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霜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阴谋

  曹钟正、彭万春、宗南山、祁五四人出了梦笔山庄,各自拜别。此时,天气晴朗高爽,曹钟正心情舒畅,握着把折扇,行走于乡间小道。

  忽然,十几个汉子持刀疾奔而来,团团围住曹钟正。曹钟正也不慌张,问:“你们是何人?”一个汉子道:“你杀了我家赵庄主,今天你是死定了!”舞刀劈下,曹钟正扇骨一击他的后背,打趴在地。

  曹钟正道:“赵庄主之死确实与我无关。”一个汉子道:“看你一脸文绉绉的样子,心肠却如此狠毒,兄弟们,杀了他为庄主报仇!”几把刀齐个劈下,曹钟正飞起几脚踢翻汉子,击出折扇,将一个汉子击倒在地。突然,一张渔网扑面落下,缠住曹钟正,汉子几把刀已架在了曹钟正的脖子上,并将曹钟正带回了梦笔山庄。

  两个庄客疤脸老七和鹰眼老四坐在厅堂大口饮酒,见曹钟正上来,道:“跟我走!”几个汉子跟着二人走到侧厅,疤脸老七移开书架,竟然有一条通道,疤脸老七道:“跟上点!”几人踏着台阶一步步上去,走到一间密室,疤脸老七将曹钟正推了进去,将锁链锁了曹钟正,道:“这是连环锁,一环扣着一环,你是休想出去了!”脸上露出了狞笑。疤脸老七回头吩咐道:“老四,看住他!”鹰眼老四会意点了点头,走出了密室。

  疤脸老七与那几个汉子相继出了密室。曹钟正想要挣脱铁链,哪知铁链是用精钢制成,纵然用刀也劈不断。曹钟正心中想:“自己堂堂一个如意剑,今天竟成了阶下囚,真是江湖险恶啊!”曹钟正想着想着,突然,一个声音从房梁上发出,道:“曹兄!”一个翻身落下房梁。

  那人身子瘦小,瘦削的脸,便是“圣手飞贼”司空健,身手不凡,是曹钟正的好友。

  曹钟正道:“司空兄,你怎么来了?”司空健道:“听说梦笔山庄内机关重重,几年来我就一直在研究机关,这一次来观察机关,想不到遇上曹兄了。”

  司空健取出一根铁丝,插入锁眼,只一转,锁便开了。曹钟正弄开身上的锁链,道:“司空兄,你怎么也懂开锁术?”司空健答:“我在天机门待过几天,略懂一些开锁术。”曹钟正走到门边,透过窗子,却见鹰眼老四守在门外,便取了三枚金针,“嗖嗖嗖”射去,鹰眼老四刚要拔刀,额头中了三针,应声倒下。

  司空健推开铁门,只见密道周围皆是石墙,曹钟正用手拍了拍墙,竟是空心的。曹钟正退开一步,右掌往墙上一击,早震碎了墙,亮出一条道路。

  二人走下台阶,司空健道:“曹兄,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曹钟正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赵庄主被杀一定与祖天雄有关,祖天雄在五龙山藏有重兵,想是要对梦笔山庄有所行动。”司空健道:“原来如此。”这时,侧厅内传来二个人的对话,曹钟正听得出那是疤脸老七的声音,便贴住墙去听。

  疤脸老七声音极为急促,说:“庄内武林人士若问关于庄主的死因,你便回答庄主死于风寒,对了,今夜派几个庄客将庄主下葬。”那人答:“知道了。”司空健心中一怔,道:“想不到赵半城已经死了。”曹钟正道:“司空兄,咱们先在这歇息一会儿,等到夜晚再走。”司空健点了点头。

  又说彭万春、祁五二人快马到了陵川,城内十分清寂。彭万春、祁五找了间茶舍歇息,只见三个剑客围坐于另一张桌子,坐了许久,似乎在等什么人,各自握紧了剑。

  这时,远处一彪人马,全副弓箭,摇旗呐喊而来。为首二人是郝尔博和魏无极,背后跟上一人是祖天雄。

  郝尔博大喝一声:“太白三剑何在?”那三个剑客站起身来,揭开斗笠。这三人一人叫独孤傲,广阳府人氏,行踪飘忽不定,龙游掌法威力惊人,人称“乾坤飞剑”;另一人叫须尘子,保定府人氏,为人孤傲;另一人叫凌百峰,剑法飘逸,人称“断肠剑客”。

  祖天雄笑道:“三剑果然赴约,不知今日可否将宝藏地图交给我?”凌百峰仰天大笑:“这你也相信,海沙派弟子现身吧。”

  数十个海沙派弟子从屋顶上跳下,各带强弓硬弩,团团围住金刀寨人马。凌百峰冷笑一声,挺剑直取祖天雄,健步如飞。

  祖天雄让过剑锋,扬手击出一掌,凌百峰身子一晃,“嗖”的一声使劲劈下铁剑。祖天雄横剑一挡,借力发力,奋力一推,凌百峰退后数步。祖天雄就把铁剑提在手中,冲将出来,一个“长蛇出动”,斜刺里欺向凌百峰。凌百峰一个“铁锁横江”,横剑挡住,抽剑一招“力劈华山”,祖天雄急忙举剑架住,铛铛作响。祖天雄伸出一拳击中凌百峰胸口,拳又化为掌,掌力透骨,凌百峰“啊”的一声,退后一步,这一招叫“连击拳”。

  祖天雄手上戴上了黑虎爪,大喝一声,击向凌百峰。凌百峰让过一爪,祖天雄步步紧逼,身形逼向凌百峰。凌百峰看准时机,一剑挡住,祖天雄五爪划过,火星四溅,五爪中一爪尖划断,长剑嗡嗡作响,应声断了一截。祖天雄一爪顺势击去,穿入胸膛,一口鲜血涌了出来。

  凌百峰中了黑虎爪,胸口血流不止,走了几步,一下栽倒在地,死了过去。

  独孤傲、须尘子二人惊怒失色,一齐冲上去。彭万春一个翻身抢到前面。祖天雄笑道:“彭万春,梦笔山庄我放你一马,今天看来不会了。”扬起右掌,一招“天罡掌”,劲力迫向彭万春。彭万春笑了笑:“雕虫小技!”掷出链子锤,击了个烟消云散。

  祖天雄铁剑一扬,刺向彭万春,彭万春退后一步,一锤打飞祖天雄手中巨铁剑。祖天雄大惊,待那锤飞来时,死死抓住链子。彭万春早有防备,飞出三枚金针,祖天雄翻身躲过。彭万春收回锤,奋力击出。祖天雄头一低,锤呼啸而过,若慢点,便砸为肉泥。

  郝尔博道:“寨主,快上马!”祖天雄脚一点,纵上马来,金刀寨人马奔出陵川,直往五龙山。

  独孤傲、须尘子甚为悲伤,奔到凌百峰尸首边。彭万春道:“独孤兄,须尘兄,祖天雄为何要来陵川?”

  独孤傲道:“此次是来助赵庄主,剿除金刀寨。”彭万春又问:“那么宝藏又是怎么回事?”独孤傲道:“梦笔山庄密室内藏有兵器数百件,祖天雄是为了它来的。”彭万春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讨赁土钱只是个借口。”

  再说已至深夜,司空健、曹钟正二人纵上屋顶,只见四个汉子背着一口棺材鬼鬼祟祟走出山庄。曹钟正正要下去,忽觉背后有一人拉住了自己,回头一望,竟然是姬啸天。姬啸天,以梨花枪扬名于世,深得杨家枪精髓,人唤“铁枪”。

  曹钟正大喜:“姬兄,你怎么也来了?”姬啸天道:“我原本住在庄内,今日想出门转转,想不到遇上曹兄了。”司空健望着那几人走向五龙山边的土坡,便一个翻身纵下屋顶,紧紧跟上。司空健健步如飞,伸出四指点中那四人的穴道,曹钟正、姬啸天赶上来,将盖子掀开,姬啸天道:“这么快就下葬,真是奇怪。”

  曹钟正见赵半城尸首上肤色略呈紫色,显然是中毒而死,曹钟正道:“难怪疤脸老七急着将赵庄主下葬,原来是他下了毒。”姬啸天也道:“我也听说疤脸老七明日要请祖天雄上庄,祖天雄武艺高强,咱们先养精蓄锐,明日揭发他的阴谋。”

  三人便将赵半城埋在了坡上,都回了梦笔山庄。(第二章完)

费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