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探罗森之大雪原的悲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二十五~二十七】(完结)

  【二十五】

  很快,像是早安排好了一样,中央捕房那边事情才出不到半个小时,巡捕房的人就来到了叶公馆,通知叶振南去收尸。

  眼角膜摘取有时限,理论上来说最好不要超过六个小时,否则眼角膜移植的成功率就会降低,那秦越的苦心就白费了。

  再者,他们还必须赶在日本人到达之前完成摘取,否则就算是尸体,只怕日本人也绝不会放过,到时法租界也一定不会包庇。

  所以,西蒙立刻带着他请来的专家前往现场,将罗森暂时托付给了叶振南照顾。

  西蒙离开后不久,罗森就又睡过去了,大概是因为药力未完全消退,再加上心力交瘁的缘故。

  这空挡,叶振南终于可以一个人坐下来慢慢地消化这个噩耗了。

  “臭小子,你到底还是如愿了,这下你满意了?”捧着照片眼中含泪的叶振南如是说。

  脑海中浮现秦越去找奚万佐的那一夜,他们父子之间的最后一次谈话。

  “你考虑清楚了,非这么做不可?”

  “非这么做不可。”

  “不后悔?”

  “从不后悔!”

  “哎……随你吧,反正老子也管不了你!无论是谋划复仇还是劫囚,还有擅自改专业,反正你从来也没把我这个半路捡来的爹放在心上!”

  叶振南兀自委屈地抱怨,秦越却是惊得定在了当场。

  “义父……”

  叶振南瞥他一眼:“奇怪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吗?”

  “……”

  “哼!就你个毛头小子,本事屁大点,心倒是不小,敢劫76号的死囚,还敢杀西谷跟前的红人,甚至还想杀西谷!”

  “……”秦越惊得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叶振南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颇为不屑道:“你以为就凭你那点本事,当真能从日本人眼皮子地下偷梁换柱?放屁!要是没有老子在后面给你擦屁股,你还能有命活到今天!”

  “……原来义父什么都知道。”

  “你以为你什么都不说,老子就真的查不到你们的底细?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我叶振南在上海滩这些年也就白混了!

  你小子,机敏有余,阅历却远远不够。你才多大,就想跟老子还有心狠手辣、城府颇深的西谷叫板,还嫩着呢!”

  秦越尴尬一笑,确实是这个理。他叶振南是谁啊,怎么可能真的稀里糊涂就收了他这个义子呢。

  叶振南突然颇为惋惜而又语重心长道:“耀华是我这些年来唯一看中的继承人,但是很可惜,他终究和我不是一路人啊~”

  听了这话,秦越才恍悟,原来当初的传言是真的,义子什么的根本不过是幌子。转念又一想,也对,叶振南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把真正看中的继承人摆在明处,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只听叶振南又道:“还有你,臭小子,我虽然很喜欢你的聪慧机灵,但是很可惜,你和我也不是一路人。”

  秦越突然十分感动,原来这个看起来强大的糙汉子内心却是如此细腻。

  “义父,谢谢您肯包容我的任性和不孝,更感激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叶振南却是大手一挥:“免了,少给老子来煽情这一套!”

  秦越打从心底觉得温暖,有感而发道:“义父,请您放心,我绝不会连累叶家。等事情结束之后,无论生死,请您一定把我交出去,这样日本人就没有理由为难您了。”

  “……”

  “义父,我可以最后再请求您一件事吗?”

  “说吧。”

  “如果可能,我希望您能继续保持这颗正义之心。当然,我不是要求您公开和日本人作对,我只希望您以后也能像帮耀华和我一样,对其他人能伸手的时候就伸把手,这就够了。”

  叶振南瞅了他半天才终于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虽然你小子一直这么叛逆,从来没听过我的话,不过看在你还有几分血性,颇有老子年少时的英勇的份上,我答应你!”

  ……

  叶振南对秦越最后的印象便是他的笑容,恰如此刻他手里那张照片上秦越的笑容。

  他伟岸的身影突然间好似有些佝偻了,肩膀仿佛被什么压垮了,坚强得仿佛经得住任何风吹雨打、一辈子都不可能落泪的他,此刻却捧着秦越留下的那张照片无声地哭了。

  “臭小子,算你狠,居然连张照片都不留给老子……”

  虽是抱怨的话,可他这话里却明明透着宠溺和理解,因为他知道,秦越就是不希望他一直记着他,更不希望他为他伤心难过,所以才刻意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念想。

  【二十六】

  五个月后,巴黎。

  罗森又回到了那所曾与西蒙住了五年的房子,而他的眼睛也终于复明了!

  五个月前,处理完了秦越的后事,辞去了巡捕房的工作,罗森便跟着西蒙来到了法国,接受了眼角膜移植手术,之后经过近四个月的恢复期,他的眼睛才终于完全复明。

  微凉的花园凉亭里,罗森终于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张他不知摩挲了多少遍的照片。

  “秦越,我终于见到你了。”罗森含泪道。

  照片里的秦越仍旧生得那样俊秀,像画里的仙人一样好看。他依旧冲照片前的人笑着,如向阳的葵花那般灿烂温暖,又充满了一股无言的力量,给人以无限的光明和希望。

  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罗森看到的照片上的秦越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拥有一双清澈的眼睛,所以他想,秦越必然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

  然后,罗森将照片翻过来,背面那秀中带刚的几行字便映入他的眼帘:

  罗森,我最重要的朋友,我最亲密的兄弟,所有仇恨和黑暗都将随我而去,愿你的世界从此只有希望和光明。别难过,我的眼睛将代替我永远陪着你,答应我,好好活下去,代我去看看司令用他的生命换来的世界未来美好的样子!

  手再次摩挲上那些早已刻进心里的字,泪再次充盈他的眼眶,但他已学会不再沉溺失去的悲伤,而是心向未来的光明和希望。

  【二十七】

  一个月后,罗森再度告别西蒙,踏上了回国的旅程。

  时隔半年再回故土,罗森只觉一切像一场梦,但秦越的墓碑却提醒他一切真实地发生过。

  罗森这次回来便不打算再走了,并且以秦越挚友的身份留在了叶振南身边,心思细腻、逻辑缜密、行事果决的他很快就成为了超越龙耀华的存在。

  当然,他完全没有要继承叶氏的意思,他这次回来是为了完成秦越最后的心愿,继承父亲未完的革命事业,并且传承了父亲潜伏上海时的代号:“壁虎”。

  虽然走了挺长,绕了挺远,可他最后还是循着父亲的脚步走上了相同的道路,带着秦越的心愿共同守望未来,而在叶氏的身份便是他最好的掩护。

  当然,叶振南对这一切仍是知情的,但他还是将罗森留在了身边,只为秦越生前对他唯一的请求。

  中央捕房的法籍警长听说罗森回来了,曾特意拜访过他,想请他重回巡捕房工作,但罗森谢过了警长的好意,并礼貌地拒绝了。

  他说如今他的眼睛看得见了,所以他不能再像从前那样心无杂念,这就必然导致他听见的声音、闻到的味道、感知的触觉等都将不如从前敏锐,因此不适合再当侦探。

  戏剧的是,不久之后,随着局势的变化,租界不复存在,作为租界附属产物的巡捕房也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中。

南风音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