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魂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寻夜路

  乡间的天空总是比城市里干净些,尤其是在那个工业才刚刚兴起的年代,没什么污染的乡间农村的天空总是有一种空旷的透明感。

  月光似霜倾泻在地面上,即便是昏暗没有路灯的夜间,也可以视物。

  再这样的环境里,刘大海一行人虽然慌张,却也没点什么火把,而前方的那一缕缕篝火,对于疲于奔命的二十几个人来说,显得那么温暖。

  那隐隐约约的亮光让他们再度看到了希望,或许之前的都是一阵噩梦,现在,梦该醒来了。

  刘大海心中稍微有些安定,和曹军对视了一眼,刘大海径直走向了那篝火燃烧的地方。

  满怀着希望的刘大海,亦步亦趋的向前走着,在距离足够近之后,看清了篝火后的景色,刘大海本来已经稍微有些安定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整个人也颤抖着几近崩溃。

  曹军被刘大海宽大的身躯遮住了视线,并不清楚前方是什么景色,只是看着刘大海突然间呆愣在了那里,疑惑加好奇之下,曹军上前几步,与刘大海并排站立。

  只是片刻后,曹军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嘴上就挂上了那句口头禅:“真他么见了鬼了!”

  只见那篝火后的景色,那是一座破败的庙宇,庙宇的门大开着,依稀可见上方供奉着泥塑,约莫一个人高的泥塑,嘴角挂着诡异的笑意。

  “我们……我们又,回回来了!”,刘大海几乎要崩溃,好不容易逃脱的鬼地方,又转了回来。

  没错,这正是他们刚才所逃离的那座庙宇,至于门口的篝火,那也是他们来不及熄灭的遗留引燃了白天捡的干柴火堆。

  “走,不要停,继续走!”,刘大海感到后脑勺发凉,这个时候的他还怎么敢再进那庙宇,几乎是跑着,刘大海拉着曹军转了个方向就跑。

  后面的村民有好奇的也上前看了一眼,只是一句“妈呀!”就跟着刘大海他们一起跑了。

  原地只剩下干柴火燃烧以后产生的噼里啪啦的炸响声和那一动不动却仿佛盯着目送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的泥塑。

  刘大海和曹军一顿猛跑,后面的村民们也是发了疯一般跟着,即使这些年逃亡的路上也见到了不少死人,胆色也大了不少,可是眼前这无法用常理解释的现象,还是让他们吓破了胆!

  终于再也看不到那团曾经带给他们温暖的篝火,刘大海这才停下来,重重的喘着粗气,他还算体力比较好的,后面的女人们孩子们几乎人人咳嗽不止。

  曹军内心稍微镇定:“大海哥,不能再乱跑了,找个地方休息过夜,明早再赶路。”

  刘大海现在的心也稍微有些安定,再加上曹军站了出来,刘大海也就安排大家原地扎营。

  说是扎营,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些破布盖着身体将就一夜。

  大家伙儿歪七扭八的躺着,刘大海遥望着天空中闪闪发光的星辰,强迫自己忘掉之前发生的诡异事件!

  “大海哥,那这些吃的…”,麻六儿躺在刘大海身侧,突然开口问道,却是他这一天忙前忙后,现在又有些饿了。

  刘大海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他是在不愿意吃那些东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这些食物是大家的命,大家都得靠着它活。

  刘大海陷入纠结,一方面是全村人的性命,一方面是多年以来的封建迷信和这些天无法解释的怪诞。

  刘大海耳边仿佛又响起冯四的怒喝:“人都饿死求了,还想着什么迷信?”

  刘大海心想,既然都做了,头也磕了,歉也道了,能做的都做了,那些妖魔鬼怪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等人,那也没必要畏畏缩缩了,头掉了碗大个疤。

  到底刘大海也有几分胆色,干脆心一横,眼睛一瞪,“吃他娘的,怕个卵!”,只是这一喝倒是吓了麻六儿一跳。

  “大海哥,真吃啊?”,麻六儿神情扭捏的问道,他确实是饿坏了。

  “吃!”,刘大海胆色回来了,倒也像个村长的样子了。

  “得嘞!”,麻六儿这人本就不怕什么牛鬼蛇神,今天逃跑也是随大遛,现在肉摆在脸上了,那也是无惧生死,拿起就吃,对于多年不吃肉的人来说,那一口,啧啧啧,人间美味。

  “省着点,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吃的。”,刘大海适当的提醒道。

  “知道了,再吃一块儿,就一块儿”,麻六儿真是麻溜,吃饭也麻溜,不到一分钟,俩块猪头肉,一块点心就着水就吃了个干净,吃完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那个美啊。

  刘大海终于客服了心里的枷锁,这时候倒也安心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横下心得刘大海这一放松,就感受到了如水一般的疲惫。

  也不怪他疲惫,这俩天他可谓身心俱疲,心中有芥蒂,他白天也没吃多少,当即掏出俩块肉,就着水袋里的清水下了肚,这吃饱了喝足了,刘大海一倒地就沉沉的睡去了。

  “刘大海…刘…大…海…~”,睡梦中,刘大海就感觉有人在叫他,那声音一开始模糊,突然间又变得很清晰,而他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块大石头,却怎么也卸下不下去,这让他的胸口闷的厉害。

  刘大海想睁开眼睛,眼睛却好像被缝起来了一样,怎么也睁不开,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耳朵边有风吹过,好像还有一丝一丝如同头发一样的触感,又或许这就是头发。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甚至鼻子也闻到了不一般的味道,这是多么难闻的味道啊,就像是那年过年家里买的鱼没舍得吃腐烂了的味道。这味道熏的刘大海直想吐,只是他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刘大海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汗毛倒立,触感真实,嗅觉清晰,刘大海脑子里已经脑补一副唯美的画面了。

  就在这压迫感与恐惧维持了一段时间后,突然间全部消退,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刘大海也终于有了动起来的力气。

  刘大海一个机灵坐了起来,听到身边的只有均匀的呼噜声,哪有什么声音在叫他,又哪有什么触感,味道,难道这又是一个真实到极点的噩梦?刘大海本人却并不这么认为。

  而且刘大海总觉得刚才这个声音总觉得有些熟悉,刘大海隐隐约约好像在哪里听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刘大海这下再也睡不下去了,起来压着声音走动,突然间,他眼角好像瞅到一抹红色,稍微恢复了几分胆色,刘大海蹑手蹑脚的向那一抹红色靠近。

  由于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天色也稍微有些明亮,但是清晨的一些雾气还是让刘大海看不清楚,那么红色到底是什么形状,只不过隐隐约约的看着,那似乎是一个人。

  刘大海慢慢靠近,脑子里面却想着村里人有没有穿红色衣服的人?想来想去,好像还真没有。

  终于靠到了最近,刘大海瞪大眼睛,也终于看清了那一抹红色到底是什么。

  “啊?啊~”,刘大海看清楚了眼前的红色物件,刚刚提起了一些胆色在那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麻六儿?麻六儿是你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在干嘛?”,刘大海一边倒退,嘴里一边滴滴咕咕的说着什么,好像这样,能给他壮一些胆色似的。

  只见麻六儿穿着一件结婚才会用到的大红袍,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若有若无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来:“大海哥,我要结婚了,吃喜酒啊,吃喜酒啊!”

  麻六儿这样说着,他的身体竟然不符合常理的向着刘大海飘了过来,刘大海已经被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能一味地倒退,刘大海已经完全吓傻了,他不明白,明明好好的睡在自己身边的麻六儿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

  刘大海倒退着,突然脚下绊到了什么,一个倒头躺了下来,麻六儿披着红色婚袍一下扑了上来。

  刘大海立马感受到了一阵压迫感,闭眼大叫。

  “大海哥,刘大海?做噩梦了?”,

  就在这时,刘大海感觉自己身体一阵晃动,他睁开眼睛,发现麻六儿穿着正常衣服,正在摇着他的身体。

  “啊?”,刘大海看到麻六儿先是狠狠吓了一跳,一把掀翻麻六儿跳了起来。

  再定睛一看,麻六儿一脸懵的看着自己,刘大海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的噩梦。

  “大海哥,怎么了这是?”

  重重的吐了几口气,面对麻六儿的疑问,刘大海吐了口唾沫:“害,又特么做噩梦,吓死老子。”

  “什么样的噩梦啊,能把大海哥吓成这样?”,麻六儿一脸好奇的问道。

  “害,梦见你了,穿了大红袍,一个劲儿的往俺身上爬,吓死俺了”,刘大海回过神来,嘴里咒骂着。

  “红袍?”

  “对,红袍,结婚样式!”

  “结婚样式?”

  “对啊!”刘大海奇怪的回答道,不知道麻六儿为什么一直黏着问。

  “是这种样式嘛?大海哥?喝喜酒嘛,大海哥,我死的好惨啊!”

  “啊?”,刘大海转头一看,麻六儿浑身是血,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大红袍,舌头耷拉的老长,脸上还泣着血泪。

  “妈呀,啊~~”

  刘大海惨叫连连,腿一软竟然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无力的拍打着。

喔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