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爆血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83报应

  天上的月色皎洁。

  地上的白雪就像一个梦幻世界。

  沐蓝抱着苏万境,一步步在雪里走着。

  沐蓝眼睛变成蓝色,“从今以后,你就恢复你苏万境的身份,你再也不是田文生了。至于王成之,他必将自食恶果。”

  沐蓝摸了摸苏万境的脉搏,“你不许死啊。”

  苏万境微微睁开眼睛,“还死不了呢。”

  “好啊,你居然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沐蓝说。

  苏万境咳了两声,“我觉得我快不行了。”

  苏万境张开嘴,吐出一口带黑色的血来。

  “不,你不能死。”沐蓝再次抱起苏万境,“我要带你去神域,到了那里,你的伤就会很快恢复。你会永远陪着我。”

  “别傻了,放下吧。”苏万境叹息道:“这世界,真的有神域吗?”

  沐蓝点点头,“有的,只不过没人找到进入神域的大门而已。我要带你去极南,在那里可以找到神域的入口。”

  “我不相信他们,就这样抛下我不管。”

  苏万境带着遗憾闭上了眼睛。

  沐蓝摸了摸苏万境的脉搏,脉搏虽然很微弱,但好歹还有气息。

  等她在极南之地找到进入神域的大门,苏万境一定能再次活过来。

  沐蓝抱着苏万境,消失茫茫的雪海中。

  ......

  一大早,王成之就已经坐在家里的高档红木桌前喝早茶了。

  他眼皮很跳。

  不是一只。

  两只都跳。

  就像是在跳舞。

  王成之看了眼窗外,对面的房顶上,还有厚厚的一层积雪。

  只有街上的雪,全部被清理掉了。

  家里的防盗门突然被人推开,几个黑衣人走了进来。

  “这是私人住宅,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从后面走进来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王成之,特工局局长,对吧?”

  王成之一惊,明显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

  “你们是谁?”王局长用眼的余光瞥了一眼身边的短枪。

  今天这是要死,保镖家里有人娶亲,就给他放假了。

  哪知保镖一走,也不知从哪里杀出来这么一帮人。

  黑衣男子淡定地坐下,点燃香烟,缓缓吐出,“我叫龙进初,黄金财团的大少爷。”

  “龙大少爷,你找我有何贵干?”

  龙进初把抽了一半的烟头丢在地上,然后用鞋底狠狠碾压。“我来,是为了一件事情。你只需要告诉我是或者不是?”

  “龙少爷请讲。”

  “苏万境,是你私自关在地牢里的吗?”

  “龙少爷这话何意?”王成之假装很淡定。

  “你只需告诉是或者不是。”

  “是。”

  龙进初掏出腰上的短枪。

  “呯。”

  龙进初手臂被子弹洞穿,鲜血,顺着他白色的外套上流了下来。

  “龙少爷,我对你们龙家,真是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啊。你为何这样对我。难道就为苏万境那个废物?”

  “呯。”

  子弹划破空气,发出凄厉的呼啸声,一瞬间洞穿了王成之的小腿。

  “龙进初,你不能这样对我。”王成之疼得龇牙咧嘴,“我要见龙将军。”

  龙进初淡漠地笑,“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见到我爸爸了。我爸爸最近挺忙的,为了北方的事茶饭不思。”

  “龙将军是知道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龙家。”

  “为了我们龙家,就编谎话说苏万境和沐蓝死了,然后你安心理得的坐上局长之位?你跟苏万境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不管,但你若是为了一己之私破坏了规矩,你就该死。”

  龙进初举起短枪,“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

  “等等,”王成之叫道,“我已经找到了龙王,只要你不杀我,我就告诉你他是谁。你是知道龙王的作用的。他的血液可以为你们提供更纯粹的血清。到时候,超级战士,就不会失控了。”

  “龙王,你说的都是真的?”龙进初暂时收起短枪。“如果你骗了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都是真的。”王成之一手按住手臂上的枪伤,“我现在需要一名医生。”

  龙进初拿出电话,“叫医生来。”

  ......

  很快,医生就来了。

  医生是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看了一眼伤势,“需要把子弹取出来。”

  龙进初冷冷地瞅着医生,“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多一分,我就让你下地狱。”

  医生脸上吓出冷汗,连连说是,也不敢耽搁,争分夺秒地做手术,连麻药也来不及上。

  王成之疼得大叫。

  还好,王瑞不在。

  王瑞自从上次杀苏盛未果后,虽然闷闷不乐,但好歹不敢真的动苏盛。

  按照王成之的意思,苏盛并不是不可以动。

  只是未到时候。

  苏盛,还有利用的价值。

  很快,医生包扎好伤口,收拾好工具,“龙少爷,枪伤并无大碍。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龙进初冷漠地点头,“走吧。”

  医生拎着工具箱,一溜烟就不见了。

  龙进初重新点燃香烟,“现在,你可以说了,我给你五分钟时间。”

  “呯。”

  王成之刚要开口,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太阳穴。

  龙进初站了起来,他的手下就地隐蔽,想要找到这个杀人者。

  王成之倒在自己的靠椅上。

  龙进初愤怒地坐了回去,对手下吼道:“去给我把他给找出来。”

  穿着黑衣的守卫们,很快散了出去,形成一张网,铺了出去。

  龙进初看了王成之一眼,摇了摇头,有人在保护龙王。

  有人不想让他知道龙王是谁?

  守卫们很快又跑了回来,其中一个报道:“凶手是在前面废弃那栋楼开的枪,等我们赶到时,他已经离开了。”

  龙进初咆哮,“一群废物。”

  ......

  特工大楼,邹琳娜严肃地看着大家。

  许江和邹立都被他看得有些紧张起来,倒是安清萍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曲云在一旁嚼着棒棒糖。

  “苏盛呢?”邹琳娜扫了一眼所有人,并没有发现苏盛。

  邹琳娜已经打电话通知苏盛了,要他到特工局来开会。

  就在邹琳娜快要不耐烦时,苏盛推开门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刚刚路上堵车。”苏盛讪讪笑道。

  “好了,”邹琳娜低声喝道,“招你们来,是有一件事想告诉大家。就在今天早上,我们的人传来消息,王局长在家被人杀了。”

  “那王瑞呢?”苏盛迫切地问。

  邹琳娜白了苏盛一眼,“王瑞跟着剧组拍戏去了,暂时联系不上。”

  苏盛松了口气,只要没殃及到王瑞就好。

  就在昨天,妈妈告诉自己王成之的麻烦就要来了。

  原来妈妈说的麻烦,就是王成之死了。

  死了好。

  这个老杂碎把父亲关在地牢里那么多年,真是便宜他了。

  “凶手,是个狙击手。枪法狠而准,”邹琳娜说完,瞟了一眼邹立。

  邹立可不背这锅,“我跟王局长无冤无仇,我干嘛要杀王局长。”

  “没人说是你杀的。”邹琳娜瞪了一眼邹立,“龙进初带着人去找王局长,然后王局长死了。”

  “是不是龙进初杀的?”许江道,“龙进初可是出了名的杀人狂魔,杀人必挫骨扬灰,这人有多恨狠,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邹琳娜摇摇头,“王局长腿上和手臂上的枪伤,是龙进初弄出来的,他伤了王局长,又叫医生去给他包扎。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安清萍道:“我有一个猜测,会不会龙进初想要杀王局长,王局长手里有什么筹码,进而想跟他作交换。所以龙进初在开枪后又找来医生。”

  邹琳娜点头,“这倒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可惜没有第三方证人。而龙进初,又是黄金财团的龙少爷,没人愿意去惹他。”

  “这件事,我觉得应该告知龙将军。”许江道:“我不相信龙将军也会坐视不管。王局长,可是为了龙家事业操碎了心啊。”

  “这件事不用你去说,想必龙将军已经知道了。”邹琳娜严肃地道:“现在我们要找出那个杀了王局长的人。肯定是王局长准备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才会被对方灭口的。”

  曲云一边吃着棒棒糖,“我觉得,是王局长之前的仇家,找上门来了。他当局长这些年,肯定得罪了不少人。被人杀,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不。”邹琳娜摇头,“王局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这我就不多说,在生死关头,他想要活命,就必须要用筹码去交换。是什么样的筹码,让龙进初这个杀人狂魔,放过他呢?”

  “难道是为了超级血清?”邹立道。

  邹琳娜背着手,踱着步,一边苦苦思索着。她突然抬起头来,接触到苏盛的目光。

  邹琳娜瞬间明白了,超级血清,是的,没错。但是,是更纯的超级血清。

  “总之,最近特工局不太平,魔族又来到帝都。所以大家要格外小心。”

  ......

  待众人离去,苏盛准备离开时,邹琳娜叫住苏盛。

  “苏盛,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别再爆血了。”邹琳娜道:“龙王存在的事实,已经被上面知道了。这样对你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谢谢师姐,我知道了。”

  “去吧,你的天赋和你是龙王的事实,千万别再让任何人知道。”

  苏盛点点头,离去了。

  苏盛离去后,邹琳娜一个人站在那里呆了很久。

  到底是谁,在暗中保护苏盛呢?

  ......

  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

  苏盛就懒洋洋躺在沙发上,等待着洛阳女把晚餐做好。

  苏盛从胸口的夹层里,拿出老教授交给他的配方。

  老教授的叮嘱,他一直记在心里。

  老教授说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配方就在他手上,否则会遭来杀身之祸。

  苏盛自然也明白,所以配方的事情,除了他,连洛阳女也不知道。

  听见厨房里传来脚步的声音,苏盛把配方塞了回去。

  洛阳女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走了出来,她脸上带着微笑。

  “先喝碗汤,开开胃。”洛阳女道。

  苏盛接过洛阳女递过来的汤,尝了一口,这肉汤真香啊。

  家里有个女管家就是好,而且是个免费的女管家。

  苏盛从来不去探究洛阳女跟着他出来是为了什么?也许洛阳女只是觉得待在地下城无聊而已。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光付出却不求回报之人。恐怕这世界没有吧。

  但再转念一想,洛阳女可不是现实的人嘛。她只是被人创造出来的而已。

  但不管怎么样,家里有个女人,生活就是好。

  包括自己的衣服,洛阳女也会洗干净,烘干,再熨烫好,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柜子里。

  唯一不好的是,晚上洛阳女会回到画中,不能给自己暖被窝。

  刚喝完汤,其他主菜就上来了。红酒已经倒好,牛排煎到最香。

  看着洛阳女忙进忙出,苏盛感叹道,要是以后能娶到这样的女人就好了。

  可惜就是个画中人。

  洛阳女忙完后,就坐到沙发上看书去了。

  书是洛阳女从画中带出来的。好像是一本写美食的书。

  “你不吃吗?”苏盛问。

  “刚吃过呢。”洛阳女回答,“我的进食习惯跟你不同,我一天只吃一顿就好了,而且是在半夜的时候。”

  洛阳女的话把苏盛吓了一跳。

  你半夜起来吃什么?

  吃魂啊?

  “我怕把你吵醒,所以我白天都会自己做好面包,留到晚上再次。”

  听见洛阳女这样说,苏盛才放心下来。

  ......

  王宫。

  龙进初站在那里已经好一会儿了,也没等到老爹龙军生的到来。心里不免泛起了嘀咕。

  等将来我掌握了大权,我要杀光所有我看不顺眼的人。

  就在龙进初想着怎么杀光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人时,龙军生从屋内走了出来。

  “老爹,近来无恙?”龙进初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龙军生走上前,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扇了龙进初一耳光。

  龙进初眼前顿时火冒金星,但还是强忍住自己的牛脾气,“老爹我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对我?”

  龙军生坐到椅子上,“你小子,连我的人也敢杀。”

  “老爹误会我了。”

  “误会?”龙军生毫无表情地道:“王成之是不是因为你而死?”

  “是,也不是。”龙进初道,“当时我本来很快就知道他所说的龙王是谁,可他还未开口就被人杀死了。绝对不是我干的。”

  “可他还是因你而死。”

  龙进初竟无言以对。

  “你查出来谁杀了王成之吗?”

  “并没有。”

  “你查出谁是龙王了吗?”

  “也没有。”

  “那你都干了些什么?”

  “老爹,我可是为了龙家费尽心血啊。”

  “我呸,”龙军生忍不住了,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你干的那些杀人越货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下去。龙家,将再也不是你的立身之地。”

  龙军生站了起来,走到龙进初面前,“我告诉你,别看你平时这么威风,离开龙家,你什么也不是。”

  看着老爹真的动火了,龙进初便不再言语。

  等老爹把气消了,就会没事了。该杀的还得杀,该祸害的还得祸害。

  “至于王成之幽禁苏万境的事情,确实是他的不对,但也不能对他动用私行。他好歹是特工局的局长。”龙军生道。

  “是我的不对,我我考虑不周到。”龙进初急忙认错。

  龙军生看了一眼这不争气的儿子,又走到椅子前坐下。“北方,局势越来越紧张了。我们现在需要很多为我们效力的人。如果你再这样胡闹下去。让谁去上战场,是你吗?”

  龙进初向后退了一步,“老爹,我知道错了。”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龙军生道,“一点也不像你妹妹,整天尽给我惹出麻烦事来。”

  外面响起轻快的脚步声,龙晓舒跑了进来,“爹爹,哥哥又犯什么错了。”

  龙军生的眉头微微舒开,“男人家的事,女孩家家的就别管了。”

  “知道啦,爹爹。”

  ......

  虽然魔族杀老教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苏盛还是不放心,他怕老教授有什么事。

  老教授的命,可是父亲拼了命救回来的。

  苏盛开车抵达金桔圆小区,敲响了老教授家的门。

  门是虚掩着的。

  苏盛走了进去,发现老教授坐在那里正在看一部大部头。

  “教授。”

  老教授抬起头道:“你怎么来了?我不是叫你不要再来了吗?”

  “我有些不放心你,想过来看看。”

  “我没事。”

  “我给你带了些茶叶,希望你会喜欢。”

  老教授接过茶叶,放在鼻尖嗅了嗅,“很香啊,有心了。对了,王成之被人暗杀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苏盛点点头。

  “有人给我寄来了一卷录音带,”老教授说完,找来录音带插上。“事情很明了。王成之想利用龙王的身份换来自己的苟且偷生。”

  “还好,有人在暗中出了手。”

  “我猜这个人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你。”

  苏盛曾经也想过,就是没想明白。

  他曾怀疑是邹立干的。但是他的关系跟邹立算不上友好,邹立为什么要保护他呢?

  如果不是邹立干的,又有谁是这样的神枪手呢?

  除了邹琳娜,可那天喊去开会,看邹琳娜的表情,明显就不是她干的。再说,虽然邹琳娜精通枪械。

  但对于远距离的射击来讲,邹琳娜不可能有这么高的精度。从去神农山森林寻找基地到回到帝都,他对邹琳娜再了解不过了。

  别的人就不用说了。

  安清萍是用毒高手,而曲云习惯用手中的钢丝和弯月刀,许江更习惯两把武士刀。

  所以,帮他的人,应该不是特工局的人。

  如果排除掉这些人,那么,这个人会是谁?

  苏盛脑子突然嗡的一声。

  难道是他?

  ......

  苏氏心理咨询室。

  刘舒平坐在那里懒懒的地晒着阳光。

  上一场大雪已经全部化完了。

  刘舒平拿着指甲刀,慢悠悠地剪着指甲。

  听见苏盛的脚步声,他头也没抬,“吃过午饭了吗?”

  “刚吃过,”苏盛在刘舒平身边坐下,从窗玻璃里瞅着对面的高楼大厦。

  “又点了外卖?”刘舒平道。

  “哥早就不吃外卖了。”

  “是吗?”刘舒平惊讶地抬头起来。“你以前不是一直都在点外卖吗?”

  “那是以前,现在,我更喜欢在家里吃。”

  “矫情。”刘舒平撇撇嘴。

  苏盛扫了一眼刘舒平,装着云淡风轻道:“王局长死的那天,你在咨询室吗?”

  “在啊,”刘舒平继续剪指甲。“想不到这么权高位重的一个人,就这样被人暗杀了。刚开始我还不相信,可是后来新闻都出来了。我不信都不行。”

  看刘舒平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苏盛虽然没见过刘舒平用过狙击步枪,但是在地下城对付金刚时,他可是亲眼看见刘舒平抱着机枪哒哒哒地扫射。

  “听说直到现在也没找到杀害王成之的人。”苏盛继续淡淡地道。

  刘舒平抬起头来,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人家既然有心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让人查到。说不定,那人正在某处晒着阳光呢?”

  “是你?”苏盛道,“是你杀了王成之。”

  刘舒平放下指甲剪,用幽怨的眼神瞅了一眼是苏盛,“我为什么要杀他?他跟我无冤无仇。况且,我有那个能力杀他吗?我摆脱你别瞎说好不好?”

  “特工局的那些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都是些疯子。要是有风声传进他们的耳朵,我还有好日子过吗?”

  ......

  殡仪馆。

  王瑞一身黑衣地站着。

  听闻王成之的死讯,她就向剧组请了假,连夜飞回帝都。

  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走向王瑞。

  王瑞没有望向对方,她缓缓开口道:“还有别的线索吗?”

  “我们去附近查了,一个拾荒者说他看见一个女子背着枪走进了那栋楼。”

  “拾荒者,可信吗?”

  “应该不假。”

  “我爸爸难道得罪了某个女人?给我查,他这些年在外面有几个女人?”

  “已经查了。”

  “结果呢?”

  “他并无女人。”

  王瑞有些失望,线索就这样给断了。

  她一定要找到凶手,替父亲报仇。

  ......

  苏盛从老教授家回来,发现有什么人正在跟着自己。

  他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他躲在角落。

  那个人也躲在角落。

  他向前走,

  那个人也向前走。

  等他走到家门口,那个人却无声地消失了。

  难道这个人,就是暗中保护自己的那个人?

  但是不对,等他走进房间时,对方也走进了房间。

  他猛地回头,看见了一道虚影立在门后。

  他认出来了,那是在老教授家,那个被父亲杀死的魔族达文生。

  只不过此刻的达文生是一道透明的虚影,在虚影的中间,漂浮着一颗血红的魔丸。

  魔丸。

  苏盛惊喜地走过去,握住空中那枚魔丸。

  达文生的虚影变得透明,消失了。

  这也许是达文生最后的念力所化。

  苏盛拿到魔丸,细细地放在手中观看。比上次他得到的那枚还要大,颜色更是深红。

  这魔丸,还真是香啊。

  呼。

  苏盛张开嘴,把魔丸整个吞了下去。

  下一秒,身体整个灼热起来,似乎下一秒就要燃烧起来了。

  身体似乎被某种强大的力量撕扯,仿佛就要撑破了。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苏盛疼得实在忍不住,在地上打起滚来。

  疼痛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好歹他的身体扛过了。

  身体的疼痛跟灼热感慢慢消退,洛阳女走了出来,“鬼哭狼嚎的,怎么啦?”

  苏盛强笑道:“我饿了,给我下碗面条吃吧。”

  洛阳女一边走进厨房,一边摇头,“成年人了,还跟个小孩一样,也不怕别人笑话。

风中逆行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