一定会喷香水。”

  罗森苦笑:“还是我送你的特制香水,外面任何地方都买不到的限量品。就我这瞎眼功夫,也就你敢用我实验捣鼓出来的东西。”

  秦越笑得愈发温柔,接言道:“可是今天早上,你在我身上闻到了残留的血腥味。”

  “……”罗森再度沉默。

  “此外,在奚万佐的案发现场,你还闻到了那股熟悉的香水味,那个只有你才能制造出来、别处都买不到的独一无二的味道,对吗?”

  罗森此刻的心情难以用语言表达,像是饮了一杯百味混杂的水,什么味都有。

  “所以,你是故意让我发现的。你明知我的嗅觉比常人要敏锐得多,可你却刻意不做任何掩饰,故意留下‘破绽’给我!”

  秦越满意地笑了,依然那样淡定从容。

  罗森即便看不见,却能感受到秦越此刻的心情,心中猛地窜起一股怒火,咬牙接道:“还有印刷厂的老板,你手里明明还有剩余的卡片,却偏偏要多此一举再下订单,并且用的还是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名字,你根本就是为了坐实我的怀疑,逼我面对真相,对吗!”

  按照当初在巴黎留学时的约定,他是在秦越回国找上他的一个月之后将寻父的事告诉秦越的。

  “罗森,你知道当我看到你给我的那张照片时,我有多惊喜、多激动吗?”

  秦越问得很平静,可是他的眼里却充盈着淡淡的泪光,只可惜罗森看不见。

  他依然把自己的感情掩藏得很好,一如当初他看到照片时,哪怕是激动得热泪盈眶,他都没有让罗森察觉。

  “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司令真正的名字叫罗致平,原来他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和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儿子!

  你知道吗,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一切都是司令的在天之灵在冥冥之中引导着我,让我结识了你,找到了他的根!”

  罗森终于明白了张秀峰跟李长安两起案件之间异常的间隔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回国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张秀峰报仇,而直到近两个月后,第二起案件,也就是李长安的案子才发生,是因为这期间,你根据我给你的情报一直在查父亲在上海潜伏时的事。”

  秦越答:“你这么说也不算错。如果不算五年前的程斌的话,那么张秀峰的确是第一个,之后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的确一直在追查当年司令潜伏上海时出卖他的叛徒的下落。”

  秦越是看了罗森给他的照片后才知道司令的真名叫罗致平,并且根据罗森提供的“赵海平”相关的线索一路追查,终于将当年出卖“赵海平”的叛徒也都揪出来给予了“审判”。

  而罗森因为父亲在上海与东北两线的交叉,上海潜伏时和东北抗联时出卖父亲的人不是同一批人,因而扰乱了他的思路,这才导致他走了些弯路,否则顺着奚万佐、张荣和白百力三人从前的经历追查下去,他早就找到关键了。

  “其实严格来说,张秀峰也不是第一个,真正的第一个是赵老三。”

  罗森微讶抬头,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只听秦越接道:“赵老三也是五年前那次大围剿中出卖你父亲的人当中的一个,是当地的村民。

  当年,在大雪原中躲避日军围剿的司令遇到了砍柴的赵老三,司令原本是希望他能带点食物和棉鞋给他,并答应多给钱,可赵老三害怕日本人知道后杀他全家,所以就向日本人报告了与司令的会面,导致敌人最终找到了已经弹尽粮绝、筋疲力尽的司令!”

  罗森再一次感受到了剜心之痛,眼中情不自禁地涌上了泪水。

  “罗森,你的父亲是我这一生最敬重的人,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可是这样的他却一再遭到背叛。

  他并肩作战的同志,他一手养大的孤儿,他最信任的战友,他一心守护的百姓,是他们将他一次又一次地推向死亡!所以,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必须有人对他们进行制裁!”

  “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尚未明朗时,仅从那些惨烈的现场,罗森以为凶手只是个残忍的复仇者,但如今得知真相的他心中是难以言喻的沉重和复杂。

  即使他不曾参与,但他却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秦越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找到那些叛徒,并给予他们“制裁”的。如果换做是自己,他无法保证不会做得比他更残忍,毕竟被那些人害死的是自己苦寻多年的父亲!

  “在我出国留学的那五年间,耀华一直在暗中替我查找这些叛徒的下落。在我回国之前,耀华已经代我去了一趟东北,找到了赵老三,当时他已经精神失常。

  可当他听到司令的名字时,他就立刻陷入极度的恐惧和癫狂,不停地求饶告罪要宽恕。听当地的村民说,他已经疯了好几年了,活得和路边的流浪狗没什么区别。

  所以,耀华也就没再对他怎样,想来就这样不成人形、生不如死地过一辈子比杀了他更残忍,也算得到应有的报应了。”

  提及龙耀华,话题终于转入整起连环案最后一个未解之谜。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