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格沃茨的血咒武修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29章 晨曦【大结局】

  他喃喃地重复着当天的誓言,一种使命感开始从身上升起。

  “就是这种感觉……”陈斌刚要举起铜钱剑,满溢的使命感就像潮水一般退去。

  “斌,你不一定要回想职业使命,想想你要贯彻的正义……”凯特琳娜温柔地提示道。

  他的正义?

  老婆、孩子、热炕头……

  呸呸呸,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陈斌在搜肠刮肚地苦思什么是正义……

  “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了,我还算什么厨师?”

  呃,这是曝露年龄系列。

  摇了摇头,他继续集中精神,回想上辈子老爸的教导。

  “多行不义,必自毙;作恶多端,遭天谴;仁义之本,顺之体;贵于立义,贵其行……身正不怕影子斜……”

  一种更强大的正面感觉从心而发开来。

  陈斌凭着感觉舞动铜钱剑,明明是尬着同一套太极剑法,但这次却没有半点尴尬感。

  然后,他用铜钱剑挑起祭台上的分院帽,空着的左手探入帽内用力一抽……

  “有戏!”陈斌心中一喜,他抽出来的左手正握着镶有宝石的银剑。

  然后,当他再用力一抽,众人也齐齐一惊,因为他只拿着一把剑……柄!

  “只要我不尴尬,就是别人尴尬!”陈斌心里如是想,脸色继续庄严而坚毅,脑子里不停回想着老爸上辈子的教诲。

  随着感觉耍剑,陈斌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左手握持的剑柄顺着心意渐渐地变为他最顺手的武器——史密斯威森M10转轮手枪。

  没错,就是他上辈子穿军装时天天也要配戴的警用手枪,在他不知不觉间透过高超的变形术把它还原了出来。

  与此同时,连结铜钱剑的红绳忽然断裂,钱币在扭曲、变形、重组,化为一颗黄铜子弹,朝着手枪弹巢飞去。

  在场没有一人能看懂他要做什么,包括了李秀慧、两王一后、哈利、赫敏、罗恩,也同样包括了一众修士和凯特琳娜。

  “接受正义的审判吧!”

  ヾ(๑╹◡╹)つ厂██████

  “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陈斌话声刚落,板机一扣到底,一道正道之光从枪眼喷了出来,组成一束带着蠢萌哈士奇状的白柱,吐着长长的歪舌奔向伏地魔,直接撞进了她的体内。

  礼堂内的蜡烛瞬间被气流吹熄了,白光却把室内照得亮如白昼。

  无数的黑烟从伏地魔的半边残尸中喷涌而出,却在邓布利多、李秀慧、格林德沃、罗齐尔以及29位东方修士联手引导向手提箱之中。

  伏地魔这次发出杀猪似的尖叫,诅咒与怒骂响彻了整座城堡,不断斥骂陈斌不敢单挑、只会搞围攻和偷袭的卑鄙小人。

  陈斌的道心,呸,陈斌的心境会被她的话术影响到吗?

  他在上辈子已经鄙视一对一的正面战,否则再多十条命也不够警察用的。

  他的正义就是要用一切合法的手段把犯人绳之于法,若果世间没有法律就该对犯人无所不用其极。

  上辈子没少被精于法律的贱人玩弄仍要恪守职务,这辈子还会被伏地魔的垃圾话干扰到吗?

  白光照耀了接近一分钟,陈斌浑身的真气已经用光,只剩下无尽的魔力仍然支撑着这种消耗。

  渐渐地,剩下半边身的伏地魔已经散尽了黑烟,可是她仍旧没有死去。

  “哈哈——哈哈——你杀不死我的!!哈哈——”

  伏地魔在狂莽地吼叫,陈斌却看了看手表,微笑问道:“伏地魔,你的任务是什么?”

  她的狂莽立即被止住了,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

  “容我猜一猜,在今天之内杀掉哈利吧?”陈斌感到她身上再也没有任何魔力的威压感,立即嘚瑟了起来,自信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接受系统的帮助,你或许能浪得更久?”

  伏地魔眼中的恐惧一闪即逝,但是在场众人也看得清楚。

  呃,站在她背面的修士不算。

  陈斌站在台上,亦即是她的正面,所以看清她底气不足的样子。

  “不信?细想一下,系统替你抹除了毒素,使你能够全力献祭巫师的生命换取更强的力量。

  然而,你用自己的猪脑子想想,原本我们最怕的就是你在各魔法界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哪怕实力远胜于你的东方修士也抓不到你。

  很可惜,你为了更强的力量,偏偏接受了系统的帮助,也受到系统的限制。”

  “哼——”伏地魔被二十七门石化大炮持续照射,能发出一个音节已算厉害了。

  “我告诉你,系统是有坑的。”陈斌一边看着手表,一边冷笑道:“原命运里,你是在晨光初起那刻被击杀。因此,无论系统显示的限期有多模糊,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真正的限期必然是今天的清晨之前。”

  “仍然不信?”陈斌的目光从腕表上移开,举起手枪指着礼堂上方。“那就证实一下吧!”

  陈斌并不会染上奸角死于话多的恶习,他是掐着点装这个逼。

  在他话声刚落那刻,时间来到5时28分50秒。

  这一秒刚过,礼堂高处的窗口传来了柔和的阳光,先是照到台上,再顺着下方照耀过来。

  当阳光打在伏地魔的半边残躯之时,她的身体彷佛是掉进水里的泥像似的,瞬间被分解开来。

  泥像的头颅发出一声低低的爆炸,她脑内的法则炸弹生效了。

  如果陈斌猜错她的任务期限,那就装完逼后全部人穿过门钥匙满世界逃跑了!

  一缕虚弱的残魂从碎肉中飞了出来,扭头对着陈斌嘲笑道:“一副身躯而已,我是不死的黑魔……”

  她的话还没说完,李秀慧一束超强的标记咒已经命中了残魂。

  陈斌早已想到现在这种可能性,在母亲出手之时已准备好照明彗星,枪口射出一大束白光打在这缕残魂之上。

  很可惜,这缕残魂虽然在痛呼,却还真的是不死的。

  伏地魔这次又再缩卵了,蹿进地板消失不见,连狠话也没留下半句。

  李秀慧和陈斌也留不住他,在场也没有一人能把他拦下。

  邓布利多收起行李箱,淡淡地说道:“看来,她暗中还做了新的魂器。”

  陈斌习惯性把手枪收回腰侧,接着才发现没有枪套,便随手将手枪丢回分院帽里。

  凯特琳娜一脸可惜地说道:“没想到系统弄出来的炸弹也只能消灭他的躯体,对他的灵魂并不起效。”

  “我们……算不算赢了?”赫敏问道,罗恩也一脸期待地望过来。

  陈斌毫不犹豫地说:“当然算,各魔法部休想耍赖要我还钱。”

  “我不是说这个……”赫敏还想问下去,凯特琳娜回答道:“我们已经消灭了他,最少把它打成十六年前半死不活的状态。接下来他能否复活,或是有没有新的魔王崛起,一切也要看各国的努力。如果没有发展的土壤,亦即是各魔法界管理好各自的药田等财产以及维持当地的治安,即使他再复活还有什么可怕?”

  赫敏扭头望向邓布利多,这位校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却忽然拿起分院帽走下台,朝着伏地魔化灰的位置走去。

  一众援欧修士看到魔头已死,踏过黑魔王的灰烬,穿过壁炉回家去了。

  陈斌作为半个东道主,与李秀慧一起跟他们道别过后,再目送李秀慧穿过壁炉。

  老邓忽然蹲在壁炉附近盯着地上的灰烬,陈斌也好奇地走了过去。

  “教授,你打算拿黑魔王的灰当施法材……”陈斌说到一半就哑火了。

  灰烬上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光幕,上面显示着:“想复活阿莉安娜吗?想让她的完整灵魂回到这世上吗?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你只要成为任务者就能立即实现愿望。”

  陈斌一手拉住凯特,指着灰烬低声问道:“看到光幕吗?”

  马哈拉特摇头道:“我只看到陷入魔怔的白魔王。”

  此话一出,陈斌立即汗毛倒竖,扭头望向蹲在灰烬旁的老邓,莫非打完黑魔王还有白魔王做最终Boss?

  然而,他想多了。

  格林德沃和罗齐尔上前拍了拍老邓的肩,后者立即退出魔怔,一手抽出格林芬多大宝剑,把这块光幕劈碎了。

  “一切也结束了。”邓布利多抛下这句话后,拉着两位好友幻影移形消失了。

  “想不到老邓最后还是Cosplay一次甘道夫。”陈斌不忘说了个烂梗。

  “一起出去看看。”凯特琳娜挽着陈斌的手,走出了敞开的大门。

  哈利把莉莉丝送到罗恩手上,追出大门外。“斌,等等我。”

  外面的战斗早已结束,一众师生和国际傲罗正在用魔法清理如山的尸堆。

  众人也在忙活着,只有陈斌和凯特悠闲地走着。

  “什么事?”陈斌转身望向气喘虚虚的哈利。

  晨光打在哈利的脸上,他瞇了瞇眼,紧张地问道:“我想问,伏地魔是不是根本就活不过日出?我的父母是不是死得一点义意也没有?”

  陈斌与凯特互望一眼,他们还真的忽略了这一点。

  “其实我们不能确定她能否活过日出。”陈斌避重就轻地说:“还有,如果没有莉莉阿姨事前削弱她,刚才我打的那枪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那就好……”哈利抺去眼角的泪,带着颤音说道:“他们的牺牲并不是没有意义的……那就好……”

  马哈拉特环顾四周,确定没人才低声说道:“哈利,莉莉并没有牺牲,你父母的灵魂已经融入你和莉莉丝的体内,永远伴随你们直到离世。”

  “真的吗?”哈利带着哭腔问道。

  “当然是真的。”陈斌点头道。

  哈利闻言恢复自信了。“对呢,你们现在去哪?”

  陈斌微笑道:“魔法部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着,我们要去那边清一清小怪。”

  “噢,我不打扰你们了。”哈利正要转身离开,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呢,你们不是今天结婚的吗?”

  “原本是的。”陈斌望向四周,无奈道:“但也要看看他们清理的进度,谁也不想尸香满城飘吧?”

  尸气环绕的城堡、满目尸堆的草坪、空气中还飘着飞灰、地面也犂出各种深坑。即使全体师生和傲罗合力还原,这也很难在一个白天内完成。

  哈利挥手道别后,陈斌扭头望向马哈拉特问道:“莉莉真的和他们融合了吗?”

  “真相重要吗?”马哈拉特抛下这句话就沉睡了。

  “斌。”凯特忽然捧着陈斌的脸,认真地说:“我们永远也要在一起。”

  “嗯……”陈斌根本回不了话,嘴唇被封住了。

  长廊的另一端,某只奇怪的雌性生物端着拳头大的石头,发着嘿嘿怪笑:“还是我的检察官最可爱……嘿嘿嘿嘿……”

  卢平和小天狼星看到这位永远也长不大的少女,同时无奈地拍了拍陈卫国的肩:“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陈卫国:“(-_-)ゞ?”

  “斌,我们快去快回,赶在今晚黄昏前举行婚礼好吗?”

  Σ(っ°Д°;)っ:“不用這麼急吧?”

  陈斌的话还没说完,凯特已经拿着扫帚载他升空了。

  Σ(っ°Д°;)っ:“不用飞,礼堂有壁炉啊——啊啊啊啊———!!!”

  【全书完,还有几章外传】

亚伦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