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魂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腐朽发,灵异碑

  “难道?真的闹鬼了?”,白日的一个小伙儿,牙根打颤的说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给我们说清楚!”,曹军意识到刘大海他们肯定隐瞒了什么事情,他因为和刘大海一样迷信封建,所以并没有被选中搬运祭品。

  刘大海知道事情也瞒不下去了,再加上他将所有事情憋在心里实在有些发寒,于是他们围在一起,将事情的原原本本说了个一清二楚!

  “嘶……”

  到吸冷气的声音从四周响起,其余不知情的都是比较迷信的人,顿时他们觉得哪里都有鬼,几个小孩子甚至吓得哭了出来。

  在场的还有21人个人,本来一共有22个人的,不过马喜儿已经死了。

  “我们吃了人家的祭祖祭品,我们都要死了,我们都要死了。”,现在还跟着他们唯一的老者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老爷子,事情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你看,冯四不就没事嘛!他可吃了两天了,依我看,马喜儿那是咎由自取,谁让他在人家的坟头上撒尿?”,曹军虽然也有些迷信,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等人会出问题。

  刘大海听了这句话,好像找到了精神支柱一般,“对,他是咎由自取,咎由自取,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毕竟我们都吃了人家的贡品,明天把这石碑给人家送回去,都磕几个响,人家也不会计较。马喜儿,唉!”

  曹军看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刘大海,知道也靠不住他,当即想了一个安稳人心的法儿。

  众人都觉得这个方法好,虽然一个个的都慎得慌,但是围拢在一起,倒是也增加了不少胆色。没有一个人逃离这地方,这个时候,落单的危险可大得多!

  这一晚上一个人都没有再睡着,就连那懒的筋疼的冯四也一样,毕竟发生了这样诡异的事情,能睡着,那才是诡异了。

  这一晚上,大家伙儿几乎都没有说话,只是挤的紧紧的,仿佛同伴身旁的热气能够带来安全感一般!

  好不容易捱到了早上,满眼血丝的刘大海急急忙忙张罗人手扛起石碑往那座坟的地址去。

  “窝脖儿,我觉得用不着这么着急!”曹军看到刘大海那急急忙忙的样子,宽慰道。

  “早一日早一份安全,多一日多一份危险!”,刘大海忙不迭的指挥着搬运石碑,搬运石碑的人虽然心底发慌,但是也不得不这么做,正如刘大海所说,他们已经受够了。

  “麻六儿,你给我小心点!”,刘大海刚和曹军说了一句话,一回头差点气得背过去,

  只见那搬石碑的其中一人,也就是麻六儿,平时挺麻溜一个人,也许是因为太过紧张,脚下一个踩空,他扶着的那一半石碑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是,是,一定小心,一定小心”,麻六儿连声应答,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要扛起了石碑后端。

  麻六儿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一群人几乎是跑着将石碑送到原处,不知道这石碑是如何悄无声息地跑到庙里的,但是这五六个小伙才能抱起来的大石碑绝对够份量,等到了地方,几人都累的气喘如牛!

  只是到了目的地之后,他们本该呼呼大喘的气,竟然诡异般的平静了

  “大…大海哥”

  冯四结结巴巴地呼唤着还在后面的刘大海。

  刘大海闻言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四儿?”

  “墓碑,墓碑!”

  刘大海听到冯四言语不清的回答,更加疑惑,拨开众人,向前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刘大海感觉从脚跟凉到了后脑勺,却见那座坟冢之上原原本本的立着一块碑,碑的右下角有一丝裂纹!

  “这这!”,曹军也完完全全的懵住了。

  一模一样的墓碑,既然这块墓碑还在这里,让他们一个人扛过来的,又是什么?

  曹军一卡一顿的转过头看向他们背过来的墓碑,刚看了一眼,他的每一根汗毛都树立起来了!

  “妈的,邪了门了!”,曹军仿佛是从牙齿间挤出了这几个字。

  刘大海刚从见到墓碑的恐慌中回过神来,再一回头,又见到了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他们扛过来的,那是什么墓碑?这分明就是那庙里的那块泥胎塑像,不知是何等仙神的泥胎塑像!

  “真他妈活见了鬼了!”,冯四见到像块木头一样杵在那里的刘大海,好奇之下瞅了一眼,破口大骂道!

  “昨天晚上分明看的清楚,就是那见了的鬼的墓碑,今天怎么变成一块泥塑,妈了个巴子的!”,村里面的人可不都是刘大海曹军这样的,也有脾气暴躁之人。

  “抬了一路,我们确信就是那块墓碑,这真是邪门了。”,一个扛石碑的大汉满脑门都写着问号。

  刘大海眉头都要皱出一朵花儿了,这不仅仅是奇不奇怪的问题,这更是关系到大家的生死!

  “别管他!我们磕头!”,刘大海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恐惧,几乎是挪到了那坟墓的旁边。

  “墓地里的仙神,阴间的大老爷!我们真的是活不下去了,才吃了您的贡品,求您饶我们一命吧!”

  面对这种古怪的现象,再不信神佛的人也感到胆颤心惊,扑通扑通,一个接一个跪下,带响的头一个接一个磕。

  这头磕了许久,没有任何症状,刘大海脑门都磕红了,这才站起来。

  “回去安顿了马喜儿的尸体,我们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刘大海一刻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多呆。

  众人都受到惊吓,六神无主,此时刘大海提出什么便是什么了。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一群人跑回了庙里,果然,庙里的泥塑已经不见!

  “麻六儿,出去寻个好地方,我们安葬马喜儿!”,刘大海一刻也没有停歇,刚回到庙里就指挥着。

  “好…好的,大海哥”,麻六儿人就是麻溜,所以一些事情刘大海都会安排他去做,省事儿!

  麻六儿一阵小跑跑出去了,刘大海叫上了曹军冯四还有几个人壮壮胆,准备去抬那被他们裹在席子里,白布遮着头的马喜儿的尸体。

  “马喜儿啊,你千不该万不该啊,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刘大海念叨了几句,一把掀开了盖着马喜儿面门的白布。

  “我的妈呀!”,刘大海一个踉跄,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那白布下盖着的那里还是什么马喜儿的尸体。

  “泥……泥,泥塑?”,冯四透过发抖的刘大海看向内部,顿时感觉嘴皮子都不利索了。

  “真特莫邪了门儿了!”,曹军已经不知道今天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

  “大海哥,大海哥,我找到一个好地方,依山傍水,还有一个天然小坑,能省点力气,大海哥,大海哥?”,麻六儿很快就回来了,或许是早就就看好了地方,方才只是去确定一下。

  “大海哥?你们怎么了?马喜儿的尸体呢?”,麻六儿一回来就看到曹军刘大海几人像一块木头一样待在那里。

  “马喜儿,马喜儿的尸体,不见了!”,刘大海沉默了一会儿,说出来让麻溜手脚冰凉的话。

  “这怎么可能?大海哥你别吓唬我!”,麻六儿面色难看的问道,他想听到的回答是刘大海在吓唬他,然而他明显要失望了!

  “就在那边,你自己去看!”,刘大海麻木的指了指一边的席子。

  麻六儿生硬的转过头来,看向那个角落,已经掀开白布的席子下露出的是一件泥胎。

  “这东西不是被我们搬到乱葬岗那里了吗?我们并没有拿回来,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麻六儿声音略微有些颤抖,这实在是超出他想象太多。

  “走,必须走,今天就走,连夜走!”,刘大海再也无法忍受了,提出了看似不明智,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唉!走吧!这点事情我们掺和不了了”,曹军也不敢再耽搁片刻,立马嘱咐大家收拾行囊离开这个鬼地方。

  大家一个个也都吓得精神错乱,也顾不得什么夜里赶路的忌讳,纷纷收拾了行囊,跟了上去!

  刘大海临走的时候,似有所感的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诡异的泥塑,这不看还好,一看吓得他亡魂直冒。

  那泥塑好像睁开了眼睛,那是多么猩红的一双眼睛啊。

  刘大海再也不敢停留片刻,强制逼迫自己转过头来,催眠般的告诉自己这是幻觉,整个人像是像是上了发条一样,一步一步离开了这间破庙。

  他们像是逃命一般从破庙里争先恐后的逃出来,之前为他们遮风挡雨的破庙现在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巨兽,他们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刘大海带着一群人逃也似的跑出去,找了一个方向就走,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月上柳梢头。

  已经到了不得不休息的时候了,刘大海已经做好了在外面度过一晚上的准备了。

  然而面前的篝火让他们看到了不用风餐露宿的希望,

  刘大海连忙上前去看,这一看刘大海的心差点跳出来。

喔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