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剑霜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围剿

  第二日,彭万春、独孤傲、须尘子、祁五赶到应天府,就在梦笔山庄外的一个茶舍等着祖天雄。

  疤脸老七带着几个庄客进了密室,却见鹰眼老四倒在地上,疤脸老七大惊,令打开铁门。室内早无一人,地上是散落的的铁链。疤脸老七道:“糟了,祖寨主马上就要到了,这让我怎么交待?”这时,一个庄客来报:“祖寨主已到。”疤脸老七连忙正了正衣冠,走出了密室。

  祖天雄挺着胸脯,腰间放着巨铁剑,走入山庄,背后郝尔博和魏无极跟上。祖天雄耀武扬威地走到大厅,郝尔博、魏无极一一入座。

  疤脸老七端上一杯茶,道:“请寨主用茶。”祖天雄问道:“老七啊,宝藏可找着了吗?”疤脸老七道:“找到了,请寨主过来。”

  早有七人跳下屋顶,曹钟正、司空健、姬啸天、彭万春、祁五、独孤傲和须尘子。祖天雄拍了拍手,哈哈大笑,耸了耸肩,道:“果然来了!上!”埋伏于四周的金刀寨人马齐齐现身,强弓硬弩。

  天空中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雨水沾湿了衣裳,流淌下来,庄内石凳边的石桌上,摆着一副围棋。雨水滴打着棋盘,发出清脆的声音。

  魏无极摆开双刀,脚一踏地面,溅起水花,借力到了七人面前。姬啸天大喝一声,挺枪刺过雨水,穿向魏无极。魏无极一刀横住,双刀一齐劈下,姬啸天举枪护顶,铛铛作响。姬啸天一枪直刺魏无极前心,魏无极一脚踢中枪尖,姬啸天退开一步。魏无极一刀刺去,姬啸天让过刀锋,一枪击中魏无极胸口,魏无极翻倒在枪上。姬啸天猛一抬枪,魏无极重重摔在了地上。魏无极翻起身,忽的一刀横劈,姬啸天一枪挡住,往后便走,魏无极脚一点,也跟了上去。姬啸天一个“回马枪”,刺中魏无极心窝,鲜血滴了下来,染红了棋盘。魏无极倒下地来,手中的双刀落了下来,铛铛作响,水花四溅。

  祖天雄大怒,喝道:“放箭!”万弩齐放,箭如雨点,曹钟正伸手折箭数支,护住众人。须尘子中了两箭在臂膀,衣袍被鲜血染得通红,倒在地上,独孤傲、祁五连忙背起须尘子,放在万花亭上。

  郝尔博令旗一挥,金刀寨弓弩手箭弩对准万花亭,曹钟正惊叫一声:“不好!”仗剑奔向万花亭,挡住乱箭,剑面上铛铛作响,万花亭上密密麻麻射满了箭,曹钟正几人奋力挡箭,无一箭射入亭中。

  司空健道:“曹兄,金刀寨漫天箭阵确实厉害,我跟姬兄一起杀了那几个弓弩手。”说完,掷出一个铁钩子,扯住房檐,借力一跃,那个弓驽手没有防备,早被踹下房顶。

  姬啸天也纵上屋顶,逢人便刺,鲜血飞溅,早已刺死了四五个弓弩手。

  祖天雄巨铁剑一起,光辉耀目,疾奔出大厅,逼向曹钟正。曹钟正将剑一横,铁剑滑过,火星四溅,格外刺眼。

  祖天雄一剑直刺,力道恰到好处,曹钟正身子一侧,避开一剑。祖天雄身子一腾,一个“夜闯三寨”,身形逼向曹钟正,舞剑劈下,眼中透出一股杀气,曹钟正一剑挡住,祖天雄纵起二脚踢向曹钟正,曹钟正一掌抵住,刷的拔起身子,一脚踏在祖天雄胸脯,使劲用力。祖天雄用脚后跟一碰地面,身子立起,一掌劈面击来,曹钟正一晃身子,刷的一剑,望祖天雄心窝里刺来。祖天雄退开几步,脚一踏水花,吸住水流,聚在手上,汇为水球,大喝一声:“混沌归元气!”掌一击水球,击向曹钟正。曹钟正一招“灌吸大法”,袍袖一开,水球吸入袖中,奋力一甩,水流击出,形成一个武当派的太极图,击向祖天雄。祖天雄一掌逼出,击散水花。

  曹钟正大喝一声:“相生相克掌!”掌力贯出,讲究层出不穷,祖天雄冷笑一声,一招“天罡掌”逼退掌力。曹钟正大惊,剑一转情急之下使出一招“云翔万里”,化出一道剑气袭来。祖天雄身子一斜,背后旗杆“轰”的一声,折断旗杆,倒将下来。祖天雄一个“披麻斩”,铁剑落下,曹钟正一剑挡住,剑竟被震开了。祖天雄顺势一个“天罡掌”,击在曹钟正胸上,曹钟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倒在地上。

  彭万春惊呼:“曹兄!”舞锤一招“千狼盛宴”凌空击向祖天雄,祖天雄身子一斜,地上石砖被击了个粉碎。彭万春收回锤,复击过来,祖天雄一招“无量神功”使铁锤无法落下,击中彭万春肩部,落下地来,一丝鲜血从口角边滴了下来。

  曹钟正奔出万花亭,握剑在手,祖天雄操剑一招“披麻斩”,空中劈下,“嗖”的风声,曹钟正立定身,屏住气息,奋力一接,祖天雄一掌击下,曹钟正一掌挡住。祖天雄收掌,一招“星雾弥漫”,剑拦腰劈来,曹钟正一个翻身跃到祖天雄背后。祖天雄回身一剑刺去,曹钟正一个“天外流星”,避开剑锋,呼的一下刺中祖天雄胸口,祖天雄“啊”的叫了一声,飞掌击翻曹钟正。

  疤脸老七道:“山庄底部我已埋下了江南霹雳堂的轰天弹,你们今天是休想走了!”姬啸天闻声纵下一枪刺去,疤脸老七横刀一挡,退入大厅,靠着正座上,道:“姬啸天,你可别做傻事。”姬啸天道:“奸贼,你害了赵庄主,必须偿命!”枪一刺,正中疤脸老七心窝,因使的力大,穿透了后心,足足将疤脸老七钉在墙上,当场丧命。

  这时,一人飞身而来,容貌清秀,立在万花亭上,是卓不群,剑上的剑坠便可认出。祖天雄道:“卓兄也来凑热闹?”卓不群道:“寨主人多欺少,有违侠义之道,我今日便要评评理。”曹钟正道:“卓兄,孟河一战后可好?”卓不群道:“我已参透了“拨云见雾”一招,今日路过山庄,恰遇曹兄。”

  卓不群剑一出鞘,一道金光划过,祖天雄摸了摸头,落下一丝头发,惊道:“不可能,我的剑才是最快的!”仰天大笑起来。

  卓不群一剑劈面刺来,祖天雄横剑挡住,铛铛作响,卓不群一个闪身,闪到祖天雄背后,呼的一剑,祖天雄见一道金光射入身躯,定睛一看,竟是白蟒宝剑。剑深深刺入祖天雄胸膛,卓不群收回了剑,一滴鲜血落了下来。祖天雄直不起身子,道了声:“好快的剑!”手中巨铁剑落了下来,自己刚走一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再也没爬起来。

  卓不群脚轻轻一点,跃上屋顶,体态轻健,且速度之快。卓不群道:“轰天弹已被我清除,后会有期!”一下消失了踪影。郝尔博只得领着残兵败将奔回了五龙山,从此山寨群龙无首,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雨不住地下着,七人对饮大厅,曹钟正道:“祖天雄有武心而无武德,所以遭此大败。”彭万春也道:“人生在世,“仁义”二字是不能少的,祖天雄纵然有再多的人马,也干不了大事!”大厅内笑声不断,雨也仿佛在听他们说话,默默地停了。(完)

费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