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魂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猪头肉,高粱酒

  “哥,表哥,我告诉你,你别揍我。”,冯四胆怯的望着刘大海撸起袖子的拳头,那可是真有沙包大啊,常年干农活的刘大海揍起人那也是真的痛。

  “说!”,刘大海感觉自己舌头已经拦不住口水了,大量分泌的口水让他嘴都有些发酸,这可是肉啊。

  “是,是,肉是我从庙西面三四里地那块儿的一个的台子上偷偷割的!”冯四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说道。

  刘大海疑惑了,他们早上可到过那个地方,那里可不像是能有猪肉的地方:“西面,俩三里地?那不是一个乱葬岗嘛?”

  “是,是,就是那里!”

  “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了!”,刘大海疑惑了,用手挠挠头,这个行为冯四看在眼里,以为刘大海要动手揍他了,连忙犹豫都不敢犹豫,普通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冯四生性惫懒,刘大海虽然带他逃荒,可是他从来没觉得他们能成功,他都是打着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思。

  平时里刘大海还将食物分他一份儿,大家看在刘大海的面子上也不说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没粮了。

  冯四知道,他肯定会被村民抛弃,他虽然懒,但是还不想死,没了村民,他必死无疑,于是早上的时候主动提出要一起找食物去,当然,这都是做给村民看的。

  刘大海还一度为了他的这个转变欣喜了一下,不过冯四那会是这种上进的人。

  走了半路,冯四趁着刘大海不注意,直接躺在一个小土包后面偷懒睡了觉,当时刘大海心情很糟糕,一出门就是坟墓,迷信的他认为这不是好兆头,是晦气。

  于是刘大海几乎是跑着从乱葬岗穿过去的,并没有发现冯四不见了。

  冯四在那个土丘上睡了半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冯四迷迷糊糊的肚子咕咕乱叫,他虽然懒,但是是真的饿。

  饥饿驱使他在乱葬岗内窜来窜去,在走到某处的时候,他如同刘大海刚开始一样,闻到了一阵阵的香气,冯四才懒得管他什么牛鬼蛇神。

  顺着香气的方向就走了过去,有偷盗经验的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冲过去,而是跟着香气的味道,仔细观察着。

  很快他便发现了香味的来源,那是一个猪头,一个煮熟了的猪头,周围还有一些瓜果,还有不少用红染料上面点着红点的点心,它们全都放在一个台子上,台子的正对面还有一个石碑。

  没错,这正是一座新坟,而这些物品都是供奉这坟主的。

  冯四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诱惑,见到四下无人,或许是祭拜完都都离开了,立马冲过去,趴在台子上大快朵颐起来。

  台子上的食物有很多,别说一个硕大的猪头,就是那些点心,撑死冯四都吃不完!

  冯四吃的满嘴流油,但是他为人可没有刘大海那么慷慨,他并没有带回来剩下的食物,而是割了一块肉,害怕香味散发出来被发现,于是用包裹的严严实实。

  冯四等到刘大海他们回来的时候,又跟在了队伍的后面,跟着唉声叹气,饥饿中的村民谁都没有发现他早就吃的肚皮都鼓了起来。

  冯四割下的那一小块肉时时刻刻都馋的他心痒痒,到了晚上,实在忍不住了,冯四看大家伙都睡着了,偷偷拿了出来,没想到刚咬了一口,就被刘大海发现了。

  “你吃的是祭品!你在和死人抢东西吃,你是在作孽啊!你会遭报应的。”,听完冯四的话,刘大海重重的跺着脚,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他为人古板迷信,即便这种情况他也认为这犯忌讳的事情不能做。

  刘大海说着就撸起了袖子,准备揍冯四,冯四虽然胆怯,但是眼看自己说都说了还要挨揍,当时就不干了。

  “刘窝脖,你还好意思说我?是你带我们出来的,现在要饿死人了,你不管?我就吃了几口贡品你就要揍我,你看看他们,都饿死你就舒服了?”,冯四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火,因为他懒得发,现在要挨揍了,他也懒不起来了。

  冯四逞一时言语之利,而他的话却刺痛了刘大海,刘大海紧握的拳头一下就松开了。

  是啊!是我带大家伙儿出来的,现在都要饿死人了,再找不到吃的,我怎么对得起大家的信任,刘大海想着想着,一个大男人,几十年流血不流泪的男人居然哭了。

  冯四一看也慌了,他虽然懒而且为人不仗义且自私,尽干些小偷小摸的,但是他明白,这些年要是没刘大海,他早就死了,当时气也消了。

  “表哥,饿不死饿不死,你看我不是找到吃的了嘛,拿回来给大家伙儿分一分,还能顶上一段时间。”,冯四连忙说道。

  “可是那是祭品,是给死人用的,吃了会犯忌讳的”,刘大海固执的说道。

  冯四一看刘大海这副古板又迷信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

  “活人都活不下去了,你还考虑死人?犯忌讳又怎么样?横竖不过是一死,不吃都饿死求了,还考虑犯什么求忌讳!”,冯四一通数落,刘大海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了,他在煎熬。

  刘大海一个人站在那里站了很久,看着角落里熟睡的孩子们,又看看布包里香味弥漫的肉条,终于一咬牙一跺脚。

  “冯四儿,告诉表哥那个祭台在什么地方?明天找人去搬!”,刘大海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又似乎是将什么东西压到了心底。

  “这样就对了,表哥,我和你说,那家埋的绝对是大户,要不咱把他的坟挖了吧?里面绝对有好东西!”,冯四就是这样一个专头不顾身子的人,百无禁忌!

  “放屁!吃人家的贡品已经是很过分了,你还想挨揍吗?”,刘大海确实已经到了极限了。“而且你想一想,有钱人家的子弟怎么会埋在这种地方?这明显是一个乱葬的地方!”

  “我也就是说说,说不定是没发达之前埋在这地方的,现在发达了又回来重新盖坟祭拜呗!这年头,突然多出来一两个发国难财的土财主不稀奇。”,冯四酸溜溜的说道,同时他也意识到刘大海已经变了,换作之前的他,是绝对不会说出第二句话的。

  事情就这么决定下来了,刘大海第二天大清早就召集了几个小伙子,其中就有马喜儿,因为这些人都是不信鬼神的。

  刘大海明白,村里信奉鬼神之说的封建迷信之人绝对对不止他一个,毕竟多少年来祖祖辈辈的言传身教早已经根深蒂固。

  而马喜儿冯四这些人要随着他秘密去搬运食物,这些人必须是不信鬼神的,至于食物究竟是怎么得到的?回来也不能说。

  “大海哥?你真是大海哥吗?”,刘大海说了这件事之后,众人都很惊讶,村里面的迷信之人不少,但是最迷信的就要属他们这位村长刘大海了。

  如今刘大海做出这种决定,马喜儿第一个不相信,甚至上前摸了摸刘大海的脑门,滴滴咕咕的说什么没发烧呀什么的话。

  “好了!若非活不下去了,俺也绝对不同意这样做,俺不怕死,俺怕的是咱们的娃儿,我带他们出来,就得让他们活。”,刘大海做了一番演讲,虽然没多么激昂,倒也有模有样的。

  再一个,他找的人本来就是如同马喜儿这样根本不信什么牛鬼蛇神的人,大家也没往心里去,不过刘大海要求保密,他们自然也同意。

  一行人按照冯四的指向,很快就找到了那座翻新的坟。

  在普遍没有什么排面的乱葬岗,这座坟墓如同鹤立鸡群一般矗立在那里。

  昨天冯四将这里糟蹋的一片狼藉,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这里却没有任何复原的迹象,看来这翻新盖坟的人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孝廉之人,只是当做发达以后的炫耀。

  在冯四指点之下,刘大海几人很快就找到了他藏食物的地方,不得不说像冯四这么懒的人,将食物藏的这么严密,也算是花费了大力气了。

  找到食物的几人都喜笑颜开,冯四更是忙不急的将一个白面馍馍塞到了自己的嘴里,之后还给呛到了,连忙取出水袋顺了几口。

  “老四,这次干的不错啊!”,马喜儿平时最是看不上冯四这个懒汉,连话都懒得和他说一句,今天确实是高兴,马喜儿还夸奖了冯四一句。

  冯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刘大海,只见刘大海正跪在坟前的黄色蒲团上嘴里念念叨叨说着些什么?

  “老四,别管他,这还有坛好贡酒,咱几兄弟分了吧?”,马喜儿本就是好酒之人,之前家里信佛他是滴酒不沾的,但是当他老娘饿死之后,他便嗜酒如命。

  “要不带回去?”,一个小伙儿提议说道。

  “带个屁,哥几个喝不喝,你们不喝,我一个人干了!”,马喜儿可没有那么大度,当即就将酒坛上的红色封泥打开了。

  “呦呵,高粱酒,这纯度!”,马喜儿干了一口这酒,猩红的高粱酒液如同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

  “给我喝一口!”,冯四向来不是大度之人,哪能吃得了这种亏?

  刘大海还在那里祷告什么,而几个大小伙儿就已经喝的微醺。

  尤其是马喜儿,他虽然嗜酒如命,但是常年不喝酒了,也容易醉的很,没几下就已经醉醺醺的了。

  一股凉风吹过,喝了酒的人,见了风最容易内急,在场的又都是大伙子,马喜儿也没什么顾忌!借着酒劲儿,一泡热尿撒在了坟头!

  一边撒尿,一边还吆喝着:“我去你娘的,死人还和活人抢饭吃,吃尿去吧!”

喔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