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一】

  【二十一】

  “从时间上推算,龙耀华应该和你差不多是同一时间抵达上海的,你和他是何时、又是如何产生交集的,他又是如何死里逃生的?”罗森问。

  秦越答:“耀华确实是个难得的商业奇才,进入叶氏后,在我重伤昏迷和苏醒后查证大围剿真相的那五个月里,他迅速在叶氏建立起了威望,其手腕之强硬、行事之魄力与雷厉风行让最初看不起他的叶氏元老们都不得不叹服。

  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原本前程似锦的他竟突然毫无征兆地行刺西谷,导致他在叶氏经营的一切瞬间化为乌有!

  之后,他被日本人投进了76号魔窟,受尽酷刑,生不如死,可他却始终不肯交代为何要行刺西谷,坚持他没有受任何人指使,也坚决不承认他背后有什么组织。

  我和他之前其实没有任何交集,直到他突然行刺西谷,这才引起了我的注意。在他被处决之前,我通过义父的关系得以进入76号探监。”

  当时,秦越见到的龙耀华比叶振南之前见到的状况还凄惨,可以说几乎已经没有人形了,可他的意志却依然非常坚定,宁死不松口,日本人在叶振南的建议下已经放弃对他的拷问了。

  由于身处敌区魔窟,秦越自然知晓有些话不能和龙耀华明说,以防隔墙有耳,引火烧身,牵连叶氏,遂只问了他跟西谷究竟有何仇。

  龙耀华虽然对叶振南捡回来的这个义子有所耳闻,但对他并不了解,只有过几次点头之交,所以对他心有防备,自然还是不肯松口。

  于是秦越又问:“你这样做就不怕连累义父吗?”

  龙耀华的回答是:“如果我的行为连累了先生,那我只能深表歉意,来世,耀华愿当牛做马报答他的大恩大德!”

  秦越再问:“那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还会对西谷下手?”

  龙耀华毫不犹豫地回答:“会!上回算他走运,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再失手!”

  从龙耀华的回答可以看出,他对西谷的仇恨非比寻常,再者他也同样是从关东沦陷区来到上海的,因此,秦越对他与西谷究竟有何仇十分感兴趣。

  当时他就计划着,反正他们的最终目标一致,说不定可以联手。

  于是,头脑聪明的他便制定了周密的救援计划,在龙耀华被压赴刑场的途中制造骚乱,大批民众与76号的押送人员起了冲突,乱成一团,秦越安排的人则趁乱偷梁换柱,将龙耀华救了出来。

  救出龙耀华之后,秦越这才从他口中得知了他的过往。

  原来,龙耀华的父亲就是因为西谷龙一郎的伪装渗透,不仅害他自身暴露中共地下党的身份,还被敌人掌控了一个联络点,害得大批不知情的同志因此被捕。

  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惨遭杀害,有个别经不住严刑拷打叛变的,事后都被龙耀华找到,秋后算账了。

  在那场灾难中,他的母亲和弟弟都不幸惨死在了日本人的屠刀之下,而他当时正好在外务工,幸好邻居家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偷偷拦住了正准备回家的他,他才没有自投罗网。

  直到这时,他才知道父亲原来是中共地下党。而等到日本人撤走、他终于可以偷偷潜回家时,母亲和弟弟都已经凉透了,满地都是他们的鲜血,身上也都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最令他悲痛、愤怒的是,野蛮的侵略者竟然还奸污了母亲!

  即便只是看到事后的现场,他也可以想见事发之时,弟弟为了保护母亲曾与日寇有过怎样的殊死抗争,而母亲又是怎样在弟弟被杀害后衣衫不整地撞上了敌人的刺刀,自求一死!

  所以,他发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一定要为父母和弟弟报仇!

  于是,他一边躲避日本人的追捕,一边暗中追查,终于查到了那个化名“滕华”潜伏到父亲身边,并害父亲身份暴露的罪魁祸首——关东日本陆军司令部特高课的高级间谍西谷龙一郎!

  而彼时,西谷刚被调到了上海,接任上海宪兵司令部特高课课长。

  于是,他便追着西谷也来到了上海。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了叶振南的赏识,得以在叶家扎根,暗中则一直在找机会杀西谷报仇。

  七月中,在他到达上海将近半年时,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西谷到任上海后,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自然要跟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经常打照面,搞好关系。

  所以,之前叶振南偶尔会被西谷请去谈生意,或者请他配合其他的事,毕竟叶氏在上海家大业大,有些事由他这个中国人出面要比日本人出面好解决。

  而这一次,由于使出紧急,日本那边托叶氏运的一批极为重要的货物出了点问题,西谷因此不得不冒险紧急来到法租界叶公馆,找叶振南当面谈,龙耀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果断出手!

  谁料西谷命大,拉程斌替他挡了致命一枪。一击不中,机会便失,龙耀华当场被擒,并且很快就被法租界移交给了日方。

  于是,秦越这才有了和他产生交集的机会。

  救出龙耀华后,秦越向他坦白,自己也是从关东逃到上海的,他们有着共同的仇人。但是想杀西谷何其难,平日他躲在宪兵司令部里也就算了,即使出门,一般也会有宪兵保护。

  不过,他还是承诺可以帮龙耀华报仇,但前提是龙耀华必须按照他说的去做。

  “我要报复的对象太多,如果最先找上西谷,则极有可能把事情闹大,那我的复仇计划就很有可能进行不下去,所以我必须先易后难,等解决了外围叛徒,最后再找西谷。

  耀华同意了我的计划,并且答应先藏起来避避风头,万一调包之事东窗事发,也可最大限度降低被发现的风险。

  此外,他也答应帮我清理掉外围的叛徒,如果在这过程中他被捕了,那么我会负责取西谷的人头!

  之后,我便被义父送去巴黎留学了,在我出国留学期间,耀华一直在暗中帮我追查那几个叛徒的下落。

  虽然在这期间,耀华有过忍不住想对西谷动手的时候,但好在他肯听我的劝,都罢手了,毕竟西谷那么惜命,才刚经历过行刺,短期内只怕都难以找到机会下手了,轻举妄动只会白送性命。”

  “所以,直到你回国,你们的复仇才真正开始。”

  “其实,张秀峰那次,耀华原本也说由他来的,但在所有接受‘审判’的叛徒当中,唯有这个人,我无论如何都要亲手‘审判’!”

  “那之后,你就将‘审判’的执行交给了龙耀华,而你则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关注着案情的进展。”

  秦越听得出,罗森这话中隐含怒气,却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笑。

  “在对奚万佐下手之前,耀华明知警方和义父设下了天罗地网,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你可知这是为何?”

  “……”

  罗森眉头微蹙,心中大约有了答案,但他却保持沉默,等着秦越揭晓谜底。

  秦越看出了罗森已经猜到了答案,脸上浮现难得一见的哀伤和悲悯道:“因为我告诉他,奚万佐已经是个死人了,我们的仇人只剩下西谷了,让他安心地上路。”

  耳边回响起龙耀华被处决的那天,被派去监刑的他最后在龙耀华耳边许下的承诺:“我以性命和司令的名誉向你担保,五年前你没能杀掉的仇人,这次由我来替你了结!你先走一步,很快我就会把西谷的命给你送过去!”

  龙耀华临死前说的一句话是:“谢谢。”

  当时,负责行刑的人和观刑的人都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向谁说谢谢。

  所以,龙耀华走得很安心。

  而这一次,尽管除了对罪行供认不讳之外,其他的他依然绝口不提,但日本人却没再过多地折磨他,行刑的人枪法也十分精准,所以他走时也没受多余的罪。

  “所以,奚万佐才会那样咄咄逼人地要我们尽快破案,是因为张荣和白百力给过他什么信号,他知道‘司法女神’的‘审判’为何会降临到他们身上。”

  秦越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再次自顾自地说道:“现在,我们的仇人终于只剩西谷了。送走他,我就能问心无愧地去见耀华了。”

  “!”罗森闻言一阵心惊肉跳。

  秦越却好似完全没看到罗森的反应,仍旧自顾自地接着说:“罗森,对不起,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往后的路,请你代我走下去。”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