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魂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梦中梦,梦死人

  刘大海再次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眼睛里的恐惧挥之不去,刚刚经历了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刘大海似有所感的回过头,这一次麻六儿还在那里躺着,并没有起来,刘大海不明白这是梦还是现实,便按照老方法狠狠的咬了自己一口。

  一阵明显的疼痛感袭来,刘大海明白这不是梦了。

  再看一眼麻六儿,刘大海有点不敢叫醒他,刚刚的梦太真实了,以至于刘大海现在看麻六儿的脸都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刘大海刻意避开了麻六儿躺的地方,甚至都不敢多看麻六儿一眼,战战兢兢的离开原地,准备冷静一下。

  这个时候天已经有些发亮了,曹军也被刘大海的大动静吵醒,看着站起来的刘大海,曹军想到昨晚的事情,睡意全无。

  “大海哥?还在想昨天的事情?那说不定只是个巧合!”,曹军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唉,不是,做了个梦,吓到了!”,刘大海神色木然的说道。

  “什么梦啊,别想太多了!昨天那就是个意外”,曹军直以为刘大海是被昨天晚上的诡异事件吓懵了留下了心里阴影。

  “梦到麻六儿死了,他穿红袍一直追着我。”,刘大海心有余悸的说道,那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现在他还没有缓过来。

  “麻六儿死了?那小子健康的很,怎么可能?”,曹军摇摇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躺着的麻六儿。

  这一看不要紧,看了以后曹军就发现不对劲儿了。

  “大海哥?麻六儿手里,那是头发吗?”,曹军皱着眉头说道,他看到麻六儿手里攥着一把黑色的丝,其中一部分裸露在空气中。

  “嗯?头发?”,这一瞬间刘大海突然想到了马喜儿手里那一撮头发,愣是没敢回头看那麻六儿一眼。

  曹军却是不明所以,直直的走向麻六儿,准备拍醒他问问情况。

  连续拍了俩下,麻六儿一点动静都没有,曹军笑骂道:“这小麻溜儿睡的还挺死的!”

  说着曹军用力的推了麻六儿一把,这一推,麻六儿顺势几天倒下了,曹军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不会,不会死了吧!”,曹军这个念头一起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曹军伸出不知什么时候布满汗水的手指颤抖着伸向麻六儿的鼻子间,片刻后闪电般的收回。

  “大海哥,大海哥!”

  曹军言语不清的叫着刘大海。

  背对着麻六儿的刘大海听到之后,好似猜到了什么一样颤抖着说道:“不会,真的,死了吧!”

  曹军没有说话,只是后退了一个足够远的距离,默默的点了点头。

  刘大海虽然有所猜测,可是现在被证实,他的心一下就悬了起来了。

  “我把麻六儿梦死了!我把麻六儿梦死了!”,刘大海呢喃着,缩在后面瑟瑟发抖。

  刘大海突然一咬牙:“叫醒大家伙儿,此地不宜久留,走!”。

  现在已经不是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了,刘大海毕竟有些本事,现在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尽早离开才是王道。

  曹军也是这个想法,连忙将大家叫醒,人们一看,这又死人了,那里还有心情睡觉,急急忙忙收拾东西。

  村里那个老人看到麻六儿的尸体,突然哇哇大叫:“报应来了,报应来了,麻六儿吃了贡品又摔了墓碑,他这是报应啊,我们都吃了贡品,我们都得死,我们都得死啊。”

  老人一直吵闹着,刘大海和曹军好一番安抚这才生拉硬拽的把他带走。

  只是“报应”这俩个子却已经在刘大海心里深深烙下印记,他不由得问自己:“难道真是报应?”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离开此地刻不容缓,刘大海和曹军带头,在恐惧的作用下,效率极高的离开了这个临时营地。

  至于躺在地上的麻六儿,和马喜儿一样没有亲人的他,并没有人敢上前收敛,可怜他麻溜了一辈子,却也麻麻溜溜的死去了,连个收尸的都没有。

  二十个人急匆匆的离开,踏着朝露,本该是一副唯美的画卷,只是他们却没有一人有兴趣欣赏这副良辰美景。

  刘大海这次学精了,瞅准了方向,做了记号,走一段路,就回头看看有没有走歪。

  本来他们是往人多的地方走的,可是不知为何,自从到了那庙宇之后,却很少见到人了。

  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他们走的路径没有人烟。

  就是这样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天已经快要完全亮了,在前面带路的刘大海和曹军突然不动了。

  冯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大海哥,怎么不走了!”,平时惫懒的他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是懒不下来了。

  “真特莫见了鬼了。”,熟悉的语气熟悉的声音,曹军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冯四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顺着呆立的两人的视线方向远远望去。

  “嘶!”

  冯四倒吸一口凉气,方才在后方还看的模糊,这上前走上几步一看,前方稍微远一点的那一个庙宇可不就是之前的那一个?

  “这真是鬼打墙?”,刘大海感觉到自己的牙根子都在发颤,不过奇怪的是,他却有一些麻木。

  或许是惊吓过度了,吓着吓着习惯了,亦或是体内的激素已经达到了一个密度,以至于现在的刘大海并没有之前那么胆战心惊。

  刘大海反应是没这么大了,可这并不代表着别人的反应就不大了,尤其是那位年长的村民,好不容易才安抚下去的情绪,这一瞬间又被撩拨了上来。

  在听到刘大海说出鬼打墙这三个字的时候,这位老者瞬间就炸了,佝偻的身体刷的一下就跪了下去。

  “神仙爷爷啊!该死的人都死了,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老人头磕的嘣嘣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刘大海连忙扶起老人,不过这一次他是没兴趣再安抚他了,只是拍拍老人佝偻的后背没有说话。

  “怎么办?”,曹军这次可没辙了,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稍微好了一点的刘大海。

  刘大海狠狠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清醒起来,他这才想起来了自己的担当。

  “先别慌,大白天还能见了鬼不成,等下遇到之前的记号就果断绕路,只要不走重路,再加上大白天走路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一定能走出去。”

  “就是这个理儿,大海哥,真有你的,我说你一路上做记号干啥!”,曹军竖起大拇指,对刘大海的未卜先知颇为佩服。

  他那里知道,刘大海自己都没谱儿,就是强装的镇定,他这些话一半是说给大家的,同时也是说给自己的。

  “走,对,走!”

  “村长说得对,大白天还能见鬼了不成,走他娘的!”

  “嘿,走走走!”

  刘大海的话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再次找准了方向,一行人稀稀拉拉的找路。

  一路上果然遇到不少有记号的地方,看到记号刘大海就带着大家往没走过的地方走。

  果然走了一段时间后,景色开始慢慢的有变化了,起码不是那么熟悉的景色了。

  “没错,大海哥,这次肯定能走出去。”,曹军面露喜色,陌生的景色给了他巨大的鼓舞。

  “先别高兴的太早了,再看看!”,刘大海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其实他一直用太阳分辨方向,这才有了大致方位。

  刘大海早年走南闯北,曾经听人说过一些迷路找方向的方法,当时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乐子,没想到现在却用到了。

  那是一种根据太阳高度辩位的方法,影子会随着太阳位置不同而变换角度,刘大海做的就是保持影子一直在自己的背后看不到的地方,这就保证了方向的不变性。

  方法虽然简单,但是却很实用,脚下的路可能骗人,景色也可能骗人,但是太阳是不可能骗人的,刘大海猜测就是周围的景色误导了他们,让他们不自觉的走歪了,所以这一次,刘大海根本就没有看路,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太阳,太阳的亮光让他颇为安心。

  事实证明,刘大海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一路虽然曲折,但是却真的走出来了。

  再没有遇到那诡异的庙宇,终于一条小路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刘大海面露笑意,众人也面露喜色,这一路上其实大家伙儿都提心吊胆的。

  “出来了,出来了!”

  “大海,真有你的!”,

  众人纷纷给刘大海树大拇指,有几个妇人甚至都喜极而泣。刘大海心中也有一点高兴,这一次,他终于成功将大家伙儿带出来了。

  “都是大家的信任,老伯,这一次你应该不用害怕了!”,刘大海高兴的回头说道。

  “老伯呢?”,刘大海一回头,脸色的笑意凝固了,这一路上刘大海光注意路了,并没有发现那位老人,不见了。

  “不,不知道啊!”

  “爷爷!不,爷爷,我要去找爷爷!”,这是那老人的孙女,由于一家人的行李都在她身上,她一路上都是跟着大家赶路,疲惫之下一时间竟然没有发现爷爷不见了。

喔脖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