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爆血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81魔丸

  后来王成之就带着王瑞走了,难道王成之没发现?

  只有自己才能悄无声息的靠近恶龙酒吧的隔间。王成之不可能不怀疑到自己身上。

  是什么原因,让王成之装着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当时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曲云还在那间酒吧。好在曲云察觉到不对后,也速速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也是没发生什么事。北方的局势看似紧张,实际上双方都不敢再向前走一步。

  进来帝都有人传言,魔族已经潜伏到帝都了。目的就是拿到超级血清。

  虽然不知道这传言是真是假,苏盛的心里还是有些微微担心。

  一日,苏盛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是什么好看的电视,无非是美食和旅游类的节目。

  看着看着苏盛睡着了。

  苏盛来到一处冰天雪地的地方。风声鹤唳,大雪纷纷。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整个天地间只有他一个人。他盲目地在雪地里走动,却不知自己该去往哪里?

  就在他徘徊之时,身边地上的雪开始动了起来。一个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单脚跪在地上。

  “恭迎我王归来。”

  “恭迎我王归来。”

  苏盛正要开口时,一士兵起身,手里的长枪刺穿他的心脏。

  苏盛在疼痛中醒来。

  最近苏盛总做这样的梦,梦见自己被各种各样的人追杀。而且每次都让对方得逞。

  苏盛捂住自己的胸口,仿佛那里真有什么东西刺穿一样。

  等疼痛减轻一些时,苏盛听见厨房里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

  厨房里除了他,平时连个鬼影都没有。

  就在苏盛疑惑时,洛阳女端着炒好的菜走了出来。

  洛阳女迈着优雅的步伐,脸上带着微微笑意。道:

  “我看见冰箱里有一材料,就想着给你炒个热乎的菜。”

  洛阳女取来碗筷,“来吧,尝尝我的手艺。”

  此刻外面天已经黑了。

  洛阳女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根蜡烛,点上,然后再帮苏盛倒了一杯红酒。

  苏盛接过红酒,心里想着,要是再有一把小提琴就跟完美了。他刚想到这里,洛阳女像是看穿了他心思似的,洛阳女手里真出现了一把小提琴。

  苏盛很惊讶,“你是怎么做到的?”

  洛阳女微微一笑,“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画中还有个小世界吗?”

  洛阳女是曾说过,当时苏盛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画中的小世界是真的。

  但是,苏盛依旧不敢相信这就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太奇妙了。

  苏盛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吃着洛阳女炒的菜。他瞅着西边一抹残阳,感叹着时光荏苒。

  就在苏盛低头喝红酒的瞬间,他眼前蓝色的屏幕闪了一下:

  任务:获取魔丸,解锁神隐三级。

  三级,意味着神隐的时间又多了三十秒。只要跑得足够快,三十秒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

  魔丸?

  去哪里才能弄到魔丸?

  就在苏盛想着去哪里才能弄到魔丸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看着洛阳女走进画中,苏盛才放心去开门。不能让人知道自己藏了这么美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从画中走出来的。

  要是被人发现,苏盛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会不会有人来偷,或者是来抢走洛阳女这幅画。

  打开门,只见安清萍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了北方吗?”苏盛变得有些结结巴巴。

  安清萍笑道:“昨天刚回来。”

  “北方,应该下雪了吧?”

  “是啊,大雪纷纷,没有南方这般温暖。”

  “我都不知道你去了北方,我还是在邹师兄那里才知道的。”

  “喔,我走得匆忙。”安清萍撩了撩自己的短发,“不请我进去坐坐?”

  “不好意思,快点进来。”

  ......

  看着桌上倒满红酒,还有几个正冒着热气的菜。

  安清萍微微有些沮丧,“有客人吗?”

  苏盛摇了摇头,“有时间,当然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既然来了,就坐下来喝一杯。”

  安清萍卸下围脖,脱掉大衣。“看上去很美味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吃?”

  苏盛笑道:“尝尝不就知道了。”

  安清萍坐下,端起苏盛刚刚倒上的红酒,另一只手去夹了一块红烧肉。

  “嗯,不错。想不到你厨艺这么好。”

  “其实,不是我做得好。”

  “别谦虚了,在北方就没吃好过,看来今天我有口福了。”安清萍并不客气,一边喝酒一边吃着菜。

  苏盛抬起头打量着安清萍,发现她似乎比从前更美了。“你在北方,又遇见魔族吗?”

  安清萍点点头,“北方魔族大军已经在蠢蠢欲动。就在昨天,龙将军紧急从自家掉五千人马去到边境。”

  “黄金财团的龙军生将军?”

  “对啊,四大财团中,就数他对这件事最上心。”

  苏盛点点头,“说到底,最后受苦的还是普通老百姓。”

  安清萍喝完一杯,又给自己续上一杯,“谁说不是呢?可惜,龙将军的儿子,是个宵小之辈。黄金财团,恐怕要断送在他儿子龙进初手中了。”

  “那倒也不一定,他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叫龙晓舒吗?听说这个女孩心底善良。”

  安清萍摇摇头,“但没有龙进初的心狠手辣。有时候,想要做大事,心不狠,是根本做不成的。”

  “也许,龙晓舒还差一个谋事。”

  “可惜,谋事难找。真正在为龙家做事的人,已经被龙进初杀得差不多了。如今恐怕再也没几个人愿意为龙家卖命。”

  “龙家几百年的基业,不至于就这么快倒下。龙老将军以前的部下,肯定还是有支持龙家的。”

  安清萍放下酒杯,顺手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最近,魔族在帝都活动频繁。为的就是制造混乱,拿到超级血清。”

  苏盛道:“难道超级血清对魔族也有用?”

  “太有用了。谁拥有了这些血清,就等于谁拥有了一只超级军团。到时候想要称霸世界,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为什么龙家不赶紧用上这些超级血清呢?”

  安清萍摇摇头,“听说是缺少一个配方。没有这个配方,超级血清容易让人失控。”

  “失控?”

  “就是在那个人眼里,除了自己,谁都是敌人。”

  “魔族知道这件事吗?”

  “暂时还不知道。”

  苏盛眸子一亮,“也许,这些超级血清可以用在魔族身上。”

  安清萍摇摇头,“上头的人,并不是没有想过。但是等那个人杀红眼之前,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在他的刀下。这样也是得不偿失。”

  “魔族难道这么猖狂了吗?连帝都这样的地方也敢来。”

  “魔族的人,都是些疯子。他们为了脱离北方那块贫瘠之地,对大华国这块肥肉已经垂涎很久了。”

  酒喝了一半,安清萍站起身道:“我回去了,最近帝都不是很太平,你要小心。”

  ......

  门轻轻关上,苏盛并未去挽留。

  “她走了,”洛阳女从黑暗中走来。

  苏盛点点头,“她对你做的菜很满意。”

  洛阳女笑笑,“其实,你跟她可以有进一步发展的,NIIT干嘛要错失这难得的机会。她来,很明显是对你有意。”

  “她是个好女孩儿。”

  “说这话,其实代表你心里根本没有她。”

  “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跟她之间,也许就没有什么?在地下城时的那些胡言乱语,也不是真的。”

  “为何这么说?”

  “那样的环境,容易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态。容易迷失自己。也许,她只是迷失自己。等到她有一天找到真正的自己,那就好了。”

  “这都是男人的借口。”

  “好了,我有些累了。要去睡了。”苏盛微醺地站起身,慢慢地朝卧室走去。

  洛阳女摇摇头,“真喝多了吗?连路也走不稳了。”

  外面的门吱呀一声,仿佛有人推开了门。洛阳女走过去看了一下,摇了摇头,许是自己听错了,是外面北风的声音。

  今天天气预报,说今晚有大雪。

  洛阳女有些可惜苏盛喝醉了,要不然可以陪她欣赏雪景。

  ......

  苏盛似乎睡着了。

  这时他听见了轻轻的脚步声。脚步声很细,不注意听根本就听不出来。

  苏盛抓住圆弧刀,等待着那个正在不断向他靠近的脚步声。

  一个黑影一闪,一把长刀在空中闪着寒光,朝被子里捅了进去。

  等黑影感觉到不对劲,正准备拔出刀时,苏盛已经站在他身后。

  圆弧刀已经架在黑影的脖子上。

  灯光打开,苏盛看见了那双血红的眼睛,道:“你是魔族的人?”

  左眼上方蓝色的屏幕上,任务条刚刚还在闪动呢。有了魔族的人,魔丸自然就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黑影冷笑道:“要杀要剐随你便。”

  苏盛手上的圆弧刀用了几分力气,“快说,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我说,是为了杀你,你信吗?”

  “为何杀我?总要有个原因。”

  黑影的眼睛又红了一些,“因为,有人想要你的命。”

  “你有名字吗?”

  黑影一愣:“站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叫户一刀。”

  苏盛微微一笑,“名字不错。只可惜你手上的刀不够快。”

  “杀了我一个,又会有千千万万的魔族站起来,直到杀光你们人族。”

  苏盛冷笑道:“真是痴心妄想。”

  “人族的末日,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嚣张不了多久。等我们魔族大军攻进帝都,你们全都要俯首称臣。”

  “不会有那一天的,因为,我手中的刀不允许。魔族若敢犯我大华国,虽远必诛。”手中的刀又用力了几分,“我可以不杀你。因为就算我不杀你,也会有别的人杀你。”

  户一刀感觉到脖子处传来的疼痛,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你有什么条件?”

  “魔丸,我要你身上的魔丸。”

  户一刀声音变得狂躁,“不可能。”

  “其实魔丸你给不给我,我都能拿到。不同的是一个是你已经死了,一个是你还活着。我觉得,你有你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你的意愿。”

  户一刀犹豫了。

  是的,面前这个疯子真会杀了他,取走他身体里的魔丸。

  如果真把魔丸给了他,也许自己能保住性命。

  魔族不怕牺牲。

  但自己死了,就无法把消息传出去了。

  苏盛手中的圆弧刀又用了几分力气,“这是你最后的选择了。”

  “好,我把魔丸给你,你放过我。”户一刀说。

  “一言为定。”

  户一刀张开嘴,用力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一棵红色如珠子样的魔丸从他口里飘了出来。

  苏盛趁机拿到魔丸,用力一推,把户一刀推出去几步,“走吧,不要再来了。”

  户一刀不甘心地瞅着苏盛,“我们还有更强的强者。”

  “那就叫你们的强者来,”苏盛手里握着魔丸,冷冷地瞅着户一刀,“你再不走的话,我可能就要改变主意了。”

  门吱呀一声。

  打开又关上。

  房间里,恢复了平静。

  洛阳女走了出来,“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只想拿到魔丸,没想过杀人,”苏盛道。

  洛阳女摇摇头,“对待敌人,不能心慈手软,何况是自己的敌人。”

  苏盛对着灯光,照着红得有些通透的魔丸,“魔族也是人,不是吗?”

  洛阳女指着窗外的雪花,“你看,下雪了。”

  “是啊,要是在北方,早就飘雪了吧。”

  “生活在北方的魔族,一年的大多数时间,都可以见到雪。除了夏天短暂的温暖外,终年都处在寒冷的季节。”

  苏盛道,“这也许就是魔族,为什么一定要攻打大华国的原因吧。大华国地域广阔,物产丰富。更重要的是这里灵气充沛。可惜让魔族的修为大大提高。”

  “是的,就连普通的人族,也能出几个异能者。何况是天生就修行的魔族呢。魔族进攻大华国还有一个原因。这是我在小世界里的书房里查到的。”

  “什么原因?”

  “那是一本没有封皮的书,上面记载着魔族跟人族的几次大战。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大华国的南部,有一个地方,传说那里是通往神域的门。”

  苏盛收下魔丸,“魔族的蠢蠢欲动,难道就是为了找到进入神域的门。”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但是,对于修行者来说,尤其是对天生就修行的魔族,想要找到神域,那就是很急切的事情。”

  “因为有的人,穷极一生,也未免功德圆满。”

  “于是,找到神域的门,就成了修行者最便捷的方式。只要能进入神域,就代表着永生。”

  “这世界,真的有神域吗?”苏盛怀疑道。

  “不知道,书上是这么记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洛阳女瞅着窗外的雪花,“人,都是有贪念的。何况是魔族。”

  苏盛点点头。

  雪,越下越大了。

  等洛阳女离开后,苏盛再次拿出魔丸,细细观赏起来。

  魔丸,是魔族修炼后,吸收天地元气凝聚而成,可以帮助魔族储藏更多的元气。这就是为什么魔族更多的强者是使用刀,而不是枪。

  这并不代表魔族就没有热武器。

  大错特错。

  他们也有自己研制热武器的专家。

  只是因为天生修行的原因,他们更依赖手上的刀和身上储藏的元气。

  苏盛正要去睡觉,蓝色的屏幕又一阵闪动:

  任务:吞下魔丸

  奖励:进阶神隐三级。

  这魔丸的作用有这么大,能让自己的隐身能力在短时间就升到三级?

  苏盛拿出魔丸,仔细观看了一番。

  这东西吞下去后,不会爆体而亡吧?

  带着犹豫,苏盛吞下了魔丸。

  顿时,他觉得自己身上的经脉全都被打通了。

  他甚至感受到周围的元气,正源源不断流向自己。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不像他爆血的时候,感觉到血液正燃烧,仿佛自己就会变成一个火人不同。

  这是一种源源不断,如细水长流般的感觉,轻轻地包裹着他的身体。

  如温柔的风或者是彩色的云朵。

  既然魔丸能有此等好处,假如自己吞下十颗,或者更多的魔丸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会不会变成一个超级无敌的强者。

  既然魔丸有此等作用,为何没有人去吞下魔丸呢?

  也许,这也是要讲究机缘的。

  就像有的人,天生就是吃人参的料。而有人吃了人参就会拉肚子一样。

  苏盛暂时总结出一个道理:那就是体质不同。

  既然自己天生就是吃魔丸的料,干脆上战场多杀几个魔族,多弄点魔丸来补补身体。好让自己的神隐能力,进一步得到提升。

  翌日,苏盛从床上醒来。

  他感觉身体似乎变强了不少。

  洛阳女已经做好早餐,站在那里等着他。

  “还蛮丰富的,你不吃吗?”苏盛说。

  洛阳女摇摇头,“你昨晚刚吞下魔丸,今天就做了点清淡一点的,希望你会喜欢。”

  苏盛点头坐下,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瞅着外面还在纷纷扬扬的雪花。心里有颇多感慨。

  但是有一件事情,苏盛隐隐有些担心,那就是洛阳女好像能读懂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苏盛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风中逆行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