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三~二十四】

  【二十三】

  罗森醒来时已经是次日中午了,醒来便感觉到周围环境的陌生。

  他试探着叫了两声“有人吗”,但没人回答,于是他只好起床,自己摸索着走到门边,脑袋闷闷的沉重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出了房门,他扶着墙摸索着往前走,一边又问了一句:“有人吗?”

  一楼宽敞的大厅里,中式长衫的叶振南和一个金发碧眼、西装革履的外国男人各自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两人看起来都很严肃,脸上都写着担忧。叶振南手中的雪茄都燃了半截了,也没见他抽几口。

  叶振南的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着,即便掺杂其间的白发已清晰可见,却还是难掩他浑厚的雄性荷尔蒙,硬朗的眉骨和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透着闯荡江湖多年的杀伐决断,锐利的双眼藏着刀尖上行走之人特有的警觉和戾气,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听见楼上的动静,两人同时抬头,那个金发碧眼高鼻梁、生得颇为好看的中年男人更是惊喜道:“罗森,你醒了!”

  罗森一听这声音,也惊了:“西蒙?!”

  就在这闪电般的瞬间,西蒙已经飞步跨上二楼,一把将扶着墙的罗森抱住,连声道:“终于见到你了,我真是太想念你了,你还好吗,罗森?”

  “……”

  罗森的脑子还有些沉重,一时间竟有些迟钝,半天才反应过来,追问道:“西蒙,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先下楼再说。”

  西蒙放开了罗森,小心翼翼地搀着他下楼。

  来到叶振南面前,西蒙向他介绍:“罗森,这是叶先生,是他将你带到这里来的。”

  罗森瞬间明白,原来他在叶公馆。

  他与秦越虽交情匪浅,但却从来没有到过他家,所以他这还是第一次进入叶公馆。

  叶振南道:“罗森,我们总算见面了,很抱歉以这种方式将你请来。秦越跟我说,如果我规规矩矩地去请,你一定不会来,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

  罗森的脑子突然嗡的一声,耳边回响起秦越最后对他说的话:“罗森,你知道吗,其实这五年来,我最恨的那个人其实是我自己。

  我恨自己为何如此渺小无用,如果我能有用一点,也许就能早一点发现异常,早一步把叛徒揪出来,那司令就不会死得那样悲惨憋屈了!”

  “而现在,我终于可以为司令报仇雪恨了!”

  “罗森,谢谢你到最后还愿意当我是朋友,还愿意认我这个兄弟。”

  混沌的思维终于瞬间清醒,他猛地一把抓住身旁的西蒙问:“西蒙,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西蒙看了一眼叶振南,叶振南道:“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昨天,秦越趁你不备,在你的茶里下了迷药。”

  “……”

  罗森的心一沉。也就是说,他从昨天出了群英楼便昏迷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他又问:“那西谷来法租界没有?”

  叶振南答:“大约一个小时前,我收到手下来报,西谷去了中央捕房。”

  今日一大早,各大报社果然将“司法女神”复仇连环案再次出现转折的消息纷纷报道了出去,因此得到消息的西谷果然如秦越所料,气急败坏地跑到法租界中央捕房“兴师问罪”去了。

  就在这时,罗森突然觉得心口一阵剧烈绞痛!

  他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捂着心口颓然瘫坐到沙发上,紧闭的眼中落下心痛的泪,不甘道:“太迟了,什么都来不及了……秦越,你骗我,你骗我!”

  几乎同时,位于中央区金陵东路的总巡捕房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连左邻右舍的银行、酒店都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人群迅速聚集到捕房外围观。

  奇特的是,那位法籍警长与所有警探、巡捕也在围观行列,整个中央捕房竟然没有人员伤亡。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不知发生了什么,而总房的人一个个也是大眼瞪小眼的,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四处火星、狼藉一片的尸检室里,浑身上下都被炸得血肉模糊的秦越保持着十指交叉死命护住双眼的姿态。

  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看了一眼身旁的西谷,见到他连脑袋都被炸得血肉模糊,秦越终于露出了解脱的笑容。

  最后,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的他在心内默道:罗森,对不起……

  生命的最后,他的眼前浮现的是苍茫的关东大雪原,天地一片银装素裹,望不到边。

  大雪压苍松,积雪满枝头。在那棵苍松之下,他终于又见到了日夜思念的故人。

  那人在树下笑得大大咧咧,冲他招手道:“臭小子,来啦!”

  【二十四】

  叶公馆与中央捕房不在一个区,当然是不可能听得见动静的,然而罗森却奇迹般地感觉到了。

  他知道,事情终究还是如秦越计划的那样发生了。

  叶振南见他这状况,心中也已有了数。

  他示意了一下西蒙,两人各自落座,然后他对罗森道:“罗森,我不知道秦越要做什么,我只知道,等你醒来时,即使我们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来不及阻止了,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其实,早在他找上奚万佐之前,他就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西蒙也是提前收到他的联络才会来中国的。”

  西蒙点头道:“是的。秦越告诉我,他有眼角膜的消息了,让我尽快找到这个领域的专家来中国,所以我来了。”

  接着,叶振南将一个古色古香的雕花木匣子递到罗森手里。

  “这是秦越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他说,这是‘赵海平’的东西,之前是李长安一直保管着。”

  罗森闻言,抱着木匣子的手蓦地一抖,他赶忙用力抓紧木匣子。

  “他说匣子里有十根金条,是李长安当年出卖‘赵海平’的赏金。这么多年来,李长安一直藏着这些金条,分毫未动,秦越说,这些应该是属于你的。”

  罗森恍然大悟,原来李长安临死前受的折磨最小,不仅因为他多年来一直在忏悔,还因为他良心发现,一直没有动用这笔赃款。

  罗森终于缓缓开启了匣子,谁知才刚打开,便听见西蒙一声惊呼。

  “怎么了,西蒙?”罗森紧张地问。

  西蒙犹豫了半天,还看了看叶振南,得到叶振南的首肯,他才终于伸手将匣子里那张躺在十根金条上的照片拿起。

  照片上的男人生得那样俊秀,像画里的仙人一样好看。他正冲照片前的人笑着,如向阳的葵花那样灿烂温暖,又充满了一股无言的力量,仿佛能给人以无限的光明和希望。

  西蒙看了看叶振南,叶振南沉默地闭上了眼。

  西蒙于是将照片一翻面,再度发出惊呼。

  “到底怎么了,西蒙,你倒是说啊!”罗森更加紧张道。

  西蒙为难地看了一眼叶振南,终是选择将照片交给了叶振南。

  叶振南接过照片一看,随即也发出来一声认命的叹息。

  罗森这下终于急了,猛地一拍西蒙的大腿:“到底怎么了,你们快告诉我啊!”

  叶振南又沉默了片刻,方才沉重道:“是秦越的照片,留给你的,照片背面有他留给你的话。

  罗森,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最亲密的兄弟,所有仇恨和黑暗都将随我而去,愿你的世界从此只有希望和光明。别难过,我的眼睛将代替我永远陪着你,答应我,好好活下去,代我去看看司令用他的生命换来的世界未来美好的样子!”

  “!!!”

  泪猝不及防地落下,罗森的耳边便自然地响起昨天秦越对他说的话:“罗森,对不起,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往后的路,请你代我走下去。”

  请你代我走下去……

  昨天,因为真相的冲击,他完全忽略了秦越这句话,直到此时此刻回想起来,他才终于明白了秦越这句话的深意。

  他独自背负了一切仇恨和黑暗,宁愿自己满身血腥,坠落无间,也要守护他世界里的清明!而将眼角膜捐给他,还他光明,是为朋友,为兄弟,更是为了报答父亲的再生与养育之恩!

  罗森微颤的手轻轻抚摸着那张他看不见的照片,泪一滴一滴地落下,然后,他捧着照片埋头无声哭了起来。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